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长夜漫漫,有人一夜酣睡,有人却辗转反侧。

    前者比如贝贝,后者更像白子君,或者还有东方熙。

    说来也巧,白子君给东方熙打电话的时候,东方熙正打算打给时贝贝。

    东方熙的号是特别保密的,除了极个别至亲的人,其余的人都只能通过东方家的人,或者是和他关系极为好的人找到他。

    这里面,当然不包括时贝贝。

    东方熙几次恋爱失败,其中一个原因也是。

    女方根本就找不到他,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忍受一个机器人一般的男朋友,他不给你他的手机号,你让他办个新卡重新买个手机他又不愿意。

    就算你是九五之尊,也要看我愿不愿意做你的后宫三千。

    接到白子君的电话,东方熙意外之余,还有一些不悦,说不上来的不舒服感。

    想到自己听到的对话,今天白子君应该是和时贝贝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东方熙皱眉,莫非是子君知道了什么。

    接通电话,因为两人太熟,就省下诸多繁琐的问候语,白子君直截了当的问道:“帮我查一个人。”

    “你说。”

    东方熙鲜少听到好友这么严肃地口吻,上一次子君这样对自己说话,是让他提醒东方冉,去白家务必不要迟到。

    “s市最近有没有一个,三十岁上下,家世一般偏上,长相不俗,军衔却不算低的男人,可能是外地人。”这是白子君根据自己的推断得出的结论,特意指出家世,是因为白子君对时贝贝的了解,在大方向上,时贝贝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白子君本能觉得,时贝贝选择的男人,不会是出身特别高的。

    “没有。”东方熙说得很肯定,部队都需要调令,不可能擅自离岗。

    若是有这么一个人,他没有理由不知道。

    “你再想想,也许你不知道呢?”听到好友如此笃定的口气,白子君有些着急,那小妞不会真的相到骗子了吧。

    东方熙不明白好友为何突然变了口气,听到对方质疑,东方熙面容不改,又重复了一遍,“你说的人绝对不可能存在。”

    想了想,东方熙又问道:“遇到麻烦了?需要帮忙吗?”

    知道好友误会,白子君摇摇头,“不是我,你还记得我给你说的那个同事,就是那个女老师,我是帮她问的,我怀疑她遇到骗子了……”

    手机那边,好友的声音说不出的担忧,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给自己打电话,询问冉冉的事情,让冉冉少做实验,因为实验室的设备仪器都有辐射。

    东方熙有些不悦,他分不清楚对白子君的不悦,针对冉冉的多一些,还是针对时贝贝的多一些。

    在东方熙看来,白子君和妹妹冉冉分手时间并不长,子君竟然这么快就移情他人,实在是有些太过薄情了。

    但是想到妹妹平时的表现,作为男人的东方熙又很能理解白子君的决定,比起那个八面玲珑的女孩,自己的妹妹相当的寡淡,不懂人际交往,很多时候,还不如一个小孩子,做事任性,子君出国留学,大约是看得多了,对很多事情包容性比一般人多一些,当初同意母亲将子君介绍给冉冉,未尝不是希望子君能宽容冉冉一些任性的做法。

    无论子君和冉冉如何,他和时贝贝都断无可能,东方熙知道这种感觉来得有些荒谬,但是他就是莫名觉得,贝贝是他的人。

    有些事情,注定是要摊开说的。

    东方熙斟酌了一下,开口说道:“不会。”

    白子君那一口雾水,东方熙停顿了好一会儿,白子君以为对方在仔细回想,生怕打扰对方思路,没有想到间隔半天,他就冒出这么俩字:“什么‘不会’?”

    “不会是骗子。( )”东方熙忍了又忍,最终还是说出来这句话。

    还不等白子君那问“你怎么知道”,东方熙自己就说出了答案:“那个人,是我。”

    那个人,是我……

    沉默良久。

    白子君觉得自己站得几乎僵硬了,他握着手机的手一颤,脑子里似乎被抽空了一样,呼吸也有些困难,心脏狂跳:“你,你在开玩笑吧……”

    “没有。”

    东方熙平静的说道,话既然已经说出来,有些事情就必须让好友知道。

    他不希望因此和子君之间产生隔阂。

    “东方熙,你――”白子君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你们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喜欢上她?你什么时候注意到的她?

