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你好,我叫展月白。”

    “你好,我叫白子君。”

    男人看男人,比女人看男人准多了,两个人都从对方身上嗅出了同类的气息。

    展月白心里腹诽,小白脸,没少用你这张脸骗女人吧!

    白子君心里不屑,小白脸,没个好心眼,花心腹黑烂屁|-眼儿!

    如此可见,白校医比展月白怨念多了。

    和展月白白子君不同,孙露和时贝贝则要淡定多了,尤其是好八卦的孙露,刚才在车里,已经从时贝贝那里得到最一手的消息,这两个家伙,她哪个都不喜欢。

    孙露听了,又是欢喜又是忧。

    欢喜的是,听到了最正宗的八卦,两个人和时贝贝没有关系,她可以大大方方看笑话,忧得是,贝贝心里的那个人,啧啧啧,东方熙那样的男人,对女人杀伤力太大,就拿孙露自己来说,若不是早早恋爱订婚,说不定,遇到一个类似的,她也想嫁。

    傻姑娘,你可要想开一点,东方家可是让人无福消受。

    时贝贝收到孙露的眼神,默默地垂下脑袋,她知道,所以,正在极力忘。

    任何女人,也无法抵挡东方熙的那句告白,“一辈子,不离婚”。

    就差一点点,她就答应了呐。

    “听说展先生和时老师是相亲认识的,想必展先生之前有过很丰富的相亲经验了吧,传授一下,说不定以后我也要去相亲了呢。”

    还未上菜,白子君一边喝着热茶水驱寒,一边和展月白寒暄,说是寒暄,听起来更像是互相之间甩软刀子。

    展月白微笑,“相亲这个东西,是要看缘分的,之前也有相过,却都没有缘分,原本是不想继续了,没有想到遇到了贝贝。”

    深情款款,羡慕死你!展月白冲着白子君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白子君胸口一闷,贝贝,贝你个头,叫这么亲热做什么,无耻。

    微笑,“是这样啊,可是我上周末似乎在一家法国餐厅见到过展先生啊,那个时候展先生身边可不是时老师。”

    让你炫耀让你炫耀,揭短揭短?

    展月白瞪眼,随即说道:“只是普通朋友而已,白先生真是误会了,若是让贝贝听到了,我岂不是很悲剧,哈哈哈,还望白先生嘴下留情。 []”

    白子君冷笑,留情,留你妹!

    白子君最郁闷的一件事就是,展月白是公开追求时贝贝的,白子君看出来了,展月白家世虽然不是特别好,但是也不差,又听时贝贝说了,两家是老相识,这个家伙是最可能成为时贝贝老公的人。

    若说好友东方熙和时贝贝不配,那这个男人和时贝贝就更不配了,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刚才看到展先生在医院药房拿药,看药盒子,有点像荣昌肛泰。”白子君若无其事地说道。

    此言一出,时贝贝几乎吐血,白娘娘,你说话委婉点行吗?

    展月白看着白子君,太恶毒了,竟然诽谤,“当然不是,这几天,工作比较累,肩膀疼。”

    白子君听后立马说道:“展先生年纪轻轻就不行了,真的是太遗憾了……”

    那个“不行”咬得格外重。

    展月白听了脸色发青,孙露嘴角抽搐,时贝贝则默默地喝了一口水,此时贝贝突然觉得,以前白子君对自己是多么的和蔼可亲。

    不过,展月白好歹是自己领过来的,还算是她的朋友,第一天见面就让同事这么损,实在是不太好,于是时贝贝决定站出来,替展月白说两句话。

    清清嗓子,时贝贝开口说道:“哈,你们两个关系真好。”

    “是啊,和展先生一见如故。”白子君微笑的说道。

    展月白纵然面色不佳还是从嘴巴里挤出话,“是啊,白先生真风趣。”

    “那你们两个慢慢聊,我去洗手间。”时贝贝起身说道,她没忘拿上手机。

    此时窗外雨已经小了,但是天也暗了下去,刚才在孙露车上,时贝贝给父母打了电话说晚上不要等她吃饭,其实,她更想给东方熙打个电话,无奈,她没有对方手机号。

    她知道白子君一定有,但是她却不想问。

    仿佛问了,就会让自己觉得,自己很廉价。

    等贝贝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白子君和展月白一个看着左边,一个看着右边,当贝贝坐下之后,两个人又恢复哥俩好的状态。

    时贝贝嘴角抽搐,男人真虚伪。

    ***

    一顿饭,吃得贝贝蛋疼。

    好不容易吃完了,回家又成了一个问题,原本孙露要送时贝贝回家,但是孙露家的亲爱的一通电话,孙露这个重色轻友的就叛变了,于是贝贝的选择就成了展月白或者是白子君的二选一。

    贝贝一个都不想选,于是,在两个人微笑着等待时贝贝选择自己的时候,时贝贝的摇头,非常坚定地说:“我坐公交车,这家餐厅65路,直达。”

    展月白无奈,只能作罢,白子君却微笑,什么也没有说。

    两人看着时贝贝坐上公交车离开。

    展月白皮笑肉不笑看着白子君:“今天见到白先生很高兴。”

    白子君肉笑皮不笑看着展月白:“我也是一样。”

