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同样在一旁冷肃着脸的还有黎箬公主。mhtxs. [乐乐小说]乐—文

    历经了这一幕,她最初的念头是夜游又在耍什么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的把戏。但她同样阅人无数,夜游灿金的眼瞳里,分明没有一丝作假。

    黎箬公主终于给了简小楼一个正眼。

    金丹境界的人族修士?

    简小楼只是筑基圆满,不过这仙珊瑚肉身逸散出的灵气,堪比金丹之光。

    一瞬的功夫,黎箬心思百转。

    不知经过怎样的思虑,她面朝简小楼抱了抱拳,神色略有赧然:“这位姑娘,你我同为女子,理应了解我方才所言过于夸大偏激,只为使夜游死心,我并不知……呵呵,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太将自己当做一回事了。”

    简小楼怔了怔,有些不知该怎样接她的话。按照一般的套路,黎箬打了夜游的脸,立马被夜游打回来,且还是暴击伤害,多半是要动怒的。

    这龙公主的涵养真不一般,不生气已是奇怪,反而还道歉。

    她心中总觉得诡异,唯有点头示意了下,不作任何言语。

    素和一秒钟也不想待,冷着脸道:“咱们可以走了么?”

    夜游的目的已经达到,点点头。

    素和已经转了身,却听黎箬在背后惊讶道:“小殿下,你这是要去哪里?”

    素和心中正不爽,加上对龙族天生的仇视,张口一声冷笑:“老子去哪里关你屁事?”

    黎箬微滞,扬了扬眉道:“你来我烟波海,竟不是出席我的宴席?”

    出席你的宴席?

    还真是给你脸了!

    素和心中暗暗想着,并没有真正说出口。

    他不是夜游,他是个识时务的人,身在黎箬的地盘上,黎箬的修为又高出自己一大截,言语尺度他还是有些拿捏的:“黎箬公主,你这天人大境界修士聚会,我区区一个十二阶凑什么热闹?”

    “你……”黎箬的目光添了几分审视,狐疑着问道,“素和小殿下莫非还不知道?”

    “公主的宴席,是不是请了我苍岭羽族?”

    素和也是老油条了,隐约从黎箬的态度中领悟一些门道,旋即摆摆手道,“那也不关我的事,我二哥、三哥的修为都在十四阶,我父亲想必会派他们其中一个过来。”

    他话音将落,一声冷笑传来:“可南宿给出的名单,写的是你素和的名字。”

    素和皱起眉:“名单?”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一直默不作声的夜游眼眸一沉,还能有谁,正是他必杀名单内的真龙敖青。

    简小楼从夜游的反应上,也不难猜出来者何人。

    说话间,一条百丈青龙破水而出,倏尔化为一道青光落在黎箬身后。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金冠紫袍的敖青长袖一拂,只手背后,目光倨傲的掠过夜游,勾唇淡淡嗤笑,并没有回答素和的意思。

    素和又问一遍:“究竟是什么名单?”

    黎箬斟酌道:“看来你真不知晓。”

    “得,爱说说,不爱说拉倒!”素和最烦这样,话说一半留一半,卖他妈什么关子,“渣龙,咱们走!”

    “臭小子,你什么态度!”

    敖青勃然大怒,周身光芒骤闪,原本白净松软云层顷刻黑暗诡谲。骂的是素和,眼眸却沉沉看向夜游,一副挑衅的神色。

    换做旁人挑衅一万遍,夜游理也不会理,可面对敖青的邀战,眉间杀气弥漫。

    简小楼一直盯着他,见状立刻扯了扯他的衣袖,摇摇头。

    夜游稍显踟蹰,杀气收敛的干干净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她松了口气。

    夜游想杀敖青,毫不遮掩大喇喇写在脸上。当年只有九阶都能与敖青两败俱伤,如今十阶,手中还有从金羽处借来的伏龙锁,赢面是非常大的。

    但他绝不能明目张胆的杀。

    敖青的父亲敖枭,一条十七阶的雷龙,在西宿地位不俗,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的爱子,那可不是海王一句“将功抵过”就能掀过去的事儿了。

    简小楼拦住夜游的同时,黎箬公主也扬手制止敖青,厉声喝道:“敖青!你是不是闲的慌?!想闹事滚回你玄心界去,胆敢在我烟波海动手试试!”

    前一刻还嚣张跋扈的敖青立刻怂了下来,讪讪笑道:“岂敢。”

    黎箬瞥他一记冷眼,连带看向素和的目光也冷了三分:“小殿下,看来你应是许久不曾与家中联络了。”

    “是又如何?”

