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一家罗曼蒂克的西餐厅,幽幽地烛光,沁人心脾的红酒,赏心悦目的帅哥。

    这是梦中曾经出现过的画面,也是自己少女时期曾经幻想过的画面。

    时贝贝握着刀叉,一小块一小块的切着牛排。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用惯了两根棍的筷子之后,刀叉这么白富美的工具,时贝贝表示,她不习惯!

    幸好,因为平时有和同事吃饭的经验,时贝贝的刀叉姿势还算标准,动作还算优雅。

    贝贝怨念地看着面前冒着热气,汤汁浓郁的牛排,其实很想放在嘴里大口嚼,大口咽有木有。

    因为真的很好吃!

    有人讨论过追女孩,若是她涉世未深,你带她看尽世间繁华,若是她历经红尘,你带她去看旋转木马。

    不过,这一切都是有前提的,就是那个“她”,心里有个“你”。

    若是不爱,哪怕你端上一盘龙肉,对方也会甩你一句,太恶心!

    “当老师很辛苦吧,教课很累吧。”展月白声音温柔地说道。

    他有一双很好看,很深邃的眼睛,他注视着你的时候,你大概会以为自己是这个男人的全部。

    时贝贝并不是看破红尘,对于帅哥的殷勤,也会恍惚,也会心跳加快。

    展月白灼灼然的眼神太热烈,时贝贝垂下眼皮,脸感觉有些热,不怪她,实在是对方皮囊太好看。

    摇摇头,贝贝咽下嘴里的牛肉,“我只是美术老师,并不是很累,学生们都很好,对我挺尊重,同事们相处的也不错。”

    展月白听到“同事”,心念微微一动,这么半天,他都在努力找话题,但是怎么都无法提高对方的兴致,现在他终于找到公共语言了,“说起来同事,真是没有想到你和袁学姐竟然认识,在英国的时候,袁学姐在当地华人圈很有名,没有人不知道她,真的没有想到她回到国内会做老师。”

    提到袁素,时贝贝想起袁女王那张睥睨天下霸气十足的样子,点头,“嗯,袁姐确实不像老师,她很厉害。”

    “你是说她脾气不好?”展月白故意扭曲时贝贝的意思。

    时贝贝摇头,“当然不是,袁姐并不只是天高老师,她也是国内很有名的画家。”

    “嗯,这我倒是知道,学姐在国外画就很有名了,甚至开过个人画展。”展月白随即说起了袁素在国外的一些事情。

    时贝贝侧耳专注的在听,心里想着,不知道展月白知不知道袁姐的八卦。

    谈话渐渐热切,两个人有了共同语言,展月白趁机说起自己在国外的所见所闻,贝贝也听得津津有味。

    展月白观察到,提到袁学姐,时贝贝的目光明显柔和,神色愉悦,显然她和学姐关系很好,展月白决定回去再去探探学姐的口风,至少要打听一下时贝贝的事情。

    他越看时贝贝越满意,光看外貌和气质,真的看不出对方只是普通工薪阶级的女孩。

    不可置否,时贝贝最先吸引展月白的就是外貌,展月白并不觉得自己“外貌协会”有什么不对,内在的东西,他到时候自然会去挖掘。

    说了一会儿,时贝贝渐渐察觉,对方一直在投自己所好,看着自己的脸说话,绞尽脑汁找话题,贝贝忍不住说道:“其实展先生不必这样拘束,我听你这么说话很累。”

    竭尽所能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反而会让贝贝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过时贝贝并不打算和展月白深入接触下去,这一点她并不打算提醒对方。

    展月白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明白,对方也许并不喜欢特意包装过的自己,于是脸一垮,做出一个鬼脸:“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时小姐总是叫我‘展先生’让我感觉压力很大,明明我们两家的母亲关系这么好,时小姐还和我母亲吃过饭,可是时小姐偏偏这么客气,让我也不知所措了。”

    时贝贝笑容有些僵硬,并不接话,因为她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了。

    果然,接下来展月白微微一笑,“不如这样,时小姐叫我月白,我也不叫你‘时小姐’,叫贝贝,如何?”

