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准备将案台上铺摊开的书简收拢起来时,简小楼摸了个空。[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灵竹制成的书简沁凉如玉,此刻却像是触碰到了空气。

    稳定心神,再次探手总算摸到了实体。

    可去摸下一本时又摸不到了。

    这是真成了鬼魂,她探手收手探手收手,反复做着实验。

    最后及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否则待会儿屁股也成了透明体,就得摔个四仰八叉。

    “他怎么还不回来?”简小楼疾步向殿外走去,准备出水去找夜游。

    她对自己的状态感到忧虑,肉身受伤的情况下神魂离体风险太大,她得赶紧回去,若不然一会儿灰飞烟灭了找谁哭去。

    背后素和吆喝着:“哎!你认识出去的路吗?要不要老子拔脚相助啊?”

    “不用。”

    简小楼说着话,迎面撞上一团白雾。

    白雾及时收了力道,夜游化为人形堵住她前行去路,略感诧异:“你何时来的?”

    简小楼面沉如水:“我有些事情得同你聊聊。”

    见她两片薄唇微微开阖,几番欲言又止,夜游绕过她的头顶望向素和:“可否请你先出去?”

    呀,竟然用的是问句,素和受宠若惊故意打岔:“我不出去行吗?”

    “你说呢?”

    “那你问个屁?”

    “你不是总说我不够尊重你?”

    “你这尊重太假了我不需要。”

    素和也不是真不识趣,拎着酒壶从两人中间穿插过去,借着三分醉意愤愤然地道,“矫情什么,你们不会结个防护罩说话吗,作甚非得让我出去?”

    简小楼的目光,下意识的追着他的背影。

    素和正在前头骂骂咧咧,隐隐察觉到有一股杀气。

    “谁?!”

    他寒着脸乍然转过头,与她直直射过来的视线撞在一起。简小楼眼底的杀气一瞬散了,只余下温暖、失望、纠结、无奈,诸多情绪糅杂在一起的、复杂的眼神。

    这种眼神,他只在幼年与他母亲对视时看见过。

    搞什么?素和怔了怔。

    旋即他回神,简小楼却已经转了头。

    素和有些摸不着北了,他与简小楼相识几十年,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多数时候是通过六星骨片交流的。简小楼应是拿他当做朋友,可私心而论,素和从未将她归纳到朋友的类别。

    想他接近四千岁的年纪,身怀妖界至高无上的血统,说他狂妄自傲也好、眼高于顶也罢,毕竟修为和眼界摆在那里,区区一个不满百岁的人族小姑娘,他是看不进眼里去的。

    忍她惯她助她,只因她是他兄弟的女人。

    可女人是什么,他提了提手里的酒壶,只是偶尔助兴的东西罢了。百花酿喝不到,还有千日醉,这一壶喝完了,还有下一壶。故而夜游与她之间能否有个什么结果,素和根本不在意,他在乎的,唯有夜游的命。

    ……

    夜游指尖凝聚出一个肥皂泡状的气泡,屈指一弹,化为结界。

    简小楼这才开口:“你为何瞒着我?”

    “瞒?”夜游微微一愣,随即金瞳里闪过一丝错愕,被点了**道似得,动弹不得了。

    “你想着长痛不如短痛,提早让我死了心,那么你死你活,对我来说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是不是?”

    来此之前,简小楼早已想好了再见夜游,她要为之前在太息林地的恶劣态度道歉。事实上,当说起此事时,她竟比当时还要生气,“你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转脸对我撒起弥天大谎,承受着我的质疑、我的挖苦,你是觉着你委屈,还是觉着你伟大?”

    夜游心下滑过一抹戚戚然,喉结微微滚动了两下,摇头:“不是……”

    简小楼道:“你一贯无法无天、任性妄为,为何偏偏在这件事上,将自己作践的这般苦情?”

    夜游一句“还不是为了你”堵在嗓子眼里说不出口,毕竟一直以来,他都在怀疑自己做的对不对。

    可他心里明白,站在被欺瞒者的立场,怎么看他都是错的。于是他低头瞧一眼鞋子,眼底噙着和煦笑意:“谁都有想不开的时候,我也一样。要不然,我卸了真气让你打一顿?”

