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其实学生时代,很多校规是很坑爹的,学校不准打架,无论是主动出击的还是正当防卫的,一旦被老师抓住,那就叫打架,一律处理,顶多就是主动出击的那个更严重一些。

    若是你问,被同学欺负那怎么办?

    老师估计会很为难的告诉你,那你跑吧,跑来告诉老师。

    这就是校规的不公平处,但是这种“不公正”的校规恰好给了时贝贝空子可钻。

    岑老师不愿意给彼此台阶,非要找班里学生作证,是北堂靖主动滋事,那时贝贝没有理由不反咬一口东方泓。

    眼下,时贝贝就咬住一点,你要处理我们班学生,好啊,那你班学生也要一视同仁。

    要处理,一块处理!

    岑老师气得吐血,这些年轻老师,嘴皮子太厉害了,颠倒是非的能力太强了,岑老师气不过,于是就来了一句:“我们班东方泓是你们班北堂靖比得了的吗?”

    东方泓是要为学校争光的,北堂靖就是个为学校抹黑的,要是学校升学率不高,那都是北堂靖的事情。

    学习,不能代表学生的全部,但是在很多老师眼中,学习成绩的高低,就是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更何况北堂靖还真不算是那种学习不好,但是遵守秩序懂规矩的。

    此言一出,北堂靖的脸立马黑了下来,整个人都暴躁了很多,估计他在极力抑制自己的怒火,时贝贝真怕自己这个学生一生气,脑袋一热,将口袋里的枪掏出来。

    北堂靖家出身黑道,这些年就算是努力洗白,但是私下到底还有多少违法的勾当,谁也不知道。

    不仅是时贝贝发现了北堂靖的异常,对面的岑老师也看到了,被唬了一跳,年纪越大越怕死,岑老师心里有些怕,这北堂靖带的可是真家伙,自己怎么就脑袋一热反驳他了呢?

    但岑老师毕竟是个成年人,就算是害怕,也极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生怕被人看出异常,她很要面子。

    “北堂靖。”时贝贝低声警告,她一直胡搅蛮缠,生怕学校真的做出开除北堂靖的决定。

    北堂靖狠狠瞪了岑老师一眼,鼻尖轻“哼”一声,撇过头不说话了。

    时贝贝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时老师,你瞧瞧,你们班北堂靖那叫什么态度!?”岑老师见时贝贝劝退了北堂靖,有些恼羞成怒,火一下子有上来了。

    时贝贝刚想开口反驳,但听一个声音打断了她们你来我往的争辩――

    “时老师是吗?”

    一直站在岑老师背后,默不作声的东方泓,这个时候开口了。

    他的声音很洪亮,干脆利落,不像胖子李那么有磁性,也不如白子君那么缠绵暧昧,干干净净的,利利索索的,带着军人不可侵犯的味道。

    仅一声,时贝贝就觉得压力很大,她不禁想起大学军训的时候,瞪着眼的教官,不过当年大学的教官,照比眼前的东方熙,可平民多了,至少那个人还会笑,东方熙,时贝贝见他这么多次,似乎东方熙都不会笑。

    东方家都出怪人。时贝贝腹诽。

    心里想的,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时贝贝收敛了刚才对岑老师时的胡搅蛮缠,非常有礼貌的说道:“你好,我是,请问是东方泓的家长对吗?”

    “是。”

    东方熙微微低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时贝贝,就像是鹰一样锐利的眼睛,让时贝贝有种无处遁形的感觉,“时老师,我弟弟被北堂靖打了,是不是?”

    东方熙和岑老师一样,似乎就死咬住这一点,时贝贝绕着圈子回答:“他们在闹着玩,没有想到会出意外。”

    东方泓和北堂靖关系好,这点事儿肯定会为北堂靖遮掩的。

    东方熙皱眉,“我就问是还是不是!”

    他只要求一个结果,没有想跟时贝贝绕圈子的意思。

    时贝贝心里拧巴成了一团,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如此的不好说话,他就要求一个结果,过程什么的统统都和他没有关系,时贝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人真的不好糊弄。

    “是。”时贝贝苦笑地说道。

    “我知道了。”东方熙没有说处理结果,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时贝贝惊讶,知道了?你知道什么了!

