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两人吃完饭,已经三点多钟了,折腾了小半天,晚上又没有睡好,贝贝觉得很累,强忍着困意没有睡着。(. )

    白子君看到时贝贝打着哈欠,泪眼婆娑的样子,就有些好笑:“你今天起得这么晚,怎么还这么困。”

    时贝贝无精打采跟着白子君去车库,听到他这么说,随口答道:“一晚上没睡好不好,现在才困我已经很厉害了。”

    白子君按下遥控车锁,开车,笑着说道:“一晚上没睡,你干什么去了。”

    时贝贝张嘴刚要回答,很快就合上了嘴巴,支支吾吾地说:“昨天看小说看太晚了。”

    白子君有些怀疑,时贝贝的表情可不是这样说的。

    看到白子君若有所思的眼神,时贝贝垂下脑袋,白子君应该认识他吧,听白子君之前的口气,两个人应该是很不错的朋友。

    但是,正是因为是朋友,时贝贝才更不能说。

    想起昨天中午的告白,时贝贝脸就会发烫,心就会发慌。

    跟做梦似的,那么优秀的男人对自己说,“做我女朋友”。

    几乎一瞬间,贝贝真的就那么答应了,若她真的是二十四岁的话,一定无法抵挡东方熙的诱惑。

    可是她不是,她穿越之前,已经是奔三的标准“剩女”,通过相亲,她见过好多好多的男人。

    经历的多了,见得多了,时贝贝才越发知道“门不当,户不对”意味着什么。

    东方那样的家庭,注定是站在好多好多人肩膀上的。

    三十一岁的中校,时贝贝昨天特意去网上查了资料,真的是好稀罕,理论上可以办到,但是实践上多么困难,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不出意外,三十五岁之前,东方熙就会成为大校,这样的男人,是她一个小老百姓配得起的吗?

    他懂得好多好多,仅仅是一个菜,他就可以讲出那么多的典故,而他在讲话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插不上话。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觉得若不是穿越这档子事儿,她根本就不可能和这样的人物产生任何交集。

    时贝贝苦笑,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喜欢,可是他却不是她能要的起的。

    “怎么了,再想什么呢,不高兴?”白子君忍不住问道,也不知道时贝贝想起什么,整个人跟霜打得茄子一样,垂头丧气的,看上去可怜兮兮,好像要哭了。

    时贝贝勉强笑了,摆摆手,“只是有点困了,没有,今天挺高兴的。”若是没有想起昨天的事情,她今天总体真的挺高兴的。

    白子君听后皱眉,他知道时贝贝在相亲,不由自主,白子君想到那个开奥迪车送她到家附近的小白脸,难道是他……

    心里堵得难受,酸酸涨涨的,白子君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去干涉时贝贝的生活,说白了他算什么呢。

    名义上,他们是同事,但是她是老师,他是校医,虽然在同一个学校,所在的办公楼却隔着半个学校。

    当年因为东方冉的关系,他放弃了很多机会,留在天高,现在他已经和东方冉分手了,留在天高似乎已经成为不必要的事情。

    他已经打算离开了。

    为了斩断那来得莫名其妙的情愫,他必须要离开,越快越好。

    ******

    见时贝贝困得实在不成样,眼圈都红了,白子君就直接将她送回家了。

    平时,白子君都是晚上到,唯有这一次,是在天还未暗的下午,老式小区,每到四点半五点那会儿,就会有买豆腐脑娃鱼的,还有炸肉串香肠的,长矮桌,小马扎,老人带着孙子孙女在那一坐,又聊天又喝豆腐脑。

    白子君送时贝贝回小区院子的时,正赶上小区卖豆腐脑的大娘摆摊儿,乍看到一辆平时没见过的小轿车出现在小区楼下,很多人纷纷侧目,猜测这是谁家的小车,到是没有人认出这是辆大奔。

    时贝贝困得稀里哗啦,强睁开眼睛,一看白子君停在自家楼下,暗道坏了。

    转头,时贝贝讪讪地说道:“白子君,你再往前走,随便将车停个没人的地方再把我放下来吧。”

    街坊邻居都认识,传来传去还不知道说什么话。

    时贝贝这话说得忐忑,按照以往的经验,白子君应该是直接喷她了,时贝贝都等着对方铺天盖地一顿嘲讽,没有想到白子君扑哧笑了“德,没想到我这大奔到你这还嫌弃了,行,往哪儿走,听你的。”

    时贝贝暗自诧异,不知道白子君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

    白子君将车开到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停了下来,时贝贝看到左右没有熟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时贝贝刚才紧张的样子,白子君有点不爽又有些无奈,他想说点什么,但是苦于无话可说。

    贝贝转过头,看着白子君,笑了,“谢谢你啊。”

    白子君摇头,“谢什么,原本想着给你一个愉快的星期天,没想到连累你到医院了。”

    时贝贝连忙摆手:“哪有,我今天还是挺愉快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儿童乐园了。”

    车里狭小的空间,孤男寡女两个人,时贝贝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快速说道:“那我就不留你了,那个再见。”

    白子君深深看了一眼时贝贝,点头,轻声说:“再见。”

    时贝贝打开车门,从车里钻出来,随后,看到不远处朝她方向走来的人,愣住了。

    囧了,现在钻回车还来得及吗?

    时贝贝快准狠,想着迅速缩回车里,没有想到来人比时贝贝更快,更准,更狠,穿过层层人群,来人一眼锁住了目标,眼睛亮了起来。

    “闺闺!”

