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直到钱林睁开了眼睛,林婶无与伦比激动得眼泪都快下来的握着碧荒的手表达感谢,岑行戈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似乎,娶了个,十分不得了的娘子。

    等碧荒微笑着将喜极而泣的林婶哄回去了,出门一转头就看到了以一种极为潇洒的姿态斜靠在门前的岑行戈。

    一条腿弯曲的踏在靠着的门沿,一条腿往前抻着,这种模样其实是十分没有体统的,若不是他脸好,怕是真被人打上流氓混混的名头也无可反驳。

    见到碧荒出来了,岑行戈一把扯下嘴里叼着的草茎往地下一扔就站直了。

    “好了?”

    “好了。”

    “行,那我们回家吧。”

    碧荒笑着点点头,与岑行戈并肩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岑行戈忍不住问她,“三日醉,真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不是三日醉,是黄石木。”碧荒纠正他。

    岑行戈嘴角抽了一下,“两者区别在哪里?还是三日醉的毒你不能解?”

    “区别还是有的。”碧荒认真的想了想,“在不确定三日醉完整的配方之前,如果它的全部用料都属于植物,那么我就能解。”

    岑行戈想到几乎已经被宣判死刑又睁开了眼睛的钱林,心里信了几分,但是还是要逗她,“说大话可是容易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

    岑行戈沉吟片刻,“比如……没有晚饭吃?”

    碧荒眼睛微微睁大,较之常人更加水润透彻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不知怎的,岑行戈竟是看懂了她的意思——

    你这个魔鬼!

    他忍不住想笑,然后就看到了碧荒难得的憋了一下吐出一句,“你太坏了!”

    毫无威慑力的话语细细软软的让人心动,于是岑行戈笑得更加大声了。

    也许是因为乐极生悲,他专注的看着自家娘子生动的模样,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藤蔓在脚下一缠,一个收紧往后拽的力道就要让他摔个大马趴。

    幸亏岑行戈及时反应过来,在空中一个后翻,落地的瞬间另一只脚恰好的踏在藤蔓之上,感受到脚下力道一松,岑行戈才郁闷不已的低下了头。

    结果怎么看就只是路边的普通树藤而已。

    “见了鬼了……”

    “因为你坏,所以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这是碧荒新学到的一个词。

    所有不能理解,或是无法解决的问题,这个世界的人,都喜欢归咎于老天爷。

    就连林婶向她道谢的时候,说得最多的一个词也是“老天保佑。”

    岑行戈知道见好就收,也没再逗她,而且逗碧荒真的不容易,你说多少她都是一副我看着你随便你做什么我都可以接受的温柔淡然的模样。

    直到他发现碧荒唯一重视的事情——吃!

    也就开始了偶尔逗她一逗。

    虽然没再逗她,但碧荒还是十分认真的跟他说,“我没有在说大话,我说的都是真的,全天下只要是与花草树木有关的,我全部都可以解决。”

    那小模样,骄傲又自豪,看的岑行戈心痒痒的。

    他没说信还是不信,只是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只是后来碧荒才知道,那天晚上岑行戈神神秘秘的拉着岑老夫人出去,问她究竟是不是岑老夫人在哪里骗的一个隐士神医家族的人的,被发现了会不会把碧荒带回去他们还做什么动作云云,害得岑老夫人年纪一大把了还要劳筋动骨的把人给收拾了一顿。

    还没踏进家门的时候,岑行戈就发现碧荒的速度不着痕迹的加快了几分。

    他鼻翼翕动了几下,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炙烤的味道,再一看碧荒,已经迫不及待的跨进了家门,几步就走到了灶前,正眼巴巴的看着锅里已经变成金黄色的鱼。

    “祖母,这哪来的鱼?”岑行戈好奇的探头看了一下,这鱼还挺肥。

    “别人送的。”岑老夫人给煎鱼翻了个面,语气轻松,“还有其他的东西,桌子上那块布你看着有时间找人去给你娘子做件衣裳,碧荒该是不会的?”

