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回去的路上气氛不太好。

    在得到碧荒肯定的承诺之后,岑行戈本应高兴才是,可他却是控制了很久才能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

    后面的路他和碧荒牵着手,回家的路不算好走,只不过碧荒走过的地方总能够碾平地上凸起的山包,在留了一地的碎石粉末之后,硬生生的开辟出了一条平缓的道路。

    岑行戈闷头往前不说话,碧荒也跟着在沉默,一路上就听到碧荒踩碎石子的“咯吱”声,碎一颗,岑行戈的心就一抖。

    仿佛被踩碎的不是石子,而是他被打爆的头。

    忽然,碧荒的脚步停了下来。

    岑行戈一下子没拉动,反而被稳如泰山的碧荒带得往后倒退了几步。

    他还没站稳,就先问起了碧荒,“怎么了?”

    碧荒垂眼不看他。

    “脚累了。”

    岑行戈愣了一下,他越过碧荒娇小的身躯看到了后面一路和地面颜色不一样的,属于石子碎掉之后的粉末,抽了抽嘴角。

    “……这是挺累的。”

    “那么你要背着我走吗?”碧荒偏头看他,眼里是温柔的笑意。

    岑行戈的心在这一刻忽然就安定了下来,随之而来的就是陡然被调戏的羞怯和酥酥麻麻的痒。

    他哼唧了一声,动作却比什么都快的蹲到了碧荒的身前,“那就背呗。”

    等了一会儿没见后面有什么动作,他不禁催促道,“快点上来!”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视线却突然被柔滑顺直的黑发所遮挡,然后——

    一个轻如蝉翼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蜻蜓点水一般,却让他的心头泛起了无法平静的涟漪,他张嘴正待说什么,就感觉到了背后忽然一暖,碧荒趴在了他的背上,双手从后面伸出来搂住了他的脖子。

    岑行戈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是没有过更加亲密的动作。

    可更多的时候,他在贴近碧荒的时候,向来是他主动的抱她、亲她,而这些亲密的举动,在碧荒身上所得到的反馈都更像是无所谓的放任,所以他会因为碧荒的一举一动而心生慌乱和不安。

    可是今天,在他以为自己惹怒了碧荒而无比忐忑的时候,收到了他们成亲以来的第一个来自碧荒主动的轻吻。

    哪怕只是额头而已,也足够他的脑海中炸满了烟花。

    岑行戈的嘴角抑制不住的疯狂上扬,恨不得背着娘子绕着田野狂跑十几圈。

    他双手穿过碧荒的腿弯,腰间还坠了个大包袱,是今天买给碧荒和祖母的东西,喜滋滋的把娘子往上一提——

    “咚”的一声,泰山压顶的巨力让他非但没有把碧荒背起来,反而自己往前摔了个大马趴,更重要的是,他还带着他背上的碧荒也砸在了他的身上。

    一瞬间,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了位的痛苦让他的脸色扭曲。

    碧荒沉默的从岑行戈的身上爬起来,扶着岑行戈在路上坐了起来,难得心虚的她声音都再度柔和了几分,“相公,都怪我,是我太重了。”

    正龇牙咧嘴揉着自己胸口的岑行戈闻言立马不揉了,他硬生生的把痛苦都被表情压了下去,挤出了一个轻描淡写的没事人表情,“娘子你一点都不重的,是我刚刚脚下打滑,没摔着你吧?”

    忘了把自己的重量收回去的碧荒以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了岑行戈一眼。

    看到后面的石头了吗,你的下场差点就变成这样了。

    岑行戈毫无所觉自己差点也变成了一团碎末,还在心里想娘子这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是刚刚的话说得哪里不对吗?

    他想到了祖母似乎是说过,绝对不能说女孩子重,不能说她胖,也不能说她难看,哪怕是事实。

    所以哪怕娘子把他都压趴在地上了,他也要使劲儿夸,疯狂赞美!

    “娘子你身形纤瘦,是我所见的形体最为完美的女人,我都担心一阵风过来就将你吹跑了。全怪我脚下不稳,害得娘子跟着我摔倒了。”他捧起碧荒的双手,眼里写满了真挚和心疼,“让我瞧瞧,摔着哪儿了没有。”

    碧荒腼腆一笑,收下了岑行戈的夸赞。

    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喜欢听人夸自己的,哪怕她是一棵树,也是一棵雌株。

    “我只是想说,相公你还是过于柔弱了些。”

    过于柔弱了些……

    柔弱了些……

    岑行戈看了看自己身上结实的肌肉,一个人能撂翻十几个壮汉没有问题,他想从碧荒的眼里找出说笑的痕迹,但是遗憾的是,没有。

    碧荒是十分认真的觉得岑行戈很是柔弱。

    所以她一锤定音:“所以接下来的日子,相公便跟着我强健体魄吧,还有读书科举也不能落下。”

    岑行戈:???

    强什么体?

