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时贝贝原以为白子君在开玩笑,没有想到第二天,白子君早早地到了自己家门口,和自己一起挤公交车。( )

    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时贝贝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因为小年还未过,s市还是比较重视小年,讲究一个团圆,但是今年白子君为了自己,都没有回家。

    “那个,谢谢。”时贝贝忍不住说道。

    白子君轻轻笑了,爪子自然而然地握住了时贝贝地手:“嗯,应该的。”心里暗爽不已。

    今年全省艺考,没有在s市设立考点,考点相对比较分散,时贝贝为了考试提前摸清楚了画材购买地址,有些地方她当年去过,有些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

    学生们倒是不紧张,大巴车上有说有笑,时贝贝却是紧张的要死。

    不仅仅是时贝贝,这次艺考,美术组全部出动了,老师们坐在后面,学生们坐在前面。

    江云和胖子李坐在一起,孙露则和袁素坐在一起,原本孙露还给时贝贝留了一个位置,未曾想到,时贝贝和白子君一同上车。

    这俩人怎么凑在一起了?孙露有些疑惑,以前也yy过着两人,无奈两人实在是十万八千里,似乎不是一处的,怎么现在……

    没听说学生考试要带校医啊。

    时贝贝煞有介事地说道:“白校医是来帮忙的。”

    刚说完,后背被白子君使劲儿戳了一下,白子君万分怨念地看着时贝贝,时贝贝假装看不见。

    学生们一点都不意外看到了白子君,因为白子君这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了,也没有人注意到校医大人是和老班是一起来的。

    学生们没有注意,不代表老师也不注意,江云有些疑惑,“白校医家不住那边吧,我怎么看他和贝贝一路的?”江云有些诧异。

    胖子李没注意,随口说道:“兴许两人路上碰上的。”

    江云点点头,便不再说话了,她也好紧张,自己教得学生参加高考啊。

    胖子李感觉到身边人的不自在,放在膝盖上的胖手,挪动了一下,再挪动了一下,最终握住了对方的手。

    江云身体微微一颤,做贼心虚的看着周围人,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心头松了一口气。

    “别紧张。”胖子李小声说道,肉肉的手心里都是汗。

    江云低着头,羞涩而甜蜜地笑了,这是她男人呢。

    *****

    考点距离s市不远不近,两个小时的路程,给学生预定的是四星级的,这家酒店的老总,以前是天高的学生,艺考期间,房间非常紧俏,四星级的酒店,人也注满了。

    因为经历了上次写生,很多学生对住的地方已经绝望了,原本都打算好了是住在小破楼里,现在看到了星级宾馆,稀罕的跟什么似的。

    “待会儿我要上网。”

    “你死开,我要和北堂靖玩撸啊撸。”

    “阿靖,拒绝他,火速拒绝!”南宫珏大叫道。

    但见北堂靖声音平缓,“玩游戏。”

    在南宫珏和英雄联盟中,北堂靖选择了后者。

    南宫珏那叫一个伤心,“阿靖,我们掰了!!”

    在酒店大堂,时贝贝听到自家学生的对话,乐不可支,还想着玩游戏,上网?

    老师们谁也没有告诉这些孩子,嗯,当初老师们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提供的房间,电脑都搬走了,想要上网,哈哈,自备电脑啊。

    想来这些孩子也不会带着笔电去考试。

    当学生拿着身份证,拿到了房卡时,时贝贝听到房间里,学生的嚎啕声,露出了微笑。

    “你住在三零幺?”白子君看着时贝贝的房卡说道。

    “嗯,是啊,你呢。”时贝贝问道。

    白子君拿着房卡给时贝贝看了一下,目光无比怨念,房卡是四零幺。

    “我们不在一起……”白子君可怜兮兮地说道。

    时贝贝白了白子君一眼,“去!”

