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又给兽囊施加了一层封印,简小楼深深锁着眉,不准备将小黑放出来。(.llbiquge.com 乐乐

    眼前这堆禽类骨头,极有可能是赤霄天变那只凤凰、也就是小黑的。

    联想到囚龙山地底的巨龙骸骨,至少还是一副完整的骨架,瞧瞧小黑也未免太凄惨了,全身骨头支离破碎,连拿来铸器都挑不出一块囫囵的。

    死前得是遭了多大的罪,凶手该有多恨他?

    是那尾白龙干的吧?

    简小楼心情郁郁,对白龙生出不满。

    若不是看在同夜游有关的份上,真想立刻掏出那封信笺给扔了。

    简小楼放下骨头,将符箓重新贴在玉牌上,回到虚空内。

    玉牌可以抵抗浊气,但只能维持两三息的时间。

    矮个子魔人狐疑道:“莫非是赤霄天变时那只凤凰?”

    “魔人都如你一般没见识?”挑了挑他那修理的浓淡相宜的眉,应之真鄙夷道,“当年那只凤凰从天而落,在妖国的西北大陆砸出一个巨坑,火焰燃烧三千里,至今还未完全熄灭。”

    “你是指火海凤凰宫?”矮个子魔人撇了撇嘴,“这个传闻我自然听过,然而传闻终究只是传闻,就像巨龙埋骨之地的传闻一样,十万年内一茬茬冒出来,最后证实全是假的。”

    “火海应该是真的。”商陆赞同应之真的说法,北仙同妖国接壤,天道宗弟子对妖国的事情最有发言权,“火海盛产离火精,开采却极为困难,因为火海内的火焰连元婴修士都难以承受,四万年前妖皇邀请四洲十六名元婴修士同九名妖族大能联手,也没能打开火海底凤凰宫的大门,却有几人几妖因此得到一些机缘,成功化神。”

    应之真对此并不知情,好奇道:“什么机缘。”

    商陆道:“别的不清楚,但听说凤凰宫外散落着一些三棱角的结晶体,内含极高品质的灵息,可供元婴修士吸取。”

    简小楼在一旁默默听他们讨论,三棱角的结晶体,这说的是星晶。

    星晶是星域大世界的货币单位,三棱角星晶是最低等级的,只相当于下品灵石,上面还有四棱角、五棱角和六棱角。

    想到这里简小楼的心在抽痛,可恨她只能以魂体的状态穿梭两界。

    倘若可以携带物品,随便拿些星晶回来就成富婆了。

    不过,这说明火海下面的凤凰宫即使不是小黑的埋骨之地,也绝对葬着来自星域大世界的修士。

    简小楼心想将小黑放出来,或许就知道眼前这些究竟是不是凤凰骨。

    同时她又觉得特别奇怪,不管是凤凰还是人修,他们的埋骨之地无不是各种资源物资和机缘,囚龙山那尾白龙怎可能只留下三个盒子?

    他不可能穷的连个储物戒都买不起吧。

    莫非将家当和遗骸分开藏匿了?

    “请问讨论这些有什么意义?”高个子魔修提醒道,“别忘了咱们是来干嘛的,现在该做什么?”

    “这坑洞内一目了然,除却满地碎骨什么都没有。”商陆指尖弹出十几个小火球,在洞内飞来飞去,“魔小葫的浊气究竟是从哪里释放出来的?”

    “找一找有没有暗门和密道。”

    简小楼提议,她绕开骨山,开始顺着石壁四处寻觅。

    其余四人也散开寻找。

    两个时辰之后五人在骨山前集合,面面相觑。这地坑内没有其他出路了,如果真的存在密道,只有可能藏在骨山下面。

    也就是说,他们得把这座骨山给搬开。

    五个人搬开这座骨山不难,难的是他们得揭开符箓从虚空阵中出去,法力才可以作用在骨头上。这个时间不短,有被浊气侵体的可能性。

    那也没办法,既然来了早已做好思想准备。

    谁也没有相互推脱,几乎是一起揭开玉牌上的符箓,准备施展法术搬开骨山,岂料灵气才接触那些残骨,整座骨山突然剧烈震颤。

    刷!