    办公室,教导主任此时已经将情况给荀校长说了一遍,教导主任说得听详细,时贝贝的版本,岑老师的版本,还有旁观学生的版本,围观体育老师的版本,外加操场摄像头记录下的全部过程。

    当教导主任口干舌燥地说完,校长已经差不多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似笑非笑地瞟了时贝贝一眼,时贝贝心里咯噔一下。

    其实,稍微有脑子的也知道,时贝贝那个版本纯粹是胡说,比岑老师的加强|暴力版还不靠谱,但是这个世上并不是你说实话,那就是实话,就算是实话,也要有人相信才是。

    若是校长袒护,时贝贝胡说八道的版本,那也会变成事实的真相。

    时贝贝心里没怎么有底,毕竟校长曾经对她做过警告,若是没有校长之前的那番话,时贝贝大概真的觉得,校长会站在她这一方,为了学校的安定也不会开除北堂靖,但是牵扯到了东方家,时贝贝不确定了……

    不知道这一次,校长会不会像上次那样,依然袒护北堂靖。

    清清嗓子,荀陌副校长说道:“刚才,想必各位都探讨过了,我现在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想听听各位当事人的解释,和关于这件事的处理意见。”

    岑老师这次学聪明了,不等时贝贝说,就开口了,“开除北堂靖!”

    五个字,干脆利落,震耳欲聋。

    时贝贝咬牙切齿,没有想到岑老师真的要将事情做这么绝,开除对学生的印象究竟有多大,她身为教育工作者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但是就算这样,她还是坚持要开除北堂靖,光这份心思……

    时贝贝在心里戳小人,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若是北堂靖不是自己的学生,她估计会双手赞同岑老师的决定。

    岑老师有些痛恨,又有些得意的说道:“荀校长,从高一的时候,北堂靖同学就无视学校校规,随即旷课,迟到早退,上课时间也在走廊闲逛,毕竟带枪上学,害得学生人心惶惶,对同学,还有对学校,都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如今高二学期已经快要结束,结业考试即将到来,北堂靖同学,影响了学生们的学习进度,加之这一次,无缘无故打同校同学,荀校长,我有理由怀疑北堂靖同学有暴力倾向,我希望学校重视这件事,给整天担惊受怕的学生一个交代!”

    暴力倾向?担惊受怕?

    我去年买了个表哟!

    时贝贝在心里狂吐槽,虽然北堂靖带枪上学是挺不对的,他本人在学校也是一个相当具有争议的学生,但是并不代表,学生们都很讨厌北堂靖,据时贝贝所知,北堂靖本人在天高有很多拥护者,学生们喜欢他的和不喜欢他的一样多。

    再说了,天高这帮学生,负责接送他们上课的保镖,哪个腰间没有别着枪,也没见他们害怕的哆嗦,怎么换成北堂靖,就担惊受怕了呢!

    时贝贝感觉到身边北堂靖呼吸乱了很多,也重了几分,被人毫不留情的这样训斥,是个人就受不了吧,更气人的是,对方说的是真的。

    时贝贝有些无奈,若是在普通学校,北堂靖的前科早就够他开除n次了,哪里还给他辩解的机会呢。

    荀校长点头,表示明白岑老师的话,无视愤怒的北堂靖,荀校长看着时贝贝,“时老师,那你的处理意见呢?”

    “校长,不可置否,北堂靖同学有他的缺点,但是在我看来,他的优点也非常多,他是我们班的纪律委员,在班里维护课堂秩序和帮助老师维持教学秩序……”

    “岑老师说的那些现象北堂靖同学确确实实都有过,但是那也只是过去,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比如说现在,据我所知,自从北堂靖分到了高二七班,从来没有迟到,没有早退旷课,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进步,打架的事情,校长可以找来东方泓同学,问问情况,我想没有人比当事人更了解发生什么事情。”

    “我的意见是三千字检查,外加全校通报批评。”

    时贝贝突突突说了一通,停下来的时候口干舌燥,却发现身边的北堂靖用杀人的眼光看着自己,时老师佯装没看到,眼睛紧紧盯着荀校长。

    比起岑老师那番尖酸刻薄的指责,老班的话真的是让人舒服不过了,没有一个学生不希望听到表扬的,但是那后面三千字检查是怎么回事,通报批评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八百字吗?怎么到了校长办公室就三千了。

    北堂靖愤愤不平,若不是考虑场合,北堂靖真的非常想抓住老班问个明白,你凭什么增加我检讨的字数!