    自从背了杀害魔九子的锅,除却偷偷溜回去探望母亲,素和同他们苍岭羽族确实鲜少联络。

    说起来,那段日子素和没少伤心。

    青原魔尊悬赏捉拿,一众人天上地下的围追堵截,最该需要家人撑腰的时候,他大哥素因反而撤了他的职位,一副要与他撇清关系的姿态。他父亲又一贯偏疼素因,始终没有在素和的事情上出过一份力,只递了个消息给素和,命他先不要回家,在外面躲一躲。

    素和气怒交加,直想回去大闹一场,隐忍再三,最终还是低头认了。

    无论在家中怎样受排挤,总归是他的家人。他们对他不仁,他却狠不下心对他们无义。

    极为看重感情,素和也不知算作自己的优点还是缺点。

    黎箬问:“在四宿西北面,有个火球你们可知?”

    问话的意思,就是算准了两人不知道,等着两人询问。

    素和却给夜游使了个眼色,夜游从眉心抽出小星域全书,一行行金字从书中飘了出来。

    黎箬一惊:“海牙子大人的小星域全书?”

    夜游不予理睬,仍在检索书中关于“火球”的资料。

    简小楼也凑过去看,那些从书中飞出来的灿金大字,零零总总,需要归纳总结。

    大抵是在八十多万年前,那时四宿的版图远不及今日辽阔。在四宿所处的星域范围内,还有一个比较强大的世界——十方界。

    四宿和十方,为了争夺周边小修真界,进行过无数次战争。

    在当时那个年代,非常多的小世界是荒无人烟的。先辈们以裂天弓射穿那些小世界的外罩结界,将星力渗透进去。待改造完成,各个宗门、氏族便要派遣自己的人马过去抢占地盘——说白了,同地球上的殖民统治差不多。

    星域世界内的小世界数量实在太多,除非一些面积庞大、资源丰富的小世界,四宿十方一般不会特意争抢。

    但有一些小世界,譬如黎箬口中的“火球”,面积小的可怜,或许还没有金龙族的烟波海面积广阔,山地内却满是星晶矿脉,遍地珍稀难觅的灵植。

    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情况,四宿十方的先辈们揣测此地界内必有异宝。

    想要探知,必须先行占领,于是两界为了“火球”大动干戈,爆发了两界自交手以来最旷日持久、最惨烈的一场战争。

    然而世事难料,两方胜负尚未分出,却在半路杀出一名强悍修士。此人非四宿也非十方,拥有传说中二十二阶的顶尖修为——那是真正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宛如神祗一样的存在,仅仅带着两名仆从,仅仅只是虚空一指,便震退四宿十方数千精英。

    他没有取人性命,却比之更为残忍。

    那些被他一指震慑的修士,疯的疯,痴的痴,五识皆散,道心尽丧。

    无人可与之匹敌。

    自然而然,他独占了“火球”。

    事实上在他出现之前,“火球”并非“火球”,外层和一般界域无二,都被一团略有些**白的灵气罩包裹着。他占领这处小世界后,有一日外层忽就生出一个火罩子来,莫说外界修士难以靠近,便是连裂天弓也穿透不进分毫。

    而他自己与他带进去的人,也再也不曾出来过。

    “无人知晓他的来历,先祖们说他修为登顶之后,进无可进,便开始步入天人五衰。游历之下,挑中了‘火球’闭了生死关,希冀或许还有奇迹也说不定。”

    黎箬看过那些金字,补充道,“那层火罩子牢不可破,无论四宿亦或是十方早已放弃了,但在一年前,有个修士误入火球领地,发现火罩子的光焰所剩无几了。”

    素和深深拧着眉毛:“火罩子估计是个什么法宝,需要法宝主人供养,看来那位前辈早已陨落多时,法宝才会日渐式微……”

    “夜游……”

    简小楼低声传音,面上有些疑犹不定。

    夜游收了小星域全书,沉吟道:“你是不是想说,这颗‘火球’的情况,同你们赤霄有些相似?”

    简小楼点了点头,外人在场,她不好说的太多,只问道:“你之前去过赤霄,我们赤霄的外层是什么样子?”

    夜游凝眉回忆:“处于虚空乱流之内,外覆一层稀薄的灵气罩。”

    简小楼思忖:“我师父同我提过,赤霄修士之所以无法飞升,是因为我们赤霄外部的灵气罩与众不同。”

    夜游问:“有何不同?”

