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因为在不合时宜的场合做出了不合时宜的行为,岑行戈被自家祖母无情的赶出了碧荒的身边,被强令要求去上山砍柴,在砍完一旬的柴火前不准下来。

    而碧荒则是在岑老夫人的陪同下准备去找里正说一下地的事情。

    里正家里同样是有地的,这次的空壳灾难同样未能幸免,但是比起其他除了种地几乎没有收入来源的家庭,里正家有一个在县上念书的秀才儿子,每月皆有廪米可供家中,是以在接待岑老夫人和碧荒的时候还算是平和且淡定。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会为在这村中出了大事本就繁忙的日子里不请自来而高兴。

    “我说近日村中刚出了事这喜鹊今儿一大早就开始叫唤,还以为这畜生哪里出了毛病,却原来是岑家婶子来了,您快坐您快坐。”里正夫人张氏是出了名的长袖善舞,她将岑老夫人和碧荒迎了进去,一张脸上的笑容比花还盛。

    “这是行戈刚娶的媳妇吧,瞧瞧这小模样俊的,天仙也差不离了,婶子好福气。”

    好听的话谁不喜欢,哪怕是知道不过是客气的场面话,却也让岑老夫人脸上的表情更加柔和了起来,“哪里,都是他们自己的造化而已。”

    却也是受下了好福气的夸赞一说。

    相互寒暄一番之后,就该说到正事了。

    “不知婶子今日来是有何事?”

    “承业可在家中?”

    岑老夫人所说的承业,自然是里正钱承业了,整个钱家村,大概也就五年前救过一村子人的岑老夫人能够直呼他的名姓了。

    “在自然是在的,只是方才拿了我家小子寄的信回来,这不正在里间回信呢。”

    张氏带着笑意的话里满是骄傲,这年代的女人,能够依靠的不过就丈夫与儿子,能够嫁给个识文断字的人,自己的儿子也考上了秀才,这是张氏足够骄傲的资本。

    同时也是为了给岑老夫人提个醒,虽然说几年前曾有恩于他们,可现在有本事的人是他钱承业一家,而不是她一个孙子孙媳都靠不住的老人家。

    若不是什么要紧事,大家都忙着找出路活命,就不要来烦他们了。

    岑老夫人叹了一声,“承业倒是娶了个好媳妇。”

    碧荒眉头微蹙,她其实并没有听懂这些对话里的机锋,但是她能够感觉得到张氏的心里并没有话里所说的那样欢迎她们。

    她偏过头看向岑老夫人,岑老夫人头也没回,却伸手准确的拉住了她,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她听不懂,张氏却是听得懂的,她的身子僵硬了一下,强笑道:“婶子这是哪里的话?”

    岑老夫人没有接她的话,语气淡然却带着不容反抗的意味,“去叫承业出来吧,事关村里所有人的命运,这件事情你耽搁不起。”

    张氏近乎勉强的笑了笑,“承业他现在真的不空……”

    “谁说我不空?”威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里正掀开帘子从里间走了出来,颇为不满的看了一眼张氏。

    张氏心里一惊,却还是笑着朝里正迎了上去,“我这不是看儿子寄了信回来,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看你颇有些着急就不想打扰你吗?”

    里正垂着眼看她,直看得张氏瑟缩了一下才收回视线,转头将目光投向了淡然站在门口的祖孙二人。

    他的视线在岑老夫人身后站着的碧荒身上扫了一下,心里大概明白了这是谁之后就挪开了眼,对着老夫人的态度尊敬又郑重。

    “岑婶,拙荆不懂事,还望您不要怪罪。”

    岑老夫人摇摇头,“承业,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您请说。”

    “碧荒,过来。”岑老夫人将碧荒拉到了前面,“这件事情就由我的孙媳妇告诉你吧。”

    碧荒落落大方的走到岑老夫人的身边,对着里正微微颔首,“里正。”

    里正这才正眼仔细瞧向这个姑娘。

    正如张氏所夸奖的那样,碧荒的这身皮囊无疑是完美的,是一种毫无瑕疵的绝世之色。

    别说在这穷乡僻壤,就是岑老夫人在京中曾见过的所谓的第一美人也没有这样的好颜色的。

    除了容貌之外,碧荒更为突出的是那通身的气质,举止不凡,清尘脱俗,万事万物仿佛都不在眼里,又仿佛全入她眼底,行动间都好像冒着仙气。

    里正在感叹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岑老夫人所说的正事,“不知姑娘可否告知一二?”