    简小楼被噎的说不出下文了,瞪着眼睛道:“事到如今,你还有心情与我开玩笑?”

    “如今你在,我也在,为何没有心情?”

    “在我的那个时代,你已经死了。”骤然间,简小楼抬臂指向书案上的小葫芦,“当我从那里出去,你只剩下一堆白骨。”

    “若我真的死了,那我足足活了三万岁。[.mhtxs.]一条龙的寿元,一般在九千到一万二千岁。在你们赤霄,你见过几个三万岁的人或妖?你自己又能活多久呢?”夜游伸出双手,捏紧她细瘦的双肩,“若你因此一直处于焦虑之中,那么我想我之前作出的决定,或许是正确的。”

    “我并没有焦虑,我只是向你陈诉一个事实。”

    简小楼收敛情绪,认真道,“你不好奇,我是如何知道的?”

    夜游正准备问:“我的确很好奇。”

    “之前不是告诉过你,我在一个门派遗址祭台上发现了一面挪移镜,后来祭台下沉,我又在一个山洞中,找到了你的《小星域全书》。”简小楼指着他眉心,故意卖了个关子,“更意想不到的是,我见到了曾跟你提过的战家供奉焦二,你可知他是谁?”

    夜游蹙着眉:“莫非我认识?”

    “是阿猊。”

    在夜游惊讶的神色之中,她将阿猊所说的一切,详尽的转述了一遍,“他没有解释的很清楚,改日我再见到他,仔细的问一遍。”

    简小楼带来的消息,对夜游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饶是他想破了脑袋也从未想到素和身上去。

    他转身缓步走去案台前,两指夹着二葫葫口,沉吟了许久,摇着头道:“有些事情,或许阿猊也不了解。就比如他说在他业已知晓的未来中,你我再也不会相见。而你来了,告诉了我这些,我既已知道,日后又岂会不防备着素和,仍被他在心窝捅了一剑呢?”

    简小楼点头:“对,这正是我想不通的。”

    “暂且不要告诉素和。”

    “我知道。”简小楼转念问道,“你在虚冢内藏了什么?”

    夜游迷茫地回头看她:“藏?”

    简小楼眨眨眼:“你将阴阳挪移镜的另一面绑在了虚冢,肯定是要告诉我什么,那个‘一小点’是怎么回事?除了‘一小点’,你还藏了什么进去?”

    夜游真想问一句“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么?”,后世会发生些什么,他又会做些什么,他不能掐不能算,怎可能知道?

    “什么是一小点?”

    “一头霸王鱼。被一块儿很邪门的道基碑封印住了,每个月十五醒来三个时辰,吃着石头,却能拉出石髓。”简小楼咽了咽口水,将喝过它尿的事情给略去了,“我与它交了手,看样子,此兽具有召唤风雪雷电的神通。”

    “是神通而非功法?”

    “是神通,不是功法。”简小楼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

    神通是生而具有的,功法是后天修习的。功法谁都可以学,神通却只有血统非比寻常的兽类才会拥有,“有神通并不奇怪,那可是海牙子……”

    海牙子的声音冷不丁穿透隔音气泡杀了进来:“你们又在背地里论人长短。”

    “哎呦妈呀!”

    他声音尖细,简小楼被吓了一跳,捂住心口无语的寻着声源望过去。

    海牙子从一排巨大的书架后面绕出来,不说形容憔悴,可总归有些无精打采。

    夜游指尖射出一道光波击碎气泡,不满道:“不知与你这背后偷听之辈相比,如何?”

    “以我的修为,整个秋水潭水域内任何一丝细弱的声音都逃不过我的耳朵,无论什么结界都是毫无用处的。再者,秋水宫是我的地盘,你们在我寝殿之内聊天,我何来偷听之说?”

    海牙子缓缓向两人“走”来,轻抬起一条手臂,葱管般晶莹修长的指节划过书架上浩淼的书简,蓝盈盈水汪汪的眼瞳虽在看着两人,可心思明显在这些书简上,似乎……流露出些许留恋与不舍。

    简小楼向他问好:“听闻前辈闭关养伤,不知如今身体如何?”