    她摇摇头:“我师父是个修佛之人,我与他相处时,师父除了向我宣讲佛经,就是谈些我完全无法理解的大道理,极少会说其他有的没的。通常是我问一句,他才答一句,我不问的,从不会主动说。”

    她一个筑基,飞升何其遥远。

    赤霄外部防护罩具体长什么模样,她一时间还真想不起去问。mhtxs. []

    这边黎箬公主仍在同素和说话:“四宿十方争抢这颗‘火球’的序幕又一次拉开了,内部的星晶和珍稀灵植还在不在,不重要,重要的是……”

    素和接口道:“是那位前辈是否留下了什么功法、宝物。”

    黎箬“恩”了一声:“四宿十方分别盘踞南北,和平共处了几万年,两边都不想大动干戈,于是折中做出一个决定,双方各派三千修者入内,以三百日为限,最后哪一方剩下的人数多一些,‘火球’就归属于哪一方。”

    简小楼起初没听明白,回过味之后不由震惊。

    这和当年小葫浊气泄露、让他们进入藏宝地争抢厮杀的性质差不多。

    他们只有五个人,如今却是整整六千人。

    言已至此,素和总算明白“名单”是什么了:“南宿给出的名单上有我?”

    黎箬微微颔首。

    浑身血液一瞬燃了,素和乐不可支,进秘地争抢机缘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瞥见敖青唇角浮着一抹冷笑,简小楼蹙了蹙眉:“公主,这六千人的修为是怎样设限的?合该有个标准吧?”

    夜游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我瞧着你邀请的客人,许多都是十四阶。”

    “这……”

    黎箬几番欲言又止,敖青幸灾乐祸地道:“‘火球’内的星力纯度,最高只可以容纳十四阶修士施展法力。十方界派出的修者名单,十四阶达两千九百人,余下一百人为十三阶。而我们四宿,十四阶两千八百六十人,十三阶一百三十九人,只余下一个十二阶的,正是你素和!”

    素和因兴奋情不自禁流露出的笑意,豁然僵在脸上。

    他的修为是最低的?

    入内岂非送死?!

    敖青补刀:“南宿佛修之地,进入‘火球’之后,即使寻到了那位先辈的遗宝,也是于修行无益的,故而异人佛尊并不热衷于此事。但十方界派出的魔族不少,总需要佛修和业火来压制,异人佛尊便将人选分派给了你们业火一族。可你们也未免太敷衍了,整个南宿一共派出二十只,除了你,尽是十三阶,一看就知道是被强推出来……”

    又是一道晴天霹雳,素和怔怔愣在那里。

    敖青又补了一刀,“哦,原本像你如此低弱的修为,上面的额决策者是不会同意的。但二十只中只你一个出身王族,血统尊贵,又威名赫赫,你兄长素因‘极力’推荐……”

    这算什么?大号副本塞进去的小号?

    简小楼略有些忧心的看向素和。

    他那张英俊小脸先是因愤怒而涨得通红,尔后渐渐灰败下来,攥着的拳头松了紧,紧了松,谁也不知此刻他在想些什么。

    夜游出手推了素和一把:“二十二阶修为,以十四阶为分水岭,前者为小境界,后者为天人大境界。前有十方界三千人马,后有青原魔尊几个儿子对你的讨伐,腹背受敌,你死定了。”

    素和冷不丁被他推了一个趔趄,转头怒瞪:“还用你说!”

    夜游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模样,赞叹道:“你哥哥这招借刀杀人使的妙,即能除去你这碍他眼的东西,还可在你们凤族博得一个好名声,毕竟连自己亲弟弟都送出去了……”

    “你怎知我一定会死!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素和一瞬炸了锅,心焰腾腾烧了起来,双眸内波涛汹涌,“老子放逐领域都能活下来,怕他们!”

    夜游抿了抿唇,微微垂下眼睫,不接话了。

    黎箬暗暗打量着夜游,并向素和做出邀请的手势:“此番不只是宝物之争,亦是双方实力较量,你我应该抛开成见联合起来才对。”

    这是请他下去龙宫赴宴。

    素和脑中纷乱,一时拿不定主意。

    “过去听一听也无妨。”夜游替他拿了主意。

    *

    沉到海底龙宫。

    简小楼头一遭见识到真正的龙宫,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建造成的,五彩斑斓、气势磅礴。在西宿海族,金龙一族是最为庞大的一个族群,烟波海的面积估摸着有半个赤霄那么大,据说比起海王风懿的领海也是不遑多让的。

