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梁衍脸色剧变:“你说话注意些。(.llbiquge.com ”

    “我是哪里说错了?”

    赵碧茹毫不留情的剜了梁衍一眼,美眸中的轻蔑半分遮掩都没有。

    她讨厌面前这个男人,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赵碧茹和简小楼的姐姐简小钗同是出身白云城,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难免被人拿来比较。

    赵碧茹出身六等世家,却样样都被简小钗压了一头。简小钗仿佛天生是来克她的,比她出落的美,比她资质好,比她讨人喜欢,甚至连筑基都比她早一年。

    她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衬托简小钗。

    就连自己的未婚夫,家族都给她挑了一个简小钗不要了的破鞋。

    梁衍纵是心头动了怒,也仅仅是掀了掀那片薄薄的唇,随后沉寂下来。

    而除了暗暗攥紧拳头,简小楼同样什么都做不到。她是很想上去兜脸给她一拳,但以她这点微末修为,连赵碧茹一根手指头都碰不到。理智告诉她要冷静,但真的很难冷静下来。若是欺负她本人,她很可能不当一回事,然而欺负到她家人头上,那是门都没有的。

    她倏然转目望向出卖兽囊的摊主,眨眨眼问:“前辈,她出三百中品灵石,您卖么?”

    那摊主一挑眉梢:“我出六百中品灵石,你告诉她,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周遭顿时又是一阵抽气声,好大的口气啊,看来此人来头不小,修真界卧虎藏龙,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稀奇的。

    娇颜现出诧色,赵碧茹本能的就要骂出口,却被梁衍给拦下了,传音道:“他断不是个寻常人物,还是莫要轻易招惹的好。”

    赵碧茹也不是个傻子,忍了忍,总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冷道:“那你出个价。”

    那摊主收回托腮的手,环抱双臂,举目阴恻恻的打量她,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讥诮玩味的笑意:“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要的东西,你肯定是没有的。”

    赵碧茹一时被他的目光给骇住了。

    简小楼心里倒是有了一番计较:“前辈,您想换的灵器,是不是不分品级,只要您没见过?”

    摊主颔首:“是,我想要的就是稀罕玩意儿,名器谱上没有的。”

    简小楼懂了,如今灵器的制造大都出自名器谱。因为创新成本实在太高,资源匮乏的赤霄界,除却一些高等级炼器师,鲜少有人敢拿着大把资源来做实验。

    而简小楼手里正好有一件尚未完成的灵器,是她自己做出来的。

    不过……

    可能有点丢人。

    她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团拳头大湿漉漉的泥巴团子:“您瞧瞧这个,只是个半成品,但肯定是您不曾见过的。(棉花糖小说网 Www.mhtxs. 提供Txt免费下载)”

    “噗……”

    人群中不乏炼器师,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泥巴团子不是瞧着像泥巴,真就是一团泥巴。

    哎呦喂,竟然有人将泥巴给炼制成了灵器,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见识到。

    而那摊主的眼睛一眨不眨,直直盯着她手心里的泥巴团子:“小道友,可否借我一瞧?”

    简小楼递了过去,认真道:“成本虽然低廉,但融合技巧不俗,阵图也是我耗费心血设计出来的。”

    “你还加了碧眼金蚕丝?”摊主搁在手心里窥探一番,意外道,“除此之外,应还有某些动物的粘液……”

    “是蜗牛和血蟾蜍的粘液。”

    简小楼挑选的材料,皆是囚龙山最寻常普遍的,而制造这件灵器的目的,原本是为了战天翔。将这泥巴贴在胸口上,能够承担自己冲撞的蛮力,又不会伤到自己,奈何战天翔死活不肯用。

    那摊主手中凝起一团紫光,仔细研究了一番,原本懒散的眼眸越来越亮:“可有名字?”

    简小楼忙不迭道:“软绵绵。”

    “好,好,好。”摊主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生怕被旁人抢了一般,长袍一抖收了泥巴团子,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小道友,软绵绵归我,兽囊归你了。我那兽囊不只三格,乃是九曲通窍,其中益处,便由你姐姐自行领悟吧……”

    简小楼心中一喜,赶紧上前将兽囊给收了。

    自己原本只是和赵碧茹赌气,取得这兽囊打她的脸,不曾想还真是件宝贝。

    这脸的确打的啪啪作响,赵碧茹冷笑道:“区区一个三格兽囊,他说宝贝便是宝贝,你也信?”

    “至少我用一团泥巴换回一个三格兽囊。”得意洋洋的拍拍储物袋,简小楼笑的眉眼弯弯,月光下,盈白精致的小脸宛如玉瓷,漂亮极了,“而你用三百中品灵石都买不到,还想拿来打我大姐的脸?”

    “你……!”

    气急败坏的赵碧茹快要疯了,他妈的,简家姐妹一定是上天派来惩罚她的,大的脾气火爆她打不过骂不过,小的瞧着是个软柿子,同样一肚子的坏水!

    银牙狠狠一咬,跺脚掉脸走人。

    梁衍向简小楼露出一抹赞许的笑意,随即去追赵碧茹了。

    围观修士们发现没戏可看,正准备散开,突听一沓马蹄声,以及麒麟马希律律的嘶鸣。

    摆摊做生意的修士们一阵惊惶,虽说黑市是不被允许的,多少年来上头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日怎会有官方的人来了?

