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是夜,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却有无尽片片雪花仿佛散发了幽幽雪白微光,飘舞洒亮了这黑暗夜色。

    无尽黑暗中,那仿佛泛出纯白微光的白雪花儿,静静飞舞、飘落,又寂寂堆积满了这夜色中恍若浩瀚天地间,那巍巍蜀山之中的煌煌蜀山书院。随着山间为它一己染作微寒的清风,洒落在这一片黑暗中一处透出了昏黄灯光的窗台,寒冷深夜却仍有孩童声音透窗而出。

    “哥,你说我们一个月前抱回去的那只白狐,真的就是月姑娘吗?”

    一窗落雪里,寒气模糊了窗外景致,令那黄玉吊灯光芒仿佛也昏暗了几分。

    这里是蜀山书院小学管男生宿舍一零九室,苏家那对兄弟的寝室。此时,筱瞳正坐在床上,脸上稍有疑惑,却又为一种莫名的不安担忧占了更多。

    缱绻藤蔓花儿的天花中央,悬了那一块水润饱满的明黄色菱形黄玉,有一样温和的明黄色光芒正自它体内发出,照亮了这小小一间寝室,深深映入了筱天眼底。

    就在一个时辰前,那个谜一样的女孩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寻回了记忆的她所述说的真实身份和事件,均叫当时在苏记成衣铺里屋的人们震惊莫名。

    “它?她?原来是叫月琴吗。”

    清幽温润的明黄光芒静静待在筱天深黑瞳孔里,没来由说了这一句不置可否之言,原本躺在床上的他便即一拍床杠坐了起来,眼中不知为何竟有抑制不住地兴奋光芒。便听他大声说道:“弟,你也觉得女孩子还是笑起来才好看吧!”

    筱瞳坐在他对面,便是一怔,伸手在已然有几分木然的哥哥眼前晃了晃,又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冒出心头,道:“哥,你,你跳跃了吧。我是问你月姑娘是不是……”

    筱瞳言未尽,一双臂膀却已为筱天牢牢抓住,但见筱天眼中那兴奋地光芒不知何时已变得那么认真而严肃。

    “弟,女孩子还是要笑着才最好看吧!”

    看着哥哥那异于平常的认真严肃眼神,感觉到从双臂上传来的力量是那般坚定。突然有画面浮起脑海,却从来不是心中的疑惑,一幅一幅竟都是那女孩悲伤、恐惧、痛苦……从不曾有过真心欢笑的容颜。

    便听他斩钉截铁说道:“是!”

    便又听筱天道:“那你想让月姑娘开心地笑一次不?”

    听哥哥如是说,筱瞳心中那种不详的预感又似隐隐冒出了头,但想到那一双空洞而无神的眼眸,却还是坚定地道:“当然想。”

    然后,有看不出意味的微微邪笑漾在了筱天嘴角,眼中又有了兴奋之意,就听他道:“弟,跟我来,现在哥哥有个好办法能叫月姑娘开心。”

    “他们来了,跟在昆仑时的感觉一样!”

    “月姑娘不必担心,祭雪仙人定会保姑娘安全的。”

    贤愚村,今夜灯火寂寥,深邃黑暗中却透出一股莫名悸动,似欲呼唤那血之暴雨的降临。

    十数条人影隐藏在这黑暗中疾行如电,却不曾在积满落雪的大地上留下足迹,转眼已来到村口。

    这一行十数人均着一身黑衣,且黑布蒙面。于夜黑风高时行事,这身行头倒也没错,可奇怪的却是这堆人中除了那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其余人的头上竟都长有一对犄角,看上去甚是滑稽。

    那十数人似乎便是以那最前一人为首,但见那人做了几个手势,其他人便围了过去。就听他轻声道:“大家先将犄角隐藏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立时一番动作,头上犄角便消失无踪了。

    那人又看向身旁灯火寂灭的村庄,隐藏在黑布之后的腥红舌头不自禁舔过嘴唇,漆黑夜幕下那双溢出凶狠精光的眼睛含了莫名地兴奋之色,道:“除了妖界那个小丫头,其余人等格杀勿论!”

    仿佛是为这即将来临的屠杀而来的回应,天际划过了一道惊雷,奏出了骇人轰鸣之声,寒风,也是陡然料峭了起来,刮过了阴冷黑暗,传来一声冷哼,“哼,好一个格杀勿论!”

