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你醒了?”

    对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有安全感,好像天塌了都有他撑着一般,时贝贝声音忍不住放柔和,“你现在还在医院吗?”

    “不,我在家收拾东西,明天回部队。”手机那边,东方熙说道。

    “那你的身体……”时贝贝有些犹豫,林月儿实在是太暴力了。

    “不碍事的。”东方熙沉稳地说道,“只是一点小伤,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好。”

    又是沉默,他们似乎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良久,电话那边,东方熙的声音传来:“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还能说什么?想了想,贝贝开口:“祝你一路顺风。”

    “还有呢……”电话那边,男人似乎在期待什么。

    时贝贝咬着下唇,坚定了一下信念,说道:“没有了。”

    电话那边,东方熙有些失望,他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让她又缩回壳中,原本她都动心了,他很明白,自己对对方的吸引力,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样问,对方却始终不说。

    “那你休息吧。”东方熙皱着眉,有些焦躁,口气也有些冲,他生气了。

    时贝贝心里一慌,她想解释一下,告诉对方自己的顾虑,刚要开口,手机却突然发出了“叮铃”的响声,屏幕亮了一下,又变黑了。

    没电了……

    贝贝看着手机,有些无力,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

    重重地吐气,时贝贝拿出充电器,接通电源,又打开手机,静等对方来电,等了好久,都没有等来那个“无号码”。

    数公里之外的景园小区的高档别墅里,东方熙拿着手机,皱眉,沉默。

    竟然被挂了电话,连声再见也没有说……

    不其然,东方熙想到了以前在部队里谈过的几个女人,竟然这么任性,还耍小孩子脾气。

    东方熙无奈的摇头,既然对方生气了,那就等她消气了再打吧。

    ****

    东方熙最终还是如期回到了部队,没有了东方熙,时贝贝的生活还是照常进行。

    月考之后,就是天高的高二结业考,结业考完了之后,就是期末考试,然后,高二学生就要升入高三。(. )

    接踵而来的安排,让老师和学生都叫苦不迭,时贝贝看着各科老师发来的自家学生的成绩单,几乎要哭了,全班最高分还有两科不及格,最差的几个,就没有一个科及格的。

    除了时贝贝,其他高二老师都是喜洋洋的,一个班里就那么几个学习差的,全到艺术班里了,全班总成绩一定上去了,要得不是奖金,是面子。

    和时老师这种面子里子都丢干净的相比,他们是多么的幸运。

    时贝贝苦瓜脸,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月考马上就来了,只能是听天由命,时贝贝甚至都不幻想能得到奖金了,只要学生们保持现状就好。

    和贝贝的悲观想必,美术音乐组的老师则是要看开得多,江云劝时贝贝:

    “反正你班小孩已经那样了,再差也不过如此,看开一些,他们考得再次,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所有老师都知道你班学生学习差,要是猛不丁的变得和其他学生一样,一准是你班小孩作弊了。”

    一提到作弊,时贝贝瞬间又鸡血了,现在她每天给学生叮嘱不准作弊的事情,学生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要是到时候有学生作弊,时贝贝真的就不用活了,太丢人了太丢人了,作弊都考不出个好成绩,太丢人了。

    其实,学生们也很无语啊,高二七班艺术班的学生都觉得自家老班疯魔了,一天到晚叮嘱作弊,咋就不想想大家的现状呢――

    “人家那好考场的有的抄,咱的考场,估计就咱自己班的学生,老班担心啥啊,都没得抄,抄谁的啊。”

    “估计是被训怕了,可怜的老班~”

    确实,天高是按学生名次排考场的,就时贝贝他们班的成绩,绝对是最后一个考场,而且还绝对是本班的原班人马。

    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都知道自己班同学是个什么水平,抄谁的啊。

    想用手机传递小抄,啧啧啧,外面开着屏蔽仪呢,哪里有信号,做梦吧。

    为了这么一个小考试铤而走险,实在是太不值当了!

    综合所述,老师疯了。 []

    无论是真疯还是假疯,不管时老师怎么焦急,时间一天天的过,终于,万众瞩目的高二年纪最后一次月考拉开了帷幕,这次月考,也号称“高考探路考”,卷子是天高公认“最接近高考水平”,老师家长可以直观的看到学生现阶段参加高考的水平。

    往年美术生,最低本科录取分数线是二百七,今年就算是涨,也不可能彪过三百。

    时老师倒是希望班里有几个出五百的,这样就稳拿美院分。

    可惜,希望渺茫。

    不同于时老师的焦躁不安,考场里,艺术班学生的心态都很好。

    天高的学生,不是普通公立学校,对于普通家庭的小孩,高考,可能是唯一改变他们命运的出路,但是对于天高的学生,他们家庭太优越了,一个好成绩,只能是锦上添花,就算是他们考得一团糟,也有家长为他们铺平道路。

    现实,就是那么让人无奈,这是一群不屑作弊的孩子。

    他们不需要。

    一个考场三个考试监考,一个老师站在前面,一个老师站在后面,一个老师巡场,在不到三十个考生的考场,几乎可以说百分之百无死角。

    监考是个力气活,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交卷铃打响,老师和学生都松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这是最后一场考试,从考场出来,时贝贝头晕目眩,原因无他,大姨妈来了。

    每次大姨妈对时贝贝都是一次折磨,疼痛难忍,吃药都不行,穿越之前也没见这毛病,想来是这具身体自己的问题。

    时贝贝疼得抽筋,原想到医务室拿点药,随即一想,医务室老师是白娘子,时贝贝又怂了,还是别去了,忍着疼痛,时贝贝龇牙咧嘴回到办公室。

    “咋了姐们儿,被人煮了?”孙露一看时贝贝这德性,乐了,一看这怂样就知道,生理期!

