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东方熙误导了时贝贝,三十多岁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过去。

    部队里,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人,没有最多,只有更多,条件好的不在少数,之所以蹉跎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一是因为他太忙,没有时间和女方培养感情,第二就是他眼光高,一般的姑娘看不上。

    时贝贝不知道这一切,她以为对方为了自己浪费了六年光阴,直到现在也没有结婚。

    时贝贝有点小羞涩,又有些小忐忑,对方是高富帅,自己却不是什么白富美,双方家世悬殊太大,日后对方肯定不可能娶自己,到最后说不定自己会落一个“破坏军婚”进局子。

    想到穿着囚服,吃牢饭的自己,时贝贝一哆嗦,还不等女主干掉自己,她就自己将自己干掉了。

    想着,刚才那点小旖旎又消失了,取代的是小失落。

    东方泓一边开车,一边不动声色观察时贝贝,将时贝贝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

    长期在部队的磨练,他习惯性分析别人动作举止神态背后代表的意思。

    大脑不停变化策略,准备方案,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击即中。

    “午饭去哪里吃?”东方熙沉声问道。

    时贝贝听到东方熙的声音,心肝砰砰直跳,其实东方熙的声音不见得那么好听,但是时贝贝就是莫名的心慌意乱,说到底,和声音无关,和说话的人有关。

    只要喜欢,哪怕对方操着一口家乡话,说不定,你还会觉得是这个人朴实。

    低着头,按下狂跳的小心脏,不想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羞涩扭捏,时贝贝努力纠正声音,“额,不知道,你决定好了。”

    东方熙皱眉,他不觉得时贝贝是胆子特别小的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对自己说话时总是小心翼翼的,难道自己能吃了她不成。

    “你喜欢吃什么?”东方熙换了一种问话方式。

    提起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时贝贝有点不好意思,“饺子,面条。”

    “还有吗?”

    “米线,红烧肉,麻辣烫,地锅鸡……”

    时贝贝小心翼翼地说着,这些,似乎太便宜了,要是约会吃这些,大概是很掉价的一件事吧。

    其实时贝贝也不想这样说的,她恋爱经验为零,相亲的经验倒是丰富,相亲中大都是男方选地点,便宜了,贵了都随着男方来,以便女方观察男方收入档次一类的。( )

    东方熙这样的,根本就不用自己观察,他有钱,他家也有钱。

    时贝贝有些自暴自弃,干脆说了一串自己经常吃又爱吃的东西。

    瞧,我就是个平民百姓,你们是坐在高级西餐厅吃西餐的,我就是那个不争气坐在大排档吃烤串的。

    咖啡和大蒜的区别。

    东方熙听了时贝贝说了这么一长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笑。

    他几不可察的向上扬起了嘴角,“还有吗?”

    还有,还有什么?

    时贝贝秉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认真地说道:“只要是好吃的,我都喜欢吃。”

    不其然,东方熙想到了妹妹东方冉,s市一直有种说法“穷养儿子富养女”,东方家也是一样,妹妹东方冉吃东西就非常讲究,这一点很像母亲,只吃时令菜,不吃大棚里种出来的,吃鱼吃肉时,哪个地方还有讲究。

    记得他还上军校那会儿,东方冉开车去看他,到了学校非要缠着他吃他在学校吃的大锅饭,结果呢,冉冉还没吃一口就吐出来了,她那份儿菜还是自己解决的。

    他常年在部队,空余时间少,出任务哪里还能开小灶,馒头咸菜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

    这种事儿不能和家里说,母亲和妹妹都会大惊小怪,最了解自己的大概就是父亲,想到家人,东方熙眼神又柔了些。

    在时贝贝的忐忑中,他说道:“我也喜欢喝面条,压饿。”

    时贝贝瞪大眼,看着专注看车的东方熙,以为自己幻听了。

    但见东方熙一边转动方向盘转弯,一边说道:“今天是不行了,我们吃别的吧,有机会,这些带你吃个遍。”

    东方熙的车越开越偏,已经远离了市中区,跑到了s市的东郊。

    时贝贝活动的范围一般都是市中心,这一片地方从来没有来过,车左拐右拐,好几次经过狭窄的小道,时贝贝彻底被这路绕晕了,就在时贝贝即将忍不住询问目的地的时候,东方熙将车停了下来:

    “下车,我们到了。(. )”

    这是一栋农家小楼,两层,独门独院,院子里有人在洗菜,烧水,从一楼敞开的门里,可以看到一张床,上面是大花被单,不像是吃饭的地方,倒像是人家家里。

    时贝贝疑惑地看着东方熙,这就是他要带自己来的地方?

    走进铁门,东方熙对正在水池边洗菜的大娘说,“我之前预定的,好了吗?”

    大娘点头,用围裙擦擦手,说道:“嗯,您上去吧,二楼,都给您提前准备好了。”

    东方熙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他领着时贝贝穿过大厅,上了二楼。

    贝贝很惊讶,和一楼标准的农家小院相比,二楼更像是精装修的中餐厅,十几个平方米,古色古香,青花瓷,君子兰,书架,屏风一应俱全,屏风后面,是一间小隔间,里面不超过十平方米,镂空木雕窗户,淡紫色的古韵布帘,有一张红木圆桌,上面放着紫砂壶和各种茶具。