    便有天蓝长袍切开了这永夜黑幕,那叫归寒的少年已伫立于这天地之间,狂风之中。

    他一身气势直若长虹,“锵啷”拔出了那传说中的神剑,铿声道:“嗜血者必为人杀!”

    只这一句,便见有一点血色厉芒错入了他那清澈眼眸,霎时踏脚拔身,卷作一股旋风,仿佛将黑暗扯动,杀入了敌阵。

    黑夜之下,便有点点血红溅落在了这深深夜之黑幕上。

    “易叔,我虽然不是很想知道那些事,但我还是很清楚。”今晚唯一的烛火映在凝月稍有悲戚的眸中,伊人欲言又止的沉默终不能阻止内心的冲动,便见她蹙了蛾眉,道:“易叔,这一战,不管是谁赢,都会在不远的未来引发战争吧。”

    此时,那个谜一般的神秘女孩已然在一个时辰前醒转了,伴随着那一段空白却血腥到连她自己也仿佛刻意去忘却的记忆。

    随着女孩的醒转,当时在场的筱天、筱瞳、凝月以及苏家二老便都知晓了女孩妖界少主的身份。同时也了解到女孩正身处险境之中,而那始作俑者却是百多年间也不曾有过动静的鬼界。

    女孩名唤月琴,乃是妖界尊主月婵之女。也不知鬼界之人是如何得知那一日她偷偷通过了妖界与人界的穿界门,跑进了那一直向往的皑皑白雪景致里。只是还没玩多久,就与追她而来的两名侍婢陷入了昆仑弟子的包围。

    战斗开始后,孤立无援的她们一直是被动的,直到那一刻。

    那一刻,她身处生死险境,模糊里看到了穿界门似乎打开了,一片漆黑里飞出了一样的一点墨黑,击飞了她面前欲致她于死地的敌人。

    然后,一切便都变得疯狂了。那些疯狂的人,疯狂的雪,疯狂的血啊,最后都在胸口那几乎痛不欲生的可怖伤口下,化作了一场鲜红落雪,落在了她脑海记忆深处。

    依稀记得那少年有金丝绣字的黑色衣衫,那里写的是,“新撰组”。

    面对这样的推测,苏老沉默了,有令人喘不过气的寂静持续了良久,之后他似乎是深深吸了口气,又带了几多无奈长长呼了出去,这才听他说道:“月丫头啊,战争这种事,不是我们所能预测和阻止的,眼下还是保护好月姑娘再说吧。”

    言罢,苏老往正抱在妻子怀中的月琴看去。

    似乎是受了太多的惊吓,此时那女孩窝在幽云怀里那一处小小却温暖地方,娇俏小脸贴在幽云肩膀,竟是已然沉沉睡去了。只是那小小身子偶尔还是会颤抖一下,仿佛那沉睡的梦寐里仍有嫣然血红存在,令她惧然。

    看着月琴那不安沉睡地模样,苏老嘴角露出了会心微笑,可这微笑却又有几多勉强,便这般说道:“月丫头啊,将来之事自有天定。但眼下之事,你易叔和云姨不过一双凡俗夫妻,只会些许拳脚功夫,远不是修真之人敌手。虽然筱天、筱瞳有幸拜入祭雪仙人门下,但毕竟时日尚短,已被祭雪仙人唤了回去。可月姑娘的安危还得倚仗于她,却不知仙人她可有安排?”

    便听凝月说道:“关于这个,师父似乎早就猜到了些什么,一个月前便叫归寒师兄守在村口了。至于筱天、筱瞳,就我看来,他们两入门时日虽短,但领悟力却极强,本来应该也可以算作战力的。可为什么被师父唤回去,我就不太清楚了。”

    能作为战力,却又被唤了回去。

    苏老一介凡人,自是不清楚儿子们的修为如何,可那两个小子的脾性他却是再清楚也不过了。听凝月这般说法,他脑中立刻闪过了一个念头,便即脸色也变得很是奇怪,心道:“该不是担心那两个小鬼惹出什么麻烦来吧。”

    观星崖,蜀山书院至高之地,亦是书院中最接近浩月繁星之处,是为蜀山掌门观星占卜所设,亦是当年仲远真人留谒仙逝所在。一直为蜀山视为圣地,除了书院院长无人可以进入。

    道家有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世间诸般事物皆因道生,因道灭……”

    但“道”之一物,何物?因何而生?却又没有记载。于是乎道家众人便欲问天,想从这夜空中浩渺的群星中悟出“道”为何“道”?