    声音莫名带了一些娇嗔,听着白子君心里不断地荡漾。

    以后,总会有机会的,他们会住在一起很长很长时间。

    白子君笑眯眯地想着。

    ********

    下午,时贝贝带队,带着学生去考点报名,第一场考试的六所学校并不出名,时贝贝并没有建议学生考这些学校,但是却建议学生拿这些学校练手,毕竟第一天考试,很多学生都在试手感,过年大家肯定是不画画的,很多学生都会拿这些学校练手,时贝贝觉得学生去参考,一个考场总有画的不错的,可以估量自己的水平。

    对于普通家庭的学生来说,艺考就是烧钱,若是每天都要考试,一个学校报名费就是一百到一百五之间,有的学校甚至是两百的报名费,考是个学校,这就快两千了,还不算吃住。

    考试,是最好的提高画画水平的训练场,时贝贝记得,第一场考试她画的只是中等,等到最后一场,她已经画的是中上了。

    白子君好奇地打量着艺考报名的会展中心,呼呼啦啦全是人,黑压压的一片,什么样的人都有。

    白子君看到一个很落魄的,看上去年纪很大颇有艺术范儿的男人,背着一个画架。

    “老师,我能问一下,xx学院的考点在哪里吗?”一个女生手里拿着钱,也背着画架,拦住那个落魄的男人。

    那个男人露出沧桑的笑:“对不起,我也是考生。”

    见到这一幕,白子君扑哧笑了出来,太逗了,真是太逗了。

    这个时候,领学生报名的时贝贝走过来,看着满脸春光的白子君,“你笑什么?”

    白子君将刚才的见闻给时贝贝说了一遍,时贝贝听后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好笑的,我当年还和一个复读十二年的大叔一个考场,信不信,你说的那个一定是考央美的。”

    “不会吧,为了一个央美,至于么?”白子君嘴角抽搐,复读十二年,就为了一个央美?

    “谁知道呢,大概是值吧,那些是艺术家。”时贝贝有些佩服,又有些感慨,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十年如一日,坚持一件事情。

    “美术生复读很常见?”白子君好奇地问道。

    隔行如隔山,若不是时贝贝,白子君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美术生。

    “挺常见的。”时贝贝点头。

    哪个画室没个复读生。

    高二那会儿,同画室有个一个复读十年的女生,复读十年,就为了上央美。

    时贝贝就有些奇怪,你可以考那么多大学,为什么偏偏要考央美。

    央美虽然很哈,但是青春,应该比央美更加重要。

    复读十年的女生对当年事应届生的时贝贝说:“我就是要上央美,我要不上央美,我这些年,就没意义了。”

    “时老师?”

    就在时贝贝和白子君说话这会儿,一个声音突然想起,两人抬头,远远地看到人群里,一个穿得特别像红绿灯的男生。

    就算是在颇有艺术气质,特立独行的艺考生中,男生的穿着也是十分扎眼,除了穿着,他的长相也很引人注目,跟明星似的,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穿风衣戴眼镜,样貌同样出众的少年。

    “西门风?东方泓?”

    时贝贝诧异,他们怎么在这里?

    西门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时贝贝和白子君身边,东方泓则有些尴尬,白子君算是他前姐夫吧,他一直以为他会和自己的姐姐在一起。

    想到姐姐,东方泓心情有些阴霾,姐姐用保护他的名义,设计了他喜欢的人,以爱之名的伤害,比恨更让人难以接受。

    想到一个人独自承担起一切的林月儿,东方泓终于承认,若没有家庭,他真的什么都不是。

    他甚至没有能力保护他喜欢的姑娘。

    年前,林月儿打来电话,说她可能怀孕了。

    自己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悦,而是惶恐和不知所措。

    林月儿最终离开了,她走得很决绝,而自己则被家里切断了一切关系人脉,孤立无援,甚至没有能力去寻找他。

    因为他是学生,他还没有长大。

    “你们是……”时贝贝有些犹豫,不会是想得那样吧。

    西门风笑了,“年前,学校录信息,我录得是艺术生。”

