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就算是女王,也不能酒后驾车。( )

    那一瓶高度五粮液不是盖的,就算是袁素酒量再逆天,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也顶不住有些晕乎。

    史密斯觉得自己度过了近三十年里,最精彩的一个晚上,对于这个不多言不多语的大姐大,老外充满了敬畏,太有女王范儿了。

    看着面色不佳的女王,老外忍不住说道:“袁姐,要不去我诊所,我给你开个方子,保管一剂汤药,你还能喝一瓶五粮液。”

    袁素虎躯一震,她想起了自己下午灌入江云嘴巴里那晚浓浓的汤汁,想到那东西会进入自己的嘴巴里,袁素摇头,干脆利落地说:“不用。”

    孙露接话,“我没喝酒,我送袁姐和江云回家吧。”说完看着白子君。

    白子君笑了,他佯装没有看到时贝贝那不乐意的眼神:“我送时老师回家。”

    孙露点头,回白子君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正式失恋,江云不可能如嘴巴里说的那样一点都不在乎,不过这也没什么,谁的青春里没遭遇过失恋。

    时间总会冲淡一切。

    ****

    孙露带着江云和袁素开车走人,时贝贝一个人跟着俩大老爷们。

    老实说,挺不得劲的。

    平时时贝贝很注意和男同事的关系。

    若是长得普通点,或者是漂亮的讨人喜欢一些,和男同事在一起,就无所谓了。无奈贝贝长了一张“小三”脸,若恰逢男同事有个女朋友,很容易会被认定是第三者插足。

    这个社会就这样,凡事都喜欢给女人扣顶帽子。

    没影的事儿,都给人说得有鼻子有眼。

    贝贝在天高的处世之道就是,尽量和女同事混在一起,和男同事保持距离。

    三个人并肩走,贝贝明显和白子君史密斯拉开很大的一截距离。

    史密斯想事情通常都是简单化,白子君倒是明白什么意思,可是这家伙是装傻的一把好手。

    好吧,寂静的夜晚,总是要来点劲爆的话题,三人即将分别之时,黄头发的老外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摇着白子君的袖子,“师弟,你说你哪里不舒服要找我来着?”

    时贝贝耳朵忍不住竖起,校医八卦二三事,值得一听。

    白子君脸色一僵,此时他真是恨不得堵上师兄的嘴巴,或者是再拿个麻袋将这家伙也套上噼里啪啦打一顿。

    “你听错了,师兄,不是我。( )”白子君咬牙切齿地说道,那语气让时贝贝怀疑,下一秒中文名字叫孙悟空的老外就真的要上西天了。

    史密斯明显不信,湛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着急,“师弟,你不能讳疾忌医,男人有病要早治,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好大夫,师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走向生命的歧途!”说着,手“快准狠”地抓向白子君的下面!

    时贝贝看得兴致勃勃,不愧是大圣,使出的招数正是传说中的“猴子偷桃”!

    白子君一把将师兄的手打到一边,脸色铁青,一字一顿地说:“你给我注意点!”

    老外很无辜地眨眨眼,随即恍然大悟,向后一跳,面色惊恐地看着白子君,“师弟,你太猥琐了,脑袋里都是黄色的东西!”

    “闭嘴!”白子君忍无可忍,抓着一边看笑话的时贝贝,大步走向他停车的地方。

    老外很不服气,气得跳脚,扯着嗓子嘶喊:“师弟,有病要早治!!!”

    终于,颇有绅士风度的校医破功,转头大吼一声:“治你妹!”

    时贝贝瞬间笑瘫。

    白子君松开时贝贝,两臂交叉于胸口,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很好笑?”

