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原本战天翔在和三阶狐妖斗法时,是感知不到简小楼那点微薄灵气的。[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

    随着简小楼越来越愤怒,灵气有些难以抑制,瞬间就被一人一妖给捕捉到了。

    狐妖一早发现战天翔不是个善茬,修行的功法简直专克妖类,比驭兽师还要难缠,已经生了怯战之心。奈何战天翔不依不挠,一副不弄死它誓不罢休的气势,它心里也是苦恼的紧。

    感知到简小楼的气息,狐妖心中有了计较。

    战天翔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不等狐妖出手,已经一个移形换形切断它的退路,侧目瞪着简小楼藏身之地喝道:“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跑回来做甚,速速离开!”

    简小楼被骂的一怔,倏忽从暴怒中清醒过来。

    对啊,大敌当前,哪里是想那些的时候。

    从眼下的形势来看,他并无危险,自己的存在就等于添乱。

    于是简小楼转身又开始跑,大半夜不断跑跑跑,浑身是伤,灵气虚耗,再好的身体素质也承受不住。

    终于又跑回和小黑分散的地点,一眼瞧见它正蹲在树枝上。

    简小楼停下步子,弓着腰,双掌支撑在膝盖上,不停喘着粗气,“走,我们先回宗门。”

    小黑一动也不动,它的视线钉在某处,神情异常专注。

    简小楼顺匀了气儿,有些狐疑的望过去,小黑目光所在处,是一片坟包样的碎石堆,碎石中有一只小穿山甲露出生满鳞片的脑袋,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正打量自己。

    穿山甲和铁甲蚁一样,整个囚龙山遍地都是,并非什么稀罕物。

    不过寻常穿山甲胆子极小,根本不敢出现在人前,更别提这么大咧咧的同人对视。

    好奇归好奇,也没什么可探究的,简小楼并不当做一回事,继续招呼小黑离开。却不曾想,这只穿山甲蓦地从碎石堆里爬了出来,挡在简小楼面前,后肢支撑住身体,两条短小的前肢交抵着叠放在胸前上下摇动。

    模样有些滑稽,但简小楼看明白了,这是有求于她,在向她作揖。

    简小楼更觉诧异,一只不入品级的穿山甲求她帮忙?

    脑海中隐约想起来梅若愚前几日的经历,说是为了躲避一只穿山甲,在山中躲藏了三日。

    莫非,正是眼前这只?

    小穿山甲见简小楼凝眉露出思索的神情,大抵是觉着有戏,又大着胆子上前,小心翼翼的拽了拽她的裙摆。另一条粗短的爪子则指了指前方,意思再清楚不过,希望她可以随自己走一趟。

    瞧这小家伙目光透着希冀,又有些可怜兮兮,简小楼不由叹了口气。

    倘若换做平时,她一时兴起兴许真就去了,即使是个陷阱,区区一只不入品级的小兽,又能设计出什么可怕的陷阱?可惜,眼下她心力交瘁,再无精力应对任何变故,只想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mhtxs. ]

    万一俞心蓉没被狐妖吃掉,再被她给碰上,那才真是自寻死路。

    “走了。”简小楼招呼小黑一声,摸出神行符准备回去。

    “嘎……”小黑展翅从树枝上飞下来,却落在那只穿山甲的脑袋上,“嘎……”

    扑闪两下翅膀,接连嘎了两声。

    “连你也要我去?”

    简小楼忍不住蹙了蹙眉,小黑从来听话,鲜少会有自己的主张。

    思忖片刻,她服下一颗补气丹药,决定跟去瞧瞧。大千世界,造化层叠,说不定还能顺手捞一份机缘。

    小穿山甲前行领路,一路慢慢爬。

    简小楼也就跟着慢慢走,并在脑海中记录自己曾经走过的山路。她始终没有发觉,当她自丛林穿过,身后那片枝繁叶茂的原始丛林,已然在夜色中恍恍惚惚化为一片溪地……

    小穿山甲终于在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它又拽了拽简小楼的裙子。

    “这里是你的巢**?”简小楼环顾四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山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山洞,不过洞口却被一块圆形石头给堵住了,这块圆形石头表面尽是坑洞,应该是半月前流星雨落下来的陨石。

