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在朝出事方向跑的时候,时贝贝脑中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

    歹徒劫持人质,坏人绑架小孩,飞天夺孩贼……

    不得不说,港剧害死人啊!

    到了现场,时贝贝发现,自己所有的猜想完全错误,这分明是欧美或是日韩动漫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穿着一身超人的衣服,他提溜着一双鞋带绑在一起的鞋子,趴在树干和树枝中间的衔接处,正在往下跳。

    时贝贝他们跑过来的时候,小孩子已经跳了。

    “啊――”

    和在场人一样,时贝贝倒吸一口凉气,捂住嘴巴,整个人都紧张的僵硬成一团,生怕看到悲剧上演。

    谢天谢地,小孩超人的披风挂在了一棵大大的树杈上,身体悬空,接近五米的距离让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

    成人没有训练过,这个距离掉下来尚且会受伤,更何况小孩。

    现在没有人去指责孩子的家长怎么看得孩子,让孩子爬上了树,下面围观的,都替孩子揪心,生怕孩子掉下来。

    小孩子不怕高,还觉得这样很有意思,扭动身体荡秋千一样,左一下右一下的扭动身体,一边扭,一边拍着手笑,和肩膀缝在一起的披风紧紧地拉扯着,弹性连体衣,包裹在小孩身上的衣服脚下的布,被不断扯开,看到了孩子脚丫的形状。

    小孩子下面,围着很多人,他们敞开双臂,想着在披风承受不住,孩子降落的那一瞬间借住孩子。

    林月儿和东方泓亦在其中。

    “有没有床单被罩……”白子君问旁边的围观者。

    “啊,已经有人去找工作人员了,不知道呢。”

    时贝贝紧张地问道:“报警了没有。”

    “等警察来了,这孩子说不定就摔地上了。”又是一个围观人说道。

    孩子的母亲什么都听不见,只是哭着说救救她的孩子。

    游乐园因为设施老旧,资金不足,多年没有引进新的设备,游客原本就不多,再加上这是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人更是少,这样大的事情,围上来也不过十几个。

    大家指指点点,还有人想爬树,将孩子抱下来。

    孩子笑着笑着,看到这么多陌生人围着,又看到自己妈妈在哭,也开始害怕,小孩子很单纯,害怕就是哭。

    孩子挣扎着,想要下去找母亲,但是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死命挣扎,踢腿,一边哭一边喊着找妈妈。

    时贝贝看着颤巍巍的树杈,心提到了嗓子眼。

    “咔嚓――”

    随着孩子剧烈动作,树枝似乎承受不住孩子的重量,开始从上面折断。

    小孩的身体随着树干向下沉了沉,大家的心又往上提了提。

    眼看去找工作人员找床单的人还没有来,越来越多的人围上去,想着抱住孩子。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接下来并非是树枝断掉,而是披风承受不住孩子的重量,肩膀缝合部分开线。

    “啊――”

    披风和孩子身上的衣服“撕拉”一声,小孩子整个身子掉下来。

    众人蜂拥而上,想在第一时间抱住孩子,无奈人太多,挤成了一团,林月儿当仁不让,她奋力向前,将身边的人即开,飞扑向降落地面的孩子,她的胳膊撞开了好多人,伸开双臂的围观者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向后栽倒,时贝贝胳膊被一个人拽住,踉跄着,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贝贝。”白子君焦急的喊了一声,他原本想要抓住贝贝,却被向后栽倒的人,错开了胳膊,眼睁睁地看着时贝贝成为三个人的垫背。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林月儿将孩子稳稳地抱在了怀里,周围没摔倒的人大力鼓掌,欢呼,哭泣的孩子和留下喜悦热泪感激不尽的母亲。

    有人围观者拿手机拍下林月儿接孩子的英勇举动。

    压在时贝贝腿上的人,纷纷起来,因为场面太乱,除了白子君没有人注意到时贝贝,时贝贝原本也不想在意这个,毕竟孩子被救了,她也很高兴。

    当危机解除,精神放松,时贝贝想要站起来,两只脚的脚踝却钻心的疼痛。

    “估计是伤到筋了。”白子君简单看了一下,他并非专业的骨科大夫,所以还需要进一步确认。

    时贝贝脸色煞白,脚又麻又疼,眼睛都飙泪了。

    卧槽,这是怎样的运气,冷不丁出来玩,脚脖子还扭了,一扭还扭一对!