    “你要考表演专业?”时贝贝脱口而出,东方泓和白子君都很诧异,她怎么知道。

    西门风却一点都不奇怪时贝贝会知道,不仅仅是时贝贝,整个艺体楼的老师应该都知道,他每天都去那里训练,不过,这件事就不用告诉别人了。

    “嗯,努力了这么久,总要试一试。”西门风笑着说道。

    时贝贝脑袋有些发懵,她又看向东方泓,天高所有人都知道林月儿“艳照”男主是谁,看到男主人公若无其事站在自己面前,心虚的反而是时贝贝,“东方泓,你也是……”

    东方泓摇头:“我不是,我还是正常参加高考。”

    “少来了,老师,您不知道,很久以前他就递交材料,估计四五月份通知书就下来了。”西门风瞥了东方泓一眼,戳穿他的“谎言”。

    递交材料和申请,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要出国?”

    东方泓点点头,“嗯,我要出国。”

    “家里知道么?”时贝贝差异,怎么没听到风声,东方泓可是学校一匹黑马,学校还准备竞争全省第一,弄个状元,谁能想到,状元种子要出国了。

    “暂时还没给家里人说,等通知书下来再说。”东方泓抄着口袋,轻飘飘地说道。

    时贝贝很想问林月儿怎么办,但是考虑到自己是老师,不是八卦记者,只能笑着说道:“祝你成功。”

    “我会的。”东方泓点头说道,言语中,有着不输于成人的沉稳和冷静。

    “老师,我们先走了,我们还要去找阿靖和小珏。”穿着和红绿灯一样的西门风拉着东方泓,两人挥手冲时贝贝白子君道别。

    少年走后,白子君摇头:“现在的孩子可真不得了,我突然有种自己已经老了的感觉。”

    “别这么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你还是花骨朵呢。”时贝贝笑眯眯地说道。

    “你也一样。”白子君不放过一丝一毫甜言蜜语的机会,“在我心里你永远是花骨朵。”

    “少来了。”时贝贝嘴角上扬,佯装不理睬白子君,向会展中心里面走去。

    “喂,我说真的,我对你的爱,就像是考试,从古到今,连绵不绝。”

    “少来,少说好听的。”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什么时候公布我们俩的关系啊!”

    “再说吧。”

    “不成,必须给个答案!”

    ……

    吵吵闹闹的两人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诧异地看着他们。

    “那是时老师还有白校医?”南宫珏不可置信地指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他身边站着的,是“你欠我一个亿”的北堂靖。

    “哥们儿,给句话啊,是不是啊,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南宫珏拍着北堂靖的肩膀,求回应。

    锤了好几下,都不见有反应,南宫珏气急,正要给记猛烈的“天马流星拳”,未曾想,刚才面无表情的北堂靖突然转过头,冷冷地看着南宫珏。

    南宫珏吓了一跳,拳头悬在半空,随即,讪讪地放下了。

    “震惊中,请勿打扰。”北堂靖板着一张棺材脸,一字一顿地说道。

    “好吧,你赢了……”南宫珏一脸虚弱地说道。

    片刻,少年耸肩,“我刚才好像看到西门和东方了。”

    “我也看到了。”北堂靖闷闷地说着,“刚才报名,转眼就不见了。”

    “……我们去找他们?然后一起吃午饭?”

    “嗯。”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了,正文部分真的完了~以四妃开始,以四妃完结。

    时贝贝和白子君的感情生活,不属于正文部分,两个人心里年纪加一起,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个黏糊程度,已经够了。

    学生们的事情还会再说一下。

    番外,有胖子李的,还有林月儿和东方冉的,四妃,还有白子君和时贝贝的。

    不知道会不会有王大柱和东方熙出现,或许有,也或许没有。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要有个开始有个结尾,时贝贝真的会和白子君在一起么,也不见得,也许两人某天会分开,不过这也是故事之后的事情了。

    四岁那年,何欢一只手托起爸爸,两只手举起拖拉机……

    俺滴新文《学生万万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