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四个人陪着学生耗到凌晨十二点。(. )

    等到十二点半最后一个学生离开之后,白子君拦住了时贝贝。

    深夜的山里,还有知了在叫,不明飞行低低飞过,依稀可以听到嗡嗡嗡的声音。

    这画面有些不美好。

    “时老师似乎对我有些误会。”白子君忍不住找时贝贝问个明白,以前咱们相处还很好,这么这段时间就炸毛了,你对我太不公平了。

    时贝贝朝天翻了一个白眼,“白校医误会了。”

    “误会不误会不重要。”白校医极为认真地说道,“重要是你对我的误会影响了我追你的进度。”

    白子君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期待,有些腼腆,还有些忐忑,纵然他的表情不变,但是眼神却像是冰川下的火焰!

    曾经时贝贝有一个梦想,梦想里,有个少年会给她来一段霸气侧漏的告白!

    和白子君这个差不多,或者是比白子君这个更加霸气一些。

    后来穿越过来,时贝贝听了很多霸气侧漏的告白,但是唯独没有这天的震撼。

    白子君不知道啥材质的风衣上,停着五六只苍蝇,脑门上还有一只,脸上还有一只,站在昏暗的小灯下,脑门上的苍蝇和脸上的苍蝇相映成趣,熠熠生辉!

    言情小说里,人家特么都是萤火虫,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变成了小苍蝇子!

    时贝贝纠结了,半晌来了一句:“你能把你身上的苍蝇赶了成不,我看着碍眼。”

    白子君脸色一僵,随即说道:“你鼻尖上也有,我没好意思说。”

    囧……

    好吧,我们果然都不适合浪漫。

    时贝贝嘴角抽搐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你不是有女喷油么,你打算让我做小三儿?”

    “你哪只眼看到我有女朋友,就算拒绝我也不能给我脑袋头顶扣屎盆子。(. )”白子君声音一如既往美好。

    时贝贝却听着对方语气有几分咬牙切齿。

    好吧,没有就没有,想来又是误会。

    时贝贝摇头,“就是没有我也不能接受你。”

    白子君听了这话笑了,“你不接受是你的事儿,我追你是我的事儿。”

    “你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时贝贝忍不住嘲讽。

    “我都将近三十了,再不脸皮厚,就要准备打光棍了。”白子君耸耸肩,一点都不在意时贝贝的说法。

    时贝贝嘴角抽搐,她觉得眼前的白子君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二逼气质。

    白子君很淡定,这年头,只有二逼才能追到媳妇。

    谈话崩裂,两个人不欢而散。

    回到住的地方,时贝贝脸上一点异常都没有,该干什么干什么,铺床啊,收拾东西,都是时贝贝干的。

    江云偷偷瞄着时贝贝,刚才她和胖子李特意先走了,留时贝贝和白子君在后面,就是想给他们两个独处的时间,果然,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时贝贝上楼,想必,两个人说了挺多话。

    江云那么抓耳挠腮,白子君对时贝贝的心思其实还是比较明显的,刚才八成说了什么,可是看时贝贝这张脸,是半点都瞧不出有啥。

    到底有没有啥呢,江云很好奇。

    于是她就没忍住,“贝贝,你和白校医……”

    江云还知道隔墙有耳,说的声音很小,现在这时候,旁边肯定有学生还没有睡觉。

    言情小说的套路,一般来说,朋友问了这话,女生怎么也应该“身体一僵”,可是时贝贝半天就没“僵起来”,想来是自己开启的模式不对。

    想了想说道:“这事儿你们别搀和。”

    “白校医对你有心思……”江云偷窥着时贝贝的表情,看到对方没生气,忍不住说道。

    时贝贝点头,大言不惭地说道:“我知道啊。”

    江云:……

    你可不可以羞涩一些,表现的像个娘们儿,我们不要用“今天天气很好”的口气谈论你的感情生活好么?!

    江云戳了戳时贝贝:“你怎么想的,我看白校医挺不错的。”

    时贝贝摇头:“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江云瞪眼,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再也找不到比他们养眼的一对了!

    时贝贝嘴角抽搐:“吃大蒜的和喝咖啡的能在一起么?”

    江云翻了一个白眼,“你也太悲观了,别告诉我你还想着那个‘黑棒子’吧,他不适合你。”

    时贝贝心里有些不舒服,无论是江云也好,孙露也罢,她们都是时贝贝的朋友,朋友总希望朋友过得好,对上朋友的事情,我们通常道德水平就放得比较低,人原本就是双重标准,哪怕王大柱是个高富帅,他们也能挑出来一大堆毛病,比如说太土,太黑,长得不帅。

    他们觉得自己的朋友应该配得上更好的男人,却没有考虑时贝贝本身的条件。

    年轻漂亮,能跟多久,白子君那样的人,就算是他洁身自好,条件放在那里,也会有前仆后继的女孩倒贴上来,男人四十还是一枝花,女人四十呢?