    一路飞到宴客殿,她被挡在门外。

    “姑娘抱歉,此次宴席非比寻常,所商议之事和一些与会者都不便透露出去,还请姑娘移步偏殿稍待。”

    黎箬不摆公主架子,似江湖侠女一般磊落大方,抱拳向简小楼解释过罢,又看向夜游,“偏殿聚集着不少宾客家眷,不但数百仆从侍奉,还有暗卫维持秩序,我以龙神之名起誓绝对安全。”

    夜游原本是不满的,黎箬已将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好再反驳什么:“我也是无关人士。”

    黎箬提了提唇线:“你如今仍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自然可以出席。”

    夜游看向简小楼,眨眨眼,似乎在征求意见。

    他不爱凑热闹,只是有些不放心素和一个人进去,简小楼自然了解,点点头:“我去偏殿等你们,正好休息一下。”

    于是夜游四人入了正殿。

    简小楼被一个鲛人引去偏殿。

    偏殿果然聚集不少人,鲛人引着她在左侧入座,立时有蚌女奉上茶点。

    简小楼四下一打量,黎箬公主说的家眷,其实多半是些剑侍和童子。

    一个个姿容高贵,端端正正坐着,冷眼旁观对面的牛鬼蛇神。

    这座位的分派,是将人和其他物种区分开了。

    左侧尽是人族,右侧皆为非人类。

    放眼一望,各色的妖魔鬼怪。

    其中一个黑不溜秋的小胖娃娃最为惹眼,脑袋上生有三寸长小拇指粗的茎,顶端结着一朵拳头大的黑莲。小胖墩勾着头,双手撕扯着鸡腿吃的正欢实,脑袋上的黑莲耷拉进油乎乎的盘子里,浑不在意。

    感受到简小楼的目光,他猛地抬头望过来。

    目光明明清澈,她却脊背一阵寒。

    小胖墩撅了撅油乎乎的嘴,举着手里的鸡腿:“漂亮姐姐,你要吃吗?”

    简小楼忙不迭摇头,强压下心头冷意,笑道:“多谢。”

    因为感受到善意,他憨实笑了笑,露出满口白牙,继续低头大快朵颐。

    “黑焰池里的一朵莲花,得了点机缘竟还化形了。”简小楼右手侧一名蓝衣修士冷冷一笑,“我等竟与这种蒙昧蠢顿之物同席而坐,实在是羞辱。”

    “谁教他入了魔四子的眼呢。”右手侧的右手侧,一名灰袍修士附和。

    简小楼这才知道,小胖墩竟是魔四子和魔六子脚下的那朵巨型黑莲。怪不得被他看一眼心里发寒,黑焰,正是克制她红莲的宝物。

    蓝衣修士与身侧的灰袍修士寒暄两句,并不想与他多说,来与简小楼搭讪:“在下离火宫云竹子座下剑侍,恕我眼拙,之前从未见过姑娘,不知姑娘……”

    在座的哪个耳力不好,名单上三千精英,不是谁都够格被黎箬公主请来商讨结盟大事的。四宿虽然人多,天骄来来去去统共那么一些,谁又不知道谁?

    自简小楼入内,那些人族“家眷”面上不露声色,一个个早在心里估摸了个遍。

    此女修青葱水嫩,眉心一朵红莲花钿,一双杏眸大的惹眼,如此姿容,如若见过,断没有忘记的道理。

    作为这世界一个匆匆过客,简小楼没有与他们牵扯的心思,然而人家客客气气的问了,不理睬总不好。

    那么,她该报是谁的家眷?

    夜游?

    她笑道:“在下来自南宿,金羽是我干爹。”

    “原来是……”蓝衣修士惯性的张了嘴,恍惚一愣,“金羽?哪个金羽?”

    “怎么,南宿有很多个金羽么?”简小楼抓了抓头发。

    “呵呵。”

