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花火和刀疤脸谁比较重要,这还用选吗?

    头也不回的全力赶往花火的方向,东星只能在心里祈祷花火不要出事。

    能将理论上无敌的笨笨给弄回收的敌人,最少已经在某种方面超越东星到目前为止遇见的所有敌人。

    “东星来了。”深叶咬着牙,双眼周围的血管暴起,白眼的能力已经用到极限,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小心,不要再给他机会!”

    所有的护卫都已经用上白眼,连花火也是,他们能清楚的看见东星正在用极快的速度赶过来,但是敌人的身影依然发现不了。

    天上,地下,树后,草丛,灌木,岩石,所有有可能藏匿着敌人的地点,在六双白眼的监视下都没能发现敌人。

    空条东星的通灵兽被秒杀,连浅雪也消失了,深叶甚至来不及悲伤,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身。

    东星距离花火这边也就两千米不到的距离,赶过来的速度非常快,转眼间就接近到肉眼能看见的距离。

    然后,深叶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圆环,那个圆环出现在空条东星过来的路线上,就在距离地面大概二十厘米的高度,圆环的边缘与地面平行,一开始直径不过手指粗细的程度,然后圆环在打个响指的时间里扩大到足够一个篮球穿过的大小。

    深叶已经看见过这个圆环两次了。

    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圆环的目标是花火,笨笨正抱着花火,在落入圆环中的前一刻,笨笨将花火扔了出来,所以笨笨消失了。

    第二次是深叶,但是浅雪推开了深叶,所以浅雪也消失了。

    圆环出现的时候正好是东星一脚踏出,前脚还未落地的时候,位置是在东星前脚的落点上。深叶想要提醒,但是圆环出现的太快,扩展的也太快,赶着正在急速奔跑的东星落脚的时间之前说出一句“小心”,变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在东星已经能看见深叶他们,只要能看见,就能看清楚。

    深叶的表情非常复杂,悲恸,警惕,担忧,愤怒等等情绪都有,而且还盯着自己看。

    啥意思?花火不是还在吗?为啥那副表情?

    刚刚在脑海里冒出这点疑问,东星就感觉脚下踩空,整个人的重心在高速运动中突然前脚踩空,当时就一个俯身朝下。

    如果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东星肯定会直接整个人平着p在地上,像是煎饼果子糊上鸡蛋,然后翻面那样。

    但是当东星失去重心低头的时候,看见的已经不是地面,而是个紫色发光的圆环,自己正一脚踩在圆环中心漆黑的平面上,这玩意就跟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洞口一样,然而那个黑色的平面好像能隔绝视线,连落入的那部分身体从外面看都看不到。

    这个圆环的边缘还在扩大,以东星摔倒下去的速度,要不了一秒钟整个人就会落进去。

    不过,半秒中对于东星而言都够长了。

    白金之星从身体中像是弹出一般浮现,成为东星手臂的延伸,抓住发光的紫色圆环外的地面,手指扣进泥土中,然后使劲一拉,东星便从圆环中逃出。

    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平稳落地,东星继续向着花火他们的位置前进。

    不管怎么说,先到花火身边去最重要。

    造成这种效果的招数东星没有一点印象,所以敌人是谁也完全无从得知。而且这个圆环的特性,掉进去会有什么后果,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没答案,不能因为被攻击了一次就原地不动。

    所幸,直到与日向的各位汇合,圆环都没有出现第二次。

    “你们遇到什么事情了,说明一下,尽快。”东星与花火这边汇合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情况。

    深叶很简短的回答:“白眼看不见,出现的时候很需要花时间扩大但是非常快,笨笨和浅雪中招了。”

    快速的扫了一眼,浅雪的确没了。

    再次使用通灵术召唤出笨笨,让笨笨把花火抱在怀里,东星再次给花火上了个保险。

    笨笨刚才接到的命令是保护花火,所以如果不是花火被攻击,笨笨绝对不会出手,而且笨笨必定是和花火处于同一位置,也就是说,笨笨能为花火挡刀。

    重新出现的笨哥依然是那副又囧傻呆萌又透着点社会大哥气质的表情,身上丝毫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这是当然的,笨哥就算被分成三千六百块,只要花点时间也会恢复成原样,别说伤口了,连个疤都不会留。

    想要靠着笨笨来分析掉进那个圆环之后,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攻击,造成什么结果根本是不可能的,笨哥又是个无法交流的存在,除了变一变表情和听从命令,连最基本的信息交互都无法做到。

    深叶看着笨笨又一次出现,脸上的表情终于好看了一点:“笨笨没事?”

    东星知道,深叶是看见笨笨无事发生过的样子,期待浅雪也还安全。

    平时要是看见这两位秀恩爱,东星偶尔还会嘀咕一句秀恩爱,死得快。但是现在,东星甚至没法客观的告诉深叶,笨笨是个不死性的外挂存在,笨笨没事不代表浅雪也没事。

    “这不是明摆着的,我又没有第二个笨笨。”东星伸手拍拍笨笨比树墩子还粗的胳膊,笨笨一脸不明所以的保持微笑。

    坐在笨笨软软的肚皮上的花火看起来也松了口气的样子。

    几句话的时间过去,那个圆环又出现了,依然是笨笨的身体下方,似乎那个幕后黑手是盯着花火下手的样子。

    护卫们的眼睛都要瞪出血了,然而还是连敌人的头发丝儿都看不见,能看见的只有那个突然出现,然后眨眼间扩大的圆环。

    同样的招数都已经出现三次了,大家都有防备。

    圆环还没来得及扩大到能把笨笨给套进去的程度,笨笨从容的把花火递给给东星,从容的掉落进去。

    接住花火,东星目送笨笨落入紫色圆环中的黑色平面里。

    笨笨掉下去了,胳膊还是举起来的,保持着将花火举高高的动作,脸上还是那副笑容,就像沉入岩浆里的终结者,虽然掉下去的速度完全是自由落体。

    气氛无比怪异。

    “它没事吧?”花火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场面怪怪的。

    东星放下花火,又使出通灵术,然后笨哥又又又一次闪亮登场,将花火举起来,放到肩膀上。

    于是气氛更加奇怪了。

    敌人的攻击,和己方的应对,有种两个乒乓球初学者用“炒鸡蛋”式的发球以及接球动作互相过招的感觉。

    一种一言难尽的谁都奈何不了谁的僵持气氛,连浅雪还没找回来的悲伤都稍微平淡了一些。

    如果敌人只会这种在地上开个洞,等人掉进去的攻击方式,那未免也太沙雕了,尤其是笨笨的反复出场,有种沉默寡言版方唐镜的感觉,东星都能从笨哥一如既往的表情中脑补出“我跳出来啦!我又跳回去啦!怎么样?你打我呀!”的台词。

    气氛的僵硬似乎不止在东星这边。

    未知的敌人也突然不攻击了,圆环没有再度出现,从沉默的空气中,大家似乎都能读出对方的心里想的那句话。

    “怎么办?”11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大鱼人传说 祭鼎弃子逆转称尊 重生小屁孩开局单挑百米巨蟒 灵域逆天 弹指葬苍生,系统让我概念无敌 只想长生的我,被高冷师尊扑倒! 快穿之希望你更好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强 风水大医仙 无敌宗门:从召唤诸天强者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