    最先接触灵气的那一大片残骨倏地升空,变为一只只拇指长的黑色怪鸟,翅膀似蝙蝠,却长着类似于狐的脸,两颗尖牙森然闪着寒光。

    扇动翅膀向他们飞了来。

    “这是什么东西?!”应之真一手持着灵蛇法剑,另一手撒出去十几颗种子,抽芽生长为藤蔓,交织成一面网,那些黑色怪鸟毫不费力穿透而过。

    商陆眼眸一沉:“简师妹,试试你的红莲。”

    简小楼应了一声,忙不迭自灵台抽出红莲,手指灵活一拨,焰刀飞射而出:“不是魔,也不是妖。”

    不怕她的红莲,她也没有手脚僵硬破杀戒的征兆。

    怪鸟们速度不快,腮帮一鼓一鼓,似乎要喷什么东西出来。

    高个子魔人大喊一声:“快入阵!”

    纷纷将符箓贴回玉牌。

    他们的灵息一消失,怪鸟重新变回碎骨“啪啪”落地。

    简小楼抹了一把汗:“看来想要搬开骨山不太容易,咱们若是使用过多灵气,吸入的浊气只会更多。”

    无人理会她。

    一转头,瞧见其余四人全都拿着传音对符。

    简小楼心里醉醉的,之前半边莲和云梵给师门传递信号,她没有。如今别人传递消息出去,她还是没有。她师父的心也是够大……

    *

    禅灵子不是心大,传音对符这种死贵死贵的奢侈品,他没钱买。

    做魔的时候他是很富裕的,成佛之后这些身外之物早已不计较,反正苦修者不需要任何资源。

    如今只能从一枯道君口中知悉藏宝地内的情况。

    御天娇年纪最小,也没怎么同妖国打过交道,手下传出消息之后,她看向一枯道君:“怎样,是不是凤凰骨?”

    “贫道还是更偏向于火海凤凰宫。”一枯道君盘膝坐在蓝色光柱内,望向禅灵子,“不知尊者怎么看?”

    “我从未去过火海,不太清楚。”禅灵子思忖道,“不过这飞禽即使不是凤凰,也绝非普通种族,竟能生出骨灵。”

    御天娇眯了眯眼眸:“骨灵?”

    面色略微怔然,禅灵子并不是特别确定:“我也是略有耳闻,高阶羽族死后若是骨头尚在,可以滋养出骨灵,称为幽灵鸟。(.mhtxs. )”

    徐徐捋着长须,一枯道君疑惑道:“贫道从未听过羽族有什么幽灵鸟?”

    “那是因为赤霄的羽族种类太过低等。”禅灵子不想解释太多,“可惜我对羽族了解不够,不知蝠翅狐脸的幽灵鸟是属于哪一个种族……”

    三人讨论时,战英雄和缺一个字也不参与。

    战英雄盯着缺看。

    而缺的神识一直锁定在战天翔身上,越看他越觉着眼熟,应该是个有些重要之人,但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战天翔坐在他祖父斜背后,眼睛一直盯着半空那个光球,心中担心简小楼的情况。

    不知为何忐忑不安,总觉得要出什么变故。

    他刚才穿过封山阵进去尝试了下,浊气对他的影响很小,比之前浊气初初外露时小的多。看来上次吸入浊气昏迷一个月,已经对这些浊气产生了抵抗力。

    不过影响小不代表没影响,眼下一切顺遂,他没有必要进去冒险。

    回头简小楼活着出来了,他反而搭条命进去。

    *

    “幽灵鸟”的传闻传回藏宝地,商陆收回传音对符,将禅灵子的话复述一遍:“我们先等等吧,听长辈们如何指示。”

    其余人表示赞同。

    简小楼坐到角落里等待,心中想着羽族的事情询问素和是最靠谱的。

    可她拿着骨片又有一些犹豫。

    许久没有同夜游联系过了,说过要掐断对他的那点念想,自己也真的如此做了。全心修炼时确实心无旁骛,可闲下来时又难免想起来他。

    明明只是一点点念头,为何杀灭起来一点点都不简单呢。

    越努力越是觉得自己委屈,她不就是有点点喜欢一个人么,究竟错在哪里了?