    读什么书?

    他呆呆的看着碧荒精致的眉眼,哪怕是说着这样魔鬼的话语,她也像是仙女一样的温婉清美,让岑行戈强硬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可是,我得养家。”

    碧荒的眼神顿时一凛,“赌坊的话,相公就不要再想了。”

    她想过了,既然已经决定和岑行戈过完这百年,那么从现在起,他就要强健身体,能够多和她在一起几年就多几年,而且这百年,也不能让他得过且过,她会帮着他站到高处,看最好的风景。

    ……

    岑行戈垂着头跟在碧荒的身后,像是一棵被无情的风雨打得树叶七零八落的可怜幼苗,蔫头耷脑的。

    看得门内的岑老夫人都愣住了。

    拉住碧荒问,“他怎么了?”

    碧荒正准备解释,就听到岑老夫人不屑的冷哼,“赌钱输了?”

    碧荒:“……”

    “不是,我方才说相公过于柔弱,太过直白或许伤到了相公的心。”碧荒有些愧疚的开口。

    岑老夫人沉默了。

    半晌才眼神诡异的从差点被看得炸毛的岑行戈身上收回视线。

    “那你怎么想?”

    碧荒笑笑,“我想让相公日后跟着我强健身体,还要让他每日学习考上状元。”

    岑老夫人呆了一刻,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她拍拍碧荒的肩膀,认真道:“你果然是祖母的好孙媳,今晚祖母给你做好吃的!”

    然后又笑了起来,将手背在身后挺着背,心情十分愉悦的转身进了厨房。

    留下碧荒有些莫名的站在原地,祖母这反应怎么这么奇怪呢?

    但是,这样看的话,祖母是支持她的吧?

    岑家有两张摇椅,在碧荒来了之后就变成了三张,通常农人都是农忙的时候白天在地里做活,农闲的时候也会想办法在县上地主老爷富人家里做些活,做完了活就直接睡了,第二天醒来又重复前一日的忙碌。

    像岑行戈这种常往县里跑却不是做活,反而往赌坊酒肆钻的,被挂上个游手好闲的名号也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了。

    再加上农家多只食早中两餐,却没得岑家这般还行三餐制的,这一切当然不会被村人挂在是勤快又和善的岑老夫人头上,只会更加深刻的觉得岑行戈就是个好吃懒做的。

    那摇椅就是证据。

    在炎炎夏日,整个人瘫在摇椅上面,扇子一晃一晃的送来凉风,再来一碗冰镇的绿豆汤,别提多美了。

    只是今天晚上,岑行戈洗完碗筷屁股还没碰上摇椅边呢,就被碧荒轻轻一脚将摇椅踢开了。

    若不是他反应很快,差点就又摔下去了。

    自从他娶了娘子,什么英明神武俊朗非凡都离他远去了。

    他就是一棵风雨中顽强生长的可怜小树苗。

    “相公,刚用过饭,腹中食物堆积,于胃腹无益,相公还是起来走走罢。”

    岑行戈抹了一把脸,露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娘子……”

    对此,碧荒只是微微一笑,“千金难买寸光阴,相公,慢走的同时不妨读一下书?”

    “可是,我们家里没有书。”岑行戈在心里佩服自己的聪明机智,自从上次碧荒提了一次让他读书的话之后,家里所有有字的东西都被他藏了起来。

    碧荒声音轻柔的安慰他,“没关系的,在镇上为祖母挑选礼物的同时,我也为相公挑选了一份。”

    岑行戈嘴角一僵,目光呆滞的看着碧荒将一本《幼学琼林》递到他的面前。

    “我查阅过了,这本书用来启蒙再好不过,相公,走吧,我陪你一起。”

    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么样呢。

    只能悲愤的接过书。

    这书他三岁的时候就能倒背如流了,现在都及冠了还被娘子逼着念!

    不过有娘子在身边陪着,倒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岑行戈叹了一口气,就当做是哄娘子开心吧。

    这样一想,似乎感觉还不错?

    ……不错个鬼啊!

    在被第十个眼神诡异的村人身边经过之后,岑行戈脸颊燥红,他“啪”的一声合起书,就想要气冲冲的回家去。

    然而抬头看着娘子鼓励又赞许的目光时又立马退缩了回去。

    他、他只是不想让娘子失望而已!

    一个好男人,做一些哄娘子开心的事情又怎么了!

    他只能割地让权,义正言辞的提议,“娘子,我们去田埂边走吧,这里人多眼杂的太影响我读书了!”

    碧荒想了想,拍板同意了。

    岑行戈迅速上纲上线,“我们还能去看看昨夜的稻苗长得如何了!”

    “约莫已经长出来吧?”碧荒不确定道。

    ……娘子你冷静!

    什么样的苗苗能够一天之内就从种子长成苗啊!!

    他想了想一刻钟不到就长出芽的速度,诡异的沉默了。

    好像……也不是不能够?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