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阿姨你好。”

    袁素凝声说道,那女王般的气场,将平时当惯了小女人的夏阿姨压制地死死的。

    夏阿姨看着贝贝,又看看儿子,她现在还闹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贝贝好笑地看着袁姐,似乎在等着袁姐解释,袁素从来不是个话多的,她将头撇到一边,选择沉默。

    尴尬,在无声中蔓延……

    这个时候,夏阿姨的儿子展月白走了过来。

    “妈,这是我在英国上学时认识的学姐,巧了,我办事儿的时候遇到了,就邀她一块来了,您别误会,我们学姐可是已经有未婚夫的。”展月白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带着一种新闻联播的味道,非常标准正统。

    夏阿姨连忙接话,笑得跟一朵花似的,仿佛刚才的恼怒都是错觉,她笑眯眯看着袁素,歪头笑道:“哦,哦,那你好,你好,这闺女真是英姿煞爽,阿姨还以为你是部队的呢,真是,好孩子好孩子。”

    袁素不是时贝贝,家庭出身决定袁素不用八面玲珑的讨好别人,袁素没有接话,只是低头掩饰她天生的面无表情。

    夏阿姨脸上飞快闪过不悦。

    袁姐这种酷酷的风格,平辈们会各种崇拜,觉得帅气霸气,但是长辈们就不一定喜欢了。

    当年袁素第一次以朋友的身份,去贝贝家吃饭之前,贝贝就再三声明,袁素是天生的面瘫,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希望自家父母不要介意。

    几次相处,时妈妈暗自观察,发现真的是这样,这孩子见谁都一个表情。

    长辈们大部分都喜欢爱说爱拉性格开朗的晚辈,袁素这样的就不怎么吃香了,开始的时候时妈妈也是介意的,但是时间一长,习惯了也就好了。

    察觉到老同学不高兴,有因为袁素这孩子平时在天高对自己家贝贝不错,时妈妈决定替这孩子解解围,“贝贝,你看一个单位的,人家小袁看上去多么稳重,你看你,天天做事儿糊里糊涂的,什么事儿都要父母操心,真是,以后多跟人家小袁学学。”

    时贝贝也知道母亲的意思,立马接话,“您这话一天说个七八遍,干脆您把袁姐领回家当闺女去吧,您看人家袁姐愿不愿意。”

    说完,时贝贝拉着袁素的手,就往时妈妈那推。

    袁素也知道自己的弱点,不知道如何和长辈们相处,贝贝解围,也就顺势跑到时妈妈那去了。

    袁素一走,夏阿姨心里也舒了一口气,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和那样不吭不响的小姑娘相处。

    对比袁素,夏阿姨更喜欢贝贝,若是最初是因为老同学,一天的功夫,就是喜欢贝贝本身了,会说话,会来事儿,会逗人开心,心肠还不坏,更别提贝贝还有份踏实稳定的工作。

    第一眼看到,还担心小姑娘长得太漂亮性格会轻浮,一天接触下来,发现对方性格虽然活泼,但是做事儿是一点都不含糊。

    无论是那个很好吃的龟苓膏,还是那个全身按摩,又或许是那个白金项链……

    零零总总家在一起,贝贝构成了夏阿姨心里最标准的儿媳妇形象。

    可惜,唯独一点,儿子不喜欢……

    夏阿姨有些沮丧。

    “妈,您说了半天的话,还没给我介绍阿姨呢。”展月白声音响起。

    夏阿姨一愣,抬起头盯着儿子看。

    展月白看看时妈妈又看看时贝贝,最后将视线放在自己母亲身上,夏阿姨惊讶的发现,自家眼高于顶的儿子眉宇之间流露出的欣喜。

    这,这是相中了?

