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我说,你个二傻子,怎么就不知道系安全带!”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白子君重新恢复活力,继续对时贝贝横挑鼻子竖挑眼。

    时贝贝有些纠结,平时打车,谁有这个习惯啊,都是驾驶员系安全带,没见过副驾驶座位上系这个。

    看到时贝贝不以为然那表情,白子君就火大,“你知道多少交通事故是不系安全带引起的吗,你说,万一出点什么事故,你被甩出去碾了一个稀巴烂,谁负责?”

    时贝贝嘴角抽搐,甩出去就甩出去,为什么还要被碾个稀巴烂?

    系好安全带,时贝贝在心底默默抱怨,娘们儿。

    看到时贝贝听话的样子,白子君满意了。

    白子君小时候特别喜欢玩粉笔,经常拿着粉笔在墙上乱写乱画,他早熟,四五岁那会儿,小学一二年级的加减乘除法都不在话下,识字早读书多,好多七八岁的孩子还跟在白子君屁股后面,排排坐,听白老师讲课。

    男孩女孩都特别听白子君的话,让他倍儿有成就感。

    后来嘛,白子君认识了东方熙,东方熙比他大个两岁,懂得更多一些,白子君就觉得以前的小伙伴太没劲儿了,还是东方熙有意思,两个人经常爬到树上掏鸟蛋,自制小弹弓砸人家的玻璃,或者是从地里挖蚯蚓吓路人,总之就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祸害二人组。

    老师这个理想自然就被抛到脑后,长大后,东方熙选择军校,白子君则选择做一名外科医生。

    不过“好为人师”的习惯并没有忘记,只是埋藏的太深,冷不丁发作一两次,最近白校医人师对象都是时贝贝。

    可以教训老师神马的真是太好了。

    “我们去哪儿?”现在才十点钟,吃午饭的时间尚早,吃早饭又有些迟。

    白子君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家附近有豆浆店,或者是早餐店一类的吗,先去买两个包子。”

    “你没吃饭?”时贝贝好奇地问道。 []

    白子君嗤笑,“哈,你以为我是你,日上三竿才醒,我早就吃过了。”

    这世上有一种人,明明是好意,但是却让人恨得牙痒痒,面对他的好意无福消受。

    时贝贝气乐了:“你就不能不攻击我,说点好听的会死啊。”

    白子君貌似沉思,然后转过头看着时贝贝,吐出两个字,“会疯。”

    每个小区附近,都会有固定的买早点的地方,等白子君他们开到的时候,大部分早餐店都收摊了,只有两三家在张望着,预备着也要收摊了。

    时贝贝看到一家小推车,眼睛一亮,“停车,我要吃这个。”

    白子君皱眉,“那是什么。”

    大少爷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路边摊,家里有专门请的保姆,做饭洗衣服,说“五谷不分”还是抬举了他。

    记得十八岁刚到国外那会儿,他都不知道怎么用洗衣机。

    时贝贝鄙视地看着白子君,终于有机会嘲笑对方:“你不认识字啊,‘煎饼果子’那么大的字看不见啊。”

    白子君一噎。

    待车停稳,时贝贝看车后没人,一下子冲出去,直奔小推车。

    这年头物价涨得蹭蹭的,小时候一块五一个的煎饼果子,现在涨到了两块五,加鸡蛋的还要再加五毛。

    “闺女,咋这么久都没来吃了,放鸡蛋不?”小摊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大娘,从这里干了快三十年了,附近的居民都认识。

    时贝贝寻思,待会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饭呢,想着便说道:“主要是工作忙,没时间,大娘,放个鸡蛋,鸡蛋多控控油。”

    “中!”

    这一会儿的功夫,一个煎饼果子就放好了,看时贝贝是老熟人,又怎么久都没来了,大娘多放了生菜和半根油条。

    时贝贝眉开眼笑,挥手和大娘作别。

    等时贝贝回来,坐回车,重新系好安全带,白子君皱眉,“怎么这么长时间,你怎么跟谁都能扯上那么一两句。”

    贝贝翻了一个白眼,“我从这儿住了二十多年,谁不认识,切。”

    白子君见时贝贝坐好了,脚踩油门,继续前行,他还真是吃过饭的来的,无奈时贝贝手上那东西散发的味道太诱人。

    大少爷不乐意了:“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就买一个。”

    “你不说你吃过饭了吗,你都吃过了我干嘛还给你买。”时贝贝反驳,她可不想白得一个“小气”的名声。

    白子君心里懊恼,他还没吃过煎饼果子呢,但是开口要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可不能给人留下“嘴馋”的印象。

    大少爷心里“哼”了一声,这种便宜的路边摊,准不干净。

    时贝贝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周全,早知道就应该买两个,白子君吃不吃是一回事,自己买不买是另一回事,当即有了决定:“吃不,分你一半。”