    “我不曾有什么伤,并非闭关养伤。”海牙子走到距离两人最近的书柜前停下来,从格子内取一本书简和一杆玉笔,聊聊写上几笔,尾鳍一转,他看向简小楼,“你是怎么回事?”

    “我?”简小楼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明所以。

    “魂体不稳,虚化的十分厉害。”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简小楼干干一笑,“晚辈的丹田受了点伤……”

    海牙子打断她:“不是受了点伤,是伤的不轻吧!”

    夜游双眉一拢:“谁伤的你?”

    简小楼正想说并无大碍,海牙子瞥了夜游一眼:“你问她这些有意义?你一个作古的人了,是能帮着报仇还是怎么滴?”

    哪里伤口深就往哪里撒盐巴,海牙子嘴贱的臭毛病真是要带进棺材去了,夜游白净的脸色倏然雾沉沉的:“帮不上忙,我还不能关心一下了?”

    “毫无意义的关心,显得你很虚伪。”

    “那你又问什么?”

    “我问,自然是有法子帮忙。”

    海牙子一副“你这小崽子不行”的颜色,一面说着,一面曲起指节叩了叩柜子,一簇珊瑚枝不知从哪个柜子里飞了出来。他掐了个诀,珊瑚枝嗖嗖嗖扑了满地,组成人的模样,类似于骨骼。

    简小楼隐约猜到他在做什么了,眼睛里布满惊奇,是要像哪吒一样给她做一个肉身呀!

    只不过太乙真人使用的是莲藕,海牙子取的则是血色珊瑚。

    果不其然,随着他捣鼓一番,仙珊瑚变成了一个“简小楼”。

    “我眼下手中没什么好材料,这六万年成色的仙珊瑚,你先凑合着用吧,若不然,再不出半个时辰,你这神魂就得散。”海牙子虚空一指,将简小楼塞进新做好的皮囊里。

    没什么好材料?六万年成色的仙珊瑚啊!

    睁开眼睛,简小楼感觉了下,仙珊瑚肉身有些硬邦邦的,但却灵气充裕,滋养的神魂仿佛都强大了起来。

    从地上爬起身,尝试着抬步,身体一倾险些摔倒,好在夜游一直关注着她,及时伸出一条手臂拦住她的腰肢:“小心。”

    待她站直了之后,夜游正准备将手臂收回去时,简小楼忽然抓住他的手,指尖在他手面手背细细描画,随后紧紧抓住:“夜游,我可以感觉到你了。”

    她眼底有抹璀璨的亮光,夜游心神微荡,反掌握住她的手,微微笑了笑。

    其实简小楼没别的意思,只是在这个世界中,终于有了趋近于真实的触感。以前她作为魂体状态时,也是有触感的,但那触感几经弱化并不真实。

    她忽然有些理解,为何鬼族明明魂体状态时更强大,却固执的非要修炼出实体肉身。

    倘若没有“触觉”,活在这大千世界,自己永远都只是一个旁观看客,无法真正的融入其中。

    简小楼连声道谢:“多谢前辈!”

    海牙子眼漾桃花,轻轻笑道:“且当做临别前赠你的一份礼物。”

    明明是赠给简小楼的,眼睛却看着夜游,笑容饱含深意。

    夜游显然没有接收到他发出的信号,替简小楼道了声谢:“我知道了,算我欠你的。”

    海牙子背着手直摇头,这条小白龙聪明的时候是真聪明,蠢的时候也是无药可医。

    尔后面向殿外传音,“晴宁,你进来。”顿了顿,又添了一个名字,“素和小殿下,你也进来一下。”

    夜游微微怔,想起海牙子不喜外人,尤不喜羽族,忙道:“素和是我带……”

    海牙子抬手阻止:“担心什么,我胆子不大,一贯的欺软怕硬,那小子家世显赫,我可不想惹祸上身。放心好了,我无意为难他。反还有件事情央他帮忙。”

    夜游狐疑的看着他,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收到海牙子的传音入耳,晴宁和素和一前一后的进入藏书殿中。

    “大人,您出关了。”晴宁上前躬身行礼,再退去他身后站着。

    “不知大人寻晚辈何事?”