    蓝衣修士干干笑了两声,遂不再言语,一众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也逐渐散去。

    被人当傻逼了……简小楼咂咂嘴,既落得个自在,盘膝在蒲团上闭目打坐,尝试着将神魂抽离这具仙珊瑚肉身。

    她有些放心不下正殿的情况,想要过去看一看。

    魂体离开肉身以后,肉身仍在盘膝坐着。

    生怕会魂飞魄散,简小楼蹲在原地感受一刻钟。神魂凝聚力比刚来那会儿强多了,不再是分分钟要散去的模样,仙珊瑚养魂的效用果真不错。

    确定整个偏殿没人能看到自己之后,她凭着记忆向正殿走。

    却从正殿侧边,看到一名女鲛人形迹可疑贴着水晶石壁。她手心托举着一条细小的青虫,那青虫似乎在水晶石壁上寻觅着什么。

    简小楼心下起疑,谨慎的靠近一些。

    鲛女纤长诡异的手指一直石壁上巡睃,终于,青虫瞄准了方位,咔嚓咔嚓张口咬了起来,硬生生将水晶石壁咬出一个小豁口。

    不一会的功夫,青虫在石壁上开了一个小洞,鲛人收回青虫,从储物戒子里摸出来一颗珍珠塞进洞中。

    若无其事的走了。

    简小楼盯着那小洞思索片刻,悄声追了上去。

    鲛女在五光十色的水晶宫内不停穿梭,竟能避开所有宫女,足以见得她对龙宫的环境了若指掌。鲛女越走越偏僻,方圆连个鱼影子都见不着了,最后驻足在一块长宽各有数丈的石壁前。

    石壁上雕刻着双龙戏珠,她伸出手覆在那颗珠子上。

    龙目射出一道光,鲛人站入光圈内,消失不见了。

    咦,是一道门。看样子还是处禁地。

    简小楼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进去之后万一那鲛人不出来了,她该怎么办?

    纠结中,光芒渐弱,她没得时间考虑,也从光束中入到这石壁背后。

    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简小楼睁开眼睛,是个开阔的、却有些光怪陆离的山洞。

    那名美丽的鲛女垂首站着,似乎在等候谁的指示。

    神识被压制了,简小楼四下里看,奇怪周围并无人,她在同谁说话?

    一个轻轻袅袅的声音从头顶上飘了下来:“姐姐没有发现吧?”

    简小楼骇然一惊,仰头一看,竟有一尾金色巨龙盘踞在隆起的三角顶端,体型竟比夜游的真身还要庞大不少,观其脚爪,果然也是一尾六爪天龙。

    龙身呈现弯曲状,怀抱着一颗汩汩向外逸散灵气的……蛋一样的东西?

    他这是在孵蛋么

    简小楼囧,倒是听阿猊说过,龙女只负责生蛋,生下来之后,都是雄性龙族来孵化的。

    至于他口中的“姐姐”,说的应是黎箬。

    不对不对,前来烟波海的路上素和同她说过,金龙王膝下有六子五女,黎箬是唯一的六爪天龙,故而自小最受器重与宠爱。

    龙的血统再怎样高贵,终归属于妖族。在妖族的天性中,不是雌性为王,就是雄性为主。龙族在这方面表现的并不明显,但从一些不成文的规矩上,还是可以看出端倪的。

    譬如龙王都是雄性,而龙女一旦出嫁,便会失去在母族内的一切资源地位,这其中包括龙公主。

    既然有个儿子是六爪天龙,金龙王没理由不将他推上台面来悉心培养。

    她正琢磨不透,听那鲛女道:“公主应是没有察觉。”

    “那个夜游……生的什么模样,可配的上姐姐?”

    “你自己看。”

    鲛女冷冷清清的说着,屈指一弹,从指尖飞出一颗鲛珠来。鲛珠渐渐变大,趋近于透明,珠子上浮现出一派人声鼎沸的局面,“公主右下首第五排,那个红毛旁边的银毛。”

    什么红毛银毛,简小楼嘴角直抽抽。

    黎箬一头金发还像她从前养过的金毛呢。

    不过他俩确实很会挑位置坐,左边是离火宫云竹子,右边是符器宗叶溪和沈落雁。只他们两个,挤在一群墨发黑瞳的人族修士中间,像是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

    宴客大殿内,仙音袅袅。

    能入得此席者,无不是四宿各宗各派各族的天骄人物。

    他们之间既存在竞争,也存在同气连枝,同样的,也不乏敌对关系。譬如魔四子和魔六子,魔族与任何种族都是不合拍的,两人的席位周遭空空荡荡,神憎鬼厌当如是。

    而羽族与海族天生敌对,彼此互食,如今却坐在了烟波海的龙宫里。

    尴尬的关系比比皆是,搁在外头见了面你死我活的众人,如今安安静静坐着,一言不发。

    尚未到设宴之日,该来的人都来了,也没有非得拖延的理由,黎箬公主作为东道主,率先举杯:“各位既然赏脸出席,想必都是抱着同一个目的而来,如今便由在下做个和事老,希望咱们在‘火球’

    里可以抛却成见,精诚合作……”

    琴雾心淡淡开了口:“合作是不可能的,黎箬公主一贯快人快语,又何必说这些场面话?”

