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高询到将军府时,正瞧见司马竞半跪在地。<strong>mhtxs.</strong>想必应当已将两人的事都说了出来。

    “你私自退了亲,瞒我许久。有没有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司马成坐在他身前的雕漆木椅上,板着脸,声色俱厉道。

    而叶秀影却安静坐于另一旁。

    见着这番景象,高询心内便舒了一口气。再怎么生气,老将军也不像是会为难叶秀影的人。

    “儿子有错。”司马竞低着头,满脸通红。

    见司马成又一拍桌子,再欲开口,高询便连忙走了进去:“老将军,可消消气。”

    “这退亲一事阿,是本王出的主意。”高询过去示意他不必行礼,便自顾自在两人身旁坐下道:“本王自小将阿影当作自家姐姐看待,见司马竞与阿影两情相悦,一时心急,也未考虑周全。老将军今日不如就看在本王的面子上,成全这桩喜事。”

    老将军闻言沉着脸不语。高询这般开口,自然要卖她个面子。他司马成将门之后,也不是什么迂腐至极之人,而且叶姑娘瞧着不似其他女儿家般扭捏,也顺他心意。只是今日得知司马竞竟未等着娶过门便弄大了姑娘家的肚子,又退了原本说好的尚书家的亲事,只叫他觉得被丢尽了司马家的脸面,故而如此动怒。

    “儿子已知错,还望父亲成全我们两人的亲事。”司马竞又一俯头,言辞恳切。

    司马成看两人一眼,心内一叹气。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这一把年纪,也不想再管了。早先自己也盼着他成家,没想到连孙子都有了,该高兴才是。

    “哼,你自己做的事,自然要担这个责。”司马成依旧面色严肃,说出的话却松了口:“如今木已成舟,既已有了孩子,这亲事还是早些办了为好。”

    孩子?何时来的孩子?高询闻言却是莫名其妙,再瞧瞧司马竞与叶秀影两人听后都红了脸,便顿时反应过来。

    想不到这司马竞平时瞧着迟钝地很,关键时刻脑子转得倒还挺快,竟编出这么个理由来。

    两人的事,最后总算是尘埃落定。司马竞也听了父亲的意思,娶亲的日子就照着先前选的良辰吉日来。[$$.mhtxs.]

    算算时间,倒也是没几天了。

    接下来,司马竞便开始忙着往王府上送聘礼,准备大婚的事宜。这紧张的模样,真是比头一回上战场还要慌乱几分。

    叶子凉也是见过了司马竞,难得好好叮嘱了他一番。

    不久,便到了两人大婚这日。

    司马竞为当朝大将军,身居正二品,又是现今皇帝的小舅子。成亲之时自然来了不少的朝中同僚,达官显贵,各个都是奉上厚礼为贺。

    不少人听闻,连身怀龙种的贵妃娘娘都亲自坐着皇辇到场。

    众人口中的这贵妃娘娘,自然就是司马萱了。司马萱自小被娇惯,这段时间在后宫内虽知礼稳当了不少,却仍是个任性的性子。前几日在宫中得知自家大哥要娶亲了,便是吵着闹着要回去瞧瞧。

    若要问现在后宫谁最得宠,那自然是怀着龙种的贵妃娘娘了。

    高衡自纳妃至今,都未得一子。先是这德妃娘娘没能保住孩子,后又是宁昭仪不知怎的流了产。皇上年纪轻轻,便连着失了两个未出生的小孩,每每都大发雷霆。而今好不容易贵妃娘娘又有了喜,这肚中的小孩可是唯一的龙子,自然是娇贵的很,万不能再出什么闪失了。

    若是放在先前,高衡许是不一定会由着她这般胡闹。可如今是不一样了,如今的司马萱靠着肚里的龙子,皇上这段时间对她可是有求必应,宠溺万分。

    既然是司马竞的亲事,司马萱执意要出宫,高衡思量半晌,还是应下了她。派了几名侍卫暗中护着,怕有什么不测,又派平时信任的刘太医随着几名侍女,一同贴身跟在她一旁。

    却不想,还是出了意外。

    傍晚时分,夕阳西沉。

    将军府此时正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两人在一片祝贺声中拜了堂,等新娘子被搀着入了洞房,众人便开始了之后的宴席。

    席上高询与白桑坐于主桌,同桌的还有司马萱和朝中其他重臣。司马萱身后站着宫女太医,眉开眼笑地同爹爹和周围人寒暄着,瞧上去也是神采奕奕,一脸兴奋的模样。

    宴上觥筹交错,白桑身子弱,伤口未好,高询不许她饮酒,便都自己替着喝了。她也只安静坐于高询身旁,偶尔略一偏头,便瞧见对面似有人盯着自己瞧。

    白桑敛下眼,不禁微皱了皱眉。

    酒过三巡,高询如个小孩般,兴致上了头便收不住。脑中又冒出了鬼主意,要带着众人闹洞房!

