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在时贝贝的脑海里曾经有这样一幅画面,她是一个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刚毅少女。

    在一切恶势力面前,都不会低下头颅,在一切反动派面前,都会举起正义的拳头,勇敢将他们打倒!

    热血沸腾了有木有,想要打人了有木有!

    扑上去吧少女,将这个老巫婆压倒,蹂躏,狠狠揍!

    以上么,是时贝贝的脑补,脑补中的她,拥有女主林月儿一样的神力,将这个岑老师一下子扔到七八米远,然后大吼一声,尼玛,劳资不是好欺负的!

    事实上呢,时老师抿着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岑老师,然后冲她大吼了一声:“对不起!”

    九十度弯腰!

    神马霸气侧漏,神马遇神杀神,见鬼去吧,你以为在看偶像剧。

    做错事儿是一定要道歉的!

    高二七班的全体学生看着自家老班,由女壮士再次变成了柔弱小白花,嘴角抽搐,老师,您平时对我们那狰狞的表情都哪里去了。

    揍她啊!学生们都要咆哮了,看时贝贝的眼光那就是一个老班,你咋这么不争气!

    时贝贝看到学生失望的眼神,心中如草泥马吐槽,老娘也想很硬气,但是老娘硬气得起来吗?

    尼玛你们知道岑家在部队有多少势力吗?你们老师一个普通小老百姓惹得起吗?!

    岑老师原本以为是一场硬仗,这年头年轻小姑娘的嘴皮子,可不要太利索!

    原本准备的叽里咕噜骂人的话,硬生生都卡在了嗓子眼里,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又是赔笑,又是赔礼,你这一巴掌扇过去了,不显得自己很没有素质!

    岑老师的脸憋成了shi色,看上去就像是便秘了十来年一样。

    东方泓看着自己气急败坏的婶婶,并不领情,事实上,他挺高兴的,和阿靖打了一顿,整个身心都舒畅了,这段时间过得真是太他妈的憋屈了!

    东方泓小哥在心里都忍不住国骂了。

    “婶婶,不,老师,算了,我没事儿。”东方泓忍不住说道,其实他真没事儿,若是北堂靖真要揍他,下狠手,现在估计他就在医院里躺着了。

    那个脑袋开花的齐大宝就是自己的下场。

    东方泓的求情并没有引来高二七班的好感,相反,无论是他们的老班时贝贝还是高二七班全体学生,看东方泓的眼光都叫一个,你丫真虚伪啊真虚伪!

    你盯着那张猪头脸,还不时流下一串红鼻血,你说出这话,不时火上浇油吗?

    全体鄙视你!

    就在这个时候,教导主任领着学校的警卫处的保安人员匆匆赶过来了。

    时贝贝那叫一个咆哮,这年头你们学什么不好非要学警察,事情都办妥了,你们跑来干什么,干什么添乱呢?

    “怎么回事?”秃瓢教导主任咆哮,上课时间围在这里干神马,打群架吗?

    教导主任只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想。

    岑老师原本想着狠狠告状,无奈她年纪大了,嘴皮子和脑袋不是同步的,稍微慢了半拍。

    这个紧急关头,那慢半拍就是给敌人留余地。

    等她再想说的时候,时贝贝已经把话都给说了:“校长,这样的,我们班北堂靖想着和东方泓同学排练节目,平时大家学习那么辛苦,他们两个就想着在体育场给大家表演个小节目,娱乐大众,这个排练意外时有发生,不小心两边都负伤了。”

    时贝贝睁着眼睛说瞎话。

    教导主任吐血,岑老师已经被时贝贝的厚颜无耻给打败了,卧槽,为人师表,你竟然如此包庇你班的学生,你枉为人师!

    岑老师看到被打成猪八戒一样的侄子,在看着刚才一脸诚恳道歉现在一脸无辜扯谎的时贝贝,怒了,“你说,他们排练什么,排练成这个样子!”

    岑老师几乎要抡起拳头揍时贝贝,时贝贝不动声色向后面挪动了半步,面色不改,“精武门!”

    噗!