    林月儿脸红扑扑的接受来自孩子母亲的感谢和周围的赞美之词,没有看到人群后面,受伤的时贝贝。

    时贝贝想着站起来,但是实在是太疼了,嗷嗷嗷。

    “你这样不行,去医院吧。[ ]”白子君皱着眉头,看着可怜巴巴的时贝贝,弯腰,将时贝贝整个人抱起来。

    公主抱什么不要太美好,时贝贝有些晕眩,心里有点小涟漪,可是这涟漪还没泛开波纹,下一秒,耳边传来白子君抱怨的声:

    “你看上去也没多重啊,怎么这么沉啊!”

    时贝贝嘴角抽搐,“你可以把我放下来。”

    果然,这年头所有的幻想都是用来破灭的。

    “你这样还能走?”白子君低头一边抱着时贝贝,一边不忘嘲笑她。

    接下来,时贝贝宁愿自己走,哪怕疼死也是好的。

    白子君右手放下,时贝贝靠着白子君站了起来,脚下钻心的疼痛传来,还不等时贝贝反应过来,白子君再次弯下腰,然后――

    “啊……白子君……快把我放下来!”时贝贝气愤地叫道。

    但见时贝贝脑袋和身子朝下,整个人成倒“u”形,卡在白子君肩膀上。

    没有错,白子君将时贝贝,扛了起来,像扛大米一样扛了起来!

    所谓浪漫公主抱,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时贝贝觉得脚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老天,让她昏过去吧,昏过去吧。

    时老师心里在尖叫。

    “你老实点!”白子君大步向游乐园门口走去。

    嗯,梦幻儿童乐园一日游,到此结束。

    ******

    当脚踝贴着膏药的时贝贝从治疗室走出来的时候,医院走廊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新闻,上面赫然是林月儿救人的画面。

    网络很强大,林月儿的身份被扒了出来,有人说她是最有良心的富二代,有人说她是s市最美女老师。

    至于她和东方泓的事情,只字未提,从这则新闻里,时贝贝倒是没有看到自己和东方泓,倒是白子君的脸一闪而过,虽然镜头很短,但是也足以让认识的人看清楚。

    白子君和时贝贝一样,看到新闻的内容,懊恼的表情一闪而过。

    时贝贝好笑地看着白子君,“上电视了?”

    白子君看到幸灾乐祸的时贝贝,双手抄在口袋里,“不疼了?精神了,可以活蹦乱跳了?”

    时贝贝嘴角抽搐,吐出两个字,“不能。”

    白子君低头看着表,说道:“已经一点多了,去吃午饭吧,我请客。”

    “这么大方,你不是说要宰我吗?”时贝贝佯装惊讶。

    白子君似笑非笑看着时贝贝:“去唐国大厦,请客你愿意吗?”

    唐国大厦,s市明面上最贵的地方,吃顿饭半个月的工资就报销了,时贝贝讪讪地低头,小声说道:“你换一家吧,西城酒店也成。”

    西城酒店,虽然不如唐国,但是也非常贵了,平常老百姓哪里会去那种地方吃,不是说吃不起,而是没必要。

    白子君挑眉,时贝贝家什么样,从她住的那个老式小区白子君就看出来了,不算特别差,但是也绝对不会特别好,小康之家,买套房子全家勒紧裤腰带,牙缝里挤钱的家庭,能说出西城酒店,真是难为她了。

    白子君觉得时贝贝那副肉痛的样子非常有意思,“那就西城酒店吧,原本还想请你去唐国,但是看到你这么强烈要求付钱,我就不和你争了。”