    时贝贝戳着牛排,心里挠墙,这家伙脸皮怎么这么厚,太失策了。

    微笑,“这样不太好吧。”

    展月白根本不给时贝贝说“不”的机会:“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就这么说定了,贝贝。”

    时贝贝脸一红,明明就是普通的唤名字,为什么对方叫自己,叫的这么瘆人。

    不可置否,展月白的外貌给他这个人加了不少分数,身材高大,气质好,长得好看,工作佳,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展月白都是让人心动的交往对象,更重要的是,对方明显对自己有意思,虽然还没有正当提出交往的要求,但贝贝相信,这句话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且他有个比一般人多出的加分项,两家母亲认识,对方的妈妈对自己印象好像还不错。

    这个人简直是从天而降,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交往对象,符合时贝贝少女时期一切标准,帅气多金有涵养。

    袁姐当初也想将这个人介绍给自己,说明这个人,人品不算差。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贝贝总觉得这个人不真实。

    太美好的人,总让人产生不真实的感觉。

    贝贝见过很多在别人眼中很优秀的人,比如说白校医,白子君很优秀,家世外貌自身能力,都是无可挑剔,但是这个人花心又好色,腹黑又毒舌,他的优点和缺点同样多。

    相比起无懈可击的展月白,白子君至少让时贝贝感觉到,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而不是从漫画走出来的,虚幻的对象。

    展月白太完美了。

    完美到,时贝贝差点以为,昨天被放鸽子,只是自己的幻觉和臆想。

    心里亮起了红灯,警报灯大起。

    直觉告诉贝贝,这个人绝对要远离。

    因为有的时候,完美的另一面,是残忍。

    有些人当初对你多么温柔,日后抛弃你就多么决绝。

    下定决心之后,贝贝对展月白说话更加客套了。

    展月白有些郁闷,他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之前追求的女伴同样的方式,都没有出现差错,为什么这一套在时贝贝这里就行不通,展月白一边说话,一边在心里迅速反思,到底哪里不对劲。

    难道是自己太主动吓到了对方?

    想到母亲说,国内的女孩保守矜持,联想到自己的做法,展月白也觉得自己太冒进了。

    或许徐徐图之比较好。

    决定调整战略的展月白迅速提出脑子里另一套方案,走亲情牌。

    可以看出时贝贝是个孝顺的女儿,若是自己讨好对方的妈妈,那效果……

    还不等展月白恭维时贝贝的母亲,贝贝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抱歉的笑了笑,贝贝打开提包,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贝贝有些奇怪。

    手机铃声还在响,展月白扬起嘴角,看着犹豫的时贝贝,声音轻柔:“怎么不接电话?”

    贝贝点点头,拿起手机,“那我去一趟洗手间。”

    “请便。”

    若是不认识的,手机响两声就不响了,这么急促的铃声让贝贝觉得对方也许有急事,到了洗手间的走廊处,贝贝按下接听键,“喂?”

    “你在吃饭?”电话里传来熟悉的男声,低沉喑哑,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蛊惑感。

    贝贝蹙眉,“白子君?”

    “荣幸,竟然可以听出我的声音。”手机那边,白校医的声音说不出的愉悦。

    贝贝诧异,手机里传出和西餐厅同步的琴声:“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还有你在哪里?”

    “你在约会?对方看起来可不怎么样,小心被骗。”手机那边,白子君慢条斯理地说道。

    很显然,他确确实实也在这家餐厅里。

    贝贝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我和谁约会和你没关系,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还有事儿吗,没事儿就挂了。”

    飞快地说了一串,没有听到对方反驳的声音,时贝贝飞快的挂断电话,走到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衣着和头发,返回餐厅。

    手机那一边,白子君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莫名很生气。

    竟然被除东方冉以外的女人挂断电话了。

    白子君也觉得自己有病,明明时贝贝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只是在学校门口看到对方上了一辆陌生的轿车,就像痴汉一样尾随其后,甚至跟踪到了餐厅里,像个白痴一样,坐在对方看不到的角落,偷偷观察约会。

