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夜幕渐临,外头漆黑的长街彻底陷入一片沉寂。[.mhtxs.]只远处隐约传来一两声狗的吠叫,楼下算账的掌柜连打了几个哈欠,总算送走那三位醉酒的客官,关门打烊。

    二楼,南侧的一间房中仍亮着微弱的烛火。

    “将今日所经之路画下来。”

    高询点了点桌子,白桑站在一旁,半垂着脸,顺从地包袱中拿出笔墨,摊在窗边的木桌上,将沿途所见的地势山形一一画了下来。

    几日前,他们一行人从千障山出发,往南而去,进入宜州境内。宜州地形复杂,高询带她驾着马,一路未走大道,偏绕着几处崇山峻岭,山林沟壑辗转而过,盘旋多日,才总算到了这上郡小县。

    而在每天夜里休息时,高询便会让她将今日所经之地画个梗概。她也只安静照做着,自然不会过问高询的意图。

    今日落了话后,高询便转身去了屏风后头。留白桑独自一人站在桌前,纤细的指尖执了兼毫,点了墨,轻轻浅浅落在雪白的纸上。

    一旁半开着窗,窗外弦月如钩,夏虫鸣脆,冷落的街道却是寂静无声,莫名给这夏夜添了几分苍凉。

    等她细细将图画完,便见高询不知何时已从屏风之后出来,双眸深邃,神色不明地盯着自己看了许久。

    两人隔桌相立,白桑对上她的眼,便立马偏了头。高询沉了沉眸子,上前拿起她画方才的图看了起来。

    白桑站在一旁,看她看得似是十分专注。面前人已脱了外衫,只着一件中衣,散着长发,温润的面颊在烛光之下映得万般柔和,是个真真切切女孩子的模样。

    白桑的视线停留许久,清冷的瞳色渐染了一层水意,有多久未曾这般好好瞧过面前之人了?

    直至身旁人猛地抬头,她才回过神,下意识半退了一步。(.mhtxs. $’)

    高询眯了眯眼,毫无征兆地俯下身,突然擒了她的唇,在面前人还来不及抗拒之间便撬开了她的牙关,用力搅动着那微凉的舌尖。

    白桑被迫仰着头,半阖着眼,睫毛轻轻颤颤,双手抵在身前,几近觉得快要喘不上气来。

    身前人的手掌渐抚上那纤弱的腰,将冰冷的肌肤都染上一层暖意。似要情动之时,却又猛地松开了她,双眸一瞬之间恢复清明,语气冷漠至极:“碰你,怕脏了我的手。”

    果然……

    即便每日听着她这般的冷嘲热讽,白桑轻颤了颤呼吸,心内仍似是被什么扎了一下,溢出接连的痛意。

    “你去外头守夜。”

    高询转身下了吩咐,白桑抿了唇,敛下眼,顺从地出了房,在门口独独站了一夜。

    第二日,黎明初晓,邻村激扬不断的鸡鸣声便唤醒了整个上郡县。街尾一间看似荒废的小院中,正有一名中年男子模样焦急地等待着。

    “吱呀——”

    院门轻开,男子直直盯着进院之人,待看清了模样,几步惊喜上前:“嫣儿!”

    “爹……”

    宋语嫣双眼蒙上一层水雾,似是终于落下了一颗心,望着面前之人低声喃喃。

    “爹收到信时还不敢相信,真的是你我的女儿!这些日子你都去了哪儿啊!”

    宋语嫣擦擦眼角,不做回答,转声问道:“爹,娘呢,她也来了这里吗?你们可都还好?”

    “哎,”宋廉摇摇头,愁闷的模样似是一言难尽,他低声道:“嫣儿啊,随爹回京中去吧。”

    宋语嫣抬起头,带着些许疑惑:“爹,您不是……已在这上郡做了县丞……”

    宋廉闻言沉下了脸。

    当初收复元国之后,乌维赤天高皇帝远,自然无法亲自管制政事,便将藩国大权交到了秦厉手中。秦厉登位后,乌维赤从汗国派去了不少匈奴大臣,将元国的前朝旧臣几近换了个遍。

    而后,他便只每旬派人前往汉川,向藩国收取税收进贡,坐享其成。秦厉武将出身,也未曾学过什么治国之道,自登了位后便一心只顾自己荒淫挥霍,再加上那日皇城大殿烧毁,又需补精修缮。国库如今已是虚空如洗,入不敷出,才会在短短时日之内,频频增加赋税。

    曾在朝中一手遮天的宋氏一门,如今更是被贬的贬,退的退。

    “嫣儿,你听爹说。”宋廉叹了一口气,抚上女儿的手,缓缓道:“皇上,皇上许是一早瞧中了你,他应下我,若是能找到你将你送回宫里去服侍他,他便会调我重回永州。”

    宋语嫣闻言抬起脸,不可置信地望向他:“爹!”

    “嫣儿啊,当是为了爹娘,为了宋府,你便委屈一下,应了爹,好不好?”

    宋语嫣连连倒退几步,摇摇头,咬了咬唇,大滴泪从眼中落了下来:“爹,我不能答应你。”

    “嫣儿!你何时变得这般不听话了!”

    “爹,我……”

    宋语嫣模糊着双眼,看着父亲愈发苍老的模样,指尖捏紧了裙角,心内痛苦万分。

    若是此刻仅她只身一人,她自会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进宫。可如今……她身上系着的,却不只一条命。

    宋廉见女儿仍是不肯听从的模样,沉下声,威胁道:“嫣儿,你若再一意孤行,别怪爹动手了!”

    话落,他挥挥手,便从院落四周上了几名打手,将两人紧紧圈在了中间。

    宋语嫣难以置信地颤了颤身子,视线愈发的恍惚。

    “宋大人,你真能带走她?”

    宋廉被树上头猛地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厉声喝到:“你是谁?!”

    高询倏地跳下,落在宋语嫣身旁,嘴角一弯,“我是来抢人的。”

    话落,一旁几名打手便围了上来。

    高询倒退几步,一抬手,便飞出数颗石子。笔直朝他们下身而去,卒然间,几人纷纷哀嚎在地。

    趁这时机,她拉起宋语嫣,便欲夺门而出。

    “当心!”

    身旁人一声轻呼,在她怀中晕了过去。高询扶住她,转身对那摇晃上前的男子又狠狠踹了一脚,见他再次直直跌在了宋廉身上,抬脚便逃出了院门。

    “公子,快上车!”

    高询抱着宋语嫣几步跳上门外等候的马车,叶子凉驾着车狠狠一收缰绳,马车拐了个弯,进入另一条巷子,便消失在了街尾。

    待宋廉带着手下起身出院追去时,却已瞧不见任何踪影。

    车内,高询将宋语嫣半倚靠在窗边。

    “你看看她的身子如何了?”

    她瞥了白桑一眼,缓缓撕下脸上的面具。不由皱了皱眉,着实不喜面上带着这奇怪的东西。

    白桑抬手搭上那纤弱的手腕,她面上神色依旧冷淡,雪白的指尖却微乎其微地颤了一颤,抬头便撞上了宋语嫣那已经缓缓睁开的双眸。

    双目相对,似在眸中看见了几丝央求。

    “怎么样?”

    白桑收回手,摇了摇头,淡淡道:“没有什么大碍。”

    “是么?”

    高询半眯了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却偏了头,不再过问。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满城玉笛声 乱世之双界争锋 我要赔钱去修仙,我真不想当首富 桃运乡野:医路生香 重启仕途 我其实很低调 重生1985:苟回山村干大事 大时空传 全网都看抑郁了,你说这是喜剧? 睡前听的情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