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biqudu520.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第二十二章异变与天使(一)

    晓天一边捏着鼻子一边恶心的把身上的脏物一个个往地上扯,但是依然有很多东西弄不掉,并且气味反而越来越臭,旁边的张顺飞和孙海东纷纷抵制不住恶臭跑到旁边呕吐起来。

    “晓,晓天。”一个幽幽的女生传来,李凝香带着眼泪轻轻走过来。

    “真的是你吗?你没死?”她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然后快步跑到晓天的身边,扑到了晓天怀里。一边哭一边幽幽说道:‘你这个傻子,谁让你去的,你为什么总是不顾自己死活。’

    晓天一时间吓得手忙脚乱,推开她不是,不推开她也不是。他只有两只手悬在半空也不敢拥抱李凝香。吞吞吐吐的说了句;‘额,那个,你别碰我了,我身上很脏。’

    李凝香闻言擦了擦眼泪说道:“我才不在乎呢?只要你没死做什么我都愿意。”她刚说完,忽然闻到一股恶臭传来,刚才过于担心晓天全然忘却了气味,现在忽然闻到异味,顿时承受不住跑到一边呕吐起来。

    晓天尴尬的笑了笑,待到那三人都吐得差不多了便独自把外套干脆脱了,只剩下了一个内衣。反正这里气温温和,穿不穿无所谓。说来,那只巨虫死后,连带着那些会飞的红色虫子也瞬间倒在了地上,这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

    几人又一次聚在一起,这时候晓天突然想起李凝香的话,连忙问道:‘你刚才说,只要我没死你做什么都愿意。’晓天一脸惊喜的看着李凝香。

    李凝香闻言俏脸一红,低下头然后轻轻点了点。旁边的张顺飞和孙海东则是一脸看色狼的表情。

    晓天搓了搓手,笑着说道:‘那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先说好,不许生气。’

    李凝香脸色更红了,低声说道:“干嘛在这个时候问”随后向身后的孙海东和张顺飞瞪了一眼。孙海东跟张顺飞哪里还不明白,吓得一哆嗦随后气愤的瞪了一眼晓天,然后一脸坏笑的说道:‘好小子’随后俩人一同去了前方探路。

    李凝香回过头又立即羞红的低下头,双手摆弄着衣角,一副楚楚可怜,乖巧可爱的模样。

    晓天挠了挠头,不知道孙海东和张顺飞怎么突然走了。他看了看瞬间变温柔的李凝香,对她的可变性又加深了印象。

    “额,那个,我其实就是想问,那个,你能不能再说一遍你的名字啊。你答应我不生气的,喂,你不是答应了吗,”

    晓天刚说完,“啪”一声,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

    晓天捂住一旁的红指印,一脸委屈的说道:“怎么能变得这么快,明明说好不生气的。哎,真搞不懂这女生。”

    李凝香则是满脸怒气的走到了前面的路口。一顿心里骂着晓天。

    张顺飞和孙海东笑嘻嘻的跑到晓天身边看到脸上的红指印后纷纷大笑。

    孙海东走过来拍了拍晓天的肩膀说道:“兄弟,这事其实急不来的,不就是被甩了吗,主要是你不会找时机。”

    张顺飞则是走过来安慰道:“哎,晓天不用难过,哥将来给你介绍个,保证比这个强”

    晓天甩掉他们的手臂,说道:“你们说什么呢,我就是问了问他的名字。你们想哪儿去了。”

    孙海东和张顺飞一脸呆滞的看着晓天。然后又一次捧腹大笑起来。

    晓天迷茫的问:“干什么啊,我不就问问名字吗,我没记住,要不你们再告诉我一次?”

    孙海东忍住笑声言道:“不是告不告诉你的问题,问题是你把人家气坏了,这下可惨了。”

    张顺飞则是走过来拍了拍晓天的肩膀说道:“晓天,你知道吗,如果我是你,我会找个豆腐把自己撞死,看看自己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

    晓天知道这是骂他傻,却也没反驳。几人还没说完,前面的李凝香已经开始催他们了。于是,三人只能快步赶上。晓天则是直接跑到了队伍的最后,像是避瘟疫一样避开了李凝香,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

    李凝香气呼呼的当起了领队,偶尔瞥一眼晓天,暗骂道:“傻子,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几人慢慢悠悠的继续前进,洞口逐渐宽阔了起来。周围也纷纷出现了一些丝状物,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几人也不由的紧张起来。

