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比简小楼更加震惊的是自然是叶溪。[.mhtxs.]

    至少简小楼一晃神的功夫,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叶溪这朵高岭之花都已经吐了好几口血了,仍旧满脸茫然。

    灵气激荡的缘故,破碎的红布条并没有沉下去,晃眼的在周围漂浮着。他隔着那些碎布条的间隙,一对凤眸木讷讷的盯着沈落雁。

    沈落雁落在简小楼身边:“清寒,你方才真觉得我会帮着他害你,才在阵内那般气恼?”

    她的目色沉静,一看便知是经过深思熟虑,而非一时冲动。可眸光内,又暗含一抹淡淡的欣喜与宠溺。抬起一截藕臂,指节微曲,在简小楼鼻子上轻轻一刮,“前一刻还雁儿雁儿的喊我,这会又不理人了?你这惯爱拈酸吃醋的小性子,真不打算改一改了?”

    大姐,现在是**的时候吗?

    两条腿抖抖抖,简小楼尽量维持住面瘫脸,背上冷汗直流,眼下最明智的就是拔腿开溜,但这肯定不是第五清寒的风格。

    最重要的是,她眼下四肢僵硬,剑柄像是黏在了手心里。

    估计受的刺激过大,这具肉身的本尊似有从梦中醒来的趋势。一旦他醒来,自己又无法离开,绝对会被他诛灭神魂。

    简小楼不敢妄动,以意识对第五清寒进行全方位碾压。

    “实在抱歉,第五前辈,一不小心篓子捅大了,我也不想搞成这样。主要您吧,哎,主要我想破脑袋都想不到,您手伸的那么长,都从十方伸到四宿去了……”

    “我也是服气的很,叶溪是什么人,您连他老婆都敢偷……”

    叶溪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他此一时脑子思考不了太多,只想二话不说一刀捅死第五清寒。

    可他叶溪是谁?

    他是东宿八大派排行第二的符器宗掌门独子,叶氏家族继承人,四宿符道第一天骄。数千年的君子涵养告诉他,此刻他不能慌,更不能乱。

    于是他调整气息,面部表情渐渐松缓下来。

    优雅的拭干净唇畔血渍,恢复一贯的清俊从容:“落雁,以你我的身份地位,你须得知晓,有些玩笑开不得。”

    沈落雁心中羞愧,原本是不太敢去看叶溪的。

    然而他一开口,态度仍是这般淡然,她禁不住苦笑。

    这就是她的丈夫。

    君子之交淡如水,哪怕与她欢好于床笫之间,都是同一个模样。

    得不到沈落雁的回应,叶溪袖下的手掌攥成硬邦邦的拳头,声线依旧平稳:“你倒是说说看,为夫究竟哪一点待你不好?”

    沈落雁摇摇头:“没有。”

    没有待她不好,但待她也称不上“好”。

    叶溪他出身名门,沈落雁亦然。他天赋异禀,她也不过稍逊一筹。

    叶、沈两家素来交好,她与叶溪打小注定是一对,一起在符器宗长大,拜同一个太上长老为师,成亲双修都是按部就班。

    两人皆是淡然恬静的性子,从未起过争执。

    在外人看来,是神仙眷侣般的存在。

    沈落雁原本也觉着挺好,她自身条件优越,叶溪更是四宿女修士心中梦寐以求的男神。直到叶溪闭关化神,她独自外出游历,遇见第五清寒,她终于明白自己与叶溪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感情。

    所以,他经常选择强强联合,丢下她不管,大胆放心的“尊重”她。

    而她也丝毫不以为意,反还觉着她的丈夫足够理智。

    “那是我做错了什么?”

    “没有。”

    “最后一个问题,你与他是从何时起的?”

    沈落雁脉脉含情的看了简小楼一眼。

    简小楼面瘫脸之下,眼泪流了满心:别看我,我只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三千年前。”

    “三千年。”

    叶溪冷冷一笑,他这一生自诩高洁,却不想一顶绿帽子一带就是三千年。

    好,好得很呀!

    但他仍然保持着理智,仅仅是稍稍沉了脸色:“我知你不过一时糊涂,过来我这边,我们杀了第五清寒,今日之事,我会当做不曾发生。”

    沈落雁摇头:“对不起了阿溪,我办不到。”

    叶溪的神色一沉再沉:“你何以如此愚蠢?修行多年……”

    沈落雁截断他的话:“我近来跟随夜……我近来从两位修者身上学到了一些道理,心中颇有感悟,你我苦苦修行,是为了证道真我,追求更广阔的天地。mhtxs. [乐乐小说]而非将自己禁锢在诸多条框之中,比凡人还要累,那不是我想走的道,我只愿随心……”

    “随心?”叶溪负手而立,半束半披的长发随着罡气散动,气韵若仙,“与我双修,是一件累你心神之事?”

