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不是好像有,而是真的有!

    “谁?!”

    敏锐捕捉到一抹正在暗中窥探自己的灵识,简小楼锁定方位之后毫不示弱的将神识杀了过去。(.mhtxs. )

    她的神识触碰到一层薄薄的气壁,同那抹窥视她的灵识擦了个边,神魂的碰撞令彼此都颤抖了一下,对方滑溜的如同鱼儿入海,顷刻间消失无踪。

    揣测它可能是进入了战天翔的意识海,如此一来简小楼无能为力了。合体术只能附体肉身,意识海是修士最后一道防线,极大程度上,修士的意识海是**自主的,饶是本人也无法随意放开任人入内。

    这就更加奇怪,那抹气息是属于谁的?

    同战天翔的气息相距甚远。

    一个干净清澈,一个冷冽暴戾。

    却能像主人一样自由出入战天翔的意识海。

    那抹灵识消失以后,覆顶压力骤减,简小楼尝试了下,极为轻松的脱离了合体状态。

    联想起双胞胎羞辱战天翔的话,简小楼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或许修炼合体术一直失败的原因并不在自己身上——战天翔身体内藏着一个拥有自主意识的灵体,那个灵体一直在排斥自己,最终导致三个多月来无数次合体失败。

    今日若非误打误撞战天翔恰好转了身,恐怕她就要放弃这门功法的修炼了。

    一只手突然探来想抓她的脖子!

    简小楼心里打了个突,才刚解除附体状态,护体灵气尚未形成,但她正有所防范,反应极为迅速,心念一动化砂石为土盾,席卷着身体向后方连退数丈。

    站定后沉眸望向对面的“战天翔”:“你是何人?!”

    “动作还挺快。”

    “战天翔”僵硬着收回自己的手,微微笑着同简小楼对视。

    熟悉的脸,熟悉的笑容,但眼底全无笑意,非但如此,简小楼还看到了浓烈的杀气。

    眨眼林间煞风四起,砂石打着旋四处激荡。

    双脚缓缓离地一尺,凌空浮立着,“战天翔”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双手冷笑一声,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毫不设防,任人入侵自己的身体,愚蠢成这般模样,真是没得救了!”

    简小楼操纵土盾抵抗煞风,阴着脸道:“我不管你是谁,立即从他意识里退出去,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区区一个练气,你拿什么对我不客气?”他蓦地笑了笑,露出四颗尖长的獠牙,“不过也多亏你这什么合体术,竟可以崩溃掉我的禁制,早知道,便该早早放你进来……”眼神陡然锋利如刀,如寒冬般肃杀,凶狠狠地道,“那么,我就先杀了你,再去杀战天鸣!”

    话音落下,他双掌一个开阖,杀气宛如有了实质,掌间逐渐形成一柄荧光虚剑。

    “去!“

    虚剑从他掌间飞出,速度缓慢,逸散出的剑气却将周遭数百棵参天大树拦腰切断!

    看不透他的修为,但只这一剑的威力,绝对超出大长腿自身的修为。

    简小楼在煞风冲击之下原本就站立不稳,如今又被逼近的剑气击飞出十几丈远,撞在一丛半丈高的荆棘里,疼的呲牙咧嘴。周遭飞沙走石,这时候赶紧逃跑是最明智的,但她不能丢下大长腿不管。

    拼了!

    祭出一张增气符贴在手背上,简小楼开阖周身气**,一刹那灵气激灌进她的体内,冲压她的四肢百骸。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以言咒催发增气符的力量之后,她猛然拔地跳起,再俯身向下,贴着符箓的手掌狠狠在地面一拍!

    轰!

    灵气挤压地面,以简小楼为中心,如同滚地龙一般向四面八方延伸震荡,“啪啪啪啪……”,原本被煞风席卷而起砂石在重力术的作用下纷纷落地,下了一场石头雨。<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xs.</strong>

    浮空的“战天翔”也被拽了下来,落地时一个趔趄,煞剑威力骤减,最终消失于无形。

    “战天翔”吃了一惊:“你修的什么功法?”

    这还是修习地藏经以后,简小楼第一次不遗余力的使用出来,禅灵子说过地藏经短时期内看不出成效,她不抱什么希望,然而效果超出预期。

    不过她心中同时明白,轻易破了“战天翔”的招数,是因为他眼下外强中干,招式不过虚张声势。方才触碰过他的灵识,婴儿一般微弱,想要接管大长腿的身体和意识,他需要时间。

    但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我再说一次,放弃夺舍,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简小楼飞身上前,距离他三丈外停下,增气符的威力尚未过去,灵气贯通**窍,在她气**内澎湃激荡,四肢百骸过电一般麻木颤抖……

    可能是要进阶了。

    卡在练气五层四年,一战之下竟然突破了瓶颈。

    莫非她以后每回突破都得去打一架不成?

    “夺舍?麻烦你搞清楚,这原本就是我的身体,我欲夺回,怎会是夺舍!”