    时贝贝明明知道白子君不会让自己掏钱,心里还是咯噔一下,仿佛看到一张张毛爷爷从口袋里飞走了。

    白子君哈哈一笑,也顾不得医院左右旁人怎么看他,“走吧走吧,逗你玩的,去西城,我请客。”

    西城好贵啊,纵然是被人请客,时贝贝也觉得肉疼。

    到了医院楼下,时贝贝忍不住说道:“那个,白子君,别去西城了,咱去吃别的吧,太贵了,换家吧。”

    时贝贝是真诚实意这么说的,小老百姓过日子,紧巴巴的习惯了,想吃排骨还要看看肉价有没有上涨,能吃鸡鸭肉,就不吃猪肉,明知道早晨的菜新鲜营养足,但是还是愿意晚上等菜市场快关门买便宜的。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他曾交往过不少女伴,像时贝贝这样一般家庭的也不少,有些女孩很要面子,生怕自己看不起她们,绝对不吃“嗟来之食”,哪怕再渴望,也会表现出自己清高一面,约会去吃饭,非要去吃便宜的路边摊,哪怕她并不缺钱,也要摆出一副“我是穷人我骄傲”的姿态,买什么东西一律说“没钱”,花他的钱,明明很高兴,但是却还是一副“你侮辱我”的样子。

    这种女孩很矫情,白子君交往过一两个,自觉消受不了,就放弃了。

    还有一种,是很多女孩都有的,那就是明明很高兴,还摆出一副推脱的样子,嘴里客气,比起前者,这样的女孩白子君反而更能接受。

    女孩子要面子,口是心非一些,也没有什么。

    时贝贝和他见过的女孩都不一样,或许是他的生活中,没有接触过这类女孩。

    她也喜欢沾便宜,但是却沾得很有底线,当对方给予的太多,她就不会不动声色的还回去,就像是天高同事聚会,大家都有请客的时候,该掏钱的时候绝对不含糊,就像是现在,她觉得西城越线了,她会感到有压力,会惶恐。

    这是个好姑娘,和他在声色犬马的夜店认识的,完全不一样的好姑娘。

    白子君再一次感觉到,时贝贝的世界和自己的世界是那么远。

    不一样的消费观,不一样的生活圈。

    或许她可以在他们的圈子里混得如鱼得水,但是她却和他们有本质上的区别,这种是根上的东西,无法改变的。

    就像是那个煎饼果子,她觉得加个鸡蛋就很幸福,他却觉得味道一般。

    看到对方略微不安的样子,白子君笑了,纵横情场多年,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自己的小心思,早在很久以前,他就注意到了她,几次接触慢慢在心底发芽,不知不觉,已经在自己心底占据了一块位置,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甚至从未想起过东方冉。

    明明知道要远离,但是还是忍不住靠近对方,离她近一点再近一点,可是越靠近越发现,和她的距离,真的很遥远。

    他知道若是任其发展,某一天她会取代东方冉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他会完全忘记,自己曾有个谈婚论嫁的未婚妻。

    他很想收拾干净,好好和她谈恋爱,可是他们之间隔着一个现实。

    叹气,白子君隐藏自己的情绪,嘴角扬起玩世不恭的笑容:

    “那好,你说地方,我们去吃什么?”

    时贝贝见白子君换了地方,松了一口气:“我们去吃自助吧,我知道一家自助烤肉,地方干净还不贵,很好吃。”

    更重要的他们美术组所有人都说那家烤肉很正宗,味道不错。

    吃自助?

    大少爷n多年没从外面吃过自助了。

    “行啊。”白子君抄着口袋,低头看着时贝贝,眼神温柔,“你带路。”

    贝贝眉开眼笑,“那好,我们走!”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继续愿意支持正版订阅的和丢地雷火箭炮的妹纸,我不知道怎么说,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鞠躬~~~

    十一点半,待会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从学渣到学霸 如意络 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我真是来交换的 不当神豪的那些日常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逆天小神医 我的剑呢 带着锦鲤人设重生了 重生七零有宝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