    天外陨石拿来铸剑不错,质地坚硬,不过炼器就没什么用处了。

    “你要我搬开这块石头?”简小楼试探着问。

    瞧见小穿山甲点头如捣蒜,她才有些失望的撇撇嘴。还当什么事情呢,敢情是陨石堵住了它的巢**。

    不过既然来了,顺手帮个忙也无所谓,简小楼合拢两指,掐了个轻盈诀,想将陨石移开,岂料灵气一旦击出去,立刻消散的无影无踪,完全无法凝结成型。

    简小楼有些讷讷的再来一次,却比上回消散的更快。

    此地灵气无法凝结,是什么情况?

    甚至连神识也被禁锢住了。

    本该感到恐惧的简小楼一瞬就燃了,前世那么多修仙文可不是白看的,此地一定藏有什么天地灵宝吧?!

    顾不得一身的伤,她稳扎马步撸起袖子,以蛮力硬生生将那块重达三百多斤的陨石给搬了起来,挪去一边。随后倒在地上挺尸,气喘如牛,指着小黑咧嘴笑:“今天真是拼了老命了,若是里头毛都没有,回去我就炖了你。”

    小黑一眼也不看她,扑闪翅膀一头扎进山洞。

    简小楼也从地上爬起来,后脚跟着入内。

    山洞细而狭窄,约只能容下两人并肩。黑黢黢的,时不时有些水滴的声响。

    甬道是处斜坡,可以感觉到是在一路向下走。越向深处,对灵气的压制越小,她已经能够自由施展法力。而甬道的尽头,连接着一个坑洞,前方再无路可走。

    简小楼站在内部峭壁上,放出神识向下方深坑一望,只见一副长约百丈的巨兽骸骨,正以垂首的姿态站立在坑底。

    头骨有角,爪有五指,观其身形,竟是传说中的……龙?!

    在赤霄界的历史中,除了当年赤霄天变时最先露面的那尾巨龙,从未出现过第二尾龙。

    如此说来,坑底这副巨龙骸骨,莫非就是十万年前那尾白龙?

    这个揣测令简小楼觉着异常震撼。

    关于巨龙埋骨之地的传言,已经由来已久。

    俞心蓉先前也曾说,除了囚龙山以外,在赤霄界至少还有好几十个。而囚龙山内部因为没有什么特殊禁制和高阶妖兽,早被一些前辈大能摸了个底朝天,连一根龙须也没摸出来过。

    殊不知,竟是埋在山外的地底……

    “嘎……”小黑在她眼前拍了拍翅膀。

    简小楼回过神来:“走,下去瞧瞧可有什么宝贝。”

    小黑在半空打了个旋,继而向下俯冲。

    顺着墙体凹凸出的褶皱,简小楼猴子一样跳了足足半个时辰,才落在坑底。

    站在骸骨脚下,宛如一根火柴棍,简小楼仔仔细细搜寻了一遍又一遍,莫说什么来自大世界的天地灵宝、功法秘籍、机缘造化,居然连一颗灵石都没有?

    如果不是一早就被人发掘过,那这尾龙也太特么穷困潦倒了吧?

    简小楼完全不敢相信,她还以为自己气运爆棚,发现了真龙埋骨之地,一不小心得到真龙传承,从此变身白富美,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了,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龙前辈,您好歹也是一代大能,就真没什么宝物传承给我们这些小辈?”

    骸骨没反应。

    简小楼抠着龙尾骨缝处的小洞,威胁道:“信不信晚辈把您的骨头全给搬走?晚辈是学器道的,一看就知道,您这把老骨头可是铸器的好材料……”

    骸骨还是没反应。

    简小楼哭丧着脸,她也只是说说而已。龙骨倘若流传出去,她头一个就得死。

    她来龙脉转了一圈,不曾得到任何造化,说出去谁信?