    语气不佳。

    时贝贝努力摇头,“没有。”

    像是怕对方不承认,再次诚恳摇头,“真的没有。”

    白子君冷笑,“说谎。”

    径直走向车位,按键开锁,白子君打开车门,时贝贝要坐后面,却发现怎么也拉不开后车门,尴尬地看着白子君。

    白子君一只胳膊放在车门;另一只手拿着车钥匙,身体前倾,靠着大奔左前门,上上下下打量着时贝贝,“我承认,你长得挺不错,但是也仅限于此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仙不成。”

    真,真刻薄……

    贝贝瞬间大囧,有一种被看破的尴尬感。

    嗫嚅着嘴唇,她忍不住小声说道:“要不,我坐公交车,打车也成,我带钱了……”

    “你再多说一句废话,信不信我现在拉着你到宾馆?”白子君口气非常不好,脸上也是恶狠狠的。

    时贝贝一哆嗦,快速打开奔驰车的右前门,一屁股坐下去,双手放在膝盖上,老实听话。

    白子君坐上驾驶座上,检查了一下车上的装置,系上安全带,又转身看着时贝贝。

    时贝贝被这家伙看得毛骨悚然,就差夺门而逃,但见白子君嘴巴扬起嘲讽的笑容,随即嘴巴里吐出时贝贝特别不愿意听的话,“你是猪吗?猪都知道系上安全带!”

    时贝贝泪牛满面,这家伙吃枪子儿了吗?

    她不就是自我保护意识过重了点吗?用得着这么毒蛇吗?

    在白子君杀人的目光中,时贝贝快速系上安全带,白子君打开车灯,脚踩油门,驶出停车位。

    “去哪里?”白子君平静地问道,他脸上并无多余的表情,但是时贝贝就是觉得他生气了。

    当然换做谁被误认为色狼都不会开心,所以时贝贝没有触霉头,老实地回答:“共青团路沃尔玛超市那,将我放下就行了。”

    白子君似笑非笑看了时贝贝一眼,“你在沃尔玛里面住?”

    时贝贝被白子君看得浑身一凛,迅速改口:“沃尔玛后面的电厂宿舍。”

    说完,又怕对方误会,连忙解释:“我真不知道那一片叫什么小区,我们那都叫电厂宿舍。”

    白子君嗤笑,“你给我说这个干什么?”

    时贝贝:……

    往日二十分钟的路程,今天晚上,时贝贝却觉得这二十分钟如此漫长,堪比两个小时。

    在车等红灯的时候,白子君突然说道:“其实我刚才是口误。”

    时贝贝不明所以,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白子君看着路灯有红变黄,再变绿,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道:“其实我刚才想说‘再多说一句废话,拉你去殡仪馆’,说成‘宾馆’,真不好意思。”

    时贝贝但觉背后一阵凉气。

    脸僵成一个石膏,时贝贝努力挤出笑容,“哈哈哈,白校医,你真幽默……”

    白子君左拐弯,声音清冷,“怎么,你以为我不敢?”

    时贝贝脸瞬间僵硬。

    “呵呵呵……”从嗓子眼里发出的低沉悦耳的笑容。

    白子君侧头看着浑身处于一级戒备的时贝贝,轻轻吐出三个字:“骗你的。”

    时贝贝:欺负人真的会阳|痿的!

    和时贝贝的坐立不安相比,白子君是相当愉快的。

    这种愉快的心情里,夹杂了“占了便宜卖乖”的窃喜感。

    他承认,这位时老师的感觉是敏锐的,这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他对她的兴趣从来都没有减少,这也就是他的师兄史密斯一晚上和孙露说话,和江云说话,甚至和袁姐说话,就没有和时贝贝说话的原因。

    他的师兄,看着很大大咧咧,事实上比谁都敏感,他用自己笨拙的方式表达着“朋友妻,不可欺”。

    师兄大概以为,恢复单身的自己打算追求她。

    想着,白子君将眼神瞟向时贝贝。

    不是所有的女人,将嘴巴鼓成包子脸都会非常好看,比如自己身边作者的时老师。

    有一张女人羡慕的锥子脸,尖尖的下巴,鼓起的腮帮只会让她显得像青蛙。

    可惜对方现在在生气,一点都不知道她在破坏自己的美感。

    而白子君却觉得,她这样也挺有意思的。

    他曾经开玩笑地对东方熙说,要追求这位时老师。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和东方冉分手。