    碧荒点了点头,“我不会做衣服。”

    她一想这样会显得自己没用,又说,“但是我会种地。”

    “没关系,我们家行戈能赚钱,不需要你做这些事。”岑老夫人笑着安慰了一句,明显是没把碧荒说的种地当回事。

    碧荒也不解释,毕竟很多事情是眼见为实的。

    “对了,那地的事情可是解决了?”碧荒问。

    岑老夫人表情都没变,笑着将两面金黄,看上去就引得人十指大动的煎鱼盛上了盘,“也没什么事,就是那丫头在夫家过得苦了,就想回来讨点好,一时走错了路而已。”

    她轻描淡写的略去了在里正家里她是如何不带一句威胁的让钱芳崩溃最后大哭的道出真相的经过,只招呼着碧荒和岑行戈上桌吃鱼。

    这鱼比看上去更加的好吃,用筷子破开鱼皮,就有油汪汪的橙色溢出来,岑行戈挑了挑眉,大早上还告诉他家里没米了,这油用得倒是半天不心疼。

    外酥里嫩的煎鱼瞬间就俘获了碧荒的味蕾,她几乎是半眯着眼无比享受的咽下了第一口。

    “喝口汤,这鱼太干了,易上火。”岑行戈递给她一碗汤,叫她喜欢,忍不住开口,“这煎鱼算是祖母的拿手菜了,她以前只会做这道菜,那可真真算是研究透彻了,这还算不得鼎鼎好吃,若是再加上番椒,更是鲜香爽口。”

    番椒?

    一听到好吃的就竖着耳朵的碧荒在得到的知识里里搜寻了一遍,恍然。

    所谓的番椒,就是辣椒而已!

    曾经植物星上有一株小辣椒,脾气火爆,老是和别人打架,每次都需要她去调节。

    碧荒眼里闪过了一丝怀念,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在院子里种一株辣椒才是。

    只是她虽然什么都能种,也能让植株一秒生长,却也无法凭空变出种子来,她感受着嘴里已经足够鲜嫩的鱼肉,默默的想,有时间一定要多出去走几圈,把所有植物都看个遍。

    “只是这番椒,哪里有呢?”

    岑行戈不说话了,“我在画本里看的,有没有都是两说。”

    碧荒直觉他在撒谎,却想不出为什么,因为番椒很难得?

    只有岑老夫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认真的告诉碧荒,“这番椒,是外邦上供而来,只有在京城才有。”

    “相公,我们可以去京城吗?”

    岑行戈先是被这句相公叫得肩膀一麻,随后就警惕的看着一脸期待的碧荒,“去京城做什么?”

    碧荒一脸恳切,“我想要番椒。”

    岑行戈瞪了一眼岑老夫人,在岑老夫人看热闹一般的笑容下开始满嘴胡扯起来,“番椒那是皇帝才能吃的东西,就算我们去了京城也吃不到的,而且京城里全是人,人挤人的,你买个东西人群里走一圈就没了,就算得了番椒你会被挤没的,乖,咱不去了。”

    碧荒不看他了,他就是在应付她。

    “祖母,我怎么才能拿到番椒呢?”

    岑老夫人给她出了个主意,“你可以让行戈当个大官立个大功,然后让皇帝赐给他就是了。”

    眼见着火要烧到自己身上了,岑行戈不淡定了,他一把放下筷子,一句“我吃饱了”就准备脚底抹油开溜。

    “站住。”

    岑老夫人不紧不慢却不失威严的话让岑行戈下意识的就停下了脚步,然后一转头出看到了碧荒亮晶晶的眼睛。

    “你这就叫疼媳妇吗?你媳妇就这么一点小要求你还不满足她,说好的百依百顺?”

    岑行戈一阵的头疼,“可这不是小要求。”

    “相公我知道怎么当大官,只要你考上状元就可以和皇帝见面。”

    她所有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都是从私塾里的柳树那里得来的,耳濡目染之下明白念书考取功名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她眨眨眼,认真又诚恳,“所以相公,你去读书考取功名吧。”

    “读书很难的,我一定不行,我只是个赌中好手而已。这样吧娘子,等我从赌场赢了大钱我就从镇上给你带好吃的,比这钱家村的好吃数倍。”

    碧荒摇头,“这不仅仅是为了我,等你有了功名当了大官,就可以带祖母离开这里过好日子了。”

    嗯,这句话这么说肯定没错,那些私塾里的人在被问到为什么念书的时候就有人这么说的。

    岑行戈愣了一下,声音有些低,“我可以多赚点买个丫鬟回来。”

    他想到这五年的时间,祖母由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变成了农家的普通村妇,他不是没想过买个丫鬟回来,都被祖母以“村妇就该有村妇的样子”为理由堵了回来。

    他的祖母,他的娘子,都不该过这样的生活。

    他何尝不想让祖母过上好日子。

    可祖母给他的选择就两个,离开她去京城,或留下来陪她当个农人。

    他扯了扯嘴角,扯出一抹笑,“地确定是我们的了,那我还是早点去将稻子收了吧,再晚仔细发霉。”

    “割稻的话可以不用去了。”碧荒忽然说。

    “这些稻子,里面都是空壳。”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