    素和双手抱拳,微微躬身作伏低状。

    尽管海牙子鲜少外出走动,一副羸弱不堪、书呆子的模样,素和也绝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鲛人族能活到他的岁数,与海王风懿、佛尊异人、魔尊青原、人皇东方岳,以及南宿金羽、东宿离火宫道祖尚善道君,并称四宿七圣,自有他的过人之处。

    如此人物,连他父亲见了都得低头,自然不是他这点修为和阅历可以随便估揣的。

    海牙子嘱咐:“晴宁,我将离开四宿一阵子,秋水宫便交给你了。”

    晴宁一叠声应下:“大人先前外出游历,这才将回来,不知又要前往何处游历呢?”

    “游历?吃苦去呢。”海牙子提起来,一副心力交瘁的模样,他看向简小楼,“你的戒咒最近怎样?”

    “几年前又出手杀了一个人,石化整整一年。”简小楼简略描述石化时的情景。

    “再杀一个人就会触发小雷劫了。”海牙子以亲身体验告诉她,“小雷劫的出现,不会像石化一样随时随地,当你方圆有生物存在时,雷劫不会落下。”

    简小楼点点头:“我师父同我说过,还告诫我不可因此侥幸,以为躲进人海便安然无恙。雷劫若不及时渡去,每多积蓄一日,便多一倍威力。”

    “破戒之路颇多险阻,你莫要失望。”

    海牙子叹息,“妄言、荤食、杀戒,我心中皆以有些眉目,然而戒咒是一个整体,色戒才是其中最为繁复精妙的诅咒。以我这把该入土的年纪,委实无法对女人产生什么兴趣,惹不来色戒,便破不了色戒,无法彻底破除整个魂印戒咒。”

    原本简小楼也没抱什么希望,自然不会失望。

    海牙子从袖中摸出一红一蓝两个瓷瓶,清淡说道:“所以,我制成了两瓶药水。这蓝色瓶中,盛着‘前尘尽消’,我将前往一个无人认识我的星域世界,饮下后,可令我脱去妖胎暂时成为人类,且暂时失去所有修为和记忆。”

    殿内四人齐齐怔住,尔后面面相觑,他在说些什么鬼?

    “没有了记忆和修为,我便宛如一张白纸,”海牙子将其中红色瓷瓶递给夜游,“至于另外一瓶,则为‘前尘尽消’的解药,名叫‘浮生梦醒’……”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夜游轻轻拂去他的手,不接。

    “你无需担忧我的性命。”海牙子颇感无奈,“我的肉身早已淬炼的无坚不摧,说是法宝也不为过,岂是一般人伤害得了的?”

    “莫要将话说的太满。”夜游抬眼,余光掠过素和,单独传音给海牙子,“若是消息不小心透漏出去,难保羽族和人族的一些‘大人物’不会四处寻你……”

    海牙子十九阶的妖丹,可直接令一个十七阶修士强行突破十八阶。

    这是足以动荡整个星域世界的天大机缘。

    海牙子指指心口:“你当我这些日子闭关做什么?正是在我体内种下了三道保命神光,能够抵御三次必死伤害。”

    听到保命神光,素和双瞳骤然一亮:“大人所言之神光,可是……”

    不待他说完,海牙子颔首:“还是小殿下识货,这三道神光来之不易,我压在箱底数万年,今次一下全用上了,也是心疼的不行呀。”他再将药水瓶递了过去,“小夜游,我修行至今日何等不易,岂会拿着我的生命开玩笑?”

    夜游沉默着仍旧不肯接。

    简小楼上前一步:“这个戒咒我早已不理会了,前辈又是何苦?”

    当初他给自己种上魂印戒咒,已是匪夷所思,如今要做的事情,更是只有神经病才干得出来。

    “洞主还是接下吧。”晴宁在他背后笑劝,“莫要以为我家大人是在为你二人而付出,他仅仅只是痴迷于解开世间难解之谜,如今寻你来,只是希望得到你的帮助,洞主莫不是连这点小忙,也不愿给予援助?”

