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说是发现,其实只是一个朦胧的念头在脑海里抽芽。<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抱着铜镜微微垂头,简小楼原本挂着笑意的脸孔渐渐变得有些严肃,眼下怎样从这孤岛一般的祭台离开,已经变得不是那么要紧。

    楚封尘是不会说谎话的,那么,他识海内那柄古老锈剑口中的“吾主七绝”,必定是她曾在素和飞舟上见过的七绝。

    这太扯了,她见过一个十万年前的人?

    难道素和的飞舟在从赤霄返回四宿时,穿越回十万年前啦?

    不,夜游曾经说过,他们在没有抵达赤霄前,就已经认识七绝了。

    假设素和的飞舟并没有穿越回过去,素和、夜游、七绝乃是属于同一个时代的人,那么就是她从二葫肚子里出去时,穿越到了十多万年前?

    夜游和素和,与她根本不在同一个时代?

    简小楼眨眨眼,又眨眨眼,她的脑洞是不是开的有点大?

    但恍惚之中,将这个乱开的脑洞的带入,许多怪异的事情,怎么就能说得通了呢?

    不行不行,实在太荒诞了。

    她得从头来理一理。

    一切的一切,皆开始于东仙囚龙山埋骨之地。

    十万年前赤霄天变死去的那尾白龙留下了三样东西:一封写着“夜游亲启”的信函,一枚六角星骨片,和一片印刻他残念的龙鳞……

    在她的回忆中,那抹残阳下孤凉待死的背影早已模糊了,然而当和某个身影重叠时,却莫名恢复了一些印象。银灰色的长发,伟岸的身姿,断掉的三叉龙戟,还有那句“卿卿吾爱”。

    怎么有些像她在心魔幻境中看到的、许多年之后的夜游?

    心口又突突跳了几下,她打住这个念头,继续捋下去。

    她通过那枚六星骨片,和远在星域世界另一侧的夜游取得联系,告诉那条懒龙,自己手中有一封写给他的亲笔信。

    夜游那时年仅三千岁,却有一条死了十万年的白龙留信给他,此事勾起了他的兴趣,使得他从“长眠”中日渐“活泛”起来,一心想要前来赤霄取走这封信。

    之后……因她体内凤凰内丹之事,夜游带着阿猊跑去八寒地狱,抓了涅槃的素和,却不想一龙一凤一拍即合。又因听她说起聚灵树,为了研究二葫的秘密,夜游趁着佛缘法会召开之际,偷摘金羽的二葫,被金羽断了一爪,他一气之下毁了金羽的聚灵树以做报复。

    再之后……她从二葫葫口的传送阵飞出去,竟被传送到了西宿。一来二去,和夜游之间羁绊渐深,但因为身上的“色戒”诅咒,怕影响他的气运,不得不斩断情丝。

    再再之后……夜游不畏星域之远,与素和前来赤霄。她抛去理智,违背师父的命令跑去东海极东的太息林地,他却推三阻四,迟迟不肯露面。

    简小楼当年满心以为,夜游是对她的“色戒”心有顾虑。

    但以她此次见到的夜游,无论面对金羽还是海王,哪里看得出一点儿“怕”的样子?

    分明还是那个凡事由着性子瞎搞的家伙。

    金羽和海王他都不怕,赤霄还会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使他让步,使他千辛万苦寻到赤霄,却对她避而不见?

    或许真的有……

    ……时间?

    “小楼?”隔着数丈断崖,战天翔忧心忡忡的喊了她一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只是垂着头坐在哪里,背靠着祭台冰冷的青台,一腿伸直搁在地面上,另一腿则弓起。

    “你喊她做什么?还是继续找出路吧。<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楚封尘回头看了战天翔一眼,“你精通阵法,连天意盟主的定山脉大阵都可破除,这应该难不倒你吧?”

    战天翔无奈:“但这并非阵法。”

    楚封尘道:“不是阵法,悬崖为何连根羽毛都浮不起来?”

    战天翔一摊手:“或许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地理环境,古老的门派在这里选址,必定会有它的理由。”

    孤岛上的梅若愚喊道:“战兄弟此话有理,该宗将祭台设在这孤岛断崖上,八面空空,阻隔来去,定有理由。”

    厉剑昭还当他有什么高超的见解,撇撇嘴道:“问题理由是什么?这祭台上连一个字都没有。”

    战天翔蹙眉:“祭台上没有字?”

    古时修真门派的祭台皆是有些讲究的,有作祈福之用,有作惩处之用,有作镇守之用,一般都会在石壁上刻字,说明祭台的来历以及用途。

    “没有。”

    梅若愚向对岸的残垣断壁环顾一圈,“我和厉师弟是被抓进来的,不知这遗址的环境如何,祭台没有刻字,或许在遗址内其他地方,还会保留下一些东西,注明这祭台存在的意义。”

    战天翔眼眸一亮:“我之前在三清殿内的一个偏罅,看到一些典籍玉简,翻找翻找,兴许会有线索。”

    言罢他招呼楚封尘跟他一起去找,又听见梅若愚喊道:“先等等。”

    战天翔驻足:“怎么了?”

