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贝贝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时妈妈很高兴,闺女相亲头回回家这么晚,想来应该聊得不错才是。

    “怎么样,谈得咋样,小伙子人老不老实,好不好?”长相就不说了,看照片都一眼两眼都没相中,小伙儿出色就出色在人品上了。

    时贝贝见母亲这么兴奋,眼神有点诡异,慢吞吞换上鞋,时贝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存折和一张银行卡。

    时妈妈诧异,“这是什么?”

    “他的存折和银行卡……”时贝贝一脸麻木地说道。

    呱呱呱――

    时家人瞬间安静下来,连呼吸都凝滞了,就剩电视里一个男人一边扭腰一边扭臀唱着“我对你爱爱爱不完……”

    “你咋拿人家的这个,快给人家还回去,你拿人家这个干什么!”

    时妈妈吓了一跳,训斥脱口而出,时爸爸这时候凑过来,他特意从眼镜盒里拿出了老花镜,戴上花镜拿过存折,打开存折,仔细瞅着,注意到开户人的名字,脸瞬间变得无比严肃。

    “发生什么事了?说说。”时爸爸还是比较有理智的,闺女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拿人家这个东西,肯定是事出有因。

    换好鞋,时贝贝有气无力翻了一个白眼,“他硬塞给我的,我说不要他不同意。”

    “他说什么了?”时爸爸问道。

    时贝贝感激地看着自己爸爸,果然还是老爸比较聪明,“他说,让我做他女朋友。”

    说这话的时,贝贝有一点不好意思。

    时妈妈一听兴奋了,她瞬间忘记了存折的事情,“你答应了?”

    贝贝摇头,“没呢,还在考虑。”

    “这么好的小伙儿,你还犹豫啥,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到时候有你后悔的,你这孩子,就是太挑了。”

    时妈妈撅嘴,佯装不高兴,但是眼角眯起的皱纹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她的笑意,闺女有人喜欢,还是被人品这么好的小伙子喜欢,她这个做母亲的自然是高兴地。

    三院在本市虽然算不得什么好医院,在下面县里还是挺有名的,在这样的医院做大夫,肯定少不了油水儿,在利润那么足的地方,能不昧着良心开贵药,足见小伙儿的人品,更何况,连工资卡和存折都给了,还想什么啊,上哪找这么好的小伙子。

    时贝贝嘴角抽搐,她这还真不是第一次收到存折银行卡什么的,早在两年前,胖子李就做过这事儿。

    因为胖子李,时贝贝都对存折有阴影了。

    两者比较,胖子李更生猛,他还拿着户口本呢。

    “你少搀和,咱闺女的终生大事,哪能一张存折就定下来,听咱闺女怎么说。”

    时爸爸觉得闺女肯定有自己的考量和顾虑,孩子从小就有主见,做事儿很让他们放心,时爸爸倒是想听听闺女的想法。

    时妈妈努嘴,白了老伴儿一眼,转身到厨房给闺女倒水,润润嗓子。

    “其实,我真想给你们说说,我不知魏姨知不知道他家的事儿,他家里是农村的,家里有一个弟弟,弟弟去年刚毕业,现在还在深圳找工作,不知道回不回s市,他们以前家里挺穷,不过他本人挺努力,去年给他家盖了房子……”随着时贝贝这么说,时妈妈的热乎劲似乎一下子冷却了。

    这些年,电视上的热播电视剧,都是什么婆婆媳妇小姑一类的,家庭伦理剧,最初时妈妈看不上同事介绍的王大柱,第一点就是对方是农村的,长子不说,家里还有个弟弟,农村“长兄为父”,平时出力都是比较多的那个,嫁给他,等于嫁他们一家,听语气,这王大柱还是个孝子,“出钱给家里盖房子”这事有几人能做到?