    无论是东方熙还是他自己当时都认为他和东方冉不会分手。

    可就是说过那话短短一个多月,他和东方冉分道扬镳。

    任谁也想不到,第一个分手的晚上,曾经将手机放在裤子口袋里,调成振动等了一晚上。

    若是当时东方冉给他打电话说和好,他不会拒绝的,每次都是他低下头去哄东方冉,他知道东方冉很骄傲,但是男人也是要哄的。

    白子君甚至觉得,若是东方冉给自己打一个电话和好,他就能鼓起勇气再次向她求婚。

    第一个晚上没有,第二个晚上没有……

    第三个晚上,星期一,也就是今天。

    白子君觉得自己似乎,真的不愿意等了。

    就这样吧。

    到了目的地,将车停下,时贝贝看到熟悉的建筑物,松了一口气,一路上,她的心都是提到嗓子眼里的。

    那种被野兽盯上,如砧板上的肉的感觉,真不好。

    “谢谢你!”时贝贝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

    白子君挑眉,“不给一个拥抱?”

    看着时贝贝僵硬抗拒的脸,白子君笑了,眼神很温和,他侧头看着手忙脚乱解安全带的时贝贝,“下次若是不喜欢你可以拒绝的。”

    时贝贝动作一滞,呆呆地看着白子君。

    白子君叹了一口气,“在天高,大家都是同事,没有必要委屈自己,没有人会因为一点小事儿为难你。”

    贝贝茫然地点点头,事实上她不知道白子君为什么对自己说这些。

    白子君摇头,果然,年纪的差距,他看过时贝贝的档案,这位年轻的美术老师似乎上学比普通人早一年,纵然有一年多的工作经验,但是也没有办法掩盖她的青涩。

    年轻真好,情绪可以自由地写在脸上。

    这一刻,白子君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自己和这位时老师,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算了,以后不再逗弄她了。

    “还不回家?”白子君已经开始赶人了。

    时贝贝像是恍然大悟一样,赶紧点头,开车门,迈出脚,闪人,就在要关车门的时候,时贝贝弯下腰,笑容灿烂地对白子君说:“谢谢你!晚安!”

    什么都不用解释,这声“谢谢”足够了。

    说完,时贝贝关上车门,在白子君明亮的车灯下,一路小跑向家的方向冲刺。

    白子君看着时贝贝的背影,直到对方闪进一栋楼,自己彻底看不见,才开始向后倒车。

    这种老式小区,白子君只在小时候见过,时贝贝住的这一带,都是老城区。

    房子不会超过六层,□十平方米的中等户型。

    白子君认识的,除了离开家自己住单身公寓的,就再也没有人住这样规格的房子里了。

    他们这样的人,从出生就没有为钱发愁过,他们一生下来,就被父母安排了光鲜亮丽的未来,他可以站在父母的肩膀上,看到更广阔的天空,有着更为巨大的目标。

    他们从来不需要为一套房子一辆车去奋斗。

    也许一辈子,他都不能理解那位时老师的世界。

    不理解就不理解吧。

    白子君笑了,将车从并不宽畅的街道倒出来的时候,白子君踩着油门,离开这片堪称s市古老陈旧的小区。

    今天,权当是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

    回到家已经十点半了,时贝贝鲜少这么晚回家,时家保持着中国最规范最古老的生活作息。

    若是单位不加班,九点多,时家人一般就睡了。

    时贝贝的父母还算是开明,他们没有那么强的控制欲,他们觉得贝贝是个成年人,就算是回来的晚一点也没有什么,甚至只要在可以保持安全的前提下,容许一晚上不回家。

    若是贝贝长得不那么让人担心的话,或许可以给予更自由的时间。

    时贝贝小心翼翼打开门,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动静。

    按下客厅的灯,贝贝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已经冷却的包子还有牛奶。

    一张硬卡纸,上面是时爸爸的笔迹:

    包子牛奶放微波炉里热一分钟,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去吃晚饭啦,第三更就不要等待了,大概会是很晚很晚!

    说不定要等到凌晨了,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吃晚饭!

    嗷嗷,去吃饭去了!

    友情提示,下一章防盗章!!

    大家看文愉快!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