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武三思焦急地在书房内来回踱步,武江也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可这去请薛良的仆人却半天未曾返回,也不见薛良前来,武三思越发焦急了,再次踱步到房门前,武三思一下打开了房门,准备自己前去薛良的房间,可这门刚打开,薛良却已来到了门外,武三思见状,连忙拉住薛良,满是焦急地说到“先生终于来了,我这不争气的侄儿,又犯事了,还请先生教我。”武三思边说边把薛良拉进了书房。

    武三思正欲向薛良详说此事,薛良却抢先开口道“梁王勿慌,此事薛某已经了解来龙去脉。”薛良四周看了看,见房内除了梁王外只有武江一人,于是小声向他二人说起了应对之策。

    守在梁王府外的李三郎等了许久,仍不见有人出府。陈玄礼小声向李三郎问道“李司丞,吾等再让人入内传话还是直接带兵而入”李三郎想了想,说到“不可。犯事之人是武江,但带兵夜闯梁王府实为不智,依我之见,你我二人先行入府,视情况而定。”陈玄礼一拱手答到“喏”

    此时,李客刚好乘马车赶到。李三郎见李客连忙问到“事情如何”李客指了指车上的武福,说到“这是武府的管家,正欲转移公主时被我当场捉拿,阿齐娜公主在车内,此时被灌了迷药,一时未醒。”李三郎一拍拳说到“好这次算是人赃俱获了”于是转身发号命令道“众将士听令,随我入府捉拿武江”

    “喏”众人随声喝道。全体羽林军迅速开始行动,推开了梁王府的大门鱼贯而入,李三郎、李客直接带羽林军到了大堂。可众人到达大堂之时,场面却出乎了李三郎和李客的意料,只见武三思、武江二人正在大堂内气定神闲的品茶,见羽林军到时倒也没有显得惊慌,特别是武江,似乎事情跟自己无关一样。见此状,李客心头立马涌上了不祥的预感,他二人是强作镇定,还是这事有蹊跷但没有可能啊,明明人赃俱获,他二人为何还能如此心安理得

    李三郎当然也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但到了这个节骨眼他也不可能临时变卦,于是对武三思说到“大理寺卿武江私自关押契丹阿齐娜公主,现被龙安司查获,特来擒之,请梁王勿怪”

    武三思听了李三郎的话,倒是不紧不慢地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说到“这龙安司倒是权力通天,这大半夜的都可以直接带兵闯我梁王府了,看来我这梁王被龙安司带走也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听武三思如此说,李三郎连忙拱手施礼,答到“请梁王勿要误会,龙安司此行只是擒拿武江,与梁王府无关,还请梁王多担待。”

    武三思突然厉声喝道“你这大半夜的带几百羽林军直接进了我梁王府,还说与我梁王府无关于公来说,这武江也算是朝廷大员,于私来说,他也算是我的子侄。吾岂容汝等这样把他带走”

    李三郎答到“请梁王息怒,今夜之事龙安司皆是公事公办,现证据确凿,实在是法不容赦还请梁王行个方便”

    武三思冷笑道“法不容赦证据确凿既然如此,此等大事,那吾就陪同汝等现在一同面圣。如武江果真有罪,国有国法,吾定不徇私;如武江无罪,今日汝等带兵夜闯梁王府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李三郎此刻迅速从头到尾在脑中思索了整个案情,这阿齐娜公主就在府外的马车之上,又有其贴身侍女朵钰为证,再不齐武福也算是人脏俱获,事情清楚,断不会有什么变数,于是说到“吾愿一同面圣只恐陛下现早已歇息,不如吾等先行扣押武江,明日早朝”

    武三思打断了李三郎,说到“不可此等大事岂容等待,相信陛下也能理解。这武江尚未定罪,如何能让汝等扣押这面圣之事就交由吾来奏报,汝等此刻随我进宫面圣即可。”

    武三思这么一说,李三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一拱手答到“那就有劳梁王,吾等此刻就一同入宫面圣”说罢,转身一挥手,带领众羽林军撤出了梁王府。

    李三郎、李客二人出了梁王府后,又上马车看了看,武福仍然被紧紧地捆绑在马车内,公主还没醒,朵钰在一旁照顾。此时,二人心里算是有了底,于是李三郎让众羽林军先行回营,由李客、陈玄礼驾车,跟在武三思和武江的马车后向皇宫行去。一路上,李客忧心忡忡,他总觉得事有蹊跷,但一时又不知何处不妥,看来此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皇宫,集仙殿。众人到达之时,已是子时一刻。

    今夜倒也奇怪,平日里觐见女皇帝实为困难,多次通报都不一定得见,但今日即便已是深夜,也能得女皇召见。李三郎心中不禁起疑,这其中到底是何故

    李三郎随武三思、武江、李客、陈玄礼等五人一同入到集仙殿内,只见那女皇帝高坐于龙椅之上,面露威色,看来众人入宫前其并未就寝,五人入殿后,连忙向女皇帝跪拜。此时,殿中已立有二人,其中一人正是那太平公主,她身旁有一女子,鼻梁高挺,眼眶深凹,面颊消瘦,身着契丹服饰,想必是外藩女子,但不知此刻在此出现是为何故。