    蜀山书院主道——白玉大道,在三清殿前左右分出了岔道。左方为稍窄于主道的白玉石道,通往了书院女生宿舍,之后便再无去处,只得女生宿舍后一片断崖。

    右侧则不然,那绕过了三清殿伸往它后方男生宿舍的一条小径,却不是白玉铺垫,而是仿佛历经了几多岁月的青石板块。

    也不知是历经了多少年月的风刀霜剑,那一条不过半丈宽的狭窄小径,两侧已是青苔茂盛,而那一块块青石铺垫更是裂纹丛生,一条条细小纹路分散开去,便似无尽血脉纷纷繁繁,鲜少有一块完全如一。

    奢华,破陋,这一步之间,却相差如许。真不知当年蜀山先人们是作何想法,做了这般布置。

    这青石小径延伸入男生宿舍之后,便好似穿越而过,又从宿舍左后方悄悄钻了出来。复又顺着山势蜿蜒而上,少时便攀上了天梯上端一级石阶,横越而过,又行数丈,便见这小径尽头、天梯之侧,赫然还有巨大平台,凌空伸出了山体之外。

    有月光清辉洒落在那里,借这月光清辉只见那巨硕宽广的青石平台,为一个巨大的太极图案所占据,古朴而简洁。对映着满天星斗与皎月,却又有种说不出的神秘感。

    凌风凭于虚空,一番遗世孤傲风骨,这蜀山中那处观星之崖,

    竟是孤高若斯!

    “啵。”

    仿佛物事透水而出一般声音响过,便有两道身影从月下青石小径走来,少时已来到那巨大青石平台之上。

    “哥,刚刚我们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哇靠,这也太漂亮了吧!”

    兄弟俩已来到观星崖边,筱天低头看去,便是一声惊叹。

    听筱天那般赞叹声音,筱瞳便也跟着低头望去,但见脚下崖壁仿佛繁星闪耀,射出了五彩霓虹霞光来,而对面的山壁更是光滑如镜,将映入的虹彩反射,竟令这山涧恍若五色云海一般,彩色波澜涌荡。惊艳若斯,令凡人沉醉。

    良久,或许更久之后,兄弟俩终于从这奇景中醒来,猛然想起来此的目的,心中却都生出了一丝怯意来。

    就听筱瞳有些心虚地说道:“哥,算,算了吧,咱还是不要挖这些玉璇石了,若是破坏了这自然的美景,说不定会,会遭报应的!”说着不禁往后挪了两步。

    筱天本也已有些怯了,可听弟弟这么说,心中却有莫名倔强涌起,蓦地用力一跺脚,似乎是想抖去那一身怯懦,便听他大声喊道:“靠,小爷可是要成…成…”

    是想要用梦想来击退那丝胆怯吗?

    可从没想过未来的筱天,心中能有怎样梦想,一时却也不知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人物。可现在他却必须要找一个威风凛凛,足够来显尽他一身小小英雄本色的人物来打挎这心虚。

    这般心头焦急时候,蓦然,有一个形象闪过他脑畔,但见他突然一手叉腰,一手指天,冲口而出道:“小爷可是要成为绝世大魔王的男人,怎能给区区几块破石头吓住。”

    山风干冽,黑暗星河有暗星初上华光,耀亮了他初次踏入蜀山的那一片巨木密林。

    “哈哈哈哈,听到没,听到没,那小子居然说要去当魔王,真是合我的胃口啊。哈哈哈哈!”

    “癫狂如你,赤霄,也只有那种小子才敢与你同行吧。”

    “太阿,你不必酸我,你不也听到了另一个小子心中的话了吗。我们会一起从这寂寞了数千年的牢笼中解脱,然后成为同伴的。”

    “也许吧。”

    “甚的也许,汝已忘了数年前那个带走干将的小子了吗,那小子的一身狂可是连吾都稍逊几分呢!”