    若不是东方熙穿着西装皮鞋,时贝贝简直怀疑自己从肉文世界穿到了古代。

    “坐吧。”东方熙从桌子下面拉出长圆面的凳子。

    时贝贝略显局促的点点头,拉出凳子,也坐了下来,腰挺得笔直,双手放在圆桌上,左胳膊压右胳膊,十足小学生。

    好高端,好洋气,好紧张。

    东方熙看出了时贝贝的不自在,眼底浅藏着笑意:“不要紧张。”中校循循善诱地劝道,就像首长跟小兵谈话。

    时贝贝嘴角僵硬地笑,“我不紧张。”我只是浑身不自在。

    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坐下的时候才发现,她正前面有一幅字,字不知是什么体,反正她一个都不认识,但是下面的行书落款她看得分明,“东方熙”三个字儿醒目着呢。

    竟然还会写毛笔字……

    东方熙注意到时贝贝并没有看自己,顺着她的目光一路向后转,东方熙忍不住笑了,他以为时贝贝在品字,然后说道:“这幅字还是我半年前来这吃饭时写的,没想到老闫竟然拿出来摆在了这里……”说着重新坐正身子,看着时贝贝,“你是美术老师,不知道这样的字,还能不能入眼。”

    时贝贝快哭了,不是所有的美术老师都会画国画写毛笔字的啊,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啊!

    低下脑袋,生怕看到对方眼中鄙夷的目光,时贝贝期期艾艾地说道:“我,我不认识……”

    东方熙一时间还没听出来时贝贝再说什么,看到对方眼中的迷茫,时贝贝闭上眼睛,就像是即将奔赴战场的义士,一咬牙,说道:“我根本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我不会毛笔字。”

    好了,我说完了,你尽情鄙视我吧。

    东方熙表情明显一噎,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不认识这些字的可能,停顿两秒,东方熙说出了无数偶像剧的男猪脚对女猪脚说出的话,“我可以教你。”

    时贝贝虎躯一震,随即摇头,“不用了,我很笨的。”

    要是写不好那就太丢人了,时来世琢磨着要不要去什么书法班补习一下。

    东方熙表情不悦,以为时贝贝怕吃苦,脸一板,“必须学!我监督!”

    时贝贝想要抠眼,让你乱看,让你乱瞄。

    看到时贝贝耷拉着脑袋,萎靡不振的样子,东方熙觉得异常有趣,他觉得时贝贝这样的女孩鲜活有朝气,想来想去,好哥哥的东方熙又觉得有些不舒服,他的妹妹,已经好久都没有笑过了。

    想到冉冉不笑的原因,东方熙双眸幽深地注视着时贝贝。

    东方熙没有料到,就在他盯着时贝贝猛看的时候,贝贝突然抬起了头,四目再次相对。

    时贝贝快速地低下头,抚摸小心肝,好帅好有型,嗷嗷嗷,他在看我,看着我,看着我……

    想着将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时老师有些苦恼,已经三天没洗头,脑袋顶不会有头屑吧。

    正说着话,屏风外的楼梯传来“哒哒哒”的声音,时贝贝连忙整理羞涩,嗯,有人来了,要大方,不能丢脸。

    随着来人上楼的步伐,时贝贝闻到了饭菜的香味,猛吸鼻子,好好闻。

    男色虽然当前,但是男色这个东西,毕竟不能当饭吃,今天在画室站了一上午,早就饿趴下了。

    但是为了形象,要矜持!

    屏风后面,一个大约三十出头,穿着很朴实的女人捧着四方食盒走过来。

    东方熙看到来人:“老闫呢?”

    “俺大哥在厨房里做饭呢。”女人咧嘴一笑,然后将目光放在时贝贝身上,露出惊艳,随即声音拔高了一些,“首长,这是您女朋友啊,真俊……”

    时贝贝脸一红,却听东方熙摇头:“她不是。”

    女人和时贝贝都愣住了,不同于女人的尴尬,时贝贝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感。

    还不等女人岔开话题说别的,东方熙双眸幽深地看着时贝贝,时贝贝被他看得浑身不得劲。

    “我正在追求她。”东方熙极为认真的说道。

    努力不去看女人挪揄的眼神,时贝贝努力装淡定,但是脸颊却越来越红,待女人走后,时贝贝心跳还在不断加速。

    好羞涩,好开心。

    时老师觉得花都开了。

    干咳两声,她再次抚慰小心脏,默默告诉自己,淡定……

    “……这的户主叫做老闫,是我以前的战友,退伍后,他在这里盖了一栋小楼,全家都住在这里,老闫做饭一直不错,退伍后,又去学了几年的厨师,然后在家研究功夫菜,因为准备食材太麻烦,地方又小,每天就只能招待一两桌,一开始来吃的都是熟人,这两年名声打出去了,慕名来吃的已经排队到了明年。”

    东方熙轻声说着往事,就像是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檐照在他的脸上,整个人显得无比慈祥,让时贝贝想起了家中经常看报纸新闻的老父亲。

    这种诡异温暖的亲切感从何而来,要飙泪了有木有,爸爸都长白头发了有木有!

    驱散心头那异样的酸涩感,时贝贝抬起头,东方熙已经讲完,等待时贝贝发表自己的见解或者是听后感。

    时贝贝想了想,无比纠结的说道:“那我们岂不是加塞?”

    东方熙再次被噎住,难道这个时候关注的重点不是“老闫很厉害,这里的菜很好吃”吗?

    想了想,东方熙深沉悲痛地说道:“嗯,我们是在加塞。”

    作者有话要说:加塞是插队的意思,地锅鸡是山东一种鸡的做法,是一个大铁锅上来的,铁锅四周贴着饼~超好吃~~~~

    饼可以蘸着汤吃,嗷嗷嗷~~~~

    大家关于东方熙的话,我都看到了,握拳,我要说,东方熙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渣,普通人而已

    十一点半准时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生之电影皇帝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