    夏阿姨欢天喜地,想着就忘记了之前的不快,一手拉着贝贝,一手拉着自己的儿子,到时妈妈面前。

    “这是你林阿姨。”夏阿姨指着时妈妈说道,然后又对时妈妈说,“凤芝啊,这就是我家那混小子,月白。”

    说完,拉拉时贝贝的胳膊,“这是你林阿姨的闺女,叫贝贝,贝贝啊,我家月白比你年纪大一些,你可以叫哥哥,不对,不能叫哥哥……”

    夏阿姨激动地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时贝贝哭笑不得,她看着兴奋夏阿姨,心里却忍不住摇头,夏阿姨这份心是好的,不过……

    时贝贝抬起头,礼貌又疏离地对展月白说,“你好,我是时贝贝。”

    展月白笑容灿烂夺目,就跟向阳花一样,眼睛弯起,竟然像月牙,“你好,我是展月白。”

    原本,应该是白天进行的相亲,到了晚上,相亲的当事人才见面。

    和夏阿姨的热切相比,时家母女相当淡定,甚至是平静,冷静。

    展月白在一旁看着,心里暗暗懊恼,怎么来得这么晚。

    对于相亲这件事,很多人都是抵触的,甚至自身越优秀的人,对相亲抵触越大。

    很多人都觉得,只有嫁不出去,娶不到媳妇的人,才需要相亲。

    仿佛相亲,就是自我的一种贬值,当然,他们同样觉得,需要相亲的人,条件也不会特别好。

    自从回国以后,母亲安排的相亲就从来没有断过,回国时间不长,见得相亲对象一卡车。

    不仅仅是自己的母亲,自从得知他要回国定居后,一夜之间,给他介绍对象的如雨后春笋,刷刷刷,冒了出来。

    母亲介绍,单位的领导介绍,同事介绍,学长学姐介绍……

    一开始展月白还应付似的见见,抱着也许还有那么一两个好的,但是每次见面,展月白失望了。

    他自身条件优秀,长得也不错,在国外相对开放的环境,见识的多了,眼界也就高了。

    漂亮的没个头,有个头的没脸蛋,有脸蛋的没胸,有胸的腿短,腿长的没屁股,有屁股的声音不好听,声音好听的又没有气质!

    总之,见了这么多,展月白就没挑到一个顺眼的。

    展月白实在是不耐烦了,你们都说哪个哪个姑娘条件好长得好,他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敢情都是王婆卖瓜!

    于是,展月白越发认定需要相亲的就没有好的。

    后来,甚少插手别人私事儿的袁学姐也打来电话,说自己有个同事,长得漂亮,性格很好,家世虽然一般,但是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工薪阶层,没有家庭负担,要不要见一面?

    说完还给自己发了一张模糊的照片,大概因为偷拍的关系,传过来的照片有些花,人脸什么的是不指望了,隐约看出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姑娘。

    袁素学姐做事儿一贯严谨,学姐还未回国的时候,在英国华人圈子里很有名。

    她说好的应该是不错的,但是就算是这样,展月白还是懒得见。

    爱情这东西需要缘分,哪能是硬凑在一起的呢?

    展月白这个人,还保留着西方罗曼蒂克的想法。

    母亲介绍的一个个被自己pass掉,渐渐地,母亲也没有人选了,展月白那个高兴,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哪知道母亲又联系了老同学,非要给自己介绍老同学的女儿。

    又是长得好,工作好,性格好……

    要是真那么好,怎么二十多岁都没个男朋友,难不成打算做修女?

    展月白万分不耐烦,无奈母亲催催催,催得要死,展月白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就给同样想给自己介绍女朋友的袁学姐打电话。

    ――学姐,你不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我妈,我妈一直让我去相亲,烦的我了不得,你出来忙我挡挡,就说是我女朋友……这事儿之后,我一心一意去见你那个同事成不?

    展月白无比想要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就没再多问一句母亲那个老同学的闺女姓什么?!

    又或许问一句,对方是哪个学校的老师!?

    在相亲的世界最甜蜜莫过于,相亲对象是你的理想型。

    最沮丧的事情就是,那天你没去,理想型失望走人了。

    对展月白来说,虽然因为自己母亲这层关系,理想型没有当即摆脸色走人,但是对自己的好感,那是降到的负值。

    “夏,太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贝贝她爸还在家里等着呢。”时妈妈拉着贝贝,就要向老同学告别。

    夏阿姨哪里肯放她们走,天知道她儿子多么挑剔,她回国以来,一直给儿子介绍对象,那么多条件好的姑娘,儿子都没相中,一眼看中了贝贝,结果就这么走了,自己儿子岂不是彻底没戏了。

    为了自己的儿子,夏阿姨开口说道:“哎呀,天这么晚了,你们怎么回去,让这混小子送送你们。”

    听到母亲这么说,展月白先是期待,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脸色僵硬,蠕动嘴唇,展月白期期艾艾地说:“妈,我坐学姐的车来的……”

    为了杜绝母亲让自己送相亲对象母女回家,展月白坏人做到底,干脆没开车!