    白子君鼻子“哼”了一声,不理睬时贝贝。

    时贝贝看到白子君的表现,愈发肯定对方是想吃,于是将塑料袋一扯,将煎饼果子从中间连掰带扯分成两份,伸手,放白子君嘴巴底下,“求你了,吃一口吧,少爷。”

    白子君开心了,心道,不是我主动要吃的,是你求着我让我吃的。

    想着,张嘴,啊呜一口,将半个煎饼果子塞进嘴里,差点咬住时贝贝的手指头,时贝贝里连忙松开,愤愤不平:“你是属狗的,还咬人。”

    不理会时贝贝气急败坏的话,白子君此时相当得意,正为自己出其不意欢呼。

    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用力咀嚼,甜面酱和豆瓣酱混合着一点点辣椒酱,油条和饼脆脆的,还有煎蛋的香味。

    白子君伸脖子将嘴里所有的食物都咽下去,从车里放置杂物的地方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

    “也不怎么样。”吃完之后,大少爷发表了自己的评价,还没有肉包好吃。

    “那你把我的煎饼果子吐出来。”时贝贝立马说道。

    白校医得意洋洋,脸上有些痞劲儿,“晚了,待会儿我上厕所,五谷轮回之后再给你。”

    “呕,你怎么这么恶心。”时贝贝嘴角抽搐,嚼着煎饼也不是那个味了。

    校医还嫌不够,“我还见过更恶心的,你要不要听。”

    时贝贝恨不得将手上的塑料袋扔到白子君脸上:“闭嘴吧你!”

    *******

    当到了目的地,时贝贝傻了眼,卧槽,要不要这么有童趣啊!

    说来,时贝贝虽然睡得迷迷糊糊,也起晚了,但是今天到底为啥和白子君一起出来她还没忘,为了感谢白子君对自家学生的帮助,今天自己要掏钱,请白娘子搓一顿。

    时贝贝都想好了,白娘子这种大少爷去的地方,就算是不死也要扒一层皮,虽然白娘子不至于这么无耻的让她掏钱请客,但是这个世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白子君揍那么无耻,哪有什么办法!!!

    白子君看到时贝贝眼中的震惊,很是得意,两天前他就计划好了,这个地方他还不是乱选的,而是精挑细选,早有准备。

    “怎么样,很意外吧,没想到吧,是不是很天才。”白子君得意洋洋,选这个地方不是没根据的。

    时贝贝原本还想将白娘子之前那句“老黄瓜刷绿漆”还过去,电光火石间,却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噎在了那里,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时贝贝看着白娘子的眼神充满了震惊和疑惑。

    “怎么?太激动了,有没有爱上本少爷的感觉?”白大少仰着脑袋,那样子活像一直发情的孔雀。

    时贝贝没有顺着白子君的话给予任何回应,反而是愣在那里不知道想什么事情,白子君原想再调笑一句,看到时贝贝这样的表现,一时间也没有了言语,气氛有些尴尬。

    “你看我微博了?”坐在车里,时贝贝幽幽地问道。

    一年前,时贝贝已经适应了穿到小说里的生活,其实女配君除了长相性格和她不一样,她们的世界,很多东西都是重合的,比如说名字,家庭住址,甚至是父母的长相,包括小区附近的小吃摊。

    只是她所在的城市发生了变化,有了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富人区,还有天骄高中。

    那段时间,贝贝很是感概,又有些伤感,看到s市和穿越前一模一样的建筑,就会写出感受。

    “嗯。”白子君有些尴尬,挠挠头:“是,额,我看你说‘自从上了小学四年级之后就再没来过’,其实我也差不多,既然都挺怀念的,不如一起来玩玩,你别太感动啊,爱上我就不好了。”

    说完,偷偷瞄着时贝贝,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扎俩小辫儿的时贝贝,白子君心里有些满满涨涨的,竟然有几分期待。

    那种感觉,就像是初中刚入学那会儿,特别期待遇到学校某个不知名的女生,他连她班级都不知道,但是就是特别想见到她。

    “谢谢啊。”时贝贝点点头,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说。

    白子君心里隐隐有些失望,他面上不显,嘴上继续调笑,“得了,你这闷闷不乐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不想来呢,快下车,门票钱你付!”

    最后一句话,时贝贝心碎成了渣渣。

    喂,五十块钱啊,一个人五十块钱啊,你赚得那么多,绅士风度一些会死啊会死啊!

    嗯,两人一前一后下车,抬头,时贝贝感慨万千,时隔二十四年,自己又重新来到这里。

    儿童乐园,或者又叫做,游乐城!

    作者有话要说:儿童乐园,好吧,我四年级以后,也没有再去过了,好怀念~~~

    煎饼果子,各地做法不太一样,其实我原本想写可口堡,但是怕你们没吃过~~

    那个是我最爱吃的早点,嗷嗷嗷~~~

    大家十一点半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