    “少跟我废话!”

    目光错过他,简小楼冷不丁看向他身后,惊诧道,“呀,你们两个怎么又回来了?!”

    引的“战天翔”稍一分心,她施展合体术一个疾步冲了上去,再次附体在他身上。这一次施展的不是蕴养对方的午合体术,而是消耗他灵气、攻击他神魂灵脉的子合体术:“大长腿,对不住了,要救你只能如此。”

    “战天翔”惊诧之下立刻闭目运气,打算将她给逼出来。

    简小楼急速念咒,以精神力攻击他的意识海,念完一套咒语的间隙就开始喊:“大长腿,快醒过来!”

    “被我抓到你死定了!”他双眼赤红,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快醒!”

    “你死定了!”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接着战天翔的身体犹如一滩烂泥倒在了地上。

    简小楼解除附体状态,也是精力虚耗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先前猛增灵气,已经导致经脉有些受损,施展子合体术更是遭到反噬。

    她稍稍调息了下,探身拍拍战天翔的脸:“喂,你怎么样了?”

    却在此时,远处的密林中不断传出“嗷嗷嗷”的兽吼声,放出神识一瞧,竟是一群豪猪精不知受了什么惊吓,在林间横冲直撞,狂奔不止。

    低等级的豪猪精不足一阶,但背上尖刺可不是闹着玩的,更别说领头跑在最前头的,竟是几只二阶妖兽!

    真是无语凝噎,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她约战天翔练功的乱丛林异常隐秘,采了近一年的铁矿才摸索出来的,先是战家双生子……好吧,尾随他们而来,找了一两个时辰也算正常,接着是这莫名其妙的灵体,现在不知是谁闲着无聊追赶豪猪……

    简小楼死撑着一口气爬起来,将战天翔背在背上,准备先离开这里,去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然而对于身材娇小的简小楼来说,战天翔一望无际全是腿,背着实在难受,只能在他脑门贴了张轻盈符,拦腰扛在肩膀上。

    夜风和煦,溶溶月色透过树木间隙撒了下来,斑驳的树影随着微风起伏,如鬼似魅。

    走了约莫一刻钟,一道黑影子从她眼前窜了过去。

    少时,又窜回来,阴瘆瘆打招呼:“小道友?”

    黑斗篷连帽都快将他的下巴给遮住了,简小楼试探道:“无名氏前辈?”

    “你这是做什么?”

    无名氏看着小小一个人儿,深更半夜荒山野岭如此彪悍的扛着一个昏迷的男人……

    神识在战天翔脸上扫了又扫,他在心中自言自语:“瞧这丫头乖巧可人的,不曾想还是个色胚……恩,也难怪,这小哥的确俊俏……不过比起我,啧,还是相差甚远……恩?他这般姿容都有人劫色,为何从无人劫色我?”

    简小楼不答反问:“前辈不是同越师兄相约斗器么,怎会来了囚龙山?”

    “哦,我正是来此间寻找铸器材料。”

    “囚龙山应该没有能够铸造地级法器的材料。”

    无名氏将双手拢进黑袍袖筒里,淡淡说道:“软绵绵的材料,不正是来自囚龙山么?”

    简小楼微微一愣:“您要将软绵绵铸造完成么?”

    随后有些心动,自己那件半成品在一位铸器天才手中,将会变成什么模样?

    无名氏愉悦的勾起嘴角:“我不仅要完成软绵绵,还要拿它来同越泽斗器。”

    简小楼噗嗤笑道:“前辈说笑了。”

    材料限制,软绵绵的承受上限最多只是人级初品质。

    无名氏探身上前,认真问:“作为最初的构想者,你也觉得此事不可能?”

    简小楼摇头:“绝无可能。”

    “噢哈哈哈哈,不可能就对了,噢哈哈哈哈咦哈哈哈……”

    蓦地一阵尖锐且诡异的笑声从无名氏口中溜了出来,如同粉笔划过黑板,指甲抓过桌面,十八级台风轰炸,刺激的简小楼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浮了一身。

    无名氏恍惚一愣,一瞬间绷住,笑声戛然而止……

    “咳咳。”他清清嗓子深沉道,“小道友,能人所不能方为本事,你且看着吧。”

    说完一阵风似的飘走了。

    简小楼直到这会也没从那魔性炸裂的笑声中回过味来。

    “天才和疯子果真只在一线之间。”

    ……

    不知道将战天翔带去哪里,她在半山腰找了处隐秘的山洞,顺便进阶六层。

    一连过去三天,战天翔终于脸色苍白的从噩梦中惊坐而起。

    “小楼?!”