    但见一个穿着红色开衫,灰色棉麻裤的妇人挎着菜篮子急匆匆,凌波微步一般,闪电出现在时贝贝面前,拉住贝贝的手,面露惊喜之色。

    时贝贝脸瞬间垮了下来,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声:“妈。”

    嗯,来人正是时妈妈,林女士。

    时贝贝用人头担保,同样是姓林,时妈妈和林月儿家的双木投资,半点也没有关系。

    电厂是个有油水的单位,但凡是个官儿,手里都有那么一点油水钱,早年监管不太严,富了一批人。

    时妈妈和时爸爸原本也是不懂这些车牌子的,老夫妻当年结婚的时候,一穷二白,自行车还是有了贝贝那会儿买的,不过这些年发展快了,领导的车也改了,早年桑坦娜都过时了,时爸爸在电厂,常看到领导坐着小车进进出出,偶然就会听工厂的年轻人议论,哪个那个领导开什么样的车。

    时爸爸便悄悄记住,和老伴儿独处的时,可以给老伴儿说,那个“谁谁谁开得是啥啥车”,时妈妈一点都不羡慕那些“啥啥车”,只觉得自家老伴儿懂得多。

    跟着时爸爸,时妈妈也知道了不少好车的标志,这奔驰就是其中之一。

    原本时妈妈在小区后门的菜市场买菜,回来一眼就看到了那辆停在巷子口的奔驰车,时妈妈觉得比他们厂长家那辆气派多了,就多看了几眼,想着回去给老伴儿说叨说叨,未曾想到还未等自己走过去,车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是个年轻的女人。

    那身形,越看越像是自己家的贝贝。

    走快了几步,发现果然是自家贝贝。

    做父母的,凡事儿牵扯到自家孩子,那就最小气,时妈妈表面上跟老同学“好好好,是是是”,心里可都记着呢。

    骑驴找马谁不会,可不是你么家臭小子的专利,我们家贝贝也不是没有人追的。

    看到这辆大奔,时妈妈本能想起前几天闺女给自己说的,有个军官喜欢她,还表白来着。

    啥衔时妈妈都忘记了,就记得是个军官。

    时妈妈不懂车,也没见过展月白那车,但是打心眼儿里,时妈妈就认定了这车比老同学家那辆车要好。

    切,管你啥啥车,我家女婿开得是大奔。

    时妈妈现在就想给老同学打电话,狠狠炫耀一番,俺闺女不稀罕你家那臭小子,你家愿意和谁谁谁相亲,都和俺们老时家没关系!

    看着母亲热切的眼神,时贝贝就知道自己母亲想左了,肯定将白子君,当成未曾晤面的东方熙了,此时她无比期望白子君就窝在车里,不要那么尊老爱幼,她可以借着机会将自己母亲给稳住了。

    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儿,母亲记性又不太好,糊弄糊弄就过去了,无奈白子君太聪明,又和东方熙是熟人,时贝贝都打定主意拒绝东方熙了,自然也不会让白子君这个外人知道自己和东方熙的关系。

    可惜了,白子君和时贝贝还是默契不够,先不说时贝贝和时妈妈南辕北辙的心思,单说白子君在车里听到时贝贝那声“妈”,就明白外面站着的是贝贝的母亲,白子君觉得人家长辈都站在你车门口了,你若不出来,那太没礼貌了,良好的教养不准他做出这么没礼的事情。

    于是白子君打开车门,从车里钻出来,深吸一口气,沉稳走到时妈妈面前彬彬有礼地说道:“阿姨好,我是贝贝的同事,我姓白。”

    打看到白子君的脸,时妈妈心里的好感度就“up”、“up”向上刷,时妈妈星星眼,这小伙儿好啊,这个头,怎么也得一八五吧,配他们家贝贝正好,长得好文绉绉,看上去就聪明,走路的样子都好看,一看家教错不了,哪像那个小展,约得午饭,晚饭吃完了才出现……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眨眼的功夫,这好感度一路彪红,即将达到顶点爆棚的时候,时妈妈听到对方说“阿姨好,我是贝贝的同事……”

    在前一句“阿姨好”时,时妈妈还欢喜的腾飞九霄,下一句“我是贝贝的同事”,就让她从九霄云天摔下去了。

    “不是军官啊……”

    时妈妈呐呐自语,眉眼里说不出的失望。

    这一刻,时贝贝几乎想让时光倒流。

    妈,人家站在这儿呢,你有啥意见回去说成不!

    时妈妈说得声音其实很小,无奈,白子君耳朵太好使,一下子就听出不对劲儿了,敢情是认错人了。

    难道说那小白脸是军官?不对,时贝贝说了,那小白脸和她们家算是从小认识的,没理由时家人不知道小白脸是干什么的。

    再说那小白脸哪里像军官了!

    白子君若有似无地用眼光瞟着时贝贝,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莫非除了小白脸还有旁人追她?

    能让时家人这么高兴,说明那人军衔不低,能将自己认成对方,说明他们之间年纪也相仿。

    白子君自诩人脉广,认识的人多,快速翻遍脑子里的记忆,除了东方熙,没听说s市还有这号人,莫非是外地的?又或者是个骗子!

    白子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越想越觉得不舒服,看到时贝贝的母亲失望的脸色,又看到时贝贝躲躲闪闪的样子,白子君皱眉,这个傻妞,别再被人骗财又骗色,这年头打着军官头衔欺骗他们这种小姑娘的人太多了。

    打定主意,白子君想着回去给东方熙打个电话,查

    作者有话要说:谁说这剧情没进展的,谁说的,都见家长了!!!!

    请跟我一起欢呼,见家长!!!

    好吧,欢呼完毕,大家就去睡觉吧,明天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