    高二七班学生忍不住吭哧笑起来了。

    东方泓那个脸色诡异,其实吧,他对这个时老师是没多少好感的,因为这个女老师不识抬举,竟然拒绝了自己女朋友伸出的友情之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东方泓觉得,自己女朋友眼光还是不错的,这个时老师确确实实挺有趣。

    原先嘛,东方泓嫉妒时贝贝,觉得一个女人占据了自己女朋友的身心,那个讨厌啊,但是现在东方泓觉得,这个时老师还是挺不错的,至少第一时间包庇了自己的好兄弟。

    作为学生,其实他们希望,自己就有个这种老师,就像是知心大姐姐似的。

    高二一班的学生看着满嘴跑火车的老师,一边觉得这个老师不着调,另一边又有些羡慕,护犊子的老师,大家都喜欢。

    不过这些复杂的情绪在看到自己班东方泓那张打得惨不忍睹的脸,又变成了同仇敌忾,这个高二七班欺人太甚,你们班一群菜包子,打我们班的好学生,羡慕嫉妒恨,用眼神杀死你们!

    高二七班的学生看着对面来自一班学生的怒视,一群平时都喜欢武力解决问题的小孩子无比喜欢自家班主任流氓作风,厚颜无耻什么的,太美好了,不过老师太软了,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再瞪一眼,劳资揍死你!

    无论男生女生,都忍不住撸袖子,只等老师一声令下,就扑上前,干架!

    好学生都害怕混子生的,高二七班那就是混混中的混混,女的脸上画着大浓妆,男的肩膀上刻龙刺凤,都不是好人啊,被对方杀气十足的眼神一瞪,缩了。(. )

    教导主任也无语了,其实这件事真的他不想闹大啊,上次北堂靖打架,学校赔礼道歉,齐家才摆手,这次北堂靖又打架,打得还是将军的小公子,教导主任一身冷汗,不过又有点诡异的庆幸,幸好只是打架,若是北堂靖拿枪,那学校就要关门大吉了。

    教导主任决定顺着时贝贝说,“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

    教导主任轻飘飘这么一句,气得岑老师半死,欺负我们岑家东方家没人是吧,这么欺负东方家的孩子,岂有此理!

    岑老师这个时候浓郁的家族利益至上的情绪占领高峰,已经忘记自己也是天高的老师了,狠狠瞪着谢顶的教导主任和时贝贝,“等着瞧,这事儿不会这么完的!北堂靖必须给我们班一个交代!”

    东方泓皱眉,他真不知道婶婶在生气什么,打架不是很正常的事么,再说他和阿靖打架也没什么,他们都是哥们儿。

    “老师,这件事就算了吧,我和阿靖确确实实在闹着玩呢,没多大的事儿。”

    东方泓不忍看自己婶婶那张喷火的脸了。

    岑老师气得半死,暗恨侄子拆台,心想,你堂叔将你交给我,你哥哥也将你交给我,你们东方家都将你交给我,我来到我这里脸蛋子上还干干净净,回家脸上就开了果铺子,你让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岑老师真想揪着侄子的脖子问问他,你这小子到底是谁的人,胳膊肘子外拐什么的,气死人了!

    教导主任也不明白岑老师怎么这么愤怒,随即一想明白了,她和东方泓原本就是亲戚,生气理所应当,岑老师也是学校的老教师,以前叫做“铁血娘子”,最早的时候,也不兴素质教育的时候,这位岑老师用戒尺,在八十年代培养了一大批的大学生和国家优质人才!

    教导主任就是和和稀泥的,“岑老师,东方同学都没什么,就算了吧……”

    教导主任这声音还没敢放大,毕竟不是多光彩的事情,这么多学生看到了,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自认为自己脸皮没有时老师那么厚。

    岑老师不愿意,她一早就看北堂靖不顺眼了,东方泓什么样的,她们家阿泓学习那么好,各种好,以后会是祖国栋梁,可是北堂靖呢,那就是个黑社会的头目,以后就是危害一方,需要政府通缉的犯罪分子,自己侄子和这种人在一块,日后还不知道会什么样呢。

    这样的坏朋友,只能带坏侄子,给他们东方家抹黑。

    那个林月儿,哼哼,和那个北堂靖也不清不楚的,北堂家竟然也不管,就这么放任两家的孩子在一起,这么不清不楚的女人,还有未来的国家蛀虫,他们配和阿泓一块玩吗?配吗?

    岑老师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幽怨和黑烟,背后的图腾在冒着火光。

    学生们纷纷后退一步,好好可怕。

    “这事儿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北堂靖这孩子绝对不能留,咱们学校是一个有水平的学校,北堂靖这样带枪上学的学生绝对不可以,主任,我觉得您真的应该慎重考虑开除北堂靖的事情了。”岑老师义愤填膺的说道,仿佛北堂靖曾经拿着枪抵着她的脑袋。

    死肥婆,闭嘴啊!