    神思稳定下来以后,望见简小楼正在防护罩内打坐,而且修为又提升了一个层次,悬着的一颗心才总算是安定下来。

    不过脸色依旧很难看。

    五年了,整整五年没有放他出来过,战天翔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赢了……

    简小楼呼出一口浊气,感受着经脉内充盈的灵力,心中甚为满意。大和尚出手的确不凡,地藏经果然是个好东西,她的根基扎的极稳,丹田内储存的灵气,竟已有些呈液化的趋势。

    一回头瞧见战天翔坐了起来,她的第一反应是加固防护罩:“你是谁?”

    “是我……”

    听她有此一问,战天翔便已知悉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你见过他了?”

    “那个灵体是谁?”简小楼收回护体灵气,走去他身边坐下,说不好奇是假的,“很奇怪,他的灵体极为虚弱,却可以在你肉身内发挥出超过你的力量。若非他刚夺舍行动不便,而你的意识尚有残余,我还真没办法……”

    “他不是夺舍。”

    “恩?”简小楼不明所以,“那是你夺了他的舍?”

    “不清楚。”战天翔苦笑了一声,微垂着眼睫,嗓子干干的,“人有三魂,其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住其身。而我生来只有命、地二魂,天魂丢了……”

    简小楼锁着眉头打量战天翔一眼:命魂住胎,衍化七魄,地魂主力量,天魂主意识。一个人没有天魂,那该是个傻子……

    战天翔仍在继续说:“我母亲怀着我的时候,险些被一只四阶凶兽夺舍,虽然那凶兽最终殒命,可他的煞气,还是留在了我母亲体内。当年我父亲并不想让我出世,对外宣称我母亲重伤,胎儿已经不保,但私下里终究还是舍不得,只待我生下来再做论断。而我刚出世时身上并无妖气,只是不知天魂去了哪里,灵根也有些淤积堵塞。我战家不缺我一个吃闲饭的,日子过得也还安稳,可惜缺失天魂导致我命、地两魂日渐不稳,无法融合,地魂逐渐生出了自己的意识,总是嫌弃我没用,想要取而代之……”

    听着有些晦涩难懂,不过简小楼还是明白了,妥妥的精神分裂症。

    不过她回想起那四颗尖长的獠牙……

    看来战天翔的地魂不仅拥有了自我意识,还吸收了元婴凶兽的煞气,有些难缠。

    **

    回到火炼宗已是七日以后。

    金荷见到简小楼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只说她这个节骨眼上竟还四处乱跑,害的越师兄等她三天,等不着才闭关冲击筑基圆满境界去了。

    “越师兄得先提升修为,再开始铸器。”金荷黑着脸将一套玉盒交在简小楼手中,“这是越师兄吩咐你做的事情,需得保密,且在他出关之前完成。你拿回去洞府炼制吧,事关越师兄之后斗器成败,你需慎重,万不可假手于人。”

    “好的金师姐。”简小楼自知有错,连忙接下。

    金荷望着她的背影神色郁郁。

    她心中有气。

    却不是气简小楼失踪几日才回,甚至巴不得她不要回来了。

    金荷身为掌炉,跟在越泽身边已有多年,而简小楼不过护炉,来到天兵阁才有多久?越师兄却只点她来炼制稍后斗器所需要的材料。接下来的斗器对于越师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这样做,将自己置于何地?

    金荷暗暗捏了捏拳,心头有个邪念浮了出来:不如在她炼制的材料上动些手脚?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被她压了下来。

    简小楼抱着玉盒回到洞府,尚不及打开,一眼瞄见小黑四仰八叉的躺在桌面上。

    她疾步上前将它给揪起来:“死了?”

    小黑有气无力的颤了颤眼皮子。

    饿啊……

    简小楼终于想起来,她七天未归,小黑得吃东西。

    赶紧摸出些灵果塞进它嘴里:“正好新得了一个兽囊,我看以后出门还是得带着你。”

    掏出扁梳帮它顺了顺羽毛,简小楼这才有功夫打开玉盒。盒子里装着一根擀面杖粗细的黑褐色石质棍子,棍子上隐隐有些气旋闪烁,她抬起手臂以灵气试探了下,一股阴深深的凉意透过手掌直沁天灵!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拿出玉简查看越泽的要求,原来是命她将这根石棍给熔炼成二十七颗钉子。每颗钉子都必须同样分寸、同样重量,分毫不差。

    有些难度,但也难不倒她。

    “二十七个钉子……越师兄究竟要造什么灵器?”

    她向炉子里抛了一颗火魂晶,搓了搓手,等到炉子暖好,就可以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赶上了更新,保住了日更~~~~(*^﹏^*)

    小天使们求撒花~一直裸奔还差一丢丢分数就上月榜了~~

    ~~~~~~~

    等下我要把前文的错别字集中改下,所以看到更新请不要点来,今天木有双更~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女多男少:全世界女生都喜欢白给 全球高武:我重生归来,制霸诸天 天地情悠悠,星空美如画 神秘之地 零零后直播带娃:爹咋哭的比娃响 无敌魔尊,被校花学姐召回地球 苏式红军 仙道预言 缅北园区喋血记 重生之凌天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