    期间为了缓和大家的气氛,李凝香开始跟孙海东张顺飞他们闲聊起来,三人都是话痨,说着说着就激烈的讨论起来。因为张顺飞跟李凝香是旧时的同学,俩人更是聊得火热。

    比如张顺飞小时候偷人家的鸡被抓到,偷人家的柿子从树上掉下来,还比如张顺飞跟谁谁打架,考试考鸭蛋一类的。弄得张顺飞一脸不自在。

    只有晓天默默的一声不吭,他看着前面嬉笑谈论的李凝香突然浮现出了陆婷的脸庞,心想不知道陆婷在干什么,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她跟谁在一起?她会不会感到孤独呢?。

    四人继续向前走去,走了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晓天突然感到有点奇怪,但又不知道那里奇怪。就在这时一双眼睛映入了晓天的眼帘。

    “张顺飞?他刚才看我干吗?’晓天嘀咕道。当晓天回看的时候,张顺飞又突然扭头收回了他的眼神。并且身体抖了一下。

    晓天一时疑惑不解,不一会儿,张顺飞又一次飞过来一个眼神。这眼神闪闪烁烁,飘忽不定。随后晓天又数次看到了张顺飞的眼神。

    “对了,我想起来了,从陆婷跟他聊完天,他就一直没有在说话。这不像他啊”

    晓天嘀咕道。

    他正思考之间,突然看到张顺飞转过头,一双血红色的双眼紧紧盯着他,确切的说是盯着他身上的血迹。

    “啊,张顺飞,你,你要干什么?”晓天大喊道。

    前方的孙海东和李凝香转过头看到了张顺飞的模样更是咯噔一下,纷纷后退。李凝香啊呀一声吓得又一次跑到了晓天的身后,让晓天一阵诽谤,这女生变化这么快,再也不能相信他的外表了。

    “张顺飞你怎么了,你还认识我吗?我是你同学孙海东。”孙海东大喊道。

    张顺飞用双手打了打脑袋,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嘴,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晓天,我,我控制不住,我。我想吃,吃......。你们快,快走。”

    他说完又一次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甚至最后把脑袋往墙上磕。

    旁边的李凝香吓得捂住眼睛,一副要哭的样子了。晓天没好气的看了看李凝香,迈步靠近张顺飞。

    “飞哥,我是晓天,你告诉我,到底什么问题,我们一定能帮你的。”

    晓天还没有靠近张顺飞,张顺飞却已经转过了身。晓天看到张顺飞的模样后瞬间蹬蹬蹬往后推了三步。

    只见张顺飞的双眼完全变成了血红色,脸色惨白一片,更可怕的是他的嘴里两颗锯齿状的牙齿直接露在了外面,压着他的嘴唇直到下颌。

    张顺飞看到晓天二话不说,张口朝着晓天咬过来,晓天见他那巨大的牙齿要是被咬到,估计会被咬个大窟窿,于是张开双手瞬间掐住了张顺飞的脑袋。

    张顺飞似乎变成了一个恶鬼,嘴里啊啊的乱叫,但是晓天牢牢地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不能靠近。

    孙海东反应过来,跑过来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我擦,别告诉我这里还有僵尸。”

    “估计是被虫子咬了之后感染的,没想到那些虫子还有这种毒素,能让人产生吞噬欲望。”

    晓天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

    晓天看了看孙海东,说道:“你先掐住他,我把他的牙拔了。再用衣服把他嘴封起来。只能先这样了。以后看看能不能找到解药。”

    孙海东闻言二话不说,死死地掐住了张顺飞的脖子,任凭他对自己乱吼乱咬。晓天一手掰着他的嘴巴,一边说道:“你掐的重一些,哎呀,别让他乱动,”

    啪一声一个长长的牙齿被晓天轻而易举的掰了下来,张顺飞则是直接痛的嗷嗷直叫。旁边的李凝香看都不敢看了,用手捂住双眼,从手缝里看了一眼又立即缩了一下头。

    啪又一声,另一个牙齿被晓天掰了下来。这时候张顺飞却忽然停止了挣扎,晕倒了过去。

    “怎么办?”孙海东问道。

    “还能怎么办,只能背着他白,总不能丢下他啊。”晓天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孙海东。

    孙海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来背,不过晓天你可要把他的嘴巴封好了,可别醒过来在我背上突然给我来一口。”

    “放心吧,小时候我老爸杀猪的时候,我绑的就是这种扣子,猪死了都睁不开。”