    梅若愚问:“两位从外面来此,可曾看到三名天道宗弟子?”

    楚封尘道:“你说的是天道宗卫沧师兄弟三人?”

    “恩。卫沧押送简姑娘前往天道宗,我们在古兰城遇到一只凶煞。那凶煞以迷幻术将我们分开,如今凶煞已死,按道理说迷幻术应该已经失效。”梅若愚思忖道。

    “我们来的路上,并未见过任何人。”

    战天翔摇了摇头,他的视线滑过厉剑昭被锦缎遮住的双眼,自简小楼口中得知天道宗一些卑劣行径之后,他对天道宗深恶痛绝,并不担心他们的死活。

    梅若愚也说不上什么担心,他只是觉着好奇。

    战天翔见他不说话了,便向破败的三清殿走,却听背后简小楼突然大喊一声:“不可能!”

    他吓了一跳,转头瞧见简小楼惨白着脸,攥起拳头在背后的祭台青石壁上猛砸了一记,青石壁未经打磨,她也未曾使用灵气护体,细嫩的皮肤登时渗出血来,斑驳的青石也被染上一抹红色。

    “怎么了?”梅若愚看她额头布满汗珠,眼神也好似没有焦距,关切问道。

    “我……”简小楼回过神来,她真的被自己的脑洞吓到了,越想越跟真的似得,这会儿清醒过来,又觉得太过荒诞,一定是她小说看太多了。

    心口重重压了一块大石头,压的她透不过气来。

    厉剑昭倏道:“什么声音?”

    一言出,又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啪……

    不待几人询问,也接连听见几声好似石块相撞的异响。

    “是祭台内部在动!”因为背靠着祭台,简小楼第一个发现异响的来源。

    她将手中铜镜塞进袖筒内,一窜而起,远离祭台,和梅若愚两人肩并肩,面对祭台而站。啪啪啪啪啪,祭台内部的响动由弱渐强,频率越来越快。

    片刻后,祭台所在的圆形孤岛地震般剧烈抖颤了下,几人都是一个趔趄。

    尚未站稳,又是一颤。

    对岸的楚封尘喊道:“你们正在向下降!”

    简小楼转头探望,这才惊觉已经需要仰头去看对岸的楚封尘和战天翔了。三人尝试飞起,并不能飞的太高。无法飞行,就意味着他们只能随着这孤岛落入地心中去。

    她的惊讶多过于害怕,在这祭台孤岛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也没干什么呀,怎么突然闹这出?

    “是你的血。”梅若愚望着简小楼刚才锤了一拳头的位置,上面的血迹已经渗透进青石纹路内,颜色黯淡的几不可察。

    “我的血开启了什么机关?”简小楼更惊讶了。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咱们须得小心。”梅若愚已经撑起护体灵气,祭出法器,深锁着眉头道,“按照古法来说,通常需要以鲜血开启的祭台,大都是用以镇压什么大凶之物。”

    简小楼吸了口气,也撑起防护罩,手掌一吸,抓起地上的凤尾双刀。

    想到什么,立刻抬头喊道:“楚前辈,你看住他!”

    楚封尘不明所以,但瞥见身侧战天翔身形一闪,恍惚明白她话中之意,出手将他拦下。

    祭台下降的速度正在成倍增长,无人言语,简小楼紧紧攥住刀柄,估算它砸在地面上时会出现什么境况。碎裂?或者砸进岩浆里?

    然而一刻钟过后,孤岛的下沉停止了。

    这“凹”字状的岩石层,越向下越狭窄,孤岛被卡住了。

    简小楼呼了口气,大眼一扫,在其中一面岩石壁上,有一个被藤蔓遮挡住一半的洞**,**内幽幽有些荧光透了出来。

    看来这孤岛下沉的设定,正是为了将人送来这洞**外。

    “我进去看看。”简小楼几乎都没有经过考虑,提着双刀砍断藤蔓,一猫腰钻了进去。小黑想了想,它是留下来看着笼子里的木老翁呢,还是跟着一起进去呢。

    小脑袋瓜子打了个转,最终还是随着简小楼钻了进去。

    “厉师弟,你留下。”梅若愚不想他涉险,又怕打击到他的自尊心,补充道,“你看着木老翁。”

    山洞内藤蔓错综复杂,藤条足有大腿一般粗,简小楼的双刀挥舞不停,砍出一条能走的窄道。一直走到尽头,也没发现什么值得注目的东西。

    利索将双刀放回背上,仔细环顾四周:“梅师兄,我瞧此地并不像镇压凶兽的地方,反而好似某位古人前辈的闭关清修之地。”

    梅若愚徐徐追了上来:“怎么说?”

