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后妈的诱惑 我与后母的禁忌缠绵 我的性感岳母 绝色嫂子太撩人 官场之财色诱人 夜夜笙香 极品好儿媳 都市猎艳 纵情乡野 尽欢风流路 乡村暧昧高手 妇科男医 我做校贷那些年 春光无限的儿媳妇 母乳的诱惑 雪白的嫂子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小村大凶器 我的美女老师 驾校情缘老赵孙潇 欲乱情迷小玲建军 我的漂亮女上司

收藏【笔趣读小说Www.elinguae.com】,无弹窗免费网络小说阅读网!

    “给这位美女喝下,保准二十分钟她就醒了。(. )”

    端着一碗浓浓深褐色汤汁的孙悟空笑眯眯地说道。

    一些古代言情小说,总是形容浓郁的药香,仿佛花香和药香是一回事儿,事实上呢,喝过中药的人都知道那味道实在是恶心。

    贝贝看着江云充满了同情,这么一碗灌下去,肯定是会吐得,将酒都吐了出来,当然就醒酒,一瞬间,贝贝觉得自己真相了。

    孙露皱着眉头,袁素端过药碗,平静地说:“我来吧。”

    刚才还很老实的江云,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开始挣扎,袁素根本不理睬江云的挣扎,哄着“喝吧喝吧”,捏着江云的鼻子,一碗给她灌下去,时贝贝和孙露看袁素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就像是看电视剧里的封建大家长一样。

    挣扎的江云,将药汤撒的到处都是,一碗汤药,流出来了半碗。

    孙悟空耸耸肩膀,“早知道会这样,所以特意煮多了一些。”

    时贝贝:……江云真的会恨你的。

    反正喝醉酒的女人已经没有丝毫的形象了,在狼狈点也无妨,袁素拿着毛巾,胡乱擦了擦江云头上的衣服,就不去管她了,几个大小姐都不懂得照顾人,时贝贝摇头,结果袁素手上的毛巾,“我来吧。”

    说着,给江云擦拭身上。

    时贝贝伺候江云的空,叫孙悟空的外国人已经和孙露唠上了。

    “我是加拿大人,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来到中国,我从中国上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后来回到加拿大,然后又在各地学习……我喜欢中国的文化,我特意拜师学的中医,我很厉害的……”

    老外叽里咕噜说了一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这个老外和南宫珏的形象重合,时贝贝仿佛看到了十年后的南宫珏,从一个小话唠变成一个老话唠。

    孙露原本也是话非常多的人,竟然真的就和这老外拉上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眼看着就像老外说的,要拜把子做兄妹了。

    “我师兄就这样,话有些多,但是人很好的,不要嫌烦。”这个时候,但听低沉的男声响起。

    时贝贝一愣,不知什么时候白子君站在自己旁边,很小声地对时贝贝解释。

    时贝贝摇头,“没有,你师兄很好,挺亲切的,我第一次见到中国话说的这么好的外国人。”

    白子君听时贝贝这么说,一下笑了起来,露出白皙的牙齿,时贝贝这才注意,白子君有一口非常好的牙齿,时妈妈有句话,看人要看牙齿,牙齿好的人人品应该错不了。

    想到这句话,在对比白子君,时贝贝心里摇头,这句话果然是不靠谱。

    用那样的眼光看人的男人,能是好人吗?

    贝贝也知道,自己对白子君有偏见,但是谁让这家伙做出让自己有偏见的事情呢。

    “你想错了,我师兄从小从国内长大,说的是普通话,你是没有听过他说英语,在德国留学的时,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是一个加拿大人,直到毕业,那位舍友都以为我师兄是个法国人。”

    法国人崇尚法语,并不热衷学英语,相当一部分法国人英语都不好。

    白子君那大肆吐槽自己的师兄,声音大了一些,就让孙悟空听去了,孙悟空不乐意了,“师弟,你不要当着美女的面就揭我的短,那位美女,不要听他乱说,他在德国的时候就这样,为了和美女搭讪,总是拿我开玩笑,美女,不要多和这个人说话,这个男人没有节操的,就是一个会移动的生|殖|器,多说一句话都会怀孕!”

    移动生|殖|器,多说一句话就会怀孕……

    时贝贝手顿了一下,然后对叫孙悟空的国际友人露出笑容,“我会注意的。”

    语气说有多正经就有多正经。

    白子君那个尴尬,他再一次萌生了要用袜子将自己口无遮拦的师兄灭口的想法。

    白子君想要解释一下,但是时贝贝已经躲开了,甚至刻意让白子君看出她有意和他拉开距离,仿佛在用实际行动拒绝白子君的接近。

    ――你不要靠近我,我怕怀孕!