    越委屈越是要想,越想越是放不下,这种逆反心理真是要不得。

    轻轻叹了口气,她还是祭出器炉将骨片给烧了。

    此事急不来,她又没有和夜游绝交,凭什么就不能联系了。

    ——“小楼?”

    往常都是她先喊一声“夜游”,不知从何时起,成了夜游先开口喊她。

    简小楼有些后知后觉的怔了怔。

    “素和呢?”

    ——“你找他有事?”

    夜游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清冷,自从简小楼言明自己有种族成见之后,他就是这么一副不远不近的态度。不会去辩驳什么,以这种方式表达着他的不满。

    简小楼实在不喜欢他的个性。她从认识夜游的第一天起,就觉得这条龙满身缺点比自己还夸张,懒、渣、无赖、心眼小又任性妄为,简直没有半点可取之处。

    她从小到大的梦中情人可是智商碾压一切,谈笑间拯救世界的盖世英雄。

    而不是这么一尾闲着没事到处惹祸的熊孩子龙。

    当梦想照进现实,就是这么血淋淋。

    “有事,很重要的事。”她敛下心思,问,“素和还没有回来?”

    ——“回来了,不过被人围追堵截受伤不轻,正卧在他的小聚灵树上休息……”

    ——“找我干嘛。”隔了一会,听见素和有些困倦的声音。

    “素和,我们在藏宝地发现了一具禽类碎骨……”简小楼讲了一遍,然后静静等待他的答复。

    ——“禽类骨头生出蝠翅狐脸的幽灵鸟?”素和清醒了一些,喃喃自语,“噢,应该是鹏。”

    “鹏鸟?”简小楼微微愣,“‘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金鹏鸟?”

    素和应该不会错,看来这具骸骨并非小黑的,小黑真有可能葬在火海凤凰宫。

    她摸了摸兽囊,心道日后免不了要去一趟。

    ——“不知你说的什么鬼,反正金羽座下那个叫凤起的徒弟就是鹏。”素和不屑的嗤笑,“一个月前才又被我削了一顿,若不是因为他师父不能惹,老子真想散了他神魂,敲碎他那一身贱骨头!”

    ——“堆成骨山的鹏,西宿存在?”夜游甚是疑惑。

    ——“没有吧,鹏族的王也才十五阶,这只鹏都能生出幽灵鸟了,至少也得十七阶往上数。”

    “那幽灵鸟该怎样对付?”

    ——“幽灵鸟畏光,无法暴露在阳光下。”

    “这就有些难办了。”简小楼抬起头,这地**过于深,就算飞上去将地表砸穿了阳光也照射不下来。

    ——“除却畏光,还惧怕雷。”哗啦啦翻书的声音,夜游询问道,“你们之中有没有雷属性的修士?”

    “没有。”

    ——“雷属性法宝应也可以。”

    简小楼默了默,决定和商陆几人商讨一下,她将脑袋伸出隔音结界外:“这幽灵鸟怕光和雷,我们有什么办法没?”

    “光和雷?”

    商陆以为简小楼是和禅灵子沟通过,丝毫没有疑心。同简小楼先前一样抬起头,又垂下。“光”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他望向应之真:“应师弟,阿烈是雷属性。”

    应之真一副“你在搞笑”的表情:“阿烈只有二阶,怎么可能对付这么多幽灵鸟,单单是浊气都能杀了它。”

    简小楼道:“幽灵鸟不会伤害同类,可以让你的鹰打几下,然后你收它回来兽囊,再放出去打几下……”

    应之真看白痴一样看着她:“打到哪一年去?”

    商陆也道:“尽管如此,阿烈还是有可能吸入太多浊气,将会给它的灵府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影响日后进阶。”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去找一只血气旺盛的鸟在骨山前血祭,你们沾上血祭的气息,幽灵鸟就不会再攻击你们。”

    简小楼寻思着这更不好办。

    这边四人也得到了来自外面的指示,高个子魔人道:“圣尊说让我们寻一只开了灵府的鸟妖血祭掉。”

    矮个子魔人无语:“如今忘羽森林内寸草不生,连只蚂蚁都没有,怎么会有鸟妖存在?”

    简小楼问:“咱们派个人离开森林出去外界行不行?”