    “叫姑娘便见外了,里正既是父母官又是长辈,叫我碧荒便是,此次前来,确实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告知,前日村中草木之变碧荒也知得一二,谷出空壳虽是祸事,却也并非无解。”

    里正的表情变了变,慎重了许多,“愿闻其详。”

    “我曾在山中寻到一物,同为稻谷,却能在一年内长出两茬。”

    “这怎么可能。”不等里正说话,张氏就忍不住开口。

    这次的水稻之祸,他们家的为了整个村子的人,忙得头不点地的,虽然之前说他不空有推脱之意,可实际上里正这些天是真的一点也不轻松。

    他们家是没有缺粮缺赋税的担忧,可她男人偏偏是个爱操心的。

    为了能够使得村人在这场劫难里能够顺利度过,里正连夜里就去找了党长商议此事,看能否在邻村处借下一些稻谷足以交赋税便是,待来年收获了再多加一成还他便是,只是这饥荒之年刚过,每家每户都将粮食藏着掖着,任是谁也不肯与之相借。

    里正只好另寻他法,给了在县中读书的儿子去了信,问能否在县中的米铺购买些稻谷来应对接下来要交的田税。

    他是里正,自然要对他们这整个村子的人负责,要知道在发现田里稻子全是空壳的时候,当场就有几个承受不住要寻死觅活的。

    他没了法子,只能给村民下了保证,告诉他们他定然会想出办法来解决。

    为此,里正这两天几乎彻夜未眠,而作为里正夫人的张氏,为了给自家男人解忧,也很是愁了许多天,也想了很多办法,她自认比这村里的无知妇人要见识得多,却从未听过能长两茬的稻子。

    对于这种不信任的质问,碧荒浑不在意,只微笑着反驳,“有时候自认为不可能,不过是自己的无知罢了。”

    这几乎是打着张氏的脸说她没见识了!

    被个小辈闹了个大红脸,张氏当场就想要反唇相讥闹将回去。

    却在抬头的那一瞬看到了里正脸上沉思的表情。

    她心里一凉,她家男人不会真把这小丫头片子的话听进去觉得她没见识了吧?!

    她不高兴的瞪了一眼里正,却没想沉思中的男人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只能气冲冲的掀了帘子进了里间。

    实际上里正并没有想这么多,他正在思考碧荒所说的能长两茬的稻子。

    见里正并没有立马否定,碧荒趁势继续开口,“这稻子四月播种,七月便可收,八月之时再来一次茬种下去,十月就可收获,现在正好是八月,若是劝说大家种下这稻子,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

    里正这时终于开口了,他也意识到碧荒说的这种稻子无疑是现阶段能够救民于水火的最佳方法。

    应该说不仅仅是救了钱家村,更甚者说是改变了整个大庆也不为过。

    一年产两期,那便是多了一倍的粮食!

    在这一刻,里正想了很多,岑老夫人同样也想了很多。

    若是这稻子果真能能推广……

    军中的粮草也不会再缺,几乎是解决了行军之时的最为重要的粮草问题。

    只是这一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碧荒所说的却有其物。

    “你知道光凭你一人之言,口说无凭之下我是不可能让全村的人都去种这个稻子,若是稻子在十月无法丰收,抑或是死在了寒冬腊月,那么只会让经受过打击的村民彻底绝望。”

    “所以我另外有一个法子,不知可行不可行。”

    “先说出来一观便知。”

    于是碧荒就先是以租借的名义向村人借田,等到了十月收获之日再将收获的稻子以租钱的名义交予村人。

    这个方法不可谓不好,里正眼中异彩涟涟,若不是还不能确定这稻的真假,怕是已经喊上一声救苦救难观世音了。

    反正对于收了稻子的村人来说,这田在冬日里本就不可用,借便借了,还有租钱可拿,何乐而不为呢?

    里正拍板定案:“这事可为!”

    “只是这么多的田,你即便是拿了去,又如何能忙得过来?”

    须知插秧这活,便是成年男子一天也只能种上一亩,更别说碧荒和岑老夫人两个弱女子了,至于岑行戈,那小子放荡不羁的模样可不像是个挽起裤腿在田里插秧的。

    碧荒只是微笑着摇摇头,一脸的神秘莫测,“至于如何播种,便不用您担心了。您只需确保这些田能够让村人交予我们表示。”

    里正表示没问题,正欲与碧荒再仔细探讨一下这新稻的问题,却见面前一直浅笑从容的碧荒倏忽变了脸色。

    在他和岑老夫人都未能反应过来之时忽然就转头冲出了里正家里。

    岑老夫人跟着往外一看,眼睛忽然睁大了几分,“那边的方向……”

    “是后山。”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