    白子君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但是最终他只说了一句:“东方熙,你们家……”

    有些事,大家其实心里很清楚,无论他们自身多么厉害,都会有一道无法挣脱的枷锁将他们束缚,他们的婚姻不会自由,父母如此纵容自己,白子君尚且不清楚家人是否可以接受一个出身寻常家庭的时贝贝,更何况东方那样的人家。

    “阿熙,不要看她长得那个样子,她没谈过恋爱……她会当真的,她不是那种……”白子君说得很困难,因为家庭原因,他都要放弃了,可是家世更为卓绝的好友却告诉他,他们要谈恋爱!

    白子君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后悔,或者是怅然。

    明知道好友是好意,但是东方熙还是有些不悦,他一字一顿地对手机那边的男人说道:“我会娶她的。”

    就像是被人突然掐住脖子,白子君不可置信地看着手机,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太荒唐了,真是太荒唐了,白子君想问,你们有这么深的感情吗,你凭什么说要娶她,你娶人家人家就会嫁吗?

    不同于白子君心里极度烦躁,东方熙一直很平静。

    想到那个艳丽的女孩,东方熙觉得心里暖暖涨涨的,三十多年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不可置否,其中时贝贝的外貌占据很大原因,但是想到她,他就会觉得很欣喜,今天一天,知道她和白子君出去约会,知道白子君的心思,他一直都在焦虑。

    虽然他很快克制住这种情绪,但是心里的空落感是不会骗人的,东方熙也想尝试一下,喜欢一个女孩的感觉究竟是怎样的。

    娶她,将她彻底变成自己的。

    无论是对冉冉,对自己,对子君,都是好事儿。

    这一刻,东方熙分不清楚,促使自己做出这样决定的,究竟是为冉冉多一些,还是为自己多一些。

    “我会说服家人,东方家不需要婚姻来锦上添花,天高的老师,教书育人,挺好的,以后有了孩子,送到母亲所在的学校,也会很放心,她会是一个好母亲……”东方熙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一如既往的刻板平静,但是东方熙却从里面听出不一样的情愫。

    “好吧,随你吧。”白子君不想再听好友说下去,他想要挂电话了。

    “嗯,谢谢。”电话那边,东方熙莫名来了这么一句。

    谢你妹啊!

    白子君都想要骂人了。

    “阿熙,我挂电话了,顺带说,尼玛说出来的话劳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白子君还未说完,那边东方熙果断地挂断电话,白子君只能听着手机发出的“嘟嘟”声,干瞪眼。

    原本白子君想明天找荀陌辞职,离开学校找家医院当外科大夫,这一刻,他突然改变主意了,我就不走,我非要看看你们究竟能好成什么样子!

    娘希匹,劳资很不爽,劳资非常不爽!

    白子君在床上气得打滚!

    东方熙,别以为什么都在你掌握中,劳资这么帅的脸时贝贝都看不上,更何况你这块黑炭!

    要是以后和你结婚,就你这黑脸基因,时贝贝非生出一“非洲土著”来。

    至于孩子继承时贝贝白皙皮肤的可能性,则让校医大人忘得一干二净。

    凌晨,后半夜,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的白子君终于睡着了。

    然后吧,他做了一个梦,一个说不上好梦怀梦的怪梦。

    牛逼的白校医梦到了朦朦胧胧,自己跑到妇产科产房接生,梦里一层雾,看不清楚手术台上的女人,但是白子君就是确定,床上的女人是时贝贝,而且他还确定一件事,时贝贝成了自己的老婆。

    还不等白子君疑惑时贝贝咋突然成了他老婆,产房一个护士跑来,对他说“孕妇难产”,瞬间白子君心就揪成一团,那个焦急啊暴躁啊,孩子怎么还不出来,梦里,白校医急得跳脚,就差冲过去揍接生的护士大夫,俺媳妇儿要是出一点事儿,俺要你们的命!

    但听一声“出来了,出来了”,下一秒,白子君就觉得自己手里莫名多了一个孩子。

    白子君那个欣喜啊,高兴啊,儿子,一定是个儿子。

    嗯,梦的高|-潮部分终于到了――

    欢天喜地的白子君低头,终于看清了自家儿子的脸,校医“哇”一声大叫,直接将怀里的孩子甩了出去。

    尼玛,那吃手指头的哪里是自己的儿子,分明是黑炭东方熙!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正版订阅的妹纸,感谢投霸王票的妹纸!

    大家明天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