    夜游迟疑了,只因这话说到他心头上去了。

    尽管他觉得海牙子有些疯狂,可他自己也时常干些离经叛道的事情,他最讨厌旁人干涉自己,同时也不会去干涉旁人。

    但海牙子原本好端端的编纂着星域全书,如今为了破除戒咒四处奔波,尽是因他而起。

    他不想承他这份恩情。

    “前辈,您千万别干这种蠢事!”简小楼实在忍不住了,指尖蕴起一道灵气,于面前虚空出画出她在白山里看到的“一小点”。

    她真不信,海牙子看见一小点的模样,还能对自己的色戒之旅抱有什么旖旎幻想?

    除非妖族的审美观炸裂上天了!

    海牙子惊讶:“咦,这是个什么怪物?”

    “这是在未来,前辈您的血脉传承者。”

    简小楼沉着脸道,“您的孩子啊。”

    一言惊呆了夜游三人。

    素和的嘴巴张的溜圆:重口,真重口啊!

    尔后恍然意识到,简小楼似乎知道时间差的事情了。

    想起之前她看他的眼神,内心泛起一丝狐疑,微不可察的蹙起眉头。

    一直面不改色的晴宁,终于也忍不住露出惊异的神情:“这……这如何可能?”

    然而简小楼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万万没想到海牙子根本不能以“世俗”的眼光来看待,简直是久旱逢甘霖,枯木又逢春,一瞬鲜活起来!

    硬是将手中“浮生梦醒”塞给夜游,连语速都快了几个节拍:“如此更好,证明我终究是成功了。这种奇特生物我生平闻所未闻,看样子得去远一些的星域寻一寻。”

    简小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前辈?!”

    “这追魂盘内我引入了一抹魂息,当我需要解药时,追魂盘会发出示警,指引你来寻我。”海牙子愈发来劲儿,又掏出一个罗盘,一并塞过去,“时间有些紧,制作的尚有不足之处,因此或许需要得到素和小殿下的神通相助。”

    不等素和点头,已然化为一道蓝光,嗖一声便不见踪影了。

    四个人杵在殿中。

    夜游左手捏着“浮生梦醒”,右手托着追魂盘,目光有些呆滞:“我们是不是应该追上他,打晕了带回来?”

    素和吸了口气:“我俩打不过他。”

    “洞主大可不必。”晴宁还以为夜游说真的,连忙阻止,“追寻未知,乃是我家大人的道,追寻未知的过程,便是我家大人证道之路。”

    “这算什么道?”简小楼抽抽嘴角。

    “如何不算呢。有所知,方能有所悟。剑有剑道,器有器道,各自在各自的领域内追求极限,各道才会有大能力者出现,不是么?”

    简小楼笑了:“那么海牙子前辈可能永远也无法大彻大悟了,毕竟这天地广阔,未解之谜数不胜数。”

    “谁说不是呢。”

    晴宁微微叹气,转身望向那些巨大的书柜,语气中的崇拜遮掩不住,“但,这正是我家大人选择此道的原因。你我修炼所求为何,无非是为了更强的力量、更长的寿命、通达更广阔的天地。现如今的星域世界,人族修为最高大乘,妖魔鬼则是二十二阶,再向上突破究竟是什么,至今无人知晓。大人说,诸道似乎已达极致瓶颈,很难再有所突破了,他唯有另辟蹊径,走一条前人未曾走过的路。”

    简小楼揉着太阳**:“姐姐这么说,我反而更不懂了。前辈究竟是因热衷于探索,才入了此道。还是因为入了此道,才热衷于探索?”

    “时至今日,即使是大人怕也分不清了吧。”

    晴宁粲然一笑,点头示意了下,波澜不惊的离开了藏书殿。

    夜游看向素和:“你怎么看?”

    素和脊背直挺,神色肃然:“证道,原本就是追求大悟大彻的极致之路。需要英勇无畏的精神、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觉悟,海牙子前辈乃是吾辈楷模,乃是一个……”

    “说实话。”

    “傻逼。”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