    有了晋王爷带头,其他人便也纷纷跟着起哄,半拉半扯着满面通红的司马将军进了洞房。

    白桑拉不住已喝得酒酣耳熟的高询,知她许久没有这般畅饮过了。难得逢着喜事,便随她折腾去。

    而她自己不喜闹腾,见高询离了桌后,便独自一人出了宴厅。到一旁的庭园,望着面前的夜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看上去,像是不怎么开心嘛。”

    半晌,身后传来清脆的少女声。

    白桑回过头,看清了来人,微微一愣。而后和善地笑了笑:“没有。”

    “别装了。”司马萱走上前,挂在脸上的笑略带嘲讽,与她那清丽单纯的面貌实在不符:“禁不住告诉你,我过得可开心了呢。如今在宫中,皇上对我可是宠爱地很,我这肚子里怀得,说不定就是将来的天子。”

    “那恭喜贵妃娘娘了。”白桑看了她的肚子一眼,许是日子早,瞧上去还未显怀。

    “哼。”司马萱偏头一哼,假惺惺。本想趁着时机挖苦她,证明自己即便未嫁给高询,也过的比身前这晋王妃好得很。可如今见她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好似仍没找到痛快来,想了想又道:“瞧瞧你,都大半年了过去了,还没给询哥哥生出个一儿半子来。你这肚子可真不争气。”

    “纵使我生不出子嗣,也不会担心留不住王爷的心。”

    白桑与她对视,仍是语气淡淡。

    “你,你怎么和我说话的!”这话听着,反而像在嘲笑她只会用子嗣留住男人的心。司马萱闻言气愤地道:“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怀着龙子,若是因此动了胎气,看你怎么......”

    “司马萱——!”高询方才随着众人在喜房闹了一会,猛然一拍头,想起自己还独自将白桑留在宴席上,果真是饮多了酒。怕有什么不测,她便连忙跑回厅上,未见到人,出门便寻到了这里来。见着两人,她快步跑到白桑身旁,看着司马萱下意识便皱眉问道:“你又在同白桑胡说些什么?”

    “我哪有胡说了?”司马萱只觉委屈地很。

    “既没胡说,那你便早些回去休息吧。”

    高询摆了摆手,此刻只想带着白桑早些回府去。司马萱一听高询又是赶着自己走,更加气恼地很,跺了跺脚便转身往回跑去。

    高询见着她逐渐跑远的背影,摇摇头牵起身旁人的手,温声道:“我们也向司马将军告辞回府吧。”

    “好。”白桑抚了抚她微烫的脸颊,点了点头,两人也转身离去。只是还未走出几步,却听背后一声惊呼。

    “啊!”

    回头,只瞧见司马萱跌倒在不远处的石阶上。

    高询顿觉不妙,连忙跑上前去欲扶起她,却有一个身影先她一步出现抱起了司马萱,正是高衡派着暗中跟随的侍卫。

    “啊,我的肚子好痛——”

    司马萱紧紧皱着秀眉,躺在侍卫怀中,捂着肚子连声叫着,“快,快叫刘太医过来。”

    白桑此时也跟着跑上了前,执起司马萱的手欲为她把脉,却立马便被她挣脱。正好刘太医已到身旁,瞧了白桑一眼,随即吩咐着侍卫将司马萱抱到屋里去。

    刘太医把了脉,差人熬了安胎药喂司马萱喝下。不想司马萱喝了药后,肚子却痛得愈发厉害,额间汗流更甚。

    司马老将军得知后守在一旁急地坐立难安。刘太医没办法,只得连夜将贵妃娘娘抬回宫里去。

    而高询和白桑仍站在方才司马萱跌倒的地方。青石阶打磨地很光滑,在月光下竟隐隐闪烁着光亮,高询蹲下身用手一摸,指尖上是大片滑腻的油。

    是谁将油泼在此处?

    高询站起身,与白桑对视一眼,沉下脸来。司马萱在这里跌倒,定是有人故意所为。要是真的因此失了肚里的孩子,皇上若得知此事,她们两人恐怕也会受牵连。

    看来今晚一事,自己定要趁早调查清楚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