    两个男人握手,噼里啪啦眼神交汇,厮杀,然后分道扬镳。

    展月白开车扬长而去,白子君紧随其后,却走了和自己家截然不同的方向。

    那条路,直通电厂宿舍。

    *****

    公交车走走停停,路上下大雨,司机师傅尽量让乘客往后面走,能上来多少人上来多少人,有的人穿着雨衣,有的人带着雨伞,时贝贝上车的时候,车上已经有很多人,但是没走两站,车上上来了更多的人,她站在中间位置,伸着胳膊勉强可以够到公交车上面的扶手。

    公交车一开,有人站不稳向后倒去,时贝贝被挤来挤去,高跟鞋几次差点崴脚。

    站在她前面的一个妇女穿着雨衣,雨衣上的雨水全蹭到贝贝身上,贝贝觉得身上湿乎乎的,难受死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座位想要坐下,一个大老爷们儿推开时贝贝,一屁股坐了上去,然后若无其事闭目养神,好像他坐在这个位置好久了。

    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买车。

    时贝贝咬着牙暗暗发誓,不需要特别贵,小甲壳虫就成,她要求不高。

    公交车在宿舍楼附近的沃尔玛超市站停下,刚下公交车,时贝贝就发现公交站旁停靠的黑色奔驰车。

    车亮着车灯,车上的人,怎么看,怎么像是……

    “白子君!”时贝贝瞪眼。

    白子君摇下车窗,伸出脑袋,“还不上车,傻愣着干什么?”

    时贝贝三步并作两步开车门,身上潮乎乎的,头发上的水还不如身上的多。

    “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回家了吗?”坐在副驾驶上,时贝贝脱口而出。

    白子君根本就没回答贝贝的话,而是上上下下打量着贝贝:“你不是坐公交车吗,那车漏雨?”

    贝贝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说道:“不是,我旁边一女的,穿着雨衣,身上都是水,水全擦我身上了。”

    白子君嗤笑:“笨啊,你就没揍她,或者是往一边走走?”

    时贝贝不乐意了,“车上人那么多,我挤不过去啊,再说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暴力,姐是文明人。”

    “行,你个文明人,系好安全带,我送你回去,你家小区巷子还挺深的。”白子君随口说道。

    一瞬间,贝贝心里有些涨涨的感动,她抬头,小声地说道:“谢谢。”

    白子君瞟了时贝贝一眼,也不知道看到什么了,莫名脸有地热,撇头,鼻子“哼”了两声,“哥是好人。”

    启动车子,白子君调头,开向时贝贝家的小区,狭长的宿舍楼小巷,连个路灯也没有。

    公交车不可能走电厂这条家里的小巷子,贝贝所谓的“直通”,恐怕是停在巷子口边的超市,想着小巷子没等,所以白子君特意等在这里的。

    说来,他还从来没有为哪个女人做到这一步,白子君瞟了一眼时贝贝,心思不定,也许,只是因为曾经那些交往的女朋友,小区门口没有时贝贝家附近这么黑。

    两分钟不到,车就到了贝贝家的宿舍楼下。

    贝贝从车窗里看到了自己家,老房子,房子也就五六层,贝贝家住在三层,厨房还亮着小灯。

    白子君打开车内的灯,时贝贝有点心慌。

    她是个成年人,从身边的男人通过她的微博带她去儿童乐园,贝贝就知道,白子君喜欢她。

    既然他不说,她没有必要捅破这张纸。

    但是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她不喜欢给一个男人玩暧昧,尤其是,这个男人还是她心仪对象的好哥们儿。

    要多无耻,才会在两个男人之间跳来跳去。

    “到家了。”白子君勉强的笑了笑。

    明明告诉过自己,离身边的女孩远一点,却又不自觉的走进她的生活。

    说一套做一套,从来不是他的做人准则。

    似乎,做不到。

    他不甘心,明明是他先发现的,为什么她会喜欢上东方熙。

    她和阿熙,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白校医,以后,别做这种事情了。”时贝贝突然说道。

    雨拍打着车窗,风呼呼的,车里寂静无声弥漫。

    白子君佯装听不懂时贝贝的意思,“你说什么啊――”

    他还打算装蒜。

    时贝贝根本不吃白子君这一套,她抬起头,极为认真地看着白子君:“我不喜欢暧昧,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这样做,我会误会的,我不想玩恋爱游戏,白校医以后还是少做这种让人误会的事情吧……”

    白子君微笑,他看着时贝贝姣好的容颜,干脆利落回答:“好。”

    一个字,将时贝贝接下来的长篇大论堵了回去,时贝贝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为什么和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那个,我走了。”时贝贝干巴巴地说道。

    白子君点头,在时贝贝开车门迈脚的时候,突然开口:“等一下。”

    贝贝回头,却见白子君笑得一派春风化雨:“时老师,以后还是多买一些深色的衣服吧,白色的。”

    白色的?她今天明明穿的是粉色的衬衣。

    不对!

    时贝贝僵硬了,对方说的是她的……

    卧槽!

    狠狠瞪着白子君,时贝贝怒不可遏关上车门,臭流氓,竟然看了一路。

    时贝贝气鼓鼓地走人,白子君在车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贝贝上楼,耳边仿佛还萦绕着白子君嚣张的笑声。

    脸不由得红了,太郁闷了,太郁闷了,竟然被看光了。

    楼下,白子君听到楼道里传出的关门声,过了一会儿,感应灯熄灭,又是一片漆黑,唯有车内亮光。

    白子君看着哗啦啦的大雨,想到刚才时贝贝毫不客气的话语,她说,她不想玩恋爱游戏。

    “我没有和你玩恋爱游戏……”白子君轻轻地说道。

    可惜,对方听不到。

    车外,雨似乎又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点半,欧耶耶,待会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