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一)拜月节

    “迢迢万里之遥,黎民百姓尽可得这明月寄情。”

    自古以来,这坊间传说就有着阴阳二字,得阴阳方可循环持续下去,阳所代表着的是普照万物的太阳。

    而这阴,指的就是这夜晚的湛湛月光。

    梁国建国以来,每年都会在月圆之夜,举办大型祭祀活动,以此来庆祝节日的到来。

    帝城张灯结彩,以此庆祝节日到来,很多人不远万里,自丽州直到云州,各地人群提前朝着帝城赶来。

    孤山之上,也罕见的悬挂起些许灯盏,书生们很喜欢这个历史气氛浓重的节日。

    今年也是如此,孤山同样将新作的灯盏,悬挂在门前周围为数不多的迎客松上。

    纸浆糊成的花灯,是五师叔亲手做的,门外的迎客松,是五师叔出生那年种下的。

    “哟,今天小遥遥起这么早?饼子可还在锅里,没得吃哟!”

    一个十岁大的少年,推开房间的木门,吱呀作响的扭动声,又迎来一个拜月节的清晨。

    (二)清晨

    孤山学堂,现任大学士姓洛,一生无儿无女,十年前收养一弃婴,取名遥,玉佩记载,他是拜月节出生。

    与月同辰,玉佩是令牌形状,刻画的是个满月。

    那块代表着时辰的月表,正悬挂在仓库正中,十二时辰对应着潮汐十二月图,刻画的精妙绝伦美丽无比。

    这是出自二师伯之手,外人学不得。

    “二师伯,今日有什么好吃的?”少年起床来,第一件事就是奔向厨房。

    袅袅炊烟升起,宣告着节日的开始。

    年纪小的孩童总改不了贪吃的毛病,少年在厨房里围着胖胖的二师伯,寻觅着还未端上桌来的小点心,酥脆的饼子是他的最爱。

    “他二师伯!还未到吃饭的时辰,你又惯着他!”门外传来责备的声音。

    孤山这辈,有洛大学士十人平辈相交,在之下门人三百,个个都是能人异士。

    外人只知晓孤山学堂的底蕴深厚,但凡入世间的学士,皆不凡。

    但鲜有知晓,他们的其他本事。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乃是世间八艺,在学堂还要多出些许。

    雕刻、锻造、医病、权谋,都包括在内,孤山仰止,立于梁国边界。

    每年的年初,孤山都会进行考验,合格者收入学堂内,成为目前的第四代学士。

    第三代只有一位,就是这十岁的少年。

    偏爱之心人皆可见,他的师叔师伯那些人并不在意,在族谱上直接单将洛遥的名字,列为第三代学士。

    十位师伯,三百师叔,将一身本领倾囊而授,虽年方十岁,但百般技艺已尽加于身。

    “路遥我的好孙儿,快到这边来。”洛大学士现年六十,白发白髯身穿灰袍,张开双臂将奔跑过来的少年高高抱起。

    “孙儿,爷爷教与你的书,可背完了?”

    “背完了,又不是多么难,早就背完了。”少年为了今日能早早玩耍,熬了个大夜。

    “真是天赋异禀,天赋异禀呐!”大门外传来爽朗的笑声,少年知道,是庆贺的人赶到了。

    (三)正午

    在每州,都设置有在外的分堂,这些分堂每到节日,都会派人回来。

    听闻这笑声,便知道是武堂堂主到了。

    “南门兄别来无恙?有些日子没来了吧,快快请进。”

    红面老者生的膀大腰圆,凸起的太阳穴告诉别人,他是个内功高手。

    内功分为后天十层,南门流离便是达到了九层。

    他与洛学士同辈相交,时长想着教给少年一身武艺,特别是剑。

    “洛小子,看我这招一气开天门!”南门双指并起凝聚内力,朝着少年戳来。

    少年反身下腰,轻巧躲过剑指,无形剑气落在后方老树粗皮树干上,嵌入寸许。

    少年抬手同样双手并起,做出反击来。

    一老一小在院里动起手来,虽没有武器,但也打的分外精彩。

    剑气纵横环绕,直打的几位师伯叫苦不迭。

    这院落里的石凳石桌、老树新花,都被二人摧残的凌乱不堪。

    每次南门流离到这里,院落就得重新休整一番。

    日当正午,门外稀稀落落的拜访者进出学堂,在后院大摆宴宴,所在宾朋皆是大学问之人,若是拿到外面,必然是定国安邦之良才。

    “洛少爷天生不凡,今日得见果真如老兄所述,尤过之。”师伯们的好友,目光纷纷放在了少年身上。

    他们这辈人,很少有子嗣,或因都是身居深山的闲云野鹤之辈。

    洛遥就成了他们疼爱的孙辈,趁着拜月节又是他的生日,自然少不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礼物相送。