    简小楼没辙了,看来当真是白日梦一场。怎么小说里那些个主角,随便掉进一个坑里都能遇到大能传承,她却只能拣着一堆没用的死龙骨头?

    “嘎……”远处传来小黑的叫声。

    它站在龙头上,正以脑袋拱着什么东西。倏地,一个一尺见方的玉石盒子从头缝骨里掉了下来。

    啪!

    摔在地面上,玉盒裂开,又露出三个更小一些的玉盒子。

    正处于失落中的简小楼再次鲜活起来,疾奔上前,藏得这般严实,一定是了。

    “让你藏,不还是被找出来了。”

    简小楼迫不及待的打开第一个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枚六角星形状的骨片,可饶是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看不出有何奇特之处。

    没关系,还有两个玉盒。

    第二个玉盒打开,同样令人失望。

    是枚修真界惯用来储存讯息的玉简,只是这玉质奇特,握在手心隐隐有一股镇定心神的力量。

    简小楼抽出一抹神识入内,窥见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夜游亲启”。

    原来是留给一个名叫“夜游”之人的书信。

    神识继续入内,却碰到一股强力禁制,顷刻间便被反弹了回来。

    简小楼又尝试了几次,仍旧是打不开,只好作罢。

    至于第三个玉盒内,则装着一片类似鱼鳞的白色鳞片,微微有些光芒在跳跃。简小楼欣喜不已,甫一拿到手中,岂料心神豁然一荡,有一股强悍力道入侵了她的识海,眨眼击溃了她的意识保护。

    简小楼心下骇然,但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周遭场景出现扭曲,变得一片模糊。

    “卿卿……”

    乍然有个悠远的声音传来,沧桑,疲惫,仿若来自亘古。

    一眨眼,简小楼似乎置身于十万年前的赤霄战场,残阳下,天与云,山与水,满目血红。

    满头银灰发丝在狂风中飞舞,一名伟岸男子背对着她浮在云端,身上白鳞铠甲早已残破不堪,皮肉外翻,露出森森白骨,头上一只龙角断了一寸,手中三叉龙戟亦是折为两半。

    “吾之与卿相遇,天道待吾不薄;吾之与卿分离,天道待吾不公。吾破的开天、斩的断地,却独独输给了时间……”

    “他日卿遇吾埋骨之地,本应相逢却不识……”

    “经年此去,吾,唯愿卿卿一世安稳……”

    “咳,足矣……”

    哒!

    脑门被小黑狠狠啄了下,简小楼骤然从梦魇中惊醒。心脏在胸腔嘭嘭跳动,好一会儿反应不过来。

    她低头去看手中鳞片,确实已经消失了,看来,是那位白龙前辈临死前留下的一缕残念。

    “卿卿应是他对爱人的昵称,小黑,这还是一尾深情的好龙啊。”

    回想方才在幻境中依稀见着的凄凉场景,简小楼想起自己的大哥来,不免心有戚戚,“只可惜不知何故客死异乡,葬在这囚龙山。据说龙的寿命极长,他的亲人……或许还在等着他回去,又或许,正在三千世界四处寻他。”

    她又拿起那枚留给“夜游”的玉简,搁在手中掂了掂,自言自语道,“夜游会是他的妻子么,听名字许是个男人,说不定是他一个极重要的亲人。只不过十万年了,也不知是否还活着。”

    无奈的摇了摇头,简小楼妥帖收好剩下的两个玉盒。

    起身对着白龙骸骨行个大礼,就带着小黑返回火炼宗去了。

    见识过龙鳞上的力量,第一个盒子里的六角星骨片必定是个好东西,只是她尚未找到开启的窍门罢了,必须带回去好好参详。

    至于那枚玉简,随意留在手中就是。

    倘若日后真有机会见到“夜游”,没准儿还能敲他个竹杠。

    作者有话要说:  囚龙山剧情暂时结束——

    因为囚龙山这里是整个故事的奠基石,所以用了比较多的篇幅来描写╮(╯▽╰)╭。

    下面开启撸主线升级模式,进展就会比较快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 霜舞天下 重生香江:纵横四海 宠夫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