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想要在火之城里找到苇米,对于不知道苇米住哪儿,没见过苇米的人而言很困难,但是对于东星来说就很简单了。

    不仅知道人家住在哪,而且还见过本人,身边带着好几双白眼,找不到人才是奇了怪的事情。

    苇米是带着两个徒弟出的火之城,看样子是要带着徒弟也一起去见见世面。这位大师出门居然全靠步行,身上穿的是火之寺的僧衣,两个徒弟看着就像是从城外往里运菜的农户,要不是见过面,东星绝对看不出这位就是苇米。

    东星这边一行人一路跟在苇米五百米外,走路去小城中参加这次盛会的人还挺多的,路上有好些的行人,还有运食材的商贩之类的,这么跟着是不会暴露的。

    一路跟着苇米,花火随意开了一下白眼,随后就忍不住感慨起来:“这位苇米大师身上带着好多忍具啊。”

    花火发出这种感慨也是很正常的。

    从白眼的视角看过去,这个苇米的僧衣下面,那就跟穿了一身鳞甲一样,只是每一片甲胄都是一片铁叶子,就这么随便看过去,这位老僧身上少说几百片铁叶子是肯定得有。

    忍界各种作战技巧无奇不有,木叶就有以投掷忍具闻名的忍者。比如之前的宇智波一族中就有很多擅长使用忍具的忍者,宁次的队友天天主要也靠着投掷忍具战斗。

    真要是需要大量忍具的场合,绝大部分忍者都会带着封印着忍具的卷轴,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用,主要是方便携带。像苇米这样,把忍具穿在身上,反正这是头一个。

    本来其他的护卫也看见了苇米身上的情况,也没觉得有什么过于特别的地方,但是花火一说,深叶也就多花了一些精力去看,这一看还真看出来一些细节:“苇米大师的身上,不止一层铁叶,有三层。”

    发现更奇怪的地方后,更多怪事就接连而来:“不对啊,苇米大师身上的铁叶都没有开刃,虽然薄,每片也有三毫米厚,没有开刃的忍具杀伤力会大减的。”

    东星和苇米见面的时候,苇米曾经秀过一手铁叶子投掷的本事,但是东星没有特别关注过苇米使用的忍具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听深叶这么一说,好像有点意思啊。

    “这种算是什么忍具?”花火在木叶反正是没见过这种忍具,大部分忍者村的制式忍具就是手里剑,苦无这些,再偏门一些的有双节棍,小镰刀,流星锤等等,不过这种梭子形状的铁叶是第一次见到。

    东星心说我也不知道啊,按说应该算飞镖,武侠里面孔方先生都能算作一种飞镖,但凡扔出去能伤人的投掷物分到飞镖里面肯定不会出错,但是忍界好像没有飞镖这个说法:“应该是苇米特制的忍具,只有他会用。深叶也说了,苇米带着的铁叶都是不开刃的,难道是因为是高僧,所以不想杀人?”

    稍微回忆了一下苇米扔出的铁叶的威力,东星自己都感觉这个猜测站不住脚。那种速度和力道的铁叶就算三个人叠在一起也该被一叶子射穿了,这还是苇米用来警示闯入院子里的人的,应该不是全力。

    乱猜肯定猜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很快苇米就用实战告诉大家,他的这些铁叶是用来干什么的。

    距离小城还有大约一个小时路程的时候,想杀苇米的人出现了。

    白眼发现了刀疤脸,苇米虽然没有白眼,但是他也发现了。

    此时路上虽然行人不多,但也还有一些,苇米侧头和身边的两个徒弟说了两句话,一片铁叶就从袖口处滑到手中。

    只见苇米手一抬,手中的铁叶带着破风声便朝着路旁的一棵大树上射去,随后就是n的一声脆响。

    东星这次刻意观察,看清楚了苇米的动作。那片铁叶子的确是不开刃的,边缘还有些圆润。

    但是这并不是因为僧人不愿杀生什么的,而是根本没有开刃的必要。苇米这随手一扔的飞镖,上面裹着风属性的查克拉,虽然查克拉量不大,但是非常锋利。

    难怪铁叶都不开刃,一是杀伤力根本不用依赖打磨开刃,二是这样将铁叶穿在身上,取用极其方便,速度非常快,不开刃就不会伤到自己,也不会影响苇米的行动。

    苇米一出手,他的两个徒弟就放开喉咙对着行喊:“忍者来杀人啦!大家快跑,往火之城里跑啊!”