    他们在吃牛排,而自己桌前只有一杯柠檬水。

    白子君已经喝了这是第五杯柠檬水了,作为医生,他竟然无视了口腔牙齿可以承受的范围,以至于现在,牙酸的吃不下去东西。

    瞪着桌前的柠檬水,再看着远处谈笑风生的男女,白子君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

    莫名觉得对方是猎艳的公子哥,莫名觉得女方一定会被骗,莫名觉得长成那样的男人一定不会真诚的和女方谈恋爱。

    最重要的是,这种莫名的责任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女方和他一毛钱的干系都没有,勉强算是一个学校,办公地点离得很远的同事。

    若是不是刻意去找对方,他们在校园里遇到的可能性为零。

    白子君真是觉得自己有够好笑的,为了莫名其妙的原因,到现在还空着肚子。

    招招手,白子君叫来了服务生,他终于不打算虐待自己的肚子。

    侍者站在白子君面前:“这位先生,请问是要现在点餐吗?”

    白子君看着餐单正要说出自己晚餐时,却发现远处那一男一女竟然起身向餐厅大门走去。

    白子君瞪着餐单上的牛排,半晌闭上眼,吐出两个字,“结账。”

    侍者一愣,随即说道:“先生,我们这的柠檬水是不要钱的。”

    听言,白子君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拿起外套,白子君无视餐厅服务生诧异的眼神,一路小跑,飞快向大门跑去。

    *******

    展月白不知道,明明谈得好好地,时贝贝为什么突然提出要回家。

    回顾过程,展月白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让对方忌讳的话,不是他的事情,那么就是对方……

    展月白心里微微一沉,莫非是那通电话有问题?

    是谁?难道除了自己,时贝贝还有别的交往的对象?

    展月白想起自己的相亲经历,再联想到时贝贝身上,心里更不舒服了,也许,对方和自己一样,除了彼此,还有其他的相亲对象。

    放慢车速,展月白看向后视镜,忍不住开口问道:“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时贝贝一愣,随即摇头:“不,当然不是。”顿了顿,时贝贝笑道,“你说话很有意思,我长见识了。”

    展月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真话假话还是可以听出来的,心里微微一安,随即问出自己最关心的话,“那以后还能约你出来吗?”

    “这……”贝贝犹豫了。

    展月白眼眸一黯,想到有个自己不知道的人在暗中窥伺着自己看中的女人,就一阵不舒服。

    他甚至不知道那个潜在的敌人是谁,若是没有那通电话,展月白或许真的会慢慢地来,但是现在他决定主动出击。

    不等时贝贝拒绝,展月白继续说道:“我承认,对你很有好感,我们只见过两次,你可以当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我承认,开始你的外貌占很大原因,但是今天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你的性格更吸引我……”

    时贝贝脸有点热,从来没有人这么认真的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更重要的是,对方是一个帅哥,她不是木头人,她必须要承认,这一瞬间她心脏跳得很快。

    低着头,时贝贝没有说话,抚摸小心脏,告白什么的,太羞涩了!

    “周末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一直觉得爱情很神圣,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缘分,而相亲,更像是做生意,大家将条件摆在桌面上,互相挑选,昨天是我最后悔的一天,我懊恼了一个晚上,所以才会有今天早晨那一通冒昧的电话,我很抱歉,我通过母亲的关系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让你为难了……”

    展月白快速说了一串,后视镜暗中观察时贝贝的表情,他表面上很淡定,其实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出汗了,深吸一口气,展月白终于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贝贝,大家都是成年人,我直说了,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深入了解你,以恋爱结婚为前提。”

    作者有话要说:我去看看还能不能撸出三更,大家不要等待啦,也许等我更新的时候都是凌晨了!!!

    都去睡觉!!!不要等待!!!!

    熊猫眼是不对的!!!!!

    嗷嗷嗷,撇去胖子李那个拿着户口本跪在地上,展月白是第一个告白的汉子!!!!

    大家看文愉快~~~记得撒花花哦~~~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