    “不行的。”陷入僵局之中,商陆满脸愁绪,“如此整个七星逆转阵便毁了,太师伯说至少得修养数年才能再开第二次。”

    “商师兄,谁说没有鸟?”应之真勾起唇角,幽幽看向简小楼,“简师妹手里不是有只红毛八哥么。”

    心头倏然一紧,简小楼瞪着他道:“你手里不是有只鹰!”

    应之真拍了拍兽囊:“我这只乃是太息神鹰,天道宗三宝之一,世间罕有,日后可以上万兽山同妖族作战的!你那只是个什么东西?一只八哥而已。”

    矮个子魔人看向简小楼:“既然如此,你就牺牲一下吧。”

    商陆也看向她,不发一言,眼眸中的意思显而易见。

    简小楼气的发抖:“门都没有!”

    商陆面无表情的劝道:“简师妹,我知你舍不得。但我们来此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却连一只灵兽都不愿意牺牲,还谈什么护佑苍生”

    “可不是。”矮个子魔人嘲讽道,“亏你还是红莲选中的继承人,轻重缓急都拎不清楚。”

    简小楼冷着脸不吭声。

    她知道站在大义的立场,牺牲是应该的,只是非常可惜,她境界尚浅还没大义到这种程度。何况明明有两只鸟,凭什么那只鹰血统高贵就必须牺牲她的小黑?

    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否则就是她不懂事不顾全大局。

    看着就恶心。

    再说明明那只雷属性的鹰可以去灭杀幽灵鸟,即使灵府受到影响,命还在。然而有她的小黑垫底,统统都被忽视掉。

    血统高贵了不起,小黑还是凤凰转世呢!

    ——“哎,拔毛凤凰不如鸡啊……”素和受的伤不轻,蔫蔫地道。

    *

    僵持不下,碍于她的身份也不能硬抢她的兽囊,几人只能将消息传递出去。

    御天娇就笑:“尊者这徒弟收的好,南灵洲多些这样的弟子,实乃我疯魔岛之幸事。”

    禅灵子不知发生何事,询问的目光递给一枯道君。

    一枯道君将事情说了一遍:“尊者,贫道把符箓给你,还是由你来劝劝她吧。”

    禅灵子微微笑,笑容中略有一些冷意:“我不知劝些什么,你们说动且说,说不动我也无能为力。”

    一枯道君心生不满:“尊者,大难当前你我皆可牺牲,何况如今不过血祭一只灵兽。令徒小女孩心性可以谅解,尊者作为师父焉能坐视不理,不加以规劝?”

    “不劝。”禅灵子手捏莲花,阖上眼眸,“待你了悟为何不血祭你们那只鹰,再来同我说话。”

    “自然是两相权衡取其轻。”一枯道君的不满已经写在脸上,“若是令徒手中没有那只八哥鸟,贫道会毫不犹豫的下令以神鹰血祭。”又强调,“我们这只可是罕有的太息神鹰,血统强悍,成长起来了不得……”

    同那小女娃豢养的宠物岂能相提并论。

    小的拎不清楚,怎么连大的脑筋也一样糊涂。

    战天翔坐在隔音禁制外,听不见他们在聊些什么,只是看到一枯道君说完话后,他祖父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微不可察,但饱含讥讽。

    不免有些狐疑,他祖父在人前对一枯道君可是毕恭毕敬。

    战英雄此时正在心中冷笑。

    两相权衡取其轻,呵呵呵呵。

    当年他和秦明莎两情相悦,一枯这老不死的却对他诸多刁难,嫌弃他们东仙争名逐利,战氏一族门风不正。他在抵抗魔人入侵的战场上豁出命的表现,只为证明自己没有染上东仙那些钻营习气,是个值得秦明莎托付终生的好男人。

    一枯却始终不肯点头。直到他真的险些死掉,被困崖底洞**三年,回去之后一枯终于同意将秦明莎许配给他。

    战英雄当年傻了吧唧的,一直以为是自己努力所得。

    许久之后才知道真相,原来被困崖底的那三年,秦明莎移情别恋同一个魔人好上了。一枯隐隐发现苗头,为了断绝她这种歪心思,勉为其难接受了他。并让他速速回去东仙告知家中,前去天道宗提亲迎娶秦明莎……

