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既然想到了,那就马上做。

    东星今天破天荒的没有在关店之后吃上一碗一乐拉面再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奔对面的烤肉店。

    就在烤肉店吃到日向家的晚餐结束好了。有些事情总得和雏田的家长说开了才能进行下去。谁都不是傻子,雏田不会听自己说就敢去绑定教皇,日足也不会对雏田的改变视而不见,倒不如把一切都说开了。

    顺带一说,一个人吃烤肉,一点都不孤单,反而开心的要死好吗,没有人会把自己辛苦烤好的肉抢走。

    烤肉吃的稍微有点撑的东星晃晃悠悠的回到日向家。

    “呦,现在就在练习了,干劲十足嘛。”东星和庭院里正在训练的两姐妹打招呼。雏田因为即将参加中忍考试的原因最近锻炼的很勤快。

    雏田很礼貌的鞠躬:“东星老师。”

    “你该不会是吃撑了过来的吧?这样怎么训练啊?”花火稍微用了一下白眼就看见东星肚子的状态了,吃下去的食物都快顶到嗓子眼了。

    东星本来也没打算现在就训练:“等会儿,我今天有事情找日足,帮我传一下话吧。”

    “那我先进去了。”雏田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转身进屋去找日足。

    嗯,果然还是雏田更乖一些,相对于妻子,能有个这样的女儿才更幸福吧。某种意义上日足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东星在门口等着:“小花火,这次可是有关你姐姐的事情哦,不要捣乱。”

    “谁会捣乱啊?还有你叫谁小花火呢?”

    想要逗花火炸毛很容易,只要明确的表示把她当小孩看就行了,

    花火炸了一下毛之后马上反应过来:“姐姐的事情?你准备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加深一下和你姐姐的关系呗,现在太疏远了。”没错,我想正式成为你姐的老师,到时候把塔罗牌给雏田,说不定还有机会给雏田觉醒一个替身也比较名正言顺,早点说清楚日足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拉倒也不至于半路出差错。

    我就是这个意思。

    花火刚刚稳定一点儿的情绪一下子又炸了:“你不准打我姐姐的主意!你这个变态流氓!”

    “东星老师,父亲让你进去。”雏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花火炸毛,说完话疑惑的走到花火身边摸摸花火的头发:“怎么啦?东星老师又说什么话气你了?”

    对于雏田而言,花火炸毛是常态了,自从开始和东星一起训练以来花火经常炸毛。

    没管两姐妹的交流,东星直接奔着屋里去了。

    屋里只有日足一个人在。说起来,雏田和花火的母亲似乎在她们还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

    “你来了。”日足坐在屋子里。

    感觉这样的日足看上去有些孤独呢。

    东星坐到日足对面:“这次来找您,主要是因为雏田的事情。”

    “为什么突然说起敬语了?”日足没有急着接话。

    “因为这次的事情很正式。”空条东星是打心里觉得很正式的,师徒传承不论在祖国还是日本都有很重要的地位。而且,收雏田做徒弟是他想要改变火影世界的第一步。有他空条东星的火影世界和没有空条东星的火影世界总要有些不同。

    “是吗...”能从空条东星的嘴里听到很正式这样的说法,还真的是有些奇怪呢:“说吧,什么事。”

    东星双手撑着膝盖,因为是正式的跪坐姿势,所以弯腰很容易:“请您允许我收雏田为徒。”

    东星这一句喊得贼有气势,把对面的日足都吓得抖了一下。

    收徒啊...