    女人三十岁就老了,若是真和白子君那样的人在一起,也许不出五年,自己就成下堂妇了。

    在时贝贝看来,王大柱就跟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他长得丑,家庭条件一般,但是个人上进,他喜欢自己,比自己喜欢他要多得多,说白了,时贝贝害怕付出感情。

    她没办法把王大柱的事情告诉朋友,因为她害怕朋友鄙视,她觉得“王大柱”这三个字,已经远远不是前男友的含义这么简单,想起这个人,提起这个名字,时贝贝就想起卑劣的自己,想起王大柱的父母在自己面前哭得稀里哗啦,她却毫不留情的,将身体不好的王大柱抛弃了。

    她是个教书育人的老师,所谓“身飞为人范”,她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打自己职业的脸。

    时贝贝拉开毯子,脱了衣服,说道:“别说了,睡觉吧。”

    江云“哦”了一声,也脱下来衣服,躺在床上,两人闭上眼睛,睡意来袭,江云朦朦胧胧想起一件事儿。

    “贝,这有洗澡的地方不?”江云眯缝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

    时贝贝嘟哝了两声,“有,一楼太阳能。”

    “我明天想洗澡……”江云又打了一个哈欠。

    “行,洗呗。”时贝贝蹭蹭自带的枕巾。

    “贝,我忘记洗脸了,我也没刷牙。”江云吧唧着嘴巴声音有点委屈。

    时贝贝皱眉,怎么老说话啊,语气有些不耐烦,“刷去,楼下有水池子。”

    这个时候,江云已经起身了,抱着毯子表情寂寥,她困得眼睛都流眼泪了,却还是强撑着起来了,她揉了揉时贝贝肚子,声音无比幽怨:“贝,你醒醒,我没带牙刷……”

    可惜了,时贝贝已经彻底睡过去了!

    *****

    第二天一早,时贝贝定时,很早就起床,然后往身上涂抹花露水。

    抹着抹着,江云就醒了,她一睁眼,第一句话是:“我昨晚没刷牙。”

    时贝贝:……

    你还没睡醒吧?

    江云怒了,“我昨晚没刷牙,我没带牙刷,你闻闻,嘴里都臭了!”

    说着,对着时贝贝哈了一口气,时贝贝连忙躲开了。

    “你找个杯子漱漱口就是了,待会儿咱问问户主附近有没有小卖铺,这儿的村民应该也要刷牙的。”时贝贝说道。

    江云迫不及待的起身:“行,咱去问户主!”

    刚走几步,又返回来了。

    时贝贝继续抹花露水,奇怪的看着江云。

    江云说:“你这花露水味道不好闻,啥牌子?”

    “六神,别告诉我你不认识瓶子上这么大俩字。”

    “我喜欢用宝宝金水。”江云盯着时贝贝说道。

    时贝贝不打算搭理这个时而抽风的女人,继续抹。

    江云见时贝贝不理她,一下子冲过来,掐时贝贝的脖子,“你好没有同事爱,我没带花露水,给我抹点!”

    说着一把夺过时贝贝的花露水,撒在自己身上,一边撒一边说道:“尼玛我说昨天为什么你身上香香的,太狡猾了原来还私藏花露水,我昨天快被蚊子咬死了!太不公平了!”

    时贝贝上上下下打量着江云,“我怎么没看到,蚊子咬你哪儿了?”

    江云听言,用脚甩下拖鞋,脚心对准时贝贝,时贝贝一躲,但听江云悲愤地说道:“这蚊子竟然是个恋足癖!咬我脚心!”

    时贝贝:……

    丢三落四的学生不少,时贝贝洗漱完,和江云一起看昨天学生设计稿的时候,还听到早晨起床的学生抱怨“没带牙刷”。

    “我以为住的是酒店……”男生a嘟囔着。

    男生b插话:“你知足吧,我都忘记带换洗的内裤了,我以为这儿有卖场的……”

    “噗,好吧,你比我惨……昨天蚊子咬死我了。”男生a继续说道,他拿着一个从户主那要来的大瓷碗,想着当牙杯。

    男生b愤愤不平:“北堂靖太无耻了,竟然带了蚊帐,特么还有小电扇!”

    接下来,男生a给了一个重磅炸弹:

    “南宫珏那家伙更无耻,竟然跑到北堂靖的床上,混蛋……咬死我了……”

    “哈,给你一个胆子,你敢和北堂靖睡?”

    “呸,有什么不敢,我待会就问他……”

    男生a和男生b说说笑笑,开始刷牙漱口,时贝贝和江云目瞪口呆,沉浸在学生的谈话内容中,谈话内容信息量略大,容她们思考一下。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