    *****

    “此女是谁?”禁地里,正‘孵蛋’的金龙好奇问。

    “琴雾心,我同你提过的,东宿八大派圣水宫嫡传弟子。”鲛女的声音仍旧是清清冷冷的,“东宿出了名的大美人,圣水宫以不少资源养起来的,难得不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可惜心气儿高的很,嘴巴有时又很贱,令许多爱慕她的男修望而却步。”

    “她旁边穿紫衣服的女修又是谁?”

    “紫露,我也提过……”

    简小楼不由又抬头看了这尾六爪金龙一眼,听上去,这条龙似乎对外界知之甚少。

    *****

    面对琴雾心的刁难,黎箬并未流露出不快。

    她起身笑道:“既然如此,在下便直言了。正如琴仙子所言,要咱们这些人相携相助简直是痴人说梦。今日的宴席说白了,咱们需要达成一个共识,对付十方界为主,莫在背后给自己人捅刀子。”

    无人应答。

    沉默中,黎箬给了敖青一个眼色。

    敖青会意,淡淡道:“据我所知,十方界的名单近来又换了三个人,有三个十三阶被划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气剑宗第五清寒和迷途寺落拓和尚……”

    不少人露出惊讶之色。

    “第五清寒不是几年前闭关了吗?”

    “不巧的很,提前出关了。”

    “落拓那秃驴,我怎么记得是十五阶?”

    “不巧的很,受了点伤修为退回来了。”

    哪那么多不巧?

    十方界分明就是犯规啊!

    “还有一个是谁?”

    “蓝星海小龙王……”

    名字还没有说完,在座半数脸色惶变。

    夜游坐在这里像在听天书,敖青口中的名号他一个也不曾听闻过。

    众人的反应也未免有些太夸张,他下意识的来了句:“那位蓝星海小龙王很厉害么,再厉害不也就是个十四阶?”

    众人的目光刷的探过来,表情分明是说“哥们你外星来的吧?”

    “不知道很正常好吗!傲视又不是神,人人都得知道他啊?”

    素和骂回那些鄙视的目光,同时传音给夜游:“人蠢多读书,人傻少开口!蓝星海小龙王傲视你都不知道?”

    夜游懵怔:“他又不是神,人人都得知道他?”

    得,素和被噎的无力反驳,耐着性子解释道:“傲视虽不是六爪天龙,可他天赋异禀骁勇善战,曾有连败十二位十六阶修士的战绩,瑕疵必报,好凶斗狠,心狠手辣……”

    一直泰然处之的云竹子神色凝重:“十方界竟敢将傲视放出来?不怕他连十方界的修士也给屠戮了?”

    “是啊,十方界主是不是疯了?”

    “蓝星海也是心大啊。”

    议论纷纷之际,黎箬及时道:“不知在下的提议……”

    立刻有妖修接话:“公主的提议,我们西蛮氏族赞成。”

    众人纷纷站出来表达立场。

    来都来了,自然没有不赞成的,先前只是不好太快表态,显得自己很害怕似的。

    其实这个联盟脆弱的很,毕竟除了代表四宿争夺‘火球’归属权之外,他们还报着一个争抢大造化的目的,待那时,莫说原本的仇敌了,便是亲兄弟怕也要翻脸。

    众人心知肚明,却谁也不会不识时务的提出来。

    毕竟保证能在‘火球’内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

    那位顶尖大能的遗宝,存不存在都难说。

    偏在此时,魔六子挑了个刺:“我们青原魔族也是赞同的,保证在遗宝出世之前不向四宿修士捅刀子,只除了……素和!”

    素和冷冷一笑:“为何要等到进入‘火球’?有种你现在动手!”

    “你当我不敢?!”

    魔六子挥鞭就要跳出去,又被魔四子按了下来,“四哥!小弟的仇你真就忘啦?!”

    云竹子提醒道:“九子的事情已经揭过去了,杀素和,那是另一桩事。”

    魔四子低沉说道:“六弟,大事为重。”

    “杀了素和,便是我要办的头等大事!”魔六子目光毒辣的死盯素和,“还是那句话,咱们‘火球’内走着瞧!”

    先河一开,随即有人跟上:“我们也赞同,除了……”

    不一会的功夫,处处听见“除了”这两个字。

    “既然达成协议,断不能有例外,否则你有例外,他也有例外,协议哪里还有存在的意义?!”

    敖青拍案而起,震声道,“倘若实在隐忍不住,不如今日在此设个擂台,像个男人一样邀战你的仇人,生死各安天命!”