    “你看。”简小楼走去角落蹲了下来,从散落满地的书简中随手取过一本,吹去书简上一层厚厚的灰,“你瞧,这书册都快堆积城山了,我可不信凶兽还有读书的爱好。”

    她随手一翻,丢下,又捡起一本。都是一些介绍风土民情的书简。

    她丢下书简,正准备起身,忽地一愣。这书里介绍的风土民情,并不是赤霄的。

    简小楼再次蹲下,又从稍远一些的地方捡了几本书简过来,除了风土民情,还有各个门派的历史、高手、法宝等等。她索性坐下来,翻了一本又一本,最终确定,这些书籍里所记载的,是有关某个修真界内的零零总总,宛如一部修真界百科全书。

    梅若愚见她神色不对,本也想翻看两本,但他敏锐的发现一件事情,瞳孔一瞬紧缩:“简姑娘,这书简有问题。”

    简小楼当然知道有问题,但她也明白梅若愚察觉的问题同她绝对不一样:“梅师兄发现了什么?”

    “你看。”梅若愚从一个书堆里取过一本书简,扔去一边,又在同一个位置取了一本,再扔去一边……

    一直重复了几十次,简小楼起初摸不着头脑,渐渐地,她醒悟过来,这堆书简的高度始终没有减少,取走一本,便会生出一本。

    也就是说,这堆书简其实数量庞大,眼前所见,不过冰山一角。

    她茫然:“为何如此?”

    梅若愚仔细查探这些书简,稀罕道:“并没有什么法力呀!”

    “星……”小黑在两人背后忽然嘎了一声,走上前来,用爪子刨了刨书堆,“星……域……”

    “《星域全书》?”简小楼脱口而出。

    说完她就怔住了,《星域全书》是海牙子所编纂、炼制的法宝,独一无二——不对,除了《星域全书》,还有一套简略版本的《小星域全书》,一直在夜游手中。

    简小楼咬了咬唇,慢慢站起身,目光直直盯着书简,眼睛睁大。

    梅若愚微微凝眉:“简姑娘知道此物的来历?”

    她似乎不曾听见,缓缓抬起双手,纤细的指尖交错在一起,于胸前掐了一个诀,摇头:“不会的。”

    “什么不会?”

    “不可能的。”简小楼掐诀的手势不变,声音略有些颤抖,“我只是试一试,不可能的,老天一定不会开这种玩笑。”

    “简姑娘,你还好吧?”

    这种恐惧的情绪有些影响了梅若愚,他和简小楼也是几番患难过的,还从未见过她显露出如此惊惶、不安的状态。

    等待许久,才听见简小楼一字一顿的念道:“归一!”

    随着她话音一落,地面上那堆书简渐渐散发出荧光,哗啦啦扇动起来,滚成一个球。球状物越来越小,最后缩小成半个巴掌大的一片牍。

    牍上五个娟秀的小字——《小星域全书》。

    的确是夜游的《小星域全书》。

    简小楼见他用过不知多少次,关于手诀,口诀,夜游使用时从未避过她,因此她一清二楚。

    她脸上的血色,一瞬间被抽了个干净。

    沉默之中,背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我寻找了那么多年,真是没有想到,洞主最最珍爱的法宝,竟然藏在如此一处荒芜之地。”

    “谁?”

    梅若愚脊背一僵,转个脸的功夫,一道青烟弥漫,他便昏了过去。

    简小楼听得出这个声音,是焦二。

    她对这个神秘莫测的焦二,从心底有着难以解释的恐惧,但和手里的《小星域全书》比起来,焦二又有什么了不起?

    但焦二提及的“洞主”两字,触动了她的神经。

    “你认识夜游?”简小楼转过身,目光冷淡的看着他,焦二如今为一道虚影状态,看来只是身外化身,而非本体。

    “终于到了这一天,你终于都知道了。”焦二倏忽笑了一声,有些难解的释然,“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守着这个秘密,还真有些寂寞。”

    简小楼仍旧那一句:“你究竟是谁?”

    焦二缓缓摘下脸上的青铜面具:“这张脸,你也许并不十分陌生。”

    同所有人一样,简小楼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脸上以法力写上去的“奴”字,随后才会注意到他的相貌。抛去那个“奴”字,实则一位清秀英俊的青年人,只是双眼沧桑阴沉,令人不寒而栗。

    简小楼视线一凝,舌头就有一些打结:“阿……阿猊?”

    “小简简。”他再是展颜一笑,“许多年,不曾听过有谁这般叫我了。”

    简小楼一直处于震惊与恐惧中,直到此刻眼圈才微微有些酸涩感,岂料焦二突然收起笑容,冷漠地道,“只是从今往后,阿猊这个名字,你不许再叫!”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 神豪从垃圾回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