    孙海东用怪异的眼光看了看晓天。晓天顿时尴尬的咳了咳。

    “那个,走吧,我来领路,那个谁,额,你看好张顺飞,要是他有什么异常立即告诉我。”晓天顿时体会到自己当队长的感觉,领导他人的感觉还蛮不错。

    旁边的李凝香气呼呼的走出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害怕的表情,她举起粉拳冲晓天说道:“我叫李凝香,你要是再记不住,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哼。”说完,过去看了看张顺飞。

    晓天点头哈腰的答道:“是是是,我记住了。”

    “还有,你,去后边,我来领队,你看好张顺飞,有什么情况立即报告。”说完,一蹦一跳的走到了前面。

    晓天:“......”

    三人又开始了路程的探索,洞口也开始越来越大了,像是一条高速马路,三人几乎都能并排走了,但还是保持着一前一后的队形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晓天挽起了自己的胳膊,看着上边的一个小红点喃喃说道:“应该没问题吧,这么小,毒素应该没进去吧。”

    随后挽下了衣袖,跟上了前面俩人。

    异变与天使(二)

    三人继续沿着洞口向前走去,谁也不知道前方会出现什么,但是他们都知道他们已经不能回头了。

    墙壁上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蜘蛛网似得东西,只不过这些东西非常坚硬,错综复杂的交错在墙壁上。孙海东还专门抽出一根3米多长的当武器用。

    随着他们的逐渐深入,路上也陆续出现几只黑色的甲虫,他们在墙壁上打了许多小洞,钻进钻出,却毫不在意晓天这群外来者。

    走在前面的李凝香在看到黑虫的一刹那瞬间跑到了晓天身后,弄得晓天一脸鄙夷。李凝香却毫不在意落在了队伍最后边还大喊道:‘喂,孙海东你去前面领路。呆子,你保护好我。’

    晓天楞了一下,挠了挠头,心想我比你还胆小,怎么保护你。前面的孙海东背着张顺飞累的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说道:“我说,你,你俩,你们合起来欺负我是吧。我堂堂富二代大公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

    李凝香捂住嘴笑道:“谁让你有男子汉气概呢,不像某人连只小虫子都怕。”

    晓天这时候气不过了,站到李凝香面前说道:“我可是把那个大虫子都打死了,谁说我怕虫子,你还不是一见虫子就被吓哭了。”

    “好啊,我是被吓哭了,可我是女生。你一个男生还和我比吗?”李凝香气呼呼的对着晓天喊道。

    晓天第一次遇到这么善变的女生,心想怎么突然变得感觉像老虎似的。但是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我,我,我男生怎么了,男生就不能怕虫子吗?”

    晓天低声说道。脸上羞出一片红晕。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小就怕虫子,尤其是最怕一群虫子。仿佛在记忆深处有某段无法忘却的记忆。

    李凝香看着晓天涨红的脸,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心里一阵兴奋。

    “傻子,你怕不怕虫子我不管,只要你怕我就行了嘻嘻。”说完一蹦一跳的唱着歌跑到了队伍前面,竟然瞬间勇气大增。

    旁边的孙海东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哭丧着脸,感慨道:‘以前都是我泡妞,别人看着,现在我终于体会到当灯泡的感觉了。’

    晓天见李凝香瞬间笑嘻嘻的从可怕变成了可爱,也叹了口气,心想还是陆婷好啊,一个简简单单的,又可爱又漂亮的女生。只是为什么她不总是理我呢,还有她现在在哪里?又怎么样了呢?

    几人慢悠悠的向前方走去,路上渐渐出现了成堆成堆的黑色甲虫,他们比原先的要大一倍,全都聚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三人也开始脸色凝重起来,丝毫不敢去打扰这些虫子。

    李凝香也是收敛了笑容,紧张兮兮的慢下了脚步,不一会儿,又一次掉到了晓天后边。

    孙海东轻声对晓天说道:“晓天,我现在很后悔进这个洞了,你看要不我们返回去?依我看再走下去,还不知道出现什么呢?”