    李三郎见状当即明白,原来深夜女皇帝尚未就寝,是因太平公主在此,于是李三郎小声喊了一声“姑姑”太平公主似乎未曾听到,没有搭理。

    女皇帝开口问到“众卿家深夜入宫见朕,所谓何事”

    武三思率先答到“回禀陛下,这龙安司率众羽林军趁夜包围、直闯我梁王府,欲强行扣押大理寺卿武江,臣等特来面圣,讨回一个公道。”

    女皇帝听后一怔,又问到“李三郎,可有此事”

    见武三思断章取义,反过来指责龙安司,李三郎连忙跪下答到“回禀陛下,今夜之事,事出有因。吾等率羽林军捉拿武江,皆因武江私自囚禁契丹公主阿齐娜,欲行不轨,龙安司经调查,证据确凿,才发兵擒拿。至于梁王所说,龙安司包围、直闯梁王府皆因梁王久不交人,臣不得已而为之,望陛下明鉴”

    女皇帝听罢,久未作声,这李三郎跪在地上倒也开始莫名的紧张,但又不敢抬头,许久后,女皇帝终于开口说到“汝说武江私自囚禁契丹公主阿齐娜,可有证据”

    女皇帝终于开口,李三郎倒也松了一口气,说到“有人证,阿齐娜公主贴身侍女朵钰可作证。”

    “此女何在”女皇问到。

    “现就在殿外等候”李三郎答到。

    “宣”

    那朵钰低着头缓缓地进了殿,然后跪拜道“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奴婢是阿齐娜公主的贴身侍女朵钰。”

    “朵钰”太平公主身旁的外藩女子突然大声喊到。

    朵钰听到有人唤自己,于是抬头看去,一时喜极而泣,大声喊到“公主”

    公主朵钰这么一喊,李三郎、李客、陈玄礼心中都大为一惊,这是怎么回事眼前之人如果是阿齐娜公主,那马车中的女子是谁

    李客从惊讶中缓过神来,于是把手搭在朵钰的肩上,问到“朵钰,你说什么这位是公主那马车上的女子是谁”

    朵钰没有回答,而是身子一缩,迅速站起,起身跑到了阿齐娜公主身旁,指着李客说到“公主,就是此人在路上劫持了我们我一直隐藏在他身边就是为了保住性命,在众人面前揭穿他。”

    面对突如起来的变故,李三郎、陈玄礼都是一惊,一时无言。李客更是大惊,连忙说到“朵钰,你到底在说什么”

    朵钰此时却哭了起来,对着公主说到“公主,鲁玛被他们灌了迷药,现在还在马车里呢”

    不等公主开口,女皇帝厉声说到“宣把马车内的女子带上殿来”

    见事情如此变化,李三郎刚欲开口,女皇帝再次厉声说到“什么都先别说,把人带上来再问话。”李三郎听后只能闭口,暗中看了李客一眼,他心中知道,今晚之事肯定不妙,定是被人下了套。

    不一会,那女子被人抬了上来,宦官用药罐在那女子口鼻处闻了闻,那女子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四周看了看,直到看见了公主和朵钰,有气无力但又兴奋地喊了声“公主、朵钰。”于是她强撑着站了起来,慢慢来到了公主面前,正在此时,她回头看见了李客,一时没控制住,发出了一声惊叫,指着李客说到“是他,是他劫持了我们”

    李客面对突如起来的指罪,更是不知该说什么他在努力思索,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现已深深的意识到自己是被别人构陷了。李三郎、陈玄礼更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只能静静地看着事态发展。

    一直未开口的太平公主终于说话了,她向李客问到“李都尉,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李客当即跪地,说到“陛下,请将武江家的管事武福带上殿来问话。”

    不待女皇帝开口,太平公主冷冷地说到“好带武福上殿问话。”

    过了一会,一个小太监焦急的进了殿,跪地说到“回禀陛下、公主,殿外的武福死死了。”

    什么武福死了李三郎、李客、陈玄礼都大为震惊李客当即起身一把抓住小太监,大声问道“怎么死的”

    小太监被吓了一跳,害怕地说到“不不知道,就是死了,我去唤他,可可已经断气了”

    没等李客再开口,太平公主大声说到“陛下,事已清楚,凶徒李客杀人灭口,为自己洗脱罪责”

    太平公主言罢,女皇帝当即大声说到“来人拿下元凶李客”

章节目录

免费军事小说推荐: 小农不好惹 将门枭虎 世子凶猛:这个小娘子,我抢定了 大红楼之林家公子如仙似魔 红楼:连中六元的我成了冠军侯 大明:我,崇祯皇帝,誓不上煤山 大国军舰 大秦:人间太岁,公子杀疯了 长夜谍影 大明:寒门辅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