    一看这阵仗,简小楼立马知道来者何人。那恶霸一贯贪财,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不会错过。

    一马当前的南邻冲入修士堆儿中,驱散开众人:“除了出售者,其余一干人等立即离开!”

    “凭什么啊?”

    瞧见他们的装扮并非浮光城卫队,修士们顿生不满。

    “就凭小爷乐意!”厉剑昭慢悠悠的从队伍里排众而出,骑在他的麒麟马上,面色冷峻地道,“小爷数三声,再不走,后果自负。”

    这些筑基修士们谁也不认识厉剑昭,看他只有练气修为,背后一群筑基修士众星拱月,说话又如此嚣张,只以为是谁家阔少出来摆谱,完全不予理会。

    “一……”

    厉剑昭竖起一根手指,当真开始数数了。

    其余人只当笑话。

    默默在心里给他们点了几根蜡烛,简小楼拔腿就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去前头寻找越泽,还是跟在他身边比较安全。

    “二……”

    话音未落,却被一个清雅悦耳的女声打断:“你又在胡闹什么?”

    作为一名声控,这音色宛如玉珠落盘,好听极了,简小楼停下脚步,随着大家的目光一起望去。

    只见头顶天幕中,数千只灵动的雪色蝴蝶,正在月色下围绕着一团蓝色光晕翩然起舞。

    少时,蓝色光晕一瞬散去,凝结成一名窈窕女子的身形。女子筑基中境修为,一袭蔚蓝的轻纱,而那些蝴蝶虚影,则纷纷附着在她的长裙上。

    她的长发一丝不乱的梳成灵蛇髻,轻挽一支梅花玲珑簪。臻首娥眉,双眸剪秋水,双臂上的丝帛无风自动,轻盈美好的宛如九天仙子下凡尘。

    “仙女……”有修士痴痴发出惊呼。

    简小楼亦是赞叹,真的很难想象大家同样都是人类,怎能如此天差地别。

    人群中突又有人喊了一声:“是岳仙子!”

    天意盟主最小的徒儿,东仙双姝之一的岳念兮。

    “看什么看,再看剜了你的眼珠子!”

    厉剑昭拔了南邻的剑,就要捅死不远处一个正流口水的男修士,这一嗓子吼的众人纷纷回神,可眼珠子仍是追随着那位岳仙子。

    岳念兮落了地,对于众人的目光视若无睹。

    她知晓自己的美貌所带来的杀伤力,也早已习惯了这种注视,只是蹙着蛾眉看着厉剑昭:“你闹什么?”

    “我哪里有闹?”厉剑昭翻身下马,走去她身边,笑着说,“你要来这种肮脏的地方,我自然得替你盯着点,省的有人冲撞了你,惹得你不高兴。”

    “最会惹我不高兴的人,难道不是你厉剑昭么?”岳念兮冷冷淡淡的扫他一眼。

    厉剑昭半分自觉也没有,没脸没皮地笑了笑。

    尔后沉下脸喝道:“你们看够了没,还不滚?!”

    修士们自从听见“厉剑昭”这三个字,知道的告诉不知道的,早已一个个变了脸色,哪里还敢有欣赏美人的心思,忙不迭散去了,包括那些摆摊做生意的修士。

    岳念兮无奈:“我只说悄悄来瞧瞧,黑市交易会是个什么模样,如今可好。”

    一句话说的简小楼有些无语。

    就算厉剑昭不来清场,一位绝色美人如此高调的从天上飞下来,整个浮光城除了瞎子以外,谁看不到她?

    还谈什么悄悄?

    果不其然,这动静引来了越泽,简小楼原本想走,也只能留下来了。

    越泽惊讶道:“岳仙子,你何时来的?”

    “今日才到。”岳念兮见着越泽,冷淡的面容稍稍缓了缓,朱唇轻轻一抿,“我手中竹溪琴,乃是玄真长老所铸,两个月前天诛山除妖,被那妖物断了一弦,不得已,才来叨扰玄真长老。”

    “来的可巧,师父明日恰好出关。

    越泽同岳念兮颇有些交情,两人一言一语的聊了起来,将厉剑昭给晾在了一边。

    倘若搁在平时,厉剑昭没准儿一剑砍了越泽,但他一不小心看到了不远处的简小楼,就有些微微发怔。

    直到现在厉剑昭也没搞清楚,三个多月前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从来不是一个好色之徒,先是半夜跑去人家姑娘房间一通非礼,尔后每晚做梦,模模糊糊中居然都是她的脸,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喜怒哀乐,忽远忽近萦绕在心头。

    厉剑昭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撞邪了,可族老却说他一切正常,而且修为精进速度加快,隐隐有洗髓筑基的苗头,命令南邻不准靠近他,还教他顺其自然,千万不要干涉……

    好嘛,就当实在没有女人可看了,才会梦到她。

    然而某日一早,他浑身虚脱无力,连亵衣都不见了是怎么一回事?

    幸好族老说他元阳尚在……

    这件事在厉剑昭心里留下了一个谜,对他而言,简小楼根本就是一个路人。每天在梦境中同一个路人相会,还做出一些奇奇怪怪、似梦还真的举动,如果问题不在他身上,就一定在简小楼身上。

    她不简单,这是厉剑昭纠结过后得出的结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第二更稍晚~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