    晓天也是感到前方是非之地,照这样看还真是一个虫窝,但是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再返回去岂不是太浪费时间了,而且还不知道那些虫子走没走,就算走了,他们要怎么爬上去,怎么在大漠里生存呢。

    晓天想着想着不由的停住了脚步,李凝香也随后停住了脚步,本想去调戏一下晓天却看到晓天眉头紧锁思考问题。他瞬间停止了动作,也静静的看着晓天。

    男人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也许是最帅的的时候,至少李凝香这样认为。他没有上去打扰晓天,看了一会儿晓天的表情,害羞的转过了脸,然后自己也开始思考目前的处境。

    正在他们思考之间,在他们身后突然滋滋滋的响起了巨大的响声。

    晓天和孙海东脸色一变,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虫球正朝着他们急速的滚了过来。晓天瞬间脸色惨白,因为他想起了动画片海尔兄弟里有群行军蚁也是这么行动,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但凡生物靠近,瞬间化成一堆白骨。

    李凝香则是一脸呆滞的模样,脚步却缓缓移动,不一会又躲在了晓天身后。

    孙海东大喊道:“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晓天打了一个激灵,拉起李凝香的手就往前方跑去。后边背着张顺飞的孙海东,破口骂道:‘我¥#@#你奶奶的。你就不帮帮老子。’

    李凝香本来惨白的脸瞬间泛上红晕,手上反抓着晓天的手向前跑去。

    晓天这时听到孙海东的呼叫,瞬间止住了脚步。他放开李凝香的手说道:“你等我会,说完去接孙海东和张顺飞。”

    李凝香看着晓天返回去的背影,一跺脚,气呼呼的也跟着返了回去。

    晓天跑到孙海东身边,看到虫军已经只有十几米远了,连忙把张顺飞扛到了自己肩上。

    孙海东没好气的白了晓天一眼,“算你还把我当兄弟。”随后两人一起握手向前跑去。李凝香看到晓天背着张顺飞向这边跑过来,连忙跑到晓天身边问道:“怎么样,晓天。累不累,有没有受伤。”

    晓天却吓得一哆嗦,看着李凝香一副可爱慈祥的模样,瞬间拔腿就跑。

    李凝香“......”

    三人终于跑到一起,相互搀扶,相互帮助,终于在跑了半个时辰后看到了前方的尽头。在洞口的地方,闪闪烁烁有某个东西像是太阳一样在闪闪发光。

    ‘难道那就是出口吗?难道我们真逃出来了吗?”

    孙海东大喜道。

    “走,去看看。”晓天背着张顺飞却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孙海东暗自诽谤:“早知道就让晓天背了,他现在可是有怪物一样的力量。”

    李凝香这时候高兴地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前面。当起了领队,一边跑一边喊:‘晓天,快点。’

    晓天和孙海东互相看了一眼,同时说了一句:“哎,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晓天和孙海东快步赶上,在走出洞口的一刹那,世界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仿佛穿越了时空,又仿佛一下子跌倒了另一个世界,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世界和雄伟的白色建筑群。

    一层层楼阁,一层层台阶,一座座塔楼。一颗颗白色的古树。这里有着东方的雄浑的宫殿,也有这神秘肃穆的西方尖子塔。大地都是白色的地毯,空中飘舞着白色的花瓣,醇香四溢,漫天飞舞。

    晓天和孙海东瞪大了双眼看着这迷人的景色,前面的李凝香也呆呆的望着远方。

    只见在远方的模糊的台阶之上,一个巨大的天使漂浮在半空之中。她随风摇曳,修长的翅膀扑闪扑闪的不停,她的头处在云端之上,双脚漂浮在空中,似是停落在在水面的蜻蜓。她绝美的面容隐隐约约被云层遮住,只看到修长的眉毛和齐腰的长发,随风吹拂。

    她白色的裙子飘散在天空中,隐隐漏出几处白色的肌肤,傲人的双峰被白纱覆盖,云雾缭绕,犹如神明。

    晓天和孙海东看的目瞪口呆,孙海东则是下意识的咬了自己一下。前方的李凝香,双眼迷茫,双手放在胸前。轻声道:“天使,天使,好美。我也想。”她痴痴地向前走去。

    孙海东和晓天也是全然忘却了还昏迷不醒的张顺飞,俩人痴痴地朝着天使走去。大地轻摇,空间震荡,三人一步瞬间抵达了天阶。在那天阶尽头,一双美目缓缓张开。

章节目录

免费玄幻小说推荐: 巐祭诛魔 蓝月:武道第一战尊 紫府东藏 神明不再 九龙剑皇 我有一个祈愿池 魔道女帝旺夫,我靠剧本横扫诸天 光合武圣 我长生不死,苟成绝世仙帝 师姐别怕,师弟已经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