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这个年代的男女成家,不像是他们植物星,只要两个看对眼了,把根种在同一片土地上,然后受花传粉,也不用向谁宣告,闻着那花粉味也知道他们俩在一起了。

    结婚礼仪,需要采纳、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迎亲整整六个步骤。

    在交换庚帖的时候,关于自己的生辰八字,碧荒犹豫了很久才把自己的年龄暂定在十六岁然后反推回去的,这个世界的女子十五成年,她可不想顶着个小孩的名号嫁人。

    为此,时间已经太过于久远,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大年纪的碧荒难得的红了脸。

    感觉自己装嫩草了呢~

    当然她的脸红是被人当做新嫁娘的羞涩了。

    由于碧荒已经没有了家人,再加上农家人对于有些规矩也不是太在意,岑老夫人将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设作碧荒出嫁前的闺房。

    聘礼也是有的,早在这定好的黄道吉日前几天,岑老婆子就将一对水头十足的玉镯子套上了碧荒的手臂,碧荒在阳光下盯着这翠绿的玉镯子看了好久,显然是十分欢喜的。

    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有岑老夫人请来的婆子来为碧荒换衣服开面。

    只不过那婆子看着碧荒那简直比玉还光滑的脸面,半天没找着能下手的地方,才讪讪的开口,“姑娘这是开过脸了?”

    碧荒心里慌张了一秒,她不是正经的人类,身体是幻化而成的,最是完美无瑕,别说是什么疤痕伤口,就连毛孔都见不着一个,至于脸上的绒毛,更是没有了。

    她只能镇定的淡淡一笑,“婆婆待我如亲女,昨夜与我交谈成亲事宜之后,亲自为我开了脸。”

    这样说,也说得过去。

    毕竟一般人家,都是母亲亲自替女儿梳头开脸,教她夫妻间的事情,也就这姑娘可怜没了父母,才请了她过来。

    那婆子点点头,一边叹着这样美的小娘子有谁不喜欢,一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却想了半天想不出来。

    干脆便不想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既如此,那便换上喜服吧。”

    看到喜服之后,婆子心里又是一阵的发酸。

    衣服是用岑行戈全部的赌资,由他自己亲自去镇上请的绣娘夜以继日赶制完成的,大红的缎子,精致的绣样,在这十里八村的都是头一回见。

    哪家成亲不是自己扯两块便宜的红布缝出来的?

    偏他岑家,孙子好赌连家产都快输没了,还舍得给媳妇置备这样好的嫁衣。

    怕是这传出去,整个村子里的姑娘都该嫉妒了。

    就连她,孙子都能成家了,看到这衣服也是忍不住心里泛酸。

    她只能安慰自己这岑行戈不作为,就算这姑娘现在得了好,嫁的人酗酒好赌,为了补贴家用,这美娇娘也早晚得变成黄脸婆,也幸好她没瞧着碧荒手腕上那一看就十分珍贵的镯子。

    这样想着,那婆子才重又欢喜起来,也是碧荒这一张脸着实得天独厚了些,抹了些胭脂唇脂她就省时省力的将盖头给她盖上了。

    “姑娘,这盖头可别掀,得等晚上你家相公亲自来。”婆子嘱咐完了就出去了。

    碧荒自然是乖巧的点点头。

    反正她掀不掀都能够看到外面。

    花草树木皆可为她眼。

    她能看到来往宾客或真心祝福,或眼带鄙夷。

    她能看到辛苦往来于厨房与前厅,忙得像一个停不下来的陀螺,却带着灿烂笑容的岑奶奶。

    也能看到即将成为他丈夫的岑行戈,一身红衣喜服神采奕奕。

    所有的一切,好的或是坏的,在随处可见的花草耳目下,无所遁形。

    “祖母。”岑行戈突然从后面做贼似的钻进了厨房里。

    厨房里正忙得热火朝天的,倒没人注意到岑行戈。

    岑老夫人一个眼刀扫过去,看了看四周之后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才朝着岑行戈走过去。

    “你进来做什么,出去出去,别惹得一身油腥,晚上碧荒嫌弃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岑行戈不在意他祖母说的话,他把岑老夫人拉到屋后的那棵老树下面,四下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愁眉苦脸的开口,“祖母,我觉得我可能是病了。”

    碧荒的指尖颤了颤,抬头隔着红盖头直直的看向了屋后的老树。

    岑老夫人一惊,忙上下其手将岑行戈检查了一遍,“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岑行戈一脸难受的开口,“我这心从昨天开始跳得就不似往常,跟钻了个兔子似的,恐是有心疾啊!”

    岑老夫人:“……”

    通过老树偷听的碧荒:“……”

    岑老夫人面无表情的给了孙子一巴掌,“你这壮的跟头牛似的,装什么病!”

    岑行戈眼一瞪,“祖母,您这是一点都不关心我!”