    许久不曾开口的琴雾心缀了口茶,轻悠悠道:“恩哦,是个好主意,认怂的人提前离开,咱们这名单还有可调整的余地,否则等入了火球之内,影响大局便不好了。”

    席上仇家少的自然附和:“琴仙子说的有道理啊。”

    众人望向魔六子:你叫嚣的这么响,邀战去啊!”

    魔六子却迟迟没有动作,他不是怂,他只是不傻,还没搞清楚擂台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懂,是说在擂台上杀了素和,我不必担忧苍岭羽族的讨伐?”

    素和亦是问:“我若杀了这厮,也不会再惹上什么驴头狗头来寻我报仇吗?”

    黎箬公主制止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邀你们前来商议结盟,不是邀你们来自相残杀的!”

    琴雾心莞尔:“事情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否则这结盟之事就是个笑话。公主也不必担心血溅你烟波龙宫,我知道云竹子有个宝物名叫铜雀台,可**分出去一个空间……”

    云竹子忙不迭道:“在下愿借出一用。”

    琴雾心嗑着瓜子道:“同为四宿天骄,谁家培养出来一个骄子都不容易,也不一定非得你死我活。吶,咱们定个规矩吧,若是一方认输,另一方就不得再下杀手了。”

    “可行。”

    “我赞成。”

    “公主莫在阻挠了。”

    “公主……”

    众人七嘴八舌的劝起了黎箬。

    黎箬公主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最终妥协道:“罢了,那咱们一起做个见证。”

    云竹子摩挲储物戒,从中抽出一座精致的楼台,落在殿中央:“入我这铜雀台,我若不解开,诸位是出不来的,还望诸位慎重。”

    魔四子面沉如水,传音给六子:“素和不好杀……”

    魔六子根本不听,提鞭飞出:“素和,我青原六子欲要战你,接是不接?!”

    素和一拍桌子站起身,挺拔如松,紧了紧袖口,又活动活动手腕。

    在众人拭目以待之下,他中气十足的高声喊道:“不接!”

    魔六子本以准备飞上铜雀台,听见此话险些一咕噜摔飞出去!

    卧槽!

    席上众人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你他妈不敢接还喊这么大声?!

    夜游神色自若的伸出手,素和与他对拍一掌,一屁股又坐下了。

    切!他又不是个傻子,自己十二阶的修为,众目睽睽之下同十四阶的魔六子斗法,一点便宜都不占!

    琴雾心的眼角微微上挑,眸光璀璨的探了过去。

    素和随着视线寻到主人,看到琴雾心冲他眨了眨一只眼睛。

    这信号素和接收到了,有些莫名,却也有些欣喜。

    魔六子冲到他面前叫嚣:“你是不是个男人,邀战都不敢接!难怪你苍岭羽族将你推了出来,分明是嫌你丢人现眼送你去死的!”

    原本素和已经强压下的伤疤,又被暴露出来,宛如一刀狠狠戳在心口上。

    对啊,他素和从来没骨气,原本就是个丢人现眼的。

    素因究竟为何如此厌恶他?

    只为天命老人当年那一句:此子日后必有颠倒乾坤之造化?

    魔六子还在骂:“证明你是个男人,就应下我的邀战!”

    素和忍下心头酸楚,翻了个白眼,面向黎箬轻浮一笑:“公主,规则没说一定得接吧,我提前认输不行吗?”

    黎箬公主尴尬的清清嗓子:“可以。”

    这货死不要脸,魔六子干生气也没办法,毕竟规则是他同意的。

    眼看一场热血沸腾的擂台演变成一场闹剧,素和身畔的夜游忽然起身。

    素和尚不及反应,伸手去拽他的衣角时,身前已经空了。

    夜游飞上铜雀台,转身直视敖青,神色是难得的郑重:“敖青,玄心界天海洞洞主夜游,欲要邀你一战,接是不接?”

    众人的情绪再度高昂,夜游,那个传说中被废了一爪的天龙?

    只有十阶

    竟敢邀战敖青?

    黎箬横眉以对,再一次制止:“夜游,你并不在名单之内,跟着参合什么?!”

    “你,邀战我?”

    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敖青起初有些许茫然,尔后真真是啼笑皆非。

    他给黎箬面子不在今日挑事儿,这小白龙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渣龙,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素和真想上去将他扯下来,即使有伏龙锁在手,胜过敖青也是需要计谋的,上次之所以打伤敖青,一是因为敖青大意了,二是原本就有伤在身……

    “你不任性会死是不是?!