    瞬间,夏阿姨的脸就跟吃大便一般,时贝贝觉得要不是有外人在这儿,夏阿姨差不多就要跳起来揍自己儿子了。

    时妈妈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为了摆脱自己母女,这孩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当即摆摆手对脸色难看的老同学说:“不用啦,我们打车走就成,你们坐袁小姐的车走吧。”

    转头对一直装作隐形人的袁素说道:“小袁,辛苦你了。”

    袁素摇头,“阿姨哪里的话。”

    夏阿姨脸色讪讪,变了又变,最终叹息,看着自己儿子的目光充满了无奈。

    她再也想不到理由让儿子和人家贝贝接触了,老同学脾气好,闺女也是好性格,今天闹得这么一出,要是双方互换位置,对方这么摆了自家孩子一道,她恐怕早就撸袖子翻脸了。

    待时贝贝母女打车走后,袁素先去取车,她的车停在不远处某个大型超市的地下车库,袁素估计,展学弟和他母亲大概有很多话要说,她可以磨蹭一些,让他们交流的久一点。

    展夫人看着自己儿子失落的表情,咬牙切齿来了句:“该!”

    你妈妈打了一天的电话,发了一天的短信,让你来你不来,末了后悔了,早干什么去啦!?

    想着自己儿子电话里那敷衍的口气和态度,展夫人心里极度不爽。

    展月白有些无奈,他承认他将事情搞砸了,但是这事情,总该有个补救措施吧。

    “妈,要不你找个时间再约一下那位林阿姨,我看林阿姨挺好说话的。”展月白说出自己暗自观察出的结果。

    连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都可以主动解围,更何况妈妈是她这么多年的老同学。

    “算了,儿子,你林阿姨这个人,性格好是好,对人对事儿容忍度高是高,但是这有个前提,别牵扯孩子,平日和她谈话妈就听出来了,凡是关于她闺女的,连她老伴儿都要靠边站站,你这次做得……”展夫人摇摇头,事已至此,有什么办法。

    言下之意:儿子,放弃吧。

    展月白这个人年轻气盛,若说他多么喜欢时贝贝,非她不可,那是不可能的,他们才见了多长时间,展月白甚至不知道对方名字具体笔画,但听到自己母亲这么说,展月白不乐意了,凭什么要他放弃啊。

    “这次是我做过了,不过话说回来,我这不是被您逼得吗,要是您一上来就介绍的是林阿姨的女儿,我不就不折腾了吗?”展月白看得出来,母亲也挺喜欢时贝贝,虽然不知道那时小姐做了什么让母亲一天就认可了她,但是这是他愿意看到的情况。

    说不定母亲心里也后悔没找点给老同学打电话。

    所谓“知子莫若母”,某种意义上“知母莫若子”也是一样,展月白这一席话算是说到了母亲的心坎里,其实,早在贝贝拿出那条金链子前,展夫人做按摩时就后悔了,想着给自己儿子找个条件好的姑娘,找来找去,还真的不如一开始就找自己老同学的女儿。

    老同学什么性格自己能不知道吗?她的闺女能差吗?这么知根知底的家庭。

    看着满脸期待的儿子,展夫人叹了一口气,点点头,一切为了儿子。

    “行,我改天给你林阿姨打电话,要是您林阿姨同意的话,再让她领着贝贝出来一次,要是下次再有机会,你可别搞砸了。”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大家看出来了吗?

    前文说,夏阿姨也就是展夫人刚回国没多长时间,但是对s市的饭店很熟悉。

    因为她儿子回国一直在相亲,相亲需要踩点啊,她当然会熟悉饭店。

    另外,她为什么不一回来就找贝贝妈妈,这也是人之常情,相亲的时候,一个熟悉的条件一般的,和一个勉强认识条件好的,家长理所应当为孩子挑选那个条件好的。

    这里没有说夏阿姨不好的意思,做家长的都希望将最好的给自己孩子,就像是时妈妈,明明很生气,但是觉得夏阿姨的孩子条件好,硬是忍着气,都是为了自己孩子。

    嗯,二更奉上,大家看文愉快!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