    岑老夫人对她这倒霉孙子实在是无奈了,“行了,告诉祖母,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岑行戈一下子就扭捏了起来。

    “就……昨晚呗……”

    “昨晚什么时候?”岑老夫人狐疑道。

    “就……就……”

    “你再支支吾吾的浪费我时间,信不信就算你今天成亲我也会在你洞房前拿鞋帮子抽你?”

    岑行戈被这话一噎,干脆破罐子破摔的直接说了出来,“就是昨晚看了你说的婚前必须要看的书以后!”

    岑老夫人眉毛一挑,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说完话羞得满脸通红的孙儿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什么好笑的!我现在浑身血脉逆行,说不定我都要走火入魔了!”岑行戈顿时恼羞成怒了。

    岑老夫人不急了,难得看到一向成熟的孙子露出这样小孩子气的模样。

    笑着笑着岑老夫人就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从十五岁的时候就跟着她到了这山野荒村,身边也没得个男性长辈教他这些,若是不跟着她来吃苦,早就有通房丫头教授他这些,哪还会像现在这样,毛头小子一样急得不行。

    “若是觉得难受了,今晚就和碧荒分开睡便是了。”

    “不行不行!”岑行戈二话没说的就拒绝了,言辞坚决,“哪有新婚夫妻就分开的,一点心疾而已,我受得住!”

    岑老夫人好笑不已,“可还走火入魔?”

    “练武之人,经脉受损乃是兵家常事。”岑行戈打肿脸充胖子。

    “那么你现在就去打个坐冷静一下,准备拜堂吧。”

    岑行戈脸上再次充血。

    拜堂?

    那还怎么冷静?

    怎么冷静!

    ……

    书?

    碧荒疑惑的眨了眨眼,想起了昨天夜里岑老夫人确实扔给了她一本书,想到不认识这个世界的文字,她就去搜寻知识去了。

    却没想到这附近的人识字的别说植物了,就连认字的人都没几个!

    最后还是在遥远的镇上私塾里的那棵柳树那里,才把这个世界的文字给学全。

    只是这样一来,就没有时间再看那本书了。

    于是就好好的放着,准备等婚后再细细研读。

    却原来,这是婚前必须要看的吗?

    碧荒想了想,明亮闪烁的木灵穿过放置书籍的木盒子里,将黑暗幽闭的盒子内部照得清清楚楚,书册无风自动起来,掀开了平平无奇的封面,露出了里面形态各异的人体图。

    碧荒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个!

    她歪了歪头,虽然植物星和其他星球相隔甚远,但是也不是全无交流,她早就知道人类的授粉方式和他们的不一样,具体的怎么不一样却不甚清楚。

    直到今天打开了这本书,开启了新的天地。

    原来人类的授粉方式是这样的!

    看了一会儿,碧荒迷茫了,人类的柔韧度是所有生物里公认的最差,有些动作,以人类的柔韧度真的能够做到吗?

    还是为了孩子和后代甘愿受苦受难?

    碧荒不禁肃然起敬,人类的繁衍真是太伟大了!

    就在碧荒研究着人类和植物在繁衍授粉方式上的不同的时候,外面锣鼓喧天的喜乐已经进行到了下个阶段了。

    “快快快,姑娘你准备准备,马上出去拜堂了!”

    喜娘乐呵呵的从门外钻了进去,碧荒眼睫一颤,木盒内的木灵倏然散去,消失在空中。

    碧荒没有娘家,自然也不会有娘家哥哥背她上轿子。

    甚至这婚礼简单到只需要被喜娘扶着走到前屋,跟等在那里的岑行戈一人捏着一头的红绸牵着走进堂屋就行了。

    在感觉到红绸的另一头被牵动的时候,哪怕是碧荒也少见的开始紧张起来了。

    今天过后,她就会和另一个人类组成家庭。

    会和他一起生活,共为一体,和他一起养小树,生人类小孩。

    碧荒的手指不自主的紧了紧,隔着冰冷的红绸,却似乎感受到了另一个人传来的温度。

    “慢一点,小心台阶。”低沉的男性嗓音响在耳边。

    碧荒没忍住无声的笑了。

    这声音磁性又好听,是岑行戈的声音,她这段时间都已经很是熟悉了,只是今天,这最是好听的嗓音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从颤音。

    知道岑行戈比她还紧张之后,碧荒就一点也不紧张了。

    跟着岑行戈一路走到堂屋,岑老夫人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高堂处,在大喜的日子里也难掩孤单。

    他的祖母惯是挺直了脊背,可当她的身体不再健硕,头发逐渐花白,脸上生起了沟壑,那脊背却像是一棵易折的枯木,一触即碎。

    岑行戈心里一酸,听着耳边传来的“二拜高堂”的声音,他咚的一声就直接跪了下去。

    膝骨触地的声音吓得老太太瞬间就站了起来。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新婚夜,我按着夫君的手签下了契约 穿越古代:悍妇当家 绝色兽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天医神婿 阿梦,你有我 坏时代 萌甜女猫妖携手男宠救世界 重生后,大佬娇妻不做傻白甜了 深褐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