    原来是苇米担心战斗误伤到这些路人,所以让徒弟疏散人群。

    一听说有忍者要拦路杀人,这些普通人哪还有心思去凑热闹,路上的人当即掉头转身,奔着火之城的方向撒丫子就跑,东星这一队一下子成了逆着的状态。

    刀疤脸那边的目标就是杀苇米,苇米要救这些路人,他们也不拦着,那两个苇米的徒弟为了救人帮不上苇米反而更好。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杀。

    树冠上蹭蹭蹭跳出来七个人,各个手里拿着一块平板盾,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的,另一只手中拿着刀,就这么举盾擎刀朝着苇米杀过去。

    这七人应该算是武士,手中的盾是刀疤脸知道苇米的能力,特地花了大价钱做的。这些盾苇米想要破开得花些力气,足够将这些本来从苇米的手上连一回合都不一定撑得过的武士变成能威胁到苇米的助力。

    苇米双手一抖,小臂上裹着的铁叶的最外面一层便落入手中,双手里一瞬间多了十七片叶子。

    这回苇米算是让东星开了眼。

    头一回见到丢飞镖不用手的。

    苇米的手的确还是发挥了一些作用,但是有不少铁叶根本就不是用手扔出去的,而是用身上的查克拉来驱动。那些查克拉说像是手臂也不像,功能更简化一些,没有那么些细节,更像是专门用来扔铁叶的特化型,就跟球发球器一样。

    这些带着点淡淡的金色的“发球器”,倒是让东星想到一个人。

    火之寺的主持地陆,这位看家的招牌本领千手杀,就是以查克拉构成的千手佛形象来攻击或者防御。

    苇米那些泛着金光的“发球器”估计就是从火之寺传承下来的招式,再结合他个人的战斗特点进行了一些简化,弄出来的东西。

    就是看着有几分触手怪的风采,所幸颜色是金色还发光,而且形态也不明显,所以不算太不可描述。

    这些查克拉构成的手臂让苇米投掷铁叶的效率和威力都有所提升,铁叶和盾牌相撞,居然能把那些水平不次的武士击退出去好几步。

    那些薄薄的铁叶居然被苇米扔出势大力沉的味道来。

    只是这些武士毕竟只是第一波跳出来吸引火力的,刀疤脸也根本没对这些人报什么希望。

    这批武士不成事,刀疤脸便带着小弟偷袭上去。这刀疤脸是个雷遁好手,一招雷遁刀就将苇米逼退,苇米身上那层金光也消失了。

    “这么多年,地陆的本事你还是没学会。”刀疤脸见苇米身上又发出金光,嗤笑一声:“哼,地陆的本事没学会,缺点倒是全都在。”

    刀疤脸再清楚不过了,地陆的绝学。来迎千手杀,说一声立地成佛不为过,几乎可以说是绝对防御,攻击的能力也是强大无比,但是有一点短板,那就是使出这招的时候必须身端法相,想要灵活的随意移动是不可能的。苇米没学到千手杀的威力,倒是把不能乱动的短板学会了。

    地陆因为千手杀的强大能力可以做到不动如山,但是苇米这招还达不到地陆的水平,他的术和地陆根本是不同的方向,虽然结合铁叶子和风遁,攻击的威力更剧,但是本体非常脆弱。

    “好强啊”深叶没法一眼看穿苇米的弱点,但是那些铁叶子的威力深叶却能很直观的看到:“苇米大师居然这么厉害,一片铁叶的威力居然那么强,而且能一次性投出那么多。”

    看着苇米身边又起金光,东星拍了拍深叶的肩膀:“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花火,苇米危险了,我得过去帮帮他。”11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葬天鼎 系统这么强,谁还修炼啊! 最强天道神偷 玄幻:仅凭一术,诸天无敌 问道飞升 穿越者的进化之路 我在星空学功法 兽灵王座 吞龙妖帝 魔女猎人从入门到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