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为什么要习武呢?到头来还不是被那一篇文章压的抬不起头来。

    自己的笔墨纸砚都是市面上买不到的,学堂出品必属精品,原材料的价钱摆在那里,相比门派中那些弟子使用的铁剑,价格不知要贵上几何。前些日探访竹林,是此间唯一安静去处。

    三剑山太过繁华,一是帝城近郊,本身商贾高官就比较多,有如此美景的地方,自然而然便成了逍遥去处,甚至要与帝城那些寻欢作乐的店家还要出名;二是门派本身弟子数量众多,光是常年在门派内的,就有近万人,每日不管是山林间还是练武场,处处是穿着青衣的弟子。

    只有长老能穿白袍,或许是太容易脏的缘故。

    说起身边的这位侍从,洛山河就更加不耐烦,对方要比自己的话还要多,记录他恶行的本子已经快要写满了。

    “长老早!”

    “哟,洛长老,早上好啊!”

    不论是弟子还是同级的长老,都会对洛山河客客气气的,每到深夜还会时不时有人悄悄登门拜访,无非就是送些礼物,想要在书中留名而已。

    今天早起了些,乘着小舟来到竹林,只有在此处吴梅久的嘴巴才会老老实实的闭上,于是这座凉亭就成了每日洛山河的必去之地。

    “这竹子做的剑,能有多锋利呢?”手中四寸的毛笔当做长剑,在空中比划着,就算未曾习武,这每日看着弟子们练习,一招半式的花架式还是很简单的。

    “你想知道?我告诉你!”林间忽然风动,强烈的危机感从身后传来,脊柱紧绷着向前下意识扑倒,只觉着一道凉意紧贴着后背划过。

    “吴梅久!救命啊!”声音还停留在喉咙间,背后的凉意就再度袭来,洛山河顾不得身上白袍,在凉亭的青石板上迅速翻滚,透过翻滚的间歇看到凉意的来源,是位带着面具的刺客,手中拿着把翠绿色的长剑。

    一溜火光顺着翻滚的路线快速袭来,就在洛山河身体碰到凉亭边缘无路可滚时,终于听到亭外大喝一声:“刺客休走!”

    吴梅久长剑开路一招天外飞仙,此时横躺在地面上被吓的有些涕泗横流的洛山河,此时心中闪过无数个画面,这次一定要将吴梅久的功绩写到小册子里!

    “哼!”刺客见状原本剑尖指在地面上,顺势上挑用剑身挡住正面一剑,吴梅久的剑能将空气中的水汽调动起来,剑意是绵延不绝,很适合长时间战斗,而刺客的剑意锋利无比,像是五行中的攻击性最强的金行。

    见到蓄势的攻击被轻易挡住,吴梅久沉下脸来,要在洛长老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直接怒吼着将手中长剑甩出炫目的剑花,直接将对方退路完全封锁,只有从正面接下。

    刺客双手在剑柄出用力一拽,居然是一长一短的双股剑,短剑反持与长剑交叉,在被水汽笼罩的剑花中精准无比的架住,将吴梅久的进攻锁死,进退不得。

    吴梅久脸色有些潮红,他发现任凭怎么用力,长剑就这么被卡住无法抽出。此时洛山河已经从地上有些仓乱的爬起来,抄起桌上的砚台投掷过去,刺客似乎是感觉到侧面有危险,抬起一脚揣在吴梅久小腹,同时双手用力将长剑向后扯去。

    顺势做了个平板桥,对方的柔韧性超乎了洛山河的想象,砚台从平躺的腰间掠过,砸在地上。

    而紧身衣做出如此动作,却让洛山河发现对方胸口微微隆起,是个女刺客!

    吴梅久见到手中没了长剑,便从地上一跃而起扑向对方,同时扭头大喊:“洛长老快走!去湖边!”

    刺客冷笑一声,挥剑横在胸前刚好挡住扑来的吴梅久,向上发力,将他顶开的后随之短剑投出,刚好钉在被顶开的吴梅久身下袍尾,剑刃轻松插进坚硬的青石板,将袍子钉紧。

    这货居然直接晕了过去!他在装死!洛山河心中不觉间将吴梅久的家人问候一圈,要么他这五层的境界是假的,要么就是来者境界太高。刺客回头长剑就要落在自己脖子上,吓得洛山河赶忙身形一矮,堪堪躲过。

    “这位仙女,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干嘛要苦苦相逼呢!啊!”一击躲过,刺客左手抓来刚好扯到白袍末端,将蹲下向后快速爬行的洛山河扯住。

    竹剑便趁着这瞬间的停顿,贴在了脸颊上,冰冷的触感清晰地传来,这下连冷汗都冒不出来了。

    当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人们反而会变得更加镇定,洛山河长舒一口气,心中想着自己在如此风华正茂的年纪就要被莫明杀死,那些个宏图霸业和胸中万千想法都无法时间时,反而深处左手轻轻将剑刃向上捏起。

    转身站了起来,脸贴脸看着对方,绘着竹子的面具,从绘画方法上来讲,断然不是凡品。

    可就这样一位刺客,是为了什么来刺杀自己?她不缺钱,光这面具拿出去,都能够值上个几万,而这竹剑的材质与此地竹子如出一辙,那想必也不缺地位,亦或者是对方偷得?

    由于贴的过近,阵阵体香传来,洛山河一阵失神,刺客似乎看到这幅表情后有些厌恶,再次将剑落在了他勃颈处。

    忽然长剑向后挥去,停留在想要偷袭的吴梅久双眼之间。

    “再动,命没了。”刺客冷冷地说道,声音还有些悦耳,吴梅久举着双手退到凉亭边上,沉刺客下腰捡拾短剑的功夫,用近乎轻功的速度消失在竹林中。

    “洛长老!我这就喊人过来救你!坚持住!”

    洛山河阴沉着脸,早知如此也在学堂那边跟着护卫学点逃跑的功夫,以自己那种奔跑速度怕是跑不过对方的剑。

    刺客将缠在短剑上的破布撤下,双剑合一后插回剑鞘。

    “我问你三个问题,若回答不上来,你命没了。”刺客坐在凉亭的座位上,审视着洛山河。

    “第一,你还记得我么?”

    “敢问这位仙子,你连面具都没摘下来,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章节目录

免费仙侠小说推荐: 柚神 血海成道 行山藏锋 综武世界,开局随机扮演 网游武侠之开局武大郎之我欲逆天 都市修仙之君临天下 从霍格沃茨开始学习魔法 精灵,可我是个培育家啊 乱世书 灭世魔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