    “那个叫归寒的孩子,是了,若是无人指引只怕他今生就是个悲剧了吧。”

    五株巨木围拢的深深地下,寒冷阴暗的巨大石室中,九座剑台空了两座,却有两座正自豪光迸射。

    贤愚村口

    夜,黑天之下,兵锋交响之处,干将若水流动,清丽剑芒将敌人拒于村门百米之外。归寒目如寒冰,蓝色道袍飘摇,剑锋交错之间淡定自若,干将到处每每直指敌人要害。狠辣精准的剑法,加之旷古朔今的神剑干将,开战还不到一刻钟,便有近半数敌人倒在了他剑下。

    (好狠的剑法啊,好嗜血的剑!比之我等竟有过之而无不及,蜀山门下怎会有如此人物?)

    这想法自他心中晃过,那队长,也就是鬼仆正自惊愕,但觉凭空有夜风吹过,而这风,已是沾染了血腥。

    (你终于是来了!)

    是谁混着这凤来了吗,竟令归寒心底深深期待着?

    归寒闭目,深深呼吸,这漆黑寒冷夜里,只听他“啊”一声蓦然长啸,再次睁开的双眸竟也仿佛为殷红血液所充斥。

    “不可能!”看到那双恍若浸满了血液的艳红眼眸,鬼仆是那样的不能置信。僵立了片刻之后,声音中竟已含了万分恐惧,一迭声颤抖声音喝道:“快撤!快撤!快撤!”

    在这恐惧的呼喊中,鬼仆飞快地向后退去,却不曾注意到他身前那片空间竟是裂开了一条缝隙,便仿佛被人生生撕开一般。

    鬼仆用今生最快的速度向后飞奔而去,狂奔,已顾不得那些手下了,风呼啸过脸颊耳侧,再没有一丝声音,只余那一声巨响。

    “轰”

    那是一声雷鸣,漆黑天幕里数道血红玄雷自九天砸落,枝节缭乱,嘶过了那深深黑夜,耀红了天际白月,张狂轰中了那处裂隙,令大地动摇。

    牵动了村中那唯一一盏灯火。

    烛火摇曳飘摇,昏黄火光映在凝月猛然拧紧的眉头,她眸中透出了不忍。便这般向苏老道:“易叔,那幕后之人便即到了,月儿得去帮师兄了,月姑娘就拜托您了。”

    苏老道:“你去吧,月丫头,一定要小心啊。你易叔虽然没什么本事,却也知晓能设下此等奸谋的人物,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不可忽视啊。”

    凝月点了点头,起身开了门,立时就有一股劲风突兀闯了进来,混杂了莫名血腥味道,搅乱了她那三千青丝。

    立在那门边,凝月仿佛是惊了一下,却又立刻展开身形步法匆匆扑了出去,迅疾往正激战在村口那处战场上的人赶了过去。

    血色玄雷纠缠,一双血目冷煞黑夜,是在向谁咆哮吗?

    夜风,嘈杂,吹过了耳畔,又仿佛流入了心底,忽然有细细温柔声音在脑中暖暖回响。

    泪,转过眼眶,也做了血滴。望着那穿界而来的少年,干将擎天,怒雷轰鸣,已无人识得那一副血色脸孔了,便狂啸出了声音:“嗷!”却仿佛九幽归来的浴血恶鬼。

    怒气铮然,直若妖龙入天,惊动了九天云霄。忽然有那声音在耳畔轻问:“值得吗,为了已经逝去的人们?”。没有回答,干将已然斩出,挟了一道厉色红芒,斩出了那似从太古延续到今时的愤怒。

    “小归,小龟龟。”这呼唤温柔慈爱,在灵魂深处回响,微弱却仿佛阳光,暖暖将他冰冷而孤单的心包围。

    “姐姐,今天是新年,能不能别提那个字。”沐在风雪中的男孩面露窘态。

    手捧空中飞舞的雪花,笑靥灿烂,大红裘袍耀目,男孩身边的少女娇嗔道:“归寒小弟,龟的岁数绵长,乃祥瑞之物。爹以之做你乳名就是希望你健康长寿,你却不喜欢,真是一点都不懂他老人家的用意。呵…”假装绷住的脸忽然松了,复又笑出声儿来,“呵呵呵呵,不过还真不明白爹是怎么想的,呵呵…”。