    觉得自己正确解读时贝贝想法的白子君大为恼火,你不想和我说话,我也不想和你说话。

    暗自躲在一旁生闷气。

    白子君师兄的药确确实实很管用,江云渐渐清醒过来,有些人喝醉酒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有些人喝醉酒了,却能记得自己醉酒后的二逼行为。

    江云就属于后者。

    喝了醒酒汤的江云越想越觉得惭愧,越想越觉得丢人,索性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没有醒酒。

    就在江云打算挺尸到底的时候,孙悟空的声音再次响起,“哎呀,时间差不多到了,床上的美女应该醒来了。”

    时贝贝看着堂子啊床上闭着眼睛的江云,有些怀疑,“是不是喝少了,不管用……”

    “不会的,不会的,我开的方子,绝对有奇效,我都是在自己身上试验过的。”黄毛外国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江云床头查看情况。

    看到闭着眼的江云,老外皱眉:“不对啊,她应该醒来而不是睡着了啊。”

    说着老外就要伸手扒江云的眼睛。

    眼看装不下去,江云张开眼睛,反正人已经丢了出去,不怕在丢脸了。(. )

    看到江云的表现,时贝贝等人都猜出来,对方大概是早就醒了,因为面子问题没有睁开眼。

    难为叫史密斯的外国友人了,整个屋子里,就他一个人以为江云是刚醒来,还纳闷地嘀咕,“不对啊,我的药不会让人睡着啊,难道是个人体质差异?”

    白子君看出江云的尴尬,出于绅士风度,打哈哈地说道:“我同事兴许是太累了,师兄的药果然是很厉害的,和当年一样。”

    老外一听,得意了,瞬间忘记刚才的疑惑,叉腰仰天大笑:“那是,必须的,我是什么,哈哈哈,我是天才!!”

    时贝贝看着这家伙满头黑线,这老外就是个黄毛二货。

    江云醒了,袁素等人也不打算再留在这里,刚才中药泼了江云一身,怎么样也要换一身衣服,袁素等人还想询问江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毕竟出力的是白子君和他的孙师兄,袁素就很客气地问了一句:“谢谢你们,要不一块吃个饭吧。”

    原本嘛,识相的就会说“我不吃了,你们忙去吧”。

    无奈无论是白子君还是孙悟空,都不是个识相的。

    白子君笑得如春天般和蔼,“那正好,我们也没有吃,一起吃吧。”

    孙悟空还特别体贴地说道:“我们先去商场,这位美女显然需要换件衣服。”

    袁素脸一僵,很快恢复了常态,淡定点头,额,也许是错觉,时贝贝莫名觉得袁素四肢不太协调。

    原本是三人行,现在变成了浩浩荡荡一群人。

    一群人最好的地方就是吃火锅!!

    换好衣服的江云坐在大家中间,因为多了两个完全不熟悉的陌生人,她看上去蔫蔫的。

    孙露这个时候展现了她无与伦比的外交能力,一桌子,都是她和孙悟空在调节气氛。

    时贝贝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座位,原本她是和袁素孙露坐在一起的,但是孙露为了和孙悟空聊天,就和白子君换了一个未知,时贝贝旁边就坐着的人就成了白子君。

    和这个人真心不熟的,不想和他坐在一起,时贝贝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

    “时老师,喜欢吃火锅吗?”但听白子君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时贝贝觉得这家伙的声线直逼日本牛郎,胡乱点点头,“嗯嗯,还可以。”

    白子君还想说什么,贝贝却看到对面江云的筷子突然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白子君,或者是白子君身后的……

    贝贝回头,额,这世界真是太巧了。

    贝贝再次看到了那天在小吃街看到的那个男人,疑似江云前男友的家伙。

    那个男人换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和那天休闲西装相比,这件看上去更正式,他们一桌人有男有女,都是穿着西装,看样子是同事聚会。

    江云这个前男友美术组,除了贝贝以外,大家都是见过的。

    女人的小心思,江云几次和男朋友碰面,都是特意挑贝贝上课时间,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贝贝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后来江云想单独介绍,贝贝又真的没有时间。

    “江云,那不是你……”原本和孙悟空说话的孙露停下话语,瞪大眼睛同样注视着那个男人。

    江云脸一僵,麻木地说道:“是他,我们分手了。”

    孙露瞪大眼,似乎不太相信。

    江云咬牙切齿,死死地盯着对桌的男人,“他拿着我的钱,在外面包了一个大学生。”