    “是。”

    “我明白了。”

    “对不起。”

    “我接受你的道歉。”

    “阿溪……”

    简小楼一面努力压制第五清寒的意识,一面听着这夫妻俩谈判。

    心道步入天人大境界的修士果真不一样,这特么换了哪个男人,都得操刀子先捅死奸夫,再打断老婆的腿。

    到了他俩这里,一个循循善诱的规劝,一个满口“道理”。

    果然自己的境界太低了,庸俗啊。

    那会子还真怕叶溪冲上来一刀捅死自己……

    “沈落雁,你与我携手走过漫漫七千年,奈何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既无情我便休,从今后,你我夫妻恩断义绝。”

    说完这句,叶溪最后一丝气度彻底崩盘瓦解。

    他的目光终是落在了简小楼身上,下颚紧紧绷住,眉似银钩,眸如鹰隼,原本柔美温和的面部轮廓显得异常僵硬肃杀,几乎是咬着牙道,“第五清寒,你且记住了……”

    说话间,他周身缓缓浮现无数朱砂符文,鲜红似血,每一笔符文内,都蕴含着狂暴力量,背后天空仿佛都黯淡了下来,“夺妻之恨,辱我之仇,我叶溪此一世、下一世、生生世世,与你不死不休!”

    哎呀,这画风才对!

    呸呸呸,对个屁!

    大难临头,简小楼猛然一咬牙关,冒着神魂受损的风险冲破僵化状态!

    叶溪原本就是四宿最年轻的大符师,符道器道丹道,是最依赖天赋的。想他在这人才济济的四宿少年成名,一笔符文千晶难求,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恢复自由后,气灌于剑,简小楼全神贯注准备接他杀招,也顾不得去窥探下方乱糟糟的战场了。

    沈落雁深深叹气,转身躲远了:“你二人,我两不相帮。”

    简小楼有冤没处申,面对着叶溪其实抬不起头,硬着发麻的头皮道:“第五清寒的命在此,取不取得到,且看叶大符师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好!”

    叶溪半句废话没有,修长的指节在胸前翻飞,极速掐出一道手诀,弥漫在周身的血红符文爆发天光!

    一道符文飞出,澄碧的矮云之上,竟然飞沙走石。

    简小楼一剑挥出,蕴含她的地藏重力术:“落!”

    再来第二道符文,火焰滔天,取自于凤凰真火,凛着焚天之势。

    瞬间被凤凰真火包围,简小楼却有些如鱼得水的感觉。原因无他,符内的凤凰真火比起她的十八瓣红莲业火相差甚远,近不了她的身。

    她本可以轻松化解火符,却迟迟不动。

    叶溪周身环绕的血色符文,少说也有两万多道,随便一道符文的价钱,都足够简小楼吃十年。他人在符海结成的罡气罩中,既将自己保护的滴水不漏,同时随意操控符文进行攻击,破了一个,还有下一个,可说无休无止。

    这还只是开胃菜,叶溪正在不断调整自己的力量,试探第五清寒的底线,稍后数百道符文齐发也是有可能的。

    一个不差钱的大符师对阵一个顶尖剑修,此种打法是最明智的。

    不被剑修近身,耗光他的真元剑气,再杀之。

    简小楼眼观鼻鼻观心,估算出自己的处境之后,当机立断,微微闭目,调用了红莲业火之力。红莲力量游走周身,逐渐同第五清寒的剑气融合。

    她手中银光闪闪的问情逐渐透出微微红光。

    手腕轻转,剑尖画圆,一圈一圈一圈,节奏把握的恰到好处。

    剑气搅动起一个巨大的漩涡,因有红莲业火,符内的凤凰真火逐渐聚拢。

    “还给你!”

    简小楼刷刷几剑,破火而出,将一个滚圆的火球打向叶溪。

    这凤凰真火符,与叶溪气息相连,轰的打在他的符文罩子上,融进他的气息之中。本是无碍的,但其中夹杂的红莲业火一经接触符文,气焰大涨。

    烧,烧个精光!