    我还以为你要求婚呢。

    日足记得自己当初见老丈人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状态,既视感很强。唉?不对啊,收徒也不对啊。

    “空条东星,雏田是日向家的长女,日向家族的成员有白眼这样的血继,又有对应的体术柔拳,足够雏田钻研一辈子了,你凭什么让雏田给你当徒弟呢?”日足已经说的很客气了,要不是看在最近东星给两姐妹陪练做的尽职尽责,效果也挺好。换成其他随便什么下忍敢说收自己的女儿做徒弟,那这个人早就被一百二十八掌加空掌从屋子里直接送到大门外了。

    空条东星知道这种家学厚实还死要面子的中年老男人是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答应的,所以继续劝说:“日足大人,请您耐心听我说完。”

    先打了个预防针,东星才继续:“我来日向家的时间不短了。似乎每次您说起雏田和花火时,都是把花火的名字放在前面的,您恐怕在心里对您的两个女儿已经有了不同的看法了吧。”

    日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东星,在日向家族里这不是秘密。花火切磋赢过雏田的那一天开始,花火就更受重视。尤其雏田当了下忍还是表现平平。

    “日向家族有宗家和分家之分。如果将来花火继承了您的位置,雏田就自动成为分家。雏田和花火都是您的女儿,相信就算是家族的传统如此,您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一个要戴上枷锁吧?”

    东星这话就有些虾仁猪心的意思了。

    笼中鸟的确不是什么秘密。分家在日足心中地位很特殊,因为日向日差的原因。他们兄弟二人,甚至他欣赏的侄子宁次都是因为宗家分家的传统才酿成悲剧。

    日足不觉得空条东星知道自己和日差的事情,但是这话的确是说到日足心里去了。

    “这和你收雏田为徒有什么关系。”日足声音有些冰冷。

    一个实力不怎么样的人却真的给了自己一些不切实际的期待,要是期待落空了,日足觉得自己可能得心塞好一阵子。

    东星显现出白金之星。日足坐的稳稳当当。

    “这个是白金之星,木叶的很多人都知道。”东星指了指自己的替身。

    “但是这不是血继限界。”

    “什么!?”日足一拍桌子,眼睛旁的血管突然鼓起。

    试图用白眼分辨白金之星是不是血继实属天方夜谭,可是日向家的人大体上还是最相信白眼,日足下意识的把希望放在了白眼上。

    “相信您也猜到我的意思了,我从来没说过这是血继。实际上,白金之星是我的替身。”东星知道,事情成功一大半了:“替身比血继更稀有,传承起来比血继要困难无数倍,事实上,当今世界拥有替身的人,估计只有我了。”

    “传承困难,但是可以传承,而不是只能靠血缘。你是这个意思吧?”日足沉声,充满压迫力的白眼死死的盯着东星的眼睛。

    “没错,如果雏田当了我的徒弟,我自然有办法帮助雏田觉醒替身。”虽然还只有塔罗牌,但是有系统在,未来总有让雏田觉醒替身的方法。

    日足很快冷静下来:“那又怎么样呢,雏田多学会一门秘术也不能摆脱她是我的女儿的事实,你就算让雏田成长了,让她比花火更强,她们两个总有一个会成为分家。”

    这是最后的一步:“您觉得,如果雏田成了一个影级强者,比如三代大人或者自来也的徒弟,还需要受到所谓分家,宗家的约束吗?”

    日足皱着眉头:“自来也的徒弟勉强够资格摆脱这种命运,还要看自来也是不是愿意把所有的本事倾囊相授,自来也的徒孙可不够。”

    “雏田还小。”东星站起身来,他改变火影世界的决心可是认真的:“等到你开始为把宗家的位置传给谁而头疼的时候,我说不定已经比三代更强了。”

    日向日足也站起身来。

    虽然听起来是实打实的一句空话....不过这个替身的确有可取之处,空条东星修行时间不长,实力却不俗,也不是完全不可信。最关键的一点在于,日差和宁次的悲剧,再也不想看见第二次了。

    值得一试:“既然如此,雏田就拜托你了。”

    日足的眼中,此刻空条东星的双眼灼热的如同火焰。

    </br>

    </br>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刀剑九州录 歌武新纪元 超纬战记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绝世妖帝 魔法少女餐厅 天庭签到,混在公主寝宫 道武猎天 请叫我奥术师 南宋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