    若是以往,北堂靖一定会开口噎时贝贝一通,断然拒绝时贝贝的处罚条件,但是现在……

    北堂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私下再说,其实,他真的不介意开除的,但是既然老班这么舍不得他,班里同学那么舍不得他,那他还是留在班里吧……

    北堂靖还觉得自己挺重要的!

    时贝贝一直用眼睛的余光观察自己的学生,生怕学生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她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义愤填膺桀骜不驯的北堂靖突然老实了,但是对于时老师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情。

    学生配合比什么都重要。

    荀陌笑而不语地点头,他知道时贝贝是个护短的班主任,时贝贝给出的处理意见和他猜想的差不多。

    荀陌再次将目光放在了东方熙身上,想着从东方熙嘴里得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处理意见。

    东方熙皱着眉头,他脑子里想着来这之前,白子君的那通电话。

    白子君,对东方熙来说,是准妹夫,也是朋友,两个人从小玩到大,虽然白子君比自己小两岁,但是两个人并没有多少代沟。

    直到自己高中毕业考上了军校。

    作为朋友,东方熙是不喜欢管白子君的私生活的,他一直都知道白子君私生活虽然算不上糜烂,但是绝对谈不上检点,白子君和s市所有的上层公子哥一样,都有泡吧搭讪美女的习惯,自从和妹妹东方冉交往之后,白子君渐渐收敛,但是喜欢勾搭美女的习惯依然没有改,虽然只是逢场作戏,但是也足够刺眼。

    没有想到,自从和妹妹分手后,白子君一反常态,做起了居家好男人。

    不泡吧,也不去夜店搭讪美女,周六周日,还会飞到各个地方去做手术,东方熙一直以为,这家伙只是好一会儿,没有想到竟然坚持了这么久。

    对于好友的改变,东方熙是欣喜的,以前他还觉得好友浪荡,不像是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但是好友的改变他看在眼里,甚至有主动撮合妹妹和好友和好的冲动,毕竟妹妹年纪也不小了。

    但是似乎因为分手这事儿,白子君迁怒于他,每次他打电话都推脱很忙,原以为对方需要更长的时间才会主动联系自己……

    接到好友的电话,东方熙是既高兴又欣慰,白子君在东方熙心中的地位不亚于父母战友,既像亲人,又是朋友,他真没有想到好友主动联系自己,竟然不是为了和好,不是为了找他叙旧聊天,更不是谈论妹妹东方冉的事情,而是为了别人,一个仅仅是耳熟的少年,北堂靖。

    原本还奇怪白子君什么时候和北堂家搭上关系,当他在校长办公室看到时老师时,这些年在部队训练出的敏感就告诉他,北堂靖只是一个幌子,白子君真正为的,是北堂靖的班主任,这个姓时的女老师。

    东方熙想起几个月前站在二楼医务室看到场景,金灿的阳光下,奔跑的少女,职业套装那瞬间和绿色的军训服重合――

    也许是看着他在发呆,好友忍不住询问:“怎么?你见过?”

    本能的,他摇头否定:“没有。”

    因为他没有女朋友,好友非常喜欢让他看所谓的美女,就像是引诱一般,好友声音充满了挪揄,“现在看看,感觉如何?”

    “不知所谓。”他皱眉,好友的轻佻确实应该改改了。

    “啊,你不喜欢,那就好……你说,我追她怎么样……”

    几乎脱口而出,“不。”

    “那么激动干什么?开玩笑的,我已经有冉冉了。”穿着白大褂的校医耸肩,转头走人。

    看着佯装镇定的女老师,东方熙不由得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这个世界真奇妙,你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的人,几年之后,她以全新的姿态,三番四次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东方熙不得不相信这是一种缘分。

    时贝贝,当真是好久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嗷,jj抽了,我刚才就没有发上来!!!绝壁不伪更!

    有木有很激动,原主是见过东方哥哥的!!!

    五一到了,大家玩得怎么样,我吃了鲅鱼饺子!!!!

    海边的海鲜各种便宜,欧耶耶!!!

    待会十一点半见了,么么,去码字了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