    时贝贝白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孙露:“有药没,我疼得难受。”

    “姨妈来了去医务室啊,找白子君开点药,芬必得、散列通、益母草颗粒……医务室多着呢,我上次去,大姨妈的药十几种。”江云毫不避讳的插话,办公室胖子李还未来,所以说话没啥顾及。

    听江云提到白子君,孙露笑得特别猥琐,办公室别人还不知道白子君和时贝贝这事儿,她算是知情人,想到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儿,孙露就特别高兴。

    “就是,去找白子君啊,校医妙手回春,一定给你治好!”孙露那个“回春”咬得格外清楚。

    时贝贝那个恼啊,抽出最厚的《艺术鉴赏》冲着孙露砸去,孙露一躲,那本书冲着门砸去,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袁姐出现在大家视线中,时贝贝的心猛地提到嗓子眼,我去,闹人命了!

    还不等时贝贝嚷嚷,说时迟那时快,袁素伸手挡在脑袋上,一把抓住那本超厚的《艺术鉴赏》,面不改色,环视办公室,“谁的书?”

    孙露江云目瞪口呆,然后齐刷刷看着虾米一样弓着腰的时贝贝,时贝贝缩了缩脑袋,举起手,弱弱地说道:“报告袁老师,是小的……”

    袁素拿着书,径直走到时贝贝面前,将书放在时贝贝的桌子上,然后虎摸了一下时老师的狗头,“下次再乱丢,就把你从楼上扔出去。”

    时贝贝身体一抽,疼得更厉害了。

    “贝贝,我说你这不行啊,还是去看看吧,你要是不行我陪着你去。”江云看着时贝贝的怂样,感觉老可怜了,原本时贝贝脸上还有点血色,现在全白了。

    时贝贝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你去医务室给我拿点药,散列通就成,我吃芬必得不管用。”

    “行。”江云答应的挺利索。

    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冲出办公室。

    月考完毕,其实他们就可以下班了,艺体组其他老师都走了,就美术办公室还没走人,袁素孙露两个看着时贝贝疼的难受,就怕她晕过去,此时江云还没来,孙露看着时贝贝疼的实在是难受,忍不住说道:“贝,要不去医院吧,我送你到我家医院。”

    时贝贝一听,猛地摇头,“不去不去,为了一个大姨妈去医院,丢人,不去!”

    疼的要个人命,时贝贝都想撒娇让父母来接了,此时按着肚子的时贝贝桌上手机响了,拿起手机,竟然是江云。

    “喂,江云,你到哪里拿药去了?”时贝贝有气无力的问道,疼啊疼,散列通上哪去了。

    “贝,你下来吧,你还记得上次我们见得那个白子君的师兄不,那个老外,他对这个有研究,我和白校医都说好了,让他带你去看看!”江云那边口气很严肃认真。

    时贝贝听了差点吐血:“你干嘛给他说啊,拿个止疼药,他是个男的!”

    “男的咋了,你不能歧视男人啊,医生不分男女!”江云浑然不觉哪里错了,反而觉得时贝贝“讳疾忌医”。

    时贝贝的电话漏音,江云的话孙露袁素听得是一清二楚。

    孙露眼珠子一转,“贝贝,去吧去吧,白子君的师兄,医术一定高超,药到――嗷――”嗷嗷嗷,腿肯定紫了!太狠了,这娘们儿太狠了!

    时贝贝狠狠地扭伤孙露的大腿,让你使坏,让你幸灾乐祸!

    不管怎么说,在孙露和江云的双重魔音下,时贝贝最终还是被几个人架上了白子君的奔驰车。

    更让时贝贝气愤的是,也不知道孙露对江云袁姐说了什么,几个女人就这么将时贝贝丢给了白子君,各玩各的的了。

    时贝贝那个恼啊,偏偏还不能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因为白子君就在旁边呢。

    “再忍一忍,一会儿就到了。”驾驶座上白子君声音比平时温和很多,可是时贝贝疼得眼冒金星,进气儿少出气儿多,捂着小腹直哼哼。

    “谢谢……”时贝贝有气无力地说道,白子君刚才说什么,她一句都没听进去。

    时贝贝靠着车门,闭着眼,白子君一看对方又没系安全带,叹了一口气,停车弯腰,动手给时贝贝系上安全带,动作很轻。

    疼痛让时贝贝感觉都比平时迟钝了半拍,若是放平时,贝贝早就推开白子君了,但是眼下,她闭着眼,皱着眉头,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自然也不会有啥感动。

    系好安全带,白子君看着满头冒汗,可怜兮兮缩成一团的时贝贝,突然觉得很好笑,他也不介意对方脑袋上被汗浸湿的头发,揉了揉贝贝的脑袋。

    时贝贝昏昏沉沉,意识慢慢地剥离,只觉得有个人在耳边絮絮叨叨,也听不清楚说得什么。

    从考场到办公室,折腾了这么久,她真的是累了,捂着肚子,慢慢地,就这么睡着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