    叶溪眼前一片汪洋火海,利索的收了自己的符文罩子。

    饶是如此,仅仅一个呼吸间,至少毁了他五千多道符,道道心血。

    叶溪的眼睛泛着红丝,是压抑的怒极了,颇有一种这些符文比沈落雁更重要的感觉。

    他以一种令人心神俱颤的目光看向简小楼。

    简小楼并不担心叶溪会瞧出什么端倪来,且不提他与第五清寒分属两界,此番第一次交手,即使两人相当熟稔,活到他们这个岁数的强者,谁都压了一身不为外人所知的本事。

    问情剑上红莲火光以退,她神情专注、身姿端正,持着剑遥遥指向叶溪。

    事已至此,不战即死,根本没得选择。

    ……

    叶溪和简小楼在云层斗个你死我活之际。

    下方同样打的昏天黑地。

    天坑内仍在向外逸散着茫茫雾气,两界乱打一气,灵波四溅乱飞。

    云竹子、魔四子三人绊住落拓和尚,鹤千珏、黎箬公主则主攻柳颖菲和道无情。至于黎昀,虽然看不出他修为,但已经确定不是十方界排行前十的人物,由琴雾心、云英子和魔六子活捉他。

    完美的安排。

    然而琴雾心三人这一出手,才知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根本近不了黎昀身侧,总是眼睛一花他就出现在别处了。

    即便使用的是某种瞬移术,也该有灵气波动。

    他似是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

    黎昀一直在使用空间凝固术,消耗极大,渐渐也有些支撑不住。他对于外间世界,果然是有些眼高手低,这些两界精英没有一个善茬。

    此刻饶是想同黎箬沟通,相隔太远,也是办不到的。

    不过十方界瞧着陷入弱势中,黎箬无碍,他心中倒也不焦急。

    “此人不善斗法。”

    素和同夜游混在人群中,一直在悉心观察着“简小楼”。

    刷!素和横起火焰刀,挡下迎面而来的冷箭,歪了下头,目光绕过刀身看向夜游,传音道,“但他灵魂力量很强,似乎可以操控人的意识,在使用空间凝固术的一刹那,竟还能恍惚掉周围人的五识。”

    夜游手中没有任何兵刃,御气抵抗周围的灵波攻击:“他在小楼肉身里,小楼去哪里了?”

    素和同他的脑回路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火球只能承受十四阶的力量,看来是某位大能神魂离体,借用小楼的肉身进来了。”

    夜游一样在自说自话:“早知如此,我该带她进来的。”

    人生总是处处充满意外,也不知近来她遭遇了什么。

    想想都觉得烦躁,夜游决定今后再也不干这种蠢事情了,即使刀山火海也要将她带在身边,除非他死了,否则总会护着她,相比现在愣在这里茫然无措强得多。

    素和仰起脸:“不过,我看他的力量快要耗尽了,空间凝固的范围越来越小,身形也越来越慢。而且琴雾心三人学聪明了,他们不再一起上,而是分三个时间三面夹击,形成一个完美阵势,迟早将他的魂念力完全耗尽。啧,不知这位前辈还有没有其他神通,倘若没有那可惨了。”

    他躲过一道灵气流矢,一个转身与夜游背对着背,以弯刀柄部敲敲他的手臂,扬眉道,“哎!渣龙,快拿个主意!”

    “还拿什么主意,上!”

    夜游掠空飞向黎昀,手中虚晃一闪,三叉龙戟现了形。

    黎昀刚从云英子的天火剑阵中逃出,魔六子的降龙鞭又迎面挥了上来。

    黎昀确实有些疲惫不堪,寻思着要不要出杀招,但他的杀招与海心相连,力量过于强悍,这具仙珊瑚肉身可能会有所损伤,连带着他自己也被反噬。

    因为在使用换魂术的情况下,他得先和简小楼将魂换回来,才可以抽离魂魄。

    之所以如此麻烦,皆是第五清寒的神魂力太强。

    黎昀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才将他给困在梦境中的,若是黎昀之前先行脱离第五清寒的肉身,再让简小楼进去,莫看只有短短数息时间,他都有可能清醒过来。

    换魂术,可以保证没有间隙。

    方便简小楼完整压制住第五清寒的意识。

    黎昀纠结之际,降龙鞭近在眼前,无奈中准备再次催动空间凝固术,一记火焰刀擦着耳际飞过。

    在火焰刀势缓下来时,素和的速度已然越过刀的速度,攥住刀柄再一个漂亮的旋身,猛地砍在降龙鞭上,咔,迸射出一道火光。

    他扯下自己的敛息纱,挑挑眉道:“骚狐狸,上次在龙宫没打成,老子今日陪你玩玩,敢不敢接!”

    “素和!”

    魔六子自进来火球一直都在找他,这小子竟敢跳出来挑衅自己,哪里还忍得住,旋即转了目标朝他飞过去,“王八蛋,看我不拔光你的鸟毛!”