    凄惨往事历历在目,是他一生也挥之不去的阴影。

    战英雄双眸中涌起一股深重的戾气。

    几千年来时不时跑去天道宗恶心一枯,累他修为停滞不前又算的了什么。

    迟早有一日,他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商陆递了传音对符过去:“简师妹,我太师伯想同你聊聊。”

    简小楼不肯接:“没什么可聊的。”

    影响一只神鹰进阶和小黑的性命之间,后者轻易就被抛弃了,她想不通。

    要她的命还可以考虑一下,想要小黑的命谁说都不可能。

    不管别人怎么说她自私狭隘,她都吃了秤砣铁了心。

    应之真不知多想让小黑死,如今好不容易有个理由岂能放过:“简师妹,你若执意如此,我们唯有硬抢了。待从藏宝地出去之后,再向你赔罪。”

    矮个子魔人巴不得他们起内讧,在一旁添油加醋。

    简小楼寒着脸抽出莲灯托在手心上:“你试试!”

    红莲一出,两个魔人立刻躲远。

    “手下败将也敢言勇?”应之真之前将简小楼打趴下过,只觉得她幼稚可笑,灵蛇剑出手向她攻去,欲抢她的兽囊。

    “应师弟不可!”商陆喊得很大声,手中却并无任何动作。

    简小楼已知晓灵蛇剑的路数,一拂袖向后退出几丈,刷刷刷波动莲灯,焰刀飞出一个个削了那些飞蛇的脑袋。

    继而集火应之真,趁他手忙脚乱躲避之际,掏出两个拳头大的石头傀儡砸了过去,被他闪过一个,另一个砸中他左肩。这两个石头傀儡是她闲来无事在海滩上以礁石凝练的。

    威力比不上山宝,也有几吨重。

    被应之真的护体灵气挡下大半,他向后一个趔趄,吐出两口鲜血。

    “应师弟!”

    商陆立刻上前封住他的**道,取出一枚丹药给他服下。

    简小楼出手极有分寸,并未伤及应之真的脏腑,故而他灵息散乱了下,没多久便恢复元气,提着剑怒气冲冲又要冲上去!

    商陆拦住他:“不要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

    “可是……”

    “太师伯下了令,不许我们内斗。”商陆传音道,“太师伯说,若是简师妹执意不肯,便让阿烈以雷霆之力灭杀幽灵鸟……”

    不知小黑是不是也感到愤怒,在兽囊里冲撞的更凶猛了。

    “小黑你安静点!”简小楼有些控制不住,兽囊整个快要飞起来,伸手去抓,烫的她手指嘶嘶冒白烟。若不是兽囊品质高,早就被烧穿了。

    咔,绑在她腰间的兽囊带子断掉。

    兽囊一离开她的束缚,立刻脱离破虚空阵。

    “啪啪啪啪……”一连串骨头滚落在地面的声音,骨山每一根碎骨都在颤颤跳动,并没有化为幽灵鸟。颤动中有个声音传出来,“是……是……你!”

    这声音残破不堪,粗哑难听,像是被烈火烧坏了嗓子,和小黑有一拼。

    虚空阵中三人两魔全都怔住了。

    “嘎嘎嘎……”小黑在兽囊内发出带有瓮气的声音。

    “哈……你如今……又能比我……好……去哪里……”

    “嘎嘎嘎……”兽囊挤成各种怪异的形状。

    “破!”简小楼掐了个诀,索性将小黑放了出来。

    小黑的翎毛根根炸起,周身燃着一团火焰,一头撞向骨山。尚未触及,轰的一声响,骨山忽然化为齑粉,那些齑粉凝结成一只大鹏鸟的形状,一口将小黑给吞入腹中。

    高个子魔人讷讷道:“原来是只鹏鸟。”

    简小楼攥了攥手心,瞳孔紧缩。

    不过须臾,眼前火光冲天起,齑粉再次轰的散开。

    小黑被崩飞到一侧的墙上。

    骨粉飘的到处都是,犹如深陷迷雾之中。

    只隐隐窥见似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在半空闪动光芒。

    矮个子魔人想要去抢,然而珠子速度极快,四处乱飞,连神识都跟不上它的节奏。

    商陆吸口气道:“这恐怕是大鹏鸟残余灵力化的精魄!”