    “我只问你,我的邀战你接是不接?”夜游又重复一遍。

    “岂有不接之理!”

    敖青一刹气场全开,疾风暴雨般瞬闪入铜雀台内,眼眸锋利如刀,“小白龙,这可是你自找的!”

    *****

    禁地中,简小楼正透过鲛珠窥探殿中的情景。

    先是给能屈能伸大丈夫的素和点了个赞,再是被夜游给惊了一跳,且气得不轻!

    “公主料事如神,夜游果然上了擂台……”

    “这还不等敖青言语相激……”

    “真个如传闻里一样莽撞,无法无天,任性妄为……”

    鲛女时不时讲解着,仿佛金龙没长眼睛。

    “哦?真是如此么?”

    正孵着‘龙蛋’的金龙并不认同,倏忽一抹金光从龙体内抽离,落在地面上,化为一名青年男子的模样。

    简小楼背后一凉,转头看去,不由深深吸气。

    金龙化成的人身同黎箬是极相似的,可两人像是颠倒了一样,黎箬朝气英武,他反而阴柔娇弱。黎箬一头金发熠熠闪闪,他则是满头白发。

    脸上半分血色也没有,苍白似鬼魅。

    简小楼不知怎么想到了夜游,因为她也从未在夜游脸上瞧见过血色,自己还曾劝他闲来无事多外出晒晒太阳,病态的苍白会显的整个人非常羸弱。

    不过这尾金龙的情况,明显比夜游糟糕太多。

    瞧他神魂飘忽,一看便是真气难以自持,本体怕是已经进入了天人五衰。

    而夜游只是因为沉睡三千年之故。

    “看来我要与姐姐恳谈一次了。”他微微仰头望着鲛珠内的影像,轻叹道,“她的计划需要一些改变,夜游与外界传闻相距甚远啊……”

    “你从何得知?”

    “眼睛是不会说谎的,他眼睛里此刻没有仇恨,唯有算计。”

    金龙徐徐说道,“这是一个杀死敖青的好机会,毕竟有规则存在。”

    鲛女冷道:“他父亲敖枭可不会在意这些,敖枭发起怒来,便是海王也要让他三分。”

    金龙点头:“夜游的算计正在于此,你且看着,待他杀死敖青,他会立刻投奔海王。敖枭追了去,海王势必会拿着规则说事儿,以敖枭的性子不会轻易妥协,但也不敢当着海王真杀了夜游,你猜最后会如何?”

    “两人各退一步,由夜游替补敖青,送去‘火球’。”

    “不错。”

    “海王不是有心栽培夜游么,他区区十阶,送进去岂非必死?”

    “嗬,被海王看中之人,若是轻易便死了,那也是死不足惜啊……”

    “莫非海王看中他胆子大么,此番就连十四阶的天骄们都是九死一生。为了那飘渺无踪的大造化,他可真是……”

    “大造化?”金龙唇角轻勾,似笑非笑。

    “哪里是为了什么大造化……”

    简小楼心中默默念叨着,再度仰起头,透过清透的鲛珠看着铜雀台内的夜游。

    生死之战在即,一样还是松垮垮没骨头的姿态。

    淡漠的好像世间一切都与他无关。

    方才她生气跳脚,骂他任性妄为之时,像不像当年她责备他去偷金羽的葫芦,骂他熊孩子龙的模样?

    简小楼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了解夜游。

    就比如现在,若非金龙的一番提点,她或许只会跟着素和大骂夜游脑子有坑。

    却不知,夜游只是使用一种迂回的笨办法,想陪着被家人抛弃的素和前往‘火球’,去闯一遭那九死一生之局罢了。

    有他在,素和便不是六千众内修为最低的笑话了。

    前几天吃了几个荔枝,悲催的过敏,眼睛肿的都看不清东西了~

    当然更新晚了也是我在纠结四宿前传这个“番外”,剧情是早已设定好的,写的时候发现有点麻烦,因为这等于开了个新地图了,很多繁琐的事情要交代。

    以至于我都觉得自己在注水,一万五千字删删减减剩下的这些,实在不能再删除了。

    这个“番外”有点长,估计将近十万字,前期剧情必须完全铺展开。

    而且“番外”必须要写详细了,否则无法理解赤霄开头那一段“天变”。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不要催我~

    没手感的时候,我真做不到日更。

    有手感的时候,日码一万不是问题。

    我不会为了日更逼着自己写。

    也不会为了日更把码好的一万拆分开。

    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这大概就是我写了几年还是个小小小透明的其中一个小原因╮╯_╰╭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