    “六子!”

    看着魔六子这么追着素和跑了,云英子真是无语,魔人果然冲动没脑子,他们三人这阵势才刚摆起来,轻飘飘就被破了,“琴姑娘,你看这……”

    琴雾心瞧见是素和,微微愣了愣。

    下一刻,同样除去敛息纱的夜游,从高空落在黎昀身侧,手中三叉龙戟指向他们:“琴姑娘,你心中应该明白,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要么去找帮手,要么离开。”

    云英子剑眉竖起:“我认得你,你是那条杀了敖青的小白龙,西海域的妖修,为何与我们为敌?”

    琴雾心蹙眉:“夜洞主,他们是十方修士。”

    之前无论怎样不分阵营胡搅蛮缠都行,在这个节骨眼上,明目张胆的袒护十方修士,日后在四宿如何立足?

    夜游只将黎昀挡在身后:“我不管什么四宿十方,谁敢伤她一下,谁就是我夜游不同戴天的仇人。素和之前有一句话说的不假,我对我的仇人,素来不会手软。”

    云英子乐了:“小白龙,你凭借伏龙锁杀了敖青,那一战是很漂亮,但你凭什么确定,区区一个十阶,必定赢得过我二人联手?”

    “我不确定,我随口说的。”

    “你……”

    云英子气结,递给琴雾心一个眼神,“收拾他!”

    琴雾心却犹豫着不肯动。

    天际陡然骤亮!

    一众修士们抬头,看到的恰是简小楼将一团火球砸向叶溪,叶溪周身符文罩子爆裂的一瞬。

    一时都有些惊讶。

    叶溪之前明明同沈落雁联手对敌,怎么现在变成了和第五清寒单挑,沈落雁远远观战?

    魔四子怒了:“这个叶溪搞什么?让他们困住第五清寒,怎么打起来了?”

    云竹子拧着眉:“叶兄瞧着不太对啊。”

    魔四子冷笑:“自不量力,自取其辱。”

    众人都在感概叶溪终究还是不如第五清寒,唯有正与魔六子缠斗的素和心中一凛,旁人感知不到,他却察觉那团火球里有红莲业火的气息。

    第五清寒为何会有红莲业火?

    素和眨了眨眼睛,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又不是特别确定,于是一面斗法一面还分心思关注着上空。

    ……

    上空。

    叶溪收了他的符文罩之后,冷冷盯着简小楼好一会。

    赫然指尖在面前一点,接着双掌大开大合,两张巴掌大的符箓竟从他灵台飞了出来。

    一张为明黄纸,朱砂符文。

    一张为褐色纸,怪异的蓝色符文。

    简小楼微微愣了愣,黎昀同她说过,这是叶溪的本命道心符——神工鬼力。

    一符可召天兵,一符可御鬼将。

    此符道共分三重,叶溪如今只在第一重。

    简小楼攥着剑柄的手心开始冒汗了。

    黎昀还说若非生死存亡,叶溪不会将神工鬼力取出来用的。

    因为他虽可驾驭,终究修为有些低微,极易遭受反噬走火入魔。

    自他炼成后,只使用过两次,每次都有他师父在场,靠他师父来压制。

    第五清寒本尊来了倒有希望接住,她这个冒牌货肯定不行。

    ……

    下方,云竹子诧异:“他是疯了么?”

    魔四子也是凛然:“咱们人多,又有计策,赢他不难,为何非得同他硬碰硬?”

    云竹子摊手:“问题就算硬碰硬,他也硬不过第五清寒啊!”

    素和可没有他们乐观,心里一惊,若那壳子里的是简小楼,根本就是必死无疑。

    他哪里还有工夫和魔六子缠磨,立刻传音给夜游:“上面上面,小楼在上面,快去救人!”

    方才红光炸裂天,夜游始终没有抬头看一眼,听素和一说立刻抬头,看了一圈只看到三个人。

    素和又道:“小楼就是第五清寒啊!”

    夜游不明所以:“你在说什么?”

    “哎呀!”

    眼看叶溪出手在即,升入高空还有一段距离,没什么空闲解释,素和迎着魔六子硬生生挨了他一鞭,痛的呲牙咧嘴,纵身直冲九霄。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高手下山:我被美女总裁包围了 弱的是职业,和本人有什么关系? 帝国的黎明!!! 被未婚妻活埋后,我无敌了 我的冰山师姐和总裁老婆 都市修仙天尊 深夜捡到的女孩,哭着跟我回家 徒儿快跑 开局觉醒白嫖天赋,爸爸吓坏了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