    八岁的归寒无奈着小脸,耳边的笑声让他有些微不快,眸中瞳仁转了转,道:“哼,我是乌龟,长命百岁,那龟姐姐你不是也会长命千岁嘛,龟还真是吉祥的动物呢。”

    少女一怔,便即假嗔道:“龟弟弟,就你小嘴厉害,不理你了。”便转身而去。

    那赤红长袍飘过时映入归寒眼中,衬着门窗上那些红红纸张,莫名有一种红涌入了他心中,黏稠、温热,竟是那般惊心动魄。

    “嗷!”。

    夜风卷过了那些血色的泪滴,缠绵在那悲愤剑气之中,冲向了那不知等待了多少年才再次打开的黑暗。

    那黑暗,氤氲而开,如一张作呕巨口慢慢张开,由上而下,便似在嗤笑。

    便是那敞开却仍在蠕动的黑暗中霍然有金光乍现,便有一道巨大无朋的金芒剑柱轰然洞出,以万夫莫当之势轻松斩开了那血怒之剑。

    金华绽放,似在嘲笑。

    可曾听到那心中的不甘。

    月华洒落,幽幽抚过那整齐的伤口,在凄清中歌唱,恍然有丝丝凉意,那若有若无的歌声冰冷悲伤,仿佛挽歌。

    凄凄落在那被冰冷包围的心上。

    “嘿,区区血煞之术就想取我性命吗,真是不自量力,那条左臂便当做教训吧。”

    森冷之声,讥笑着。

    左臂齐肩而断,软软落在一旁,血液涌泉般喷在这夜幕上,竟也有一种别样残酷的美。

    血液急速从身体里抽离,寒冷渐渐爬上了全身,但归寒却没了反应,一双眼死死盯着那从黑暗中走出来的黑衣少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怪异而难以置信的事情。

    以干将之力配上血煞之术倾力而发的剑气,却被一道金芒消弥。归寒的心冷了,悄悄有恐惧涌起,便如整颗心都浸在寒潭之中,冷彻心骨。恰如那个血色的新年,藏在冰冷水缸中的黑暗。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对我一家赶尽杀绝!”

    声嘶力竭的绝望,父亲已是遍体鳞伤。而片刻前仍与自己玩笑的姐姐已变做了冷冷尸体,趴在水缸上,压住了盖子。

    归寒躲在水缸中,没过肩膀的清水冰冷彻骨。姐姐的血透过木制的盖子滴在脸上,冷透了心房,他似乎清晰的看见了幽冥地府的大门正徐徐打开。无边的恐惧袭来,在这被世界舍弃的黑暗中狂笑。

    “啵”,忽有一道剑气穿透缸壁,透过那一眼洞口,他看到父亲慢慢倒了下去,一个黑衣少年轻蔑冷笑。

    有什么在心底挣扎,那血色的瞳孔重又亮了起来,“幽神,还我家人命来!”

    观星崖

    “筱瞳,你抓紧点啊,我就要挖到了,嘿哟!”

    “哥,我已经抓得很紧了,只是这平台好像太滑了。”

    观星崖平台上只剩筱瞳趴在崖边,手中死死抱着哥哥那一双脚,已是汗流浃背。而筱天正倒挂在崖壁前,努力的挖着那叫做玉旋石的炫丽奇石。

    “筱瞳,再往下放一点,嘿哟。”

    “哥,不能再放了,会掉下去的!”

    “叫你放就放,别啰嗦,我就要把它挖出来了。”

    哥哥如此要求,没办法,筱瞳只得无奈地蹬了蹬脚,然后他便清晰的看见了那些发着霓虹光亮的石头。

    “哥,这石头可真漂亮啊!”。

    “哎咦!”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回首看去,却见自己脚已腾空。

    “报应来了!啊,这下帮不了月儿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召唤美漫角色:我在魔法世界称霸 鄙人精修水法丹术,不善争斗 假的金丝雀的新书 刚出生的我就背上拯救世界的重任 洪荒:天道克星 给你一巴掌,足以慰风尘 魔王仙侠记 养成!一碗鸡汤将未来女帝拐回家 清风仙缘 开局契约一只金翅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