    “阿烈快去追,吞了那颗珠子!”应之真的声音中有一丝难以抑制的激动,立刻解开兽囊封印,将那只独眼鹰飞了出来,

    这是有多不要脸?

    简小楼呼喊一声:“小黑,你死了没?!”

    小黑没有声音回应,她心里一咯噔。

    应之真正沾沾自喜,白捡了一个大机缘,却窥见独眼鹰看也不看那精魄一眼,拐个弯冲向小黑,目光阴鸷要将它碎尸万段。

    商陆抚了抚额。

    应之真气的大骂:“阿烈你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

    独眼鹰不理他,只杀向小黑。

    小黑在地上躺尸了半天,感受到危险逼近,刷的睁开眼睛,迎着独眼鹰扑了过去。

    一只八哥和一只鹰撕咬的昏天暗地。

    齑粉白雾中,几人窥不清楚,却感到阵阵心惊,这特么搞笑呢,哪里是一个八哥……

    ——简小楼脖子上的六星骨片闪了闪,星光消失。

    “没得热闹看了。”

    鹌鹑状的素和从树苗上跳了下来,化为人形,坐在石桌前,“你猜最后谁会拿到那颗大鹏精魄?”

    夜游低头看书简:“我没兴趣猜。”

    素和微眯凤眸,表情贱兮兮的:“小楼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瞧你脸臭的,比我脚还臭。”

    夜游不予理会。

    素和还偏偏凑上去道:“渣龙你这德行欺负欺负我还行,追女人有多少都得跟人跑了。”

    “啪”的一声,夜游阖上书简,静静看着他。

    “你不要否认,你喜欢那丫头,自从上次被你踹一脚之后我就看出来了。”素和洋洋得意,很有成就感,调侃道,“你是厉害,但在追女人这方面还差得远。女人是得哄得追的,她们最不喜欢‘端着’的男人,喜欢就得赶紧下手,晚了只有哭的份。”

    “如何下手?”

    “表白你的爱慕之心,制造惊喜令她感动,让她感受到你的诚意,然后抱得美人归呗。”

    “哦?你似乎挺有经验。”

    “那是,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羽族情圣,想当年……哎,渣龙你去哪里。”见夜游起身就走,素和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想当年我……”

    “你有空就去修炼《追魂锁心》。”夜游扬了扬手里的书简,“我一直在研究《空间大挪移术》,并且体会到一定心得,这两个法术搭配在一起,应该可以很快找出赤霄所在的方位。”

    素和怔了怔。

    夜游顿住脚步,偏过头淡淡睨他一眼,日光倾下,金灿灿的眼眸透露出他的志在必得:“总要先把人找到,才好下手,你说对不对?”

    他能想到最大的惊喜,就是于不久的将来,在她的世界出现在她面前。

    不想再凭借“听”,去了解她的现状。

    就像刚才那样,“听”着她被欺负,却只能静静“听”着。

    无论赤霄有多远,前途多少坎坷,都不是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打卡送红包攒人品第二波~~

    不要给我省钱呀哈哈哈哈~~~

    ***

    题外话,解释一下百里溪和双胞胎的问题。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会成为一个我被骂“重男轻女歧视女性”思想的设定。

    百里的设定绝壁是个女强,从智商到个性都是女总裁,她留儿子不留女儿,是因为规元有昊天眼,像b超一样,而且可以看孩子的智慧根,从他收的徒弟五一列外都是傻x就知道。

    因为女儿智商欠费,男孩绝顶聪明才会选择男孩儿。如果反过来,百里就会留女儿不留男孩儿。她需要的是一个家族继承人,够聪明的那种。

    至于我为什么要让女儿智商欠费,而不是男孩的智商欠费,做出这么恶心的设定,我是不是思想上重男轻女歧视女性。

    冤,明明只是觉得暴力萝莉vs病弱正太的设定很带感,所以就这么设定了。

    没其他意思,因此没改的必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 好运来,捡到一枚美女总裁 你选择了天降,我放手,你哭什么 分手后,前女友心态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