    “这把短剑,就送与你防身用。”南门流离从身边的包袱中,摸出把短剑,黑木剑鞘,长度正合适十岁少年使用。

    短剑剑鞘刻着“鱼腩”二字,是独臂匠人所打造,曾经闪耀一时的锻造师,因为得罪仇人被斩断右臂后,就再也没有挥动锤子。

    “我又不愿习武,送我也无用。”洛遥去过短剑,抽出半寸,眼前被反光照亮。

    “世事难料,习武防身,你日后若是用到,也有把趁手武器。”

    (四)夜晚

    观月时分,从傍晚红日西下,沉过地平线后,便是开始。

    圆月初升,瓜果茶水便摆在院落里,几位未曾远游的叔伯们,就会随着一同赏月。

    这般安稳景象,在这太平盛世里还算常见,今日今夜,多少团圆家庭都望着这夜空星光璀璨间,或许人的情绪真的能通过它,来传递出去。

    “再过几年,我的好孙儿可就不能一起赏月咯。”

    “是啊,算算那时间也差不过要到了。”

    年纪最小的十师伯,精通玄术算法,在洛遥还是婴儿时,曾算过一卦。

    卦象显示,天象剧变,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降临在他的身上。

    在武学的江湖里,一直有传闻,当踏破十层境界后,便会立地成仙,修成长生不老的仙人之躯。

    “我说老红脸,你何时突破最后的阻碍?别和我说你没这本事,你就是不愿意。”十师伯朝着南门取笑道。

    南门流离在三十年前,就修炼到第九层,虽最后一步很难,但不代表没有可能。

    “有这个天门剑侠的名头在身,我倒也乐得自在逍遥,成仙这事我不稀罕。”红脸老汉将酒杯斟满,拍着大腿说道。

    修仙者的传说流传江湖已久,后天十层,一步登天。

    “说到底你还是不像江湖人,那可是成仙得道,多么大的诱惑。”

    “我不是没接触过,成仙得道哪里有这么简单,他们要求可古怪着呢。”

    老汉说着将杯中酒喝下一半,红色的酒水倒映出天上的圆月来,那月光清澈如酒。

    “什么时候也让我们见识见识,仙家所在?”

    几位叔伯在开怀畅饮,多谈论的是些荒诞离奇的古怪事情,都是洛遥没有听到过的。

    幸好在学堂里,稀奇古怪的事情天天见,到也不足为奇,成仙嘛,自己从未想过,以后当个学士,能混口饭吃就停好。

    给那些头脑简单的江湖人写些册子,就能搅动天下风云,像老爷子那样,虽不会武艺,但人人尊敬。

    “洛遥,你可不能像我这个老骨头没什么心气,有机会你得跟着南门爷爷习武防身,出山见见世面。”

    “我不去,在山上又不是见不到这天下事,有武堂的弟子们守卫,我也不用去习武。”

    “你要听话才是,今年十整岁,可以取个字号了。”老爷子抚着胡须,抬头望着明亮的夜空。

    在十岁的时候,读书识字的人家,就会为孩子取个字号,以代尊称。

    “我年纪大了,看这遥遥万里、满目山河,就要传给你去看了。”

    再观庭院,虽有些破旧,这明月、瓜果、美酒、亲人,少年脸颊流下清澈的泪水,尽管自己并没有悲痛的哭。

    我,洛遥,字山河,与月同辰,今日满月,今年整十岁。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柚神 血海成道 行山藏锋 综武世界,开局随机扮演 网游武侠之开局武大郎之我欲逆天 都市修仙之君临天下 从霍格沃茨开始学习魔法 精灵,可我是个培育家啊 乱世书 灭世魔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