    孝子有的时候也很麻烦,儿子对父母太孝顺,凡是媳妇和娘有一点口舌,估计都怪到媳妇头上,想到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婆婆,时妈妈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闺女不给那些人糟蹋。

    “我明个把这存折还给老魏,告诉她这事儿不成。”时妈妈皱着眉头说道。

    时贝贝一看母亲这表情,就知道她想左了,相比之下,时爸爸还是比较能沉得住气,虽然他也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妈,您电视剧真是看多了,说风就是雨,我哪里说人家家怎么样了,咱又没见过,寥寥数语,还能判定他家他父母了?我倒是觉得,能教出他这样不贪财,做事有准则的男人,想来家穷,也是那种穷得有志气的。”

    说完这一句,时贝贝注意,父母都松了一口气,脸上重新高兴起来。

    “接着说,还想说什么一口气说完。”时爸爸受不住闺女说话大喘气。

    时贝贝笑了,“问题在于他这个人,好是好,真好,我都多少年没见这样的好人了,不过就是有一个缺点,他太好了,好像不防人,他什么都给人家说,我没用啥功夫,他从小到大,干什么事儿,家里赚多少钱,有几亩地,都说出来了。”

    “好了,我说完了,你们发表意见。”时贝贝起身,走到时妈妈那边,端杯子一饮而尽,渴死她了。

    “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防心重,你说,你套人家那话干什么。”时妈妈有些不赞同,当年她和贝贝她爹结婚,两家都是一穷二白,哪里管这么多。

    终究是叹了一口气,现在时代不一样,人想得也不一样,不多打算打算,就吃亏了,想着,又觉得是自己没本事儿,要是她自己有本事儿,哪里用得着闺女出这个头。

    想着闺女刚才的话,时妈妈又愁了:

    “听你这话,倒是个好孩子,只是以后你们结婚过日子,少不得你得帮衬着,听你形容,不像是有大注意的人。”

    换句话说,日后在一起,估计是女儿当家做主,听上去不错,里里外外都是闺女说了算,事实上家里一把抓的女强人不见得是好事儿,太累。

    “八字儿还没一撇的事儿,扯结婚早点了,说说,你现在怎么想,处不处?”

    时爸爸倒是挺尊重时贝贝的意见,说实话,他看了那小伙的照片,当爹的真觉得闺女委屈了,那小王医生,饿是让闺女饿不着,估计也不会让闺女过上什么太好的日子,他们这一辈子紧巴巴的这么过了,难道也让闺女这么紧巴巴的过?

    “不知道,我倒不烦他,不过工资卡存折这些,还要麻烦你们帮我还回去。”时贝贝嬉皮笑脸地说道。

    时妈妈听了也笑了,“那倒是,别让人家戳我们家的脊梁骨,要是真好,处处也行,那孩子人品真是不错,长得丑了点也没啥。”

    她是真没看上那孩子的长相,黑不溜秋的,跟煤球似的,不过这年头小伙子,一个塞着一个精,这么朴实的,真不多见,时下年轻小姑娘,大概是看不上他那样的,但是作为父母,让孩子嫁给一个人品好的,比嫁给一个有钱的,放心多了。

    话赶话,时妈妈又想起一茬,“贝贝,中午的时候,你夏阿姨给我打电话了,小展那边你怎么说。”

    展月白?

    时贝贝一听摇摇头,“妈,这事儿还得麻烦您,帮我回了吧,展月白那边,我觉得不太合适,算了。”

    时妈妈点点头,想到照片里黑黝黝的农村小子,又想到一表人才的展月白,时妈妈有些遗憾有些感慨,要是俩人综合综合就好了。

    不过哪里找那么好的事儿?

    小展那样的外貌太出色,虽然自家闺女长得好,可是女人一过三十,就老了,男人到四十却还有二十多的小闺女上杆子追,男人好看,可不是什么加分项,太出色的男人,也不能嫁。

    齐大非偶,自家几斤几两重,时妈妈拎得清。

    晚上,快睡着时,时贝贝迷迷糊糊想起一件事儿,要是东方熙再给她打电话,她要给他说一声,她和别人去相亲了,他们不合适。

    此时,时贝贝还不知道,身在部队,身体恢复良好的东方熙接到部队一个紧急任务,匆匆和家里联系后,踏上属于他光荣路。

    这条路,有他的家人,有他的战友,有他的兄弟,唯独没有时贝贝。

    因为东方熙突然失去联络,这句“不合适”,时贝贝始终没有机会说出口,时间太久,连这话的对象,都忘记了最初的模样。

    两年后,当贝贝再接到东方熙电话,听到对方诚恳真挚的告白时,沉默良久:

    “抱歉,我订婚了。”

    *******

    星期一下午,专业课还未下课,时贝贝的手机就响了,幸好调的是震动,时贝贝拿出手机一看,是展月白。

    眼看着快下课了,时贝贝拿着手机,走到画室外面,小声接电话,“喂?”

    电话那边展月白语气非常冲,说出来的话也很生硬:“为什么拒绝我?”

    时贝贝一愣,心道老妈速度真是太快了,她还以为老妈还会拖两天,没想到今天就把问题说开了。

    既然时妈妈已经把话说明白了,时贝贝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干脆说道:“嗯,我们不合适。”

    “我们哪里不合适!?”电话那边展月白声音骤然拔高了很多。

    他气坏了,今天下班,兴冲冲给家里打电话,想着待会儿接时贝贝吃饭约会,没有想到母亲却告诉自己,时家打电话了,说不合适,拒绝了他。

    他长这么大,就没有这么难堪过,闹到母亲那里,母亲都知道自己失恋了,被人甩了。

    “我们哪里合适?”时贝贝笑了,口气轻松了很多,“你出国,喝着洋墨水长大,上国外的名牌大学,我二流学院,大学英语四级考试考了三遍,才将将的及格,让我读断简短的话,都结结巴巴的,你讲究品位,做什么都做到最好,朋友一堆,应酬一堆,我就是一个鱼干女,过得干巴巴没滋没味,周六周日,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能在家绝对不出门,你说,我们哪里合适?”

    “这是互补!”手机那边,展月白脱口而出,说完这句,接下来的话他顺畅多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不会说英语,不喜欢应酬,我就稀罕你这样的。”

    展月白说得挺快,语气也有些无赖。

    “可是我不喜欢你。”

    有些话挺残忍的,不过事实就是事实,既然要拒绝,就干脆一点。

    展月白显然没有想到,时贝贝拒绝的话竟然说得这么直接,毫不留情。

    原以为依对方的骄傲,会直接扣死电话,断无联系,没有想到,片刻之后,电话那边,是展月白更加高亢的声音:

    “是谁,是不是那个小白脸,那个白子君,你喜欢他那样的,是不是,我早看出来了,那小子不是好鸟,那孩子就长了一张花心的脸,你要是上当会后悔一辈子的!”

    展月白喘着粗气,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天高,狠狠给姓白的一拳头。

    时贝贝一头黑线,跟白子君什么关系,“不是他,你误会了,和他没关系。”

    展月白才不相信,他恶狠狠地说道:“时贝贝,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告诉你,你一定会后悔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情场无往不利的天子骄子,还未施展他高超的“追求技艺”,就这样被否决了,他感觉很耻辱,前所谓有的耻辱。

    那个小白脸,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时贝贝,你一定会后悔的!

    “……你现在最好是吃药,或者是打狂犬疫苗。”

    对方嘶吼声震得她耳朵“嗡嗡”的,时贝贝嘴角抽搐,最终决定干脆利落挂上电话。

    听着手机那边“嘟嘟嘟”的声音,展月白气得吐血。

    吃药?打狂犬疫苗?

    时贝贝,时贝贝,时贝贝……

    展月白脸色发白,浑身哆嗦,胸口里憋着邪火,怎么也发不出。

    想着拿着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fuck!”

    作者有话要说:疼死我了,嗷嗷嗷嗷~~~

    去我们这边的广联药店,卖药的说,没散列通了给了我一盒差不多的,结果p都不管用,我又不敢吃太多止疼药,有副作用,止疼没有作用,副作用头晕目眩恶心我全有,牙齿还血……

    郁闷啊郁闷~~

    我去吃饭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