    时贝贝那叫一个气愤,“岑老师,我们班北堂靖也受伤了,若是你们班东方泓真这么老实的话,我们班北堂靖就不会进医务室了,更何况,你看看,东方泓还叫来了别的班的帮手……”

    时老师指着一脸无辜的西门风,穿着红色灯笼裤,绿色小马褂的少年格外无辜,关他什么事儿啊!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学生不是你们班的吧,我们班班长南宫珏也受伤了,要开除也不应该是北堂靖一个人开除,为什么你不提东方泓?北堂靖在我们班是非常老实的学生,上课纪律好,各科老师都有反应,北堂靖同学从不捣乱课堂纪律,为什么见到你们班东方泓,就从体育课打起来了呢,岑老师,你还是先让你们班的学生反省反省吧!”

    时贝贝嘴巴说个不停,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被话唠南宫珏给附身了,说起话来格外的长。

    时贝贝身后的学生佩服地看着自家老班说谎不打腹稿,不过话说回来,北堂靖上课不是在画画就是在睡觉,还真没有捣乱过课堂纪律,老班这样说真的没错。

    岑老师看着地痞无赖一样的时贝贝,气得眼冒金星,以前她还觉得这个时老师挺好的,至少挺认真负责的,现在怎么看起来这么胡搅蛮缠,半点老师的样子都没有,岂有此理,这年轻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岑老师不住翻白眼,就差一口气没提上来背过去。

    “时老师,我不和你多说废话,你护着你们班学生你就护着,无论你说什么,学校必须开除北堂靖!”岑老师叉腰对着时贝贝怒吼,为了自己班的学生,为了自己的面子,岑老师都不顾形象了。

    时贝贝讥笑反驳:“学校不是你家开的,你说开除就开除!?”

    无论是岑老师还是贝贝,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自己班的学生,两个人都是高二的班主任,之前也没有什么矛盾,哪能闹得这么僵,在学校操场里就吵起来。

    他们吵架,学生们就这样看着,两班的学生都觉得自家班主任非常厉害,希望自家班主任压倒对方的班主任。

    一班学生仇视时贝贝,以前看着这女老师还挺不错的,怎么今天一看就是个泼妇。

    七班学生从来不骂人,他们就等着老师撑不住叫他们一声,他们无论男女,都是和老师站在一个战线上的,打倒老巫婆!

    教导主任苦口婆心,最后依靠发飙,才将两个互不相让的老师各回各家,这事儿还是交予学校处理。

    开除一个学生,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教导主任虽然不喜欢北堂靖,好吧,是个老师都不会特别喜欢北堂靖,但是提到开除,教导主任还是有点不乐意,凭什么你东方家的人家说开除就开除啊!

    教导主任偷偷在心里重复了一句时贝贝的话,学校又不是你家开的!

    心到底还是往时贝贝那偏了一点,教导主任从本质上还是个老师,还是希望学生们能好好的。

    岑老师那边不依不饶非要学校开除北堂靖,她一通电话,让东方家把东方泓给接走了。

    时贝贝带着气愤不已的方亚云前去看医务室的北堂靖和南宫珏。

    “老师,那个母夜叉太可恶了,您可要坚持住,北堂靖不会真被开除吧……”最后一句话,方亚云说的真没有底气,他们再厉害,家里都是生意人,商人听上去是挺有钱,但是和当官的一比,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更别说军队上的了。

    女生略有担心;她大概没发现,自己脸上已经堪比贞子了。

    时贝贝略有无奈,其实她也不知道啊,原书里,没听说有北堂靖被开除的事儿,应该不会吧……

    时老师自己也不确定,林月儿的剧情都改变了,更何况是北堂靖的。

    就这样,两人走到医务室门口,却听医务室里传来少年的说话声――

    “珏,你班老班那嘴皮子牛逼大发了,把一班老班都快气晕了,说实话,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牛逼的老师。”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班班主任,我们老班那杠杠的。”

    “……”

    听到屋里人谈话内容,时贝贝顿住脚步,旁边的方亚云捂着嘴偷笑,小丫头根本就没意识到她睫毛膏花了,眼睛跟熊猫有的一拼。

    时贝贝好笑,伸手弹了一下方亚云的脑袋,敲敲门,得到对方一句“请进”,推门而入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君十一点半,我被关在小黑屋里,好长时间没有放出来

    另外,大家看到jj的活动了没有,有免费阅读的哦哦哦~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