    孙悟空不明所以,白子君倒是听清楚了,就是因为明白怎么回事,所以才会觉得尴尬,他有点后悔,怎么一念之差就厚着脸皮跟了上来。

    人家显然想着小姐妹聚聚,说说女人之间的私房话,结果他们两个大男人插了一脚,人家说话也不方便了。

    “你们正式分手了没?”说话的是袁素,美术组里,胖子李来的最早,算是整个组里资格最老的老师,但是袁素却是大家最信服的,是真正的大姐。

    江云摇摇头,脸上有些耻辱,又有些不甘,“没有……我凭什么便宜那个人渣……”

    听到江云这么说,袁素叫来了服务生,要了两瓶五粮液,一桌子人不明所以,不知道袁素要做什么。

    拿起两瓶开着口的五粮液,袁素笑了,“既然还没分手,看到了总要打个招呼。”说着起身,绕过几个饭桌,径直向渣男那桌走去。

    “她要干什么?”时贝贝倒抽一口气。

    却听后桌袁素的声音响起,“小池啊,这么巧,和同事聚会呐,怎么不和江云在一起啊。”

    “是袁姐啊,云呢?怎么没一起过来。”渣男彬彬有礼地说道,然后对同事介绍,“这是我女朋友的同事,天高的老师,我都叫她袁姐。”

    渣男的同事发出一声起哄声,江云工作好,家世好,长得也不错,一直都是男人在单位炫耀的资本。

    “江云怕耽误你和同事交流感情,就让我过来问问,你看,几次吃饭,你都顾及我们,都没喝酒,刚才我让服务员要了两瓶五粮液,今个我敬你,咱干了它。”

    袁素幽幽地说道。

    话落,叫好声,起哄声一片。

    渣男面色有些僵,看着袁素手里的酒瓶子咽口水,“袁姐,你,你别开玩笑了,这,这一瓶下午,还有小弟活路啊。”

    但听袁素豪迈地说道:“是男人就别说‘不行’喝不喝,我一个女人都敢,你一个男人说‘不行’?”

    渣男的同事不明所以,还觉得袁素是女中豪杰,纷纷起哄,“小池,喝了它,喝了它,要不然你女朋友让你回家跪搓衣板……”

    渣男表情难看,讪讪地笑着,僵硬地拿过袁素手里一瓶五粮液,“好,好吧。”

    说着,两个人跟喝白水一样,拿着五粮液的瓶子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

    一瓶下去,渣男喝得脸通红,“袁姐,还有,你们你们先喝,我去趟洗手间……”

    袁素笑了,板着僵尸脸,淡定的摇晃了一下手里的空玻璃瓶子,“请便。”

    说着,如女王一般回到座位上。

    “袁姐……”江云感动的叫一个热泪盈眶,“你不用的……”

    “袁姐,偶像。”孙露啧啧佩服。

    时贝贝看着袁素手里的空瓶子,什么叫女中豪杰,什么叫千杯不醉,什么叫淡定姐!

    “给我倒点水。”袁素吩咐。

    不等袁素说,白娘子那水已经准备好了,双手端着杯子,要有多恭敬就有多恭敬,“袁姐,您喝。”

    袁素就像喝五粮液一般,将白子君到得茶水灌进肚子里,喝完之后,袁素拿着纸巾,擦擦嘴巴,环视桌子一周,时贝贝虎躯一震,这种黑涩会大姐下达命令的即视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想不想报仇?”袁素看着江云,语气充满诱惑。

    时贝贝嘴角抽搐,这一刻她无比想要提醒对方,这是法治社会,不要去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啊!

    江云虎躯一震,随即呐呐地说,“想。”

    袁素大姐大气质全开,“想就行。”

    袁素一边喝水,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江云,一会儿,你装什么都不知道,和那个男人碰头,然后你负责将那个男人骗到无人的巷子里,白子君还有史密斯,你们两个是男人,我车后备箱有麻袋棍子,你们两个个子高,到时候趁着光线暗,将那个男人套上麻袋,孙露贝贝,等那个男人被装进麻袋里,你们两个拿棍子,干――死――他――”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完毕,没有三更啦,欧耶耶,大家都去睡觉去!!!

    我们这边邮局,向雅安寄东西全部免费了,明天我搜点面部什么东西,寄过去~~~

    嗷嗷嗷,谢谢大家提供的捐助渠道,唉,我不求我所有的捐款都能到百姓手里,哪怕一百块钱里只能到一块,至少还能买瓶水。

    大家晚安~~~明天见~~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明明强的离谱,女帝却逼我吃软饭! 总有刁妃坑本王 养生小餐厅 极品修士 我家阁楼通异界 契爱甜心:总裁的第一宠妻 辣妹妈咪